满月楼位于朱雀区长安街的东头,此处往来行人络绎不绝,街市买卖最为热闹。


        

整个酒楼分为三层,最下面的一层“五湖四海厅”占地极广,据说能够容纳上百桌酒席,大厅中间还有歌舞表演,上至富商豪客、朝廷官员,下至武林侠士、贩夫走卒,只要有银子,就都能在此消遣娱乐。


        

“五湖四海”顾名思义,乃是大家不问出生,同醉同乐的意思。


        

第二层的“山高云海楼”,则都是包厢隔间,且配有专门的下人服侍,此处一般都是皇亲贵族,又或是朝中重臣等极有身份之人的雅聚之所。


        

至于最高层的“摘星捧月轩”,却是极少有招待过客人,或者说即使有人登上过三楼,也并不会被旁人知晓。


        

此时在满月楼的最底下一层,有一名青衣书生独自坐在角落里,正品着一杯清茶。


        

距离梁言从“一只耳”那里得到消息后,已经过去了三日。


        

这三日来,梁言每天都会到这满月楼喝茶,他如今已是筑基后期的修为,神识覆盖之下,别说小小的满月楼,纵然是方圆二里之地,只要他心念一动,就能感知得清清楚楚。


        

不过这几日似乎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没有遇到那所谓的“沁婉公主”。


        

梁言微微有些失望,他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把茶钱搁在桌上,起身向外走去。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街道之上却依旧人来人往,还有不少乞丐在路上行乞。梁言刚刚出了满月楼的大门,眼光在街对面的人群中一扫,忽然就露出一丝古怪之色来。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只见街对面的一群乞丐中间,有一名白须白发,身着破布衣衫的老乞丐。这老乞丐身背一根青玉木杖,上面挂着一个大酒葫芦,赫然正是当日在止元城中见到的乔万里!


        

当日众人围剿止元城城主西门浩,这“北海神丐”乔万里亦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后来时广寒等人溃败,这乔万里倒是从梁言与西门浩的手中从容走脱。


        

不过这也与当时梁言只有筑基初期的境界有关,如今梁言已经进阶筑基后期,这乔万里纵有通天手段,也再不能从他手中逃脱了。


        

就在梁言暗中打量这个老乞丐的同时,那乔万里也是用眼光在满月楼前来回扫视,等他目光落在梁言身上的时候,眼神中居然露出一丝喜色。


        

他拍拍屁股,也不顾身上脏兮兮的一片,直接就穿过人群,奔着梁言而来。


        

梁言微微一愣,他心道:“莫非被这老家伙认出来了?不对啊!我如今以‘缘木道’的法术改换身形,就连聚元境的修士都未必能看破我的伪装,他一个筑基期修士,如何就能知晓?”


        

梁言心中疑惑的时候,那乔万里就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梁言下意识的侧身一避,却见这乔万里根本不与他多话,直接在他面前把身一躺,顺带还挤出几滴眼泪,大呼道:


        

“哎哟,杀人啊!这后生杀人了!撞死我老头子了!”


        

梁言这下是真的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暗暗忖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讹诈吗?”


        

梁言如今虽说不再把乔万里一流放在眼里,但对方好歹也是堂堂筑基后期的修士,在外面那都可以成为一个小型宗门的开山祖师,现在却如死鱼一般躺在地上,实在是有些丢脸。


        

乔万里见梁言默不作声的样子,还以为这个面嫩的书生被吓傻了,当即抬起一手,揪住他的裤子,怒道:“想赖账吗?你撞到我老人家,身子骨都散了!哎哟,站都站不起来了!”


        

梁言脸色也沉了下来,喝道:“这酒楼前出来的人这么多,你怎么别人不讹,就讹我一个!”


        

乔万里心道:“就你面嫩,身上穿的又富贵,年轻人都讲体面,不讹你讹谁?”


        

他心中这般想的,脸上却故作凄然,直接往地上横躺,大叫道:“大家过来看看呐,这书生撞了我老头子,就想一走了之!大家伙给评评理,这都什么世道啊.........”


        

乔万里本就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此刻躺在地上,叫得又凄惨,立刻就有好些人来围观,其中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更是对梁言指指点点,一副鄙夷的神色。


        

就连街对面的那群乞丐中,也有不少人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小声赞道:“姜还是老的辣,这老家伙的演技没得说!”


        

梁言此刻倒是镇定了下来,他瞥了地上的乔万里一眼,暗暗忖道:“此人绝不会无缘无故来讹诈一个凡人。他若真有本事看穿我的修为,想必此举别有用心,但若只把我当做一介凡人,想来也定有所图!”


        

想到这里,梁言脸上故作惊慌,伸手就去扶他,同时口中还说道:“这位老伯,何故如此。是唐某不小心了,你快些请起,我带你去看看伤势。”


        

乔万里见状,顺势被他扶起,但声音还是十分虚弱地说道:“这位小兄弟看来也不是心恶之人,其实老头子我年纪大了,医也是医不好的.........”


        

梁言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不如我赔老伯一些银钱?”


        

乔万里哈哈笑道:“老头子行乞一生,要那么多银钱作甚!不过嘛........既然小兄弟如此有心,老头子倒是有一个心愿,想请小兄弟帮忙。”


        

“老伯但说无妨。”梁言点头道。


        

乔万里笑道:“老头子这辈子别的不好,就是好吃,早就听说这满月楼的名声。‘五湖四海厅’的菜肴可谓一绝,但这第二层的‘山高云海楼’却更有珍馐美食,小兄弟若能请我去‘山高云海楼’吃上一顿,则老头子我死而无憾了!”


        

围观的众人听到此处,有不少人都醒悟过来,原来这老头子居然是个骗吃骗喝的主,有些人甚至暗中替梁言惋惜,居然遇上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老乞丐。


        

但梁言却是微微一笑。


        

“原来是这等小事,唐某答应你了!”


        

他十分豪爽的一摆手,转身就领着乔万里回了满月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