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岁月如梭,转眼一晃便过去了九年。


        

这九年的时间,梁言一边在星河宫中修炼,一边留心调查着玄天之火的下落。


        

期间飞星盟的人数次传来消息,可惜最终结果都不尽人意,大都是一些寻常的火属性地域。


        

不过梁言也不气馁,毕竟玄天之气何其难寻,尤其是在这冥狱之中,资源匮乏,即便是倾尽一盟之力,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找到。


        

他在寻找玄天之火的同时,也没有耽误自身的修炼。


        

星河宫中的仙石资源十分充足,宫中还有聚灵法阵的加持,这里的修炼速度虽然比不上云罡宗的修炼密室,但也不会差太多了。


        

这九年的时间,梁言凭借着绝天道基,修为已经逼近了聚元境巅峰,距离传说中的“假丹境”恐怕也就只差个三、五年罢了。


        

至于无心这魔女,她进入密室闭关之后,就再也没出来,整整九年的时间,那密室大门都没有半点动静。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这魔女之前的境界可是金丹巅峰,想要恢复到往昔的实力,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梁言对无心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时间长不一定是坏事,自己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找到火、土二气,凑够五行,结成金丹!


        

时间就这么在修炼中一天天的过去,这一日,他正在房中打坐,忽然接到传讯,居然是蕾雅找他有事相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梁言稍稍沉吟了片刻,便收了自身功法,掐诀遁出了自己的房间。


        

他来到议事阁中,发现早有两人等候在此,其中一人素衣长裙、身材曼妙,正是自己的师妹蕾雅。


        

而另一人却是个老态龙钟的修士,修为在筑基巅峰的境界。


        

梁言眉头微皱,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蕾雅。


        

在他的印象中,这位老者似乎是在他登上盟主之位后才加入飞星盟的。而且他对此人根本不熟,不知道这人在盟中担任什么职位,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蕾雅看见梁言望来,轻轻一笑道:“师兄,这位是飞星盟的戎边修士,名叫顾云海。”


        

“参见梁盟主!”


        

顾云海脸色恭敬地向他行了一礼。


        

梁言微微点了点头,又向蕾雅问道:“你传讯给我,究竟是有什么事情?”


        

“事关一处火焰之地。”


        

“什么?”


        

梁言的脸色先是一喜,不过马上又冷静了下来,淡淡开口道:“这次找到的地方有何特别之处?不要像之前那些人寻找的一样,都是些普通的火焰之地,根本没有我要的东西。”


        

“这次的地方大不一样!”


        

蕾雅眼神肯定地说道:“那里的火焰极其浓郁,而且似有灵性。我与顾道友去查看过数次,每次都走不过百丈的距离,就要被这股火焰逼退出来,似乎在保护着什么东西。”


        

“竟有此事!”


        

梁言的双眼一亮,闪出了一丝兴奋的光芒。


        

“那些火焰位于一片山谷之中,是顾道友无意中发现的,他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就禀报给了我,而我则亲自随他去核实了这个地方。除我们两人以外,盟中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此处位置了。”蕾雅缓缓说道。


        

“做得很好!”梁言笑着点了点头。


        

此时那顾云海已经上前一步,将一副地图呈给了他。


        

“属下已经把那片山谷的详细位置都标注了出来,希望能够帮到盟主。”顾云海毕恭毕敬地说道。


        

梁言接过地图,仔细地查看了一遍,便点头说道:“阁下有心了,等会你直接去执法殿领赏,以后也不用去戎边了,直接在星河宫中担任一个巡逻队长吧。”


        

“多谢盟主!”


        

顾云海显得大喜过望,那地方虽然是他发现,但凭他的修为根本不敢进去,以这么一个消息换来实打实的利益,对他来说实在太划算了。


        

“不必多礼,你先下去吧。”梁言摆了摆手道。


        

“是!”顾云海躬身行了一礼,转头便出了议事阁。


        

当屋内只剩下自己和蕾雅两人的时候,梁言才缓缓开口问道:“这顾云海什么底细,你都调查过了吗?此人是否可靠?”


