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金鲁和盛池斗法之时,他身后的十几名炼气修士,全都恭候在一旁,没有一个敢出手的。


        

毕竟对方可是筑基期的修士,他们人数再多,也不敢上去做炮灰,只能依仗自己这边的筑基期长老出手。


        

此时金鲁发号施令,只是让他们去擒拿两个炼气七层的修士,自然没有人会退缩。


        

相反,这些人急于立功,几乎都是把速度提到极致,一脸兴奋地追杀着湖心宗的两人。


        

“嘿嘿,盛池,你斗不过我的!”金鲁一脸得意地笑道。


        

他此刻的巨石手掌,已经飞到了盛池的头顶,并朝着对方一掌拍下。盛池虽然勉力在半空结出一层厚厚的水镜,但却被这巨石手掌轻易地给捅了窟窿,直接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噗!”


        

一身蓝袍的盛池被这一掌打得鲜血直喷,身体被巨大的力道打向了地面,在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


        

与此同时,之前追出去的烈山宗弟子,也已经提着两名身穿蓝衣的修士走了回来。


        

那两个被俘的湖心宗弟子,看见盛池躺在深坑之中,身上受了重伤,到了几乎无法动弹的地步,都是脸色沮丧,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而反观烈山宗弟子,则各个耀武扬威,似乎极为得意。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盛池啊盛池!当年让你和我一起加入烈山宗你不听,非得留在湖心宗,如今湖心宗气数衰微,你的修真之路也要到头了,心里是不是十分后悔啊?”


        

金鲁背负双手,一脸悠闲地走了过来,甚至还做出一丝惋惜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


        

“呸!”


        

盛池一口唾沫直接吐向了此人,喝骂道:“无耻小人,还有脸提当年之事!宗主待你不薄,你却背信弃义,投靠敌宗,甚至还与人里应外合,暗中算计宗主!”


        

盛池的这一口唾沫,自然吐不到金鲁,但却让他脸色一沉。


        

“哼!你懂什么?修真之路本就是逆水行舟!譬如登山,每一步都须得往高处走,若是因为一些庸俗的羁绊而误了自身修行,那才是天大的罪过!”


        

金鲁说着大手一挥,做出一副“宁可我负天下人”的豪迈,哈哈笑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金鲁修道,就是为了做人上之人,你们湖心宗,不过是我的一块垫脚石而已!”


        

此人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脸上充满了得意之色。


        

“哈!哈!哈...........”


        

然而金鲁的笑声只到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一柄银白色的飞剑从他脖颈上划过,直接把此人的头颅给斩了下来!


        

这一剑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金鲁人首分离之时,还有意识不曾消退,他的头颅飞在半空,使劲想要转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恍惚中,他看见一个敦厚老实的年轻男子,正带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女孩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为.......为什么?”


        

金鲁的脑袋只来得及问出这三个字,就掉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一丝知觉了。


        

“没什么,看你不爽而已!”


        

梁言淡淡地回了一句,接着抬手一招,就把半空中的定光剑给收了回来。


        

烈山宗剩下的十余名炼气弟子见状,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头一刻还耀武扬威的几人,如今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梁言并非残忍嗜杀之人,两个宗门之间的利益之争,原本也没有谁对谁错,只不过金鲁此人确实有些碍眼,才被他一剑给斩了。


        

对于剩下的这帮烈山宗修士,梁言只是挥了挥手道:


        

“都走罢!”


        

那几人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下一刻就如蒙大赦,纷纷向着梁言拜了几拜,就一窝蜂地转头跑了。


        

两个湖心宗的炼气弟子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此刻有人搭救,总好过被烈山宗的人给抓回去。


        

他们走到深坑旁边,把自家长老给扶了起来,盛池在两人的搀扶之下,还有些晃晃悠悠,但仍然坚持着对梁言行了个大礼,口中恭敬道:“多谢道友出手相救!”


        

梁言摆了摆手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道友不必客气!而且金鲁此人背信弃义,乃是张某生平所不齿,故而才出手将其斩杀!”


        

盛池听了他的话,在心中奇道:“如今修真界中,还有如此古道热肠之人?看这两人的穿着打扮,莫非是哪个隐世的修真世家子弟下山走动,还有些涉世不深?”


        

他对梁言二人来了兴趣,便试探着问道:“不知两位少侠出身何门何派?”


        

梁言微微一笑道:“我叫张大牛,这位是舍妹张丽丽,我们乃是朱雀山火云洞的散修,此番下山历练不久,正巧遇上了盛道友的事情。”


        

“原来是火云洞的道友,幸会幸会!”


        

尽管他并不知道这什么朱雀山、火云洞到底在哪,但也是满脸笑意地打了个哈哈,朝着两人拱手行礼。


        

梁言和家若烟自然也抱拳还礼。


        

几人客套一番,又把各自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盛池虽然有些含糊其辞,但也明说了自己正在护送一样重要的东西返回宗门。


        

而金鲁等人之所以截杀他们,也是为了这样东西。


        

“既是如此,我们兄妹左右无事,不如就顺道护送你们一程吧!”梁言忽然开口道。


        

“这........”盛池有些犹豫道:“道友刚才出手相救,已经是帮了天大的忙了,盛某又怎好意思再劳烦张兄跑腿?”


        

“无妨!”


        

梁言笑着摆了摆手道:“我与盛兄一见如故,盛兄誓死护卫宗门的举动,也让张某十分尊敬,此番我们兄妹本就是下山游历,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去处,不如就和盛池道友同走一段路吧!”


        

盛池听了梁言的这一番说辞,脸上微微也有些动容,点头道:“张道友果真是古道热肠!既然如此,我们便一同回宗,到时候张道友可得赏脸在盛某府上小酌几杯,让盛某尽一尽地主之谊啊!”


        

“哈哈哈!一定一定!”


        

梁言笑着拍了拍盛池的肩膀,几人各自掐诀驾起一道遁光,由盛池带了两名弟子在前引路,一同向着树林的东边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