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无心当年所说,她这次闭关短则三五年,长则十数年。可现在十五年都过去了,怎么还未出关?”


        

梁言虽然心中有些担忧,但这种闭关突破瓶颈的事情,是外人帮不来的。


        

如果他贸然闯入的话,万一对方正修炼到关键时刻,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所以尽管梁言心中有些担忧,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为其分担什么,只能在洞府门口留下了一张传音符。


        

倘若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就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到自己。


        

做完这一切后,梁言就默默地离开了无心闭关的洞府,来到了星河宫的议事阁。


        

他这次回来,沿途没有惊动任何人,整个飞星盟上下都不知道自己的盟主已经归来。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想打草惊蛇,打算在暗中调查飞星盟的“黄泉路”修士。


        

这次血月盟一行,让梁言深刻了解到,这个隐藏在暗处的组织有多么根深蒂固,四大盟中的势力,恐怕早就已经被他们渗透。


        

既然血月盟的十大月尊都有人背叛,那自己这边,也绝不可能幸免。


        

梁言在议事阁沉吟了片刻,就抬手打出四道法诀,分别向着四个不同的方向飞去。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半炷香之后,四个人影先后破空飞来,全都停在了议事阁的门外。


        

“进来吧!”


        

梁言淡淡的声音从阁楼内传出,门外的四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激动之色。


        

下一刻,一名身着宫装的貌美中年女子上前一步,率先推开了阁楼的大门,紧接着四人鱼贯而入,都把目光投向了阁楼中的梁言。


        

“盟主!您终于回来了!”一名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激动地说道。


        

梁言微微一笑道:“我不在的时候,辛苦各位了。”


        

他眼前的这四人,正是刑堂长老罗武,知客长老“妙嫣夫人”,暗部长老“血刀客”以及执印使蕾雅。


        

其中血刀客皱了皱眉头,忽的说道:


        

“盟主,您的修为境界............”


        

他此言一出,在场的另外三人,也都好奇地打量起梁言来。


        

“盟主这身修为愈发看不透了,以前我老罗还能猜个大概,但现在..........”罗武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丝懊恼之色。


        

“不用瞎想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盟主如今已是货真价实的金丹前辈了吧?”血刀客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金丹?”


        

妙嫣夫人和蕾雅都是微微一惊,然后同时看向了梁言,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


        

梁言环视了众人一眼,笑道:“不错,就在不久之前,梁某有幸凝结金丹。”


        

他此言一出,当真如一道霹雳在房间中炸响,所有人先是一惊,接着便是狂喜。


        

“恭喜盟主进阶金丹,偌大冥狱,只怕再无敌手了!”妙嫣夫人第一个上前恭喜道。


        

“哈哈,盟主晋级金丹,今后我老罗便可以跟着他吃香喝辣了!”罗武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一脸的得意之色。


        

蕾雅和血刀客都不怎爱开玩笑,不过此时此刻,也都是脸色激动,显然梁言进阶金丹,无异于是给飞星盟的所有人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我进阶金丹之事,暂时不要泄露出去。”梁言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接着说道:“还有我返回星河宫一事,也要保密。”


        

“这是为何?”


        

蕾雅皱着眉头说道:“梁盟主进阶金丹,这可是一个好消息,现在冥狱动荡不安,边界处时有征战,更需要这个消息来提振士气。”


        

梁言摇了摇头道:“相比于其他三盟带来的威胁,我们飞星盟内部的隐患才是最为致命的。”


        

“什么?”


        

罗武等人都是微微一愣,显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梁言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对着四人缓缓说道:“其实在冥狱之中暗藏着一个‘黄泉路’的组织,他们已经渗透进了各方势力,目的就是要挑起四大盟间的争斗。”


        

“我这次之所以秘密返回星河宫,就是为了彻底肃清我们飞星盟中的‘黄泉路’成员,今日把你们召集到这里,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在场的四人听后,先是有些吃惊,接着又有一丝暗喜。


        

梁言指明了要彻查隐藏在飞星盟中的叛徒,这等机密之事,只召集了他们四人前来,足以说明对他们的信任。


        

事实上,眼前的这四人,也的确值得梁言信任。


        

他们都是原来云烟会的成员,虽然实力算不上顶尖,但跟随梁言的时间最久,历经过“云霄子”叛乱一事的考验,始终对他忠心耿耿。


        