        

经历过之前被李炎等人设计陷害的事情,他如今已经谨慎了许多,毕竟自己现在是一盟之主,难免会被有心人做局陷害。


        

“属下的确调查过了,此人是在您当上盟主之后才加入的飞星盟,与孟起白等人并无任何瓜葛。而且他进入冥狱的时间还不足二十年,之前一直没有加入任何势力,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散修,与另外三大盟也没有什么牵扯。”蕾雅缓缓说道。


        

“如此说来,此人倒是清清白白?”


        

“绝对清白!”蕾雅眼神肯定地说道:“属下暗中调查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敢把这个消息上报给你的。”


        

“好!”


        

梁言点头道:“这件事情你做得非常好,这段时间给他在星河宫中安排一个闲差事,不要让他离开飞星盟,一定要确保此事不会泄露出去。”


        

“属下明白!”


        

“好了,你也下去吧。”梁言挥了挥手,便不再多言。


        

蕾雅向他告辞一声,转身也走出了议事阁。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梁言才单手掐了个法诀,只见无数青光环绕在他的身旁,片刻之后,竟变作一个昂藏九尺的浓眉大汉。


        

有了玄天之火的消息,他根本一刻都坐不住,在蕾雅等人离开之后,就要立刻前去一探究竟。


        

只不过自己现在身为一盟之主,如果大张旗鼓的离开星河宫,难免会造成一些混乱。


        

毕竟没有盟主坐镇,短时间内还好说,就怕有什么意外,时间拖久了,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梁言才以“缘木道”法术改变了容貌,化作一个浓眉大汉离开星河宫,给人制造一种盟主还在宫中的假象。


        

他在房间里稍稍沉吟了片刻,忽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符纸,然后单手掐诀,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简讯。


        

这是一道“传音符”,梁言把自己去找玄天之火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然后单手轻轻一点,这张符箓便化作了一道青光,径直奔着无心闭关的密室飞去。


        

做完这一切后,梁言才轻轻一转,下一刻便消失在议事阁中。


        

..............


        

此后的半年时间,星河宫一直风平浪静,所有事情都照常进行。


        

唯一不同的是,蕾雅似乎更忙了,而那位传说中的梁盟主几乎从不出面,将飞星盟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她来定夺。


        

此女虽然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但梁言将盟主印给了她,见印如见盟主本人。而梁言当年剑斩孟起白的余威犹在,故而整个飞星盟上下,没有一人胆敢对她不敬。


        

...................


        

此时此刻,远在星河宫不知多少万里的一片荒漠之中,有两个身影正在激励地搏斗。


        

其中一个是条怪鱼,脑袋奇大无比,尾巴却极其细小,背上还有六只短翅,看上去荒诞无比。


        

而它的对手,却是一只白色小兽,形似狸猫,掌厚多肉,尾巴奇大,蓬蓬松松,头上还有一对兔耳,显得十分可爱。


        

就是这么可爱的一只小兽,居然与那巨大无比的怪鱼缠斗在了一起。


        

“吼!”


        

一声巨响传来,却是那条怪鱼从天而降,一张血盆大口猛然张开,朝着白色狸猫咬了过去。


        

那狸猫也不害怕,在半空中把身形一扭,下一刻便消失在了原地。


        

眼见狸猫消失,怪鱼铜锣般的双眼轻轻一转,片刻后就看向了自己头顶左上方的位置。


        

那里刚才还是空无一物,但此刻却已经多出了赤、蓝、青、黄四色光晕,而且周围温度陡然升高,瞬间就好像进了丹炉一般。


        

那怪鱼见状,立刻把头一缩,脑袋朝下,径直没入了沙漠地底。


        

与此同时,半空中有四团火焰同时射出,几乎就在怪鱼消失的一瞬间,打在了它刚才所在的位置。


        

轰隆!


        

一声爆炸般的巨响传来,方圆百丈的荒漠都被这四色火焰炸了个焦黑。


        

半空之中,白色狸猫的身影缓缓显现,虽然刚才打出了威力惊人的一击,但此刻却没有半点放松,反而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下方的沙漠。


        

“吼!”


