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晴和伊曼云那日在地宫告辞之后,就直接启程回了乾元圣宫。


        

而熊月儿则因为心中修炼的执念,踏上了去徐国的道路。


        

最后剩下余如心,也在苗府宴饮一日后,带着苗素问此女返回了云罡宗。


        

随着众人的相继离去,如今在梁言的居所之中,又只剩下了他和阿呆两人。


        

“武安侯府”原本是以前一位大将的府邸,后来这名将军因为贪污受贿,扰乱军纪,被上一任的皇帝抄了家产,几度辗转之后,又被当今的皇帝柳元赐给了梁言。


        

赠送产业的时候,还一并安排了许多贴身服侍的丫鬟随从,只不过梁言不喜欢别人服侍,就让这些人统统都去了后花园种花。


        

这一日他在后花园设了一桌美酒佳肴,又把下人全都遣走,与阿呆在此饮酒闲谈起来。


        

两人许久不见,就从与齐吴迪比武喝酒的那晚开始,把各自的经历都说了一遍。


        

阿呆听了梁言的回忆,有些惊讶地说道:“原来在这京城之中,居然还有一个‘诚王秘藏’?”


        

梁言点了点头道:“这事情千真万确,我那日护送婉儿进入皇宫,遇到了三股势力,都是准备暗中争夺这份宝藏的。”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据我推测,那日藏身在青色雾气中的人影,应该就是孙不二身边的许老,而藏身在血色雾气中的人影,应该就是景山上人。”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原来如此,如今这三股势力,景山上人已经灭亡,那孙不二不知还会不会参与争夺?”阿呆沉吟着问道。


        

梁言听后笑道:“据我对他的了解,此人行事极为谨慎,一旦事情不成功又暴露了身份,就会立即远遁,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害怕有人在追查他一样。”


        

“嗯,此人身份倒是可疑.........不过照你这么说,他应该不会再参与这‘诚王秘藏’的争夺了。”阿呆想了想又问道:“你可还记得那藏身黑气之人所用的功法神通?”


        

“当初在皇陵之中,四方势力混杂,大家只是各自出手试探了几招,根本没有尽全力斗法,不过就此人施展的几招法术来看,应该修炼的是魔道神通。”梁言回忆着说道。


        

“魔道神通?南垂五国之中,魔道宗门少之又少。而拥有聚元境中期修士的,就只有吴国的皇绝宫了,难道是他们也来凑这个热闹?”


        

“我对皇绝宫的神通不是很熟悉........不过那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却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梁言说着站起身来,在花园中来回踱步,似乎在回忆当日的情景。


        

“算了,多思无益,总之我俩联手,到时候见招拆招吧。”


        

阿呆把碗中酒水一饮而尽,忽然开口道:“若我所料不差,这‘诚王秘藏’中应该有一条真正的龙脉。”


        

“龙脉?”


        

梁言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道:“何以见得?”


        

“很简单!”


        

阿呆又饮了一口酒,不紧不慢地说道:“凡世间,皇权兴衰、朝代更替,乃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但大越王朝却能延续千年而不衰,应该是他们当年的金丹先祖,在皇陵中留下了一条龙脉。这条龙脉遗泽后人,保了大越的千年国运。”


        

梁言听了阿呆的话,忽然就想起了当日乔万里所言,立刻点头道:“不错!据说这柳家先组,修炼的乃是《帝王真龙诀》,此法可以炼化天下龙脉,成就自己的真龙之身。但反过来,若是他想为自己这些没有修仙资质的凡人子嗣留下一条龙脉,应当也是轻而易举。”


        

“帝王真龙决?”


        

阿呆听得微微愣神,忽然问道:“你说这越国的老祖宗,当年修炼的是帝王真龙决?”


        

“是啊?”梁言疑惑道:“这事情有什么不妥吗?”


        

“哪里有什么不妥。”阿呆微微一笑道:“若真的如你所说,那这次诚王秘藏之行,恐怕也是我俩的一个机缘!”


        

“哦,此话怎讲?”梁言来了兴趣。


        

阿呆却反问道:“你可知筑基巅峰的修士,想要更进一步,踏入聚元境,需要的是什么吗?”


        

梁言对此是真不知道,闻言摇了摇头,阿呆则接着说道:“聚元聚元,顾名思义,乃是凝聚天地之元气,化为己用。说白了,就是借助天地之势,来帮助自己突破境界。”


        

“原来是这样.........”梁言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底蕴深厚的宗门之中,一般都藏有一两处小洞天,其内蕴含了几种不同类型的天地元气,可供门下弟子突破聚元境所用。只不过每个人对不同的天地元气的适应程度不同,导致突破境界时遇到的瓶颈也不相同。”阿呆缓缓说道。


        

“那照你之前所说,莫非这龙脉之中就有这所谓的天地元气?”梁言忽然开口问道。


        

“不错!”阿呆点了点头道:“若是当年那位老祖宗以《帝王真龙诀》蕴养了这条龙脉,那如今千年过去,这条龙脉说不定也诞生了一缕龙元!”


        

“龙元!”


        

梁言双眼一眯,想起了当初自己所遇见的真龙精血,那种令人压抑不住的渴望,似乎还历历在目。


        

真龙三宝,龙元!龙血!龙胆!他可是早有耳闻,只不过除了真龙精血以外,他对剩下两样一直不知道有什么用。


        

阿呆此时又道:“龙元乃是真龙之气所化,也可被当做一种特殊的天地元气。你我二人如今都到了筑基期的巅峰,若想更进一步,就必须要引天地元气灌体,达到重塑自己体内灵力的目的。而这龙元就是一种成功率极高的天地元气!”


        

梁言听了阿呆此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看来这次‘诚王秘境’之行,我俩是势在必得了!”


        

阿呆点了点头,还想要再和梁言说些什么,但下一刻,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警觉之色,忽然就闭口不言了。


        

而梁言亦是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在花园中站起身,却都极有默契的安静了下来。


        

便在此时,三道压得极低的遁光,正向着“武安侯府”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