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面幡旗升上半空,只是轻轻一转,就有无数月牙飞刃射出,在半空中以不同轨迹斩向了梁言。


        

每一记月牙的威力,都丝毫不弱于之前那长发男子的随手一击,而且半空中的月牙利刃重重叠叠,少说也有上百道!


        

“师兄,下手太重了,得留活口!”


        

之前那个长发男子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不满。


        

然而就在他这话刚出口的时候,对面的灰衣男子却是伸手掐了个法诀,只见一道青光从他丹田中射出,在半空中只是轻轻一卷,就把所有的月牙利刃都绞了个粉碎!


        

“什么?!”


        

三个乾元圣宫的弟子脸色大变,然而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那道青光就化为了一道数十丈长的剑罡。


        

半空中一剑斩来,满脸胡渣的中年道士首当其冲,瞬间就被斩成了两截!


        

“糟了!”


        

长发男子低喝一声,转头就跑。


        

他们本是乾元圣宫的天才弟子,修为都已经到了聚元境中期的境界,此番也是奉了师命才来此处巡逻,否则平日里都待在宗门潜心修炼。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七日前梁言和阿呆一行大闹黄石山,不仅破坏了两方势力的联姻,还打死了黄石公的长子。


        

黄石公左丘仞立即向乾元圣宫送去了消息,乾元圣宫为五大上宗之一,是徐国境内最大的势力,当即就派出门下弟子和长老,开始在徐国境内搜寻梁言等人。


        

也是好巧不巧,叫这几人撞上了梁言。


        

他们得到的消息,只是去搜寻几个聚元境的修士,却根本不知道对方有着怎样的实力,再加上这些人平日里霸道惯了,所以一开始根本没有把梁言等人放在心上。


        

但梁言何许人也?


        

之前若是好言相劝,这些人能放他离去,那梁言也不想多生事端。


        

可这些人自己寻死,梁言既然出手,就没有想过要留活口,只求一个速战速决!


        

所以他一出手就是蜉蝣剑,青色剑罡划破长空,又有一人被他斩为两截,只剩刚才站在最后面的一位少年道士,正满脸惊慌地向着远处逃窜。


        

“不,你不能杀我,我太爷爷可是...........”


        

这少年的半句话还卡在喉咙里,但下一刻,就被梁言一剑给劈了。


        

三具残躯从半空中跌落,梁言看都没看一眼,只抬手打出一记法诀,把三人的储物袋给收了,又放出三团火焰,将几人烧了个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之后,梁言剑诀一掐,蜉蝣剑重归丹田。周围又变得和之前一样,再没有半点痕迹残留了。


        

“走吧。”


        

梁言淡淡地说了一声,转身驾起一道遁光,卷了家若烟,又再次上路了。


        

............


        

两人穿过徐、翼两国的边界,期间又改换了几次容貌,最终化为了一个青衣书生和贴身书童的模样,大摇大摆地走入了凡人的城池之中。


        

也是到了这片翼国腹地,梁言的心中才稍稍安定。


        

毕竟此处已经不属于徐国范围,乾元圣宫和黄石山的势力再大,也不敢在此大张旗鼓的搜寻,因为这样一来就算是犯了南垂各国的忌讳。


        

家若烟所扮的书童,一直乖巧地跟在梁言的身后,对他此行的目的,再也没有过问过了。


        

两人沿着城内坊市的街道一路前行,不一会就来到了一座古朴的阁楼前,这阁楼上的牌匾写着三个大字,正是:“灵宝阁!”


        

看到这三个字,梁言微微一笑,抬步走了进去。


        

里面正有一个胖大掌柜端坐在台前,此人体内的灵力空空如也,完全就是凡人一个。而柜台上面陈列的,也都是世俗中的珍宝古玩。


        

“哎哟,贵客贵客!不知这位公子有什么喜好,让老朽来帮你参谋参谋?”掌柜从柜台上走了下来,朝着梁言笑呵呵地行礼道。


        

梁言摆了摆手,也笑道:“在下对古玩字画,珍珠翡翠一概不敢兴趣。”


        

“那.........公子喜欢什么?”掌柜一脸疑惑地问道。


        

“呵呵,在下感兴趣的是头扎双辫、长相傻气的女童!”


        

“什么.........你这..........你这.........”掌柜的话还未说话,后堂就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道:


        

“臭脸怪,你总算来了!还有,你刚才说谁长相傻气?”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一个身穿绿袄,头扎双辫的女童,便从后堂走了出来。


        

此女正是梁言的“灵宠”,栗小松!


        

“哎哟,师叔,您老人家怎么出来了?”掌柜的脸色一变,急忙对着栗小松躬身行礼。


        

“行了行了,不就教了你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别喊我师叔,把我喊老了!”栗小松拉着一张脸,完全没有做别人长辈的打算。


        

“谨遵师叔教诲!”


        

掌柜点了点头,便把梁言等人全部请入了内院,自己则回到了外面的柜台上。


        

“臭脸怪,你太不地道了,大闹黄石山这么刺激的事情,你居然不带上我?”


        

内堂之中,栗小松一脸埋怨的表情,就好像错过了最好玩的宴会一样,眼中满是后悔之色。


        

梁言听后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就你这点修为,还去凑什么热闹,百果宴上随便哪个掌座吹口气,恐怕就把你弄没了。”


        

栗小松听后,虽然还有些不服气,但也知道梁言说的是实话,只能叹了口气道:“我这功法特殊,需要吸纳不同火焰,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山里修炼,哪里能有什么进展!”


        

“可我如今身份暴露,在南垂,除了少数几个宗门以外,其余各宗的修士都不会与我好过,就这样你还要跟着我吗?”梁言忽的问道。


        

“呵!”栗小松扬了扬自己的小拳头,示威般地露出一对虎牙,似乎对梁言十分不满。


        

“喂!我说臭脸怪,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我说什么来着?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我栗小松可从不丢下自己的小弟!”


        

“.............”


        

梁言和她说话,有的时候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沉默了一会,梁言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他对栗小松如今的修为境界也确实不太满意,有意把她带在身边,好好调教。


        

“既然这样,那你以后可别光顾着自己出风头哦!必要时候考虑下我的感受,也要让我出出风头啊!”栗小松撅着嘴说道。


        

“.................”


        

梁言这次是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