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回来!你要干什么?”


        

梁言压制住灵魂深处的恐惧,对着远处的白色小瓶大喊了一声。


        

然而小九的速度实在太快,梁言话音刚落,它就已经一头扎进了狱碑之中。


        

轰隆!


        

一声巨响在整个空间炸响。


        

狱碑之上开始浮现出各色符文,一个个低沉而又神秘的声音在这片空间中响起,似佛门梵音,又似道门咒言。


        

梁言的神识似乎被人迎头一棒,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连正常思考也无法维持。


        

不过好在他的反应奇快,在自己彻底失去自控能力之前,以“九鼎养神诀”的秘法,将一圈黑色魔纹覆盖在了自己的神识四周。


        

若不是此举,只怕他的神识也会在这片动荡的风暴中受损。


        

也不知过了多久,梁言从一片浑浑噩噩中醒来,再抬眼望去时,就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只见那原本看上去气势雄伟、凛然不可侵犯的狱碑,此刻已经千疮百孔。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无数裂缝好似蜘蛛网一般布满了整个石块,在这些裂缝之中又生出无数触手,在半空中扭曲蠕动。


        

而狱碑的表面,时不时还有一道白色光华闪过,露出小九的一截瓶身,然后很快又彻底没入其中。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小九每次出现,都必定在狱碑上带起一条裂缝,显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它的杰作。


        

梁言的神识渐渐归位,脑中也能正常思考,此刻看着眼前的情景,忽然从心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小九这是要吃了狱碑吗?”


        

联想起之前在星斗入梦石还有京都皇陵的事情,梁言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小九不出手则已,每次一出手,总是闹出天大的动静。


        

所幸这里是在怪石内部,但梁言也不确定外面的人是否能感知到。


        

他通过心神联系,暗暗沟通小九,想要让它尽快撤离。


        

谁知这货现在忙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偶尔传递过来的一个信息就是:


        

“好好吃!”


        

梁言听后暗骂了一声:“吃货!”


        

谁知他此言一出,那小九似乎更得劲了,不仅狱碑上的裂缝越来越多,居然还在狱碑的顶部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一股庞大的吸力传来,原本漂浮半空的玄黄色光球,全部被吸引了过来!


        

这下梁言当真是大惊失色,这些光球在他看来不亚于一个个催命符箓,好在它们都没有自主意识,完全是按照被吸引的轨迹向这边靠近。


        

梁言操控神识,左右闪避这些光球,同时回头看去,就见这些光球到达狱碑附近后,都被那狱碑裂缝中的触手轻轻一卷,便自土崩瓦解。


        

崩散的光球则化为了一团团精纯的能量,最终全部汇入了小九瓶身之中。


        

与此同时,整片空间开始剧烈摇晃,底下出现了一个无止境的深渊,而半空中那些漂浮的星光也开始一一沉落,仿佛流星划过天际,最终彻底消失在下方的黑色深渊之中。


        

梁言脸色一变,急忙纵向高空,将神识之力远转到极致,很快就锁定了一枚银白色的流星。


        

正是他之前在怪石外面的符文中所看见的剑术!


        

梁言找准目标,立刻施展法诀,将所有的神识之力都灌注到这枚流星之中。


        

那原本飞速坠落的流星,在他的神识牵引之下,渐渐减缓了下降的速度。二者抗衡了几个呼吸的功夫,那枚流星就被梁言给拉了回来。


        

而流星中所蕴含的剑诀秘术,也统统汇入了他的神识之中!


        

做完这一切后,梁言也来不及查阅这门剑术,他抬头一看,只见半空中的流星大都已经陨落,只剩渺渺几颗还在向下滑落。


        

这些流星中所蕴含的功法他一概不知,但眼下也不是犹豫的时候。


        

“随便挑一颗罢。”


        

梁言暗忖了一声,目光将剩余的几颗流星匆匆一瞥,最终锁定在一颗蓝色的流星上。


        

“就你了!”


        

他的神识之力全部放出,和之前一样,牵引着这颗流星向自己飞来。


        

经过短暂的拉扯,这颗流星中所蕴藏的功法,最终缓缓汇入了梁言的神识之中。


        

等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周围的流星已经一个不剩,全部陨落在了下方的深渊之中。而周围的混沌空间也开始出现道道裂痕,显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要走了!”


        

梁言心念一动,转头看去时,就见那块狱碑已经如风干的岩石一般,上面布满疮痍,哪还有半点之前的威风。


        

与此同时,一道白光猛然从狱碑的中间射出,紧接着整块狱碑土崩瓦解,好似彻底失去了灵魂一般。


        

再看白光之中,正是小九!只不过它此刻的体型足足大了一圈!


        

梁言抬手一招,那小九便如倦鸟归林一般,瞬间就回到了他的神识化身之前。


        

“撤!”


        

梁言心念一动,神识化身渐渐淡去,神识之力仿佛一缕青烟,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怪石外面,远在数里之外的祭坛之中。


        

梁言的肉身猛然睁开双眼,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把“混混功”运转到极致,同时警惕地看向那通天怪石以及周围的众多修士。


        

只见怪石依旧如初,从外面看去,和他神识未进入之前根本没有丝毫不同。


        

黄石天书虽然有百丈之高,但在无缘之人的眼中,就是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石头,根本连一点灵气都没有。


        

但这些修士不知道的是,他们面前的黄石天书从今日起,就算是真真正正地变成一块普通石头了!


        

发觉周围的修士都没有任何异样,梁言心中的大石才算落地,眼神中也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


        

刚才怪异空间的崩塌过程中,无数狂暴的灵力潮汐席卷四方,简直就是摧枯拉朽!


        

他若是再慢上片刻,只怕自己的神识就已经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肉身了。


        

“你这个闯祸精,总是给我惹麻烦!”


        

梁言暗骂了一声,再看小九,就发现它的体型已经大了一圈。


        

在吞噬过“似真似假书”、皇陵中的发簪以及“狱碑”这三件洞天法宝之后,小九已经由当初的掌心大小,变成了如今比梁言五指张开的巴掌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