        

一声怒吼传来,它脚底下的黄沙猛然炸开,怪鱼巨大的头颅从地底冒出。与此同时,数不清的风沙在怪鱼周围形成了一股股小型龙卷,全都向着白色狸猫狂卷而去。


        

漫天风暴之中,那只瘦小狸猫被吹得左摇右晃,似乎有些立足不稳。


        

然而它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畏惧之色,反而迎着风暴向前,居然不闪不避,想要与怪鱼正面硬拼!


        

“吼!”


        

在飞扑的过程中,白色狸猫也张开一张小嘴,极其夸张的怒吼了一声。


        

虽然它的体型比对手小了不知多少倍,但在气势这一块却是拿捏得死死的,在吼声的比拼上也没有弱于对方。


        

两个身影很快便纠缠在了一起,准确的说,是白色狸猫躲过了怪鱼的血盆大口,反过来扑在它的背上,将自己的四只利爪狠狠的抓了上去。


        

这四只不起眼的兽爪,居然毫无阻碍地刺穿了怪鱼的鳞片,与此同时,四种颜色各异的火焰在怪鱼的体表燃烧了起来。


        

那怪鱼的巨眼瞪得斗大,嘴中发出痛苦的惨嚎,白色狸猫居然还不过瘾,又张口一咬,狠狠地咬在了它的背上。


        

无尽的火焰蔓延开来,覆盖了怪鱼的整个身躯。


        

它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在荒漠沙地上不停翻滚,却怎么也甩不下背上的那只白色狸猫。


        

“吼!吼!”


        

怪鱼怒吼连连,在地上挣扎了半炷香的功夫,嚎叫声越来越低,最终一动不动,只有那条细小的尾巴轻轻抽搐了两下。


        

不过下一刻,就连尾巴也动不了了,因为怪鱼的整个身躯都被烤成了焦炭,已经没有半点气息了。


        

原本喧闹的沙漠,此刻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


        

一阵清风徐徐吹过,那怪鱼庞大的尸体,居然被吹散了开来,化作漫天的黑色飞灰,随着清风飘去了远方。


        

而一只白色小兽,却从漫天飞灰中走了出来。


        

它身上白光一闪,下一刻,居然化作了一个头扎冲天双辫,身穿绿色小袄的稚嫩女童。


        

这女童睁着大大的双眼,丝毫没有在意已经死去的那条怪鱼,反而看向了不远处的一片山谷。


        

她揪了揪自己的一只辫子,喃喃自语道:“奇怪,怎么去了这久还没出来?”


        

就在她心中疑惑的时候,山谷之中却传来一声炸响,紧接着无尽黄沙倾覆而出,中间还夹杂着红色火焰。


        

就好似下了一场瓢泼大雨,只不过这雨全是由黄沙和火焰组成。


        

“妈呀!”


        

女童惊叫一声,迈开双腿,毫不犹豫地向着后方飞奔。


        

等到一口气跑出了十数里,女童才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半空之中,无尽黄沙的内部,似乎还有一个人影。


        

这人速度极快,刚刚还在山谷出口的位置,转眼就已经到了女童身前不足百丈的位置,紧接着遁光一闪,径直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来人灰衣长衫,身形挺拔,看相貌倒也算英俊,只不过此刻却有些灰头土脸,显得狼狈不堪。


        

“呸呸呸!”


        

灰衣男子连续吐了几口唾沫,似乎还从嘴里带出了一点黄沙。


        

“真是晦气!里面根本没有玄天之火,只是冥狱中自然诞生的一处火焰凶地,里面还有一只堪比金丹境的火灵兽。如果不是我跑的快,这会恐怕还在与它纠缠。”


        

说这话的人,正是远道而来的梁言,而他对面的这个女童,自然便是栗小松了。


        

他当初虽然拿了顾云海的地图,可按照路线寻来之后,却发现和地图根本对不上,标注的那个位置根本没有所谓的火焰山谷。


        

在这里寻找了十几天后,梁言不由得对顾云海产生了怀疑,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此人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退一步讲,就算他想骗自己,但蕾雅也是亲自来看过的,绝不可能有错。


        

想到这里,梁言忽然有了一个推测:顾云海找到的那片山谷,或许是在不停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