梁言通过之前在血月盟的暗中调查,对黄泉路的行事风格也有所了解,这个组织崇尚“贵精不贵多”,里面的成员大都是四大盟中一些比较有地位的修士。


        

而罗武、妙嫣夫人、血刀客这三人之前都只是散修,至于蕾雅,她更是独自一人苦苦支撑将要灭亡的云烟会。


        

可以说,若非梁言的到来,他们都只是极其平凡的修士,绝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所以这四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黄泉路的修士。


        

“盟主,既然你信得过我们,那就直说了吧,究竟要我们怎么做?无论刀山火海,我老罗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罗武拍了拍胸脯道。


        

梁言微微一笑道:“罗长老言重了,此事斗智而不斗勇,不需要刀山火海,只需诸位小心谨慎,切勿打草惊蛇!”


        

接下来,他与妙嫣夫人、蕾雅等人,在议事阁中仔细商议了一遍,等到半个时辰过后,众人才最终制定出了详细的计划。


        

“这事就这么办吧。”


        

梁言显然对妙嫣夫人和蕾雅的建议十分满意,涉及到盟中事务这一块,他确实需要依仗这两人。


        

“对了,如果在调查过程中遇到了危险,你们要量力而行。记住,我不需要你们与对手拼命。一旦发现猫腻,只管上报给我,铲除叛徒这件事情,就交给梁某了。”梁言又补充说道。


        

其实他的这个担忧不无道理,毕竟七大星尊之中都可能有叛徒的存在,而眼前这四人只有血刀客可以匹敌星尊,其他人的实力还是差了一筹。


        

在场的四人听后,眼中都有一丝感激之色,纷纷向着梁言行了一礼道:


        

“盟主放心,我等会量力而行的!”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记得按计划行事。”


        

梁言挥了挥手,这四人便各自领命,同时退出了议事阁。


        

..........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罗武、妙嫣夫人、血刀客和蕾雅这四人,便开始按照计划,在暗中调查起了飞星盟的各大尊使。


        

由于梁言暂时还不想把这事摆到明面上,所以当遇到一些罪证确凿,而又想要鱼死网破的“黄泉路”修士时,都是由他暗中出手,替四人扫平障碍。


        

很快,飞星盟中的大部分“黄泉路”修士都被肃清,剩下一些都是见机极快之辈,眼看风声不对,就立刻隐藏了起来。


        

在这期间,有不少飞星盟的修士突然失踪,包括七大星尊也消失了两人,这让一些不明真相的飞星盟成员忧心忡忡,各种猜测和小道消息也传播了开来。


        

有人说是因为盟主闭关突破金丹失败,以至于身死道消,其他各盟知道消息,已经开始对飞星盟的成员暗中下手。


        

还有人说是盟主外出之时不慎被俘,所以飞星盟暗中集结了一股力量,意图营救盟主,那些消失的修士,便是去执行这个任务了。


        

各种版本的猜测众说纷纭,但无一例外,都和梁言这个已经消失了十多年的盟主有关。


        

此时此刻,梁言本人正坐在书房之中,翻看着蕾雅呈交上来的卷宗,脸上露出了一丝沉吟之色。


        

“蕾雅和妙嫣夫人这两人,还真是挺有手段的,按照她们的方法,果然揪出了许多隐藏在暗处的‘黄泉路’修士.............”


        

“整个清理过程到目前还算顺利,起码明面上的这些人都已经被铲除,而那些隐藏极深的修士,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揪出来的............看来我也该找个时间,宣布回归的消息了,不然这各种版本的传言,只怕就要当真了。”


        

梁言就这么坐在书房之中,思忖着最近盟中的各种事情,忽然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


        

“奇怪,这来的是谁?”


        

此时此刻,在他的神识范围内,有一道十分隐蔽的气息,正向着星河宫飞速靠近,而且来者的修为渊深似海,明显拥有金丹境以上的实力。


        

倘若在以前,他肯定会有些心惊,因为来的这位金丹修士实力极强,比之孟起白,铁木山一流,还要胜出太多。


        

但今时今日,他已经没有丝毫畏惧。


        

梁言的脸色平淡如水,右手大袖一拂,一阵清风拂过,人就消失在了书房之中。


        

星河宫外,一阵青光流转,梁言的身形缓缓出现。


        

他凭空而立,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天边,那里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任何异像。


        

不过梁言却是眉头微皱,冲着这个方向喝道:


        

“来者何人,速速通名!”


        

他这一声喝罢,远处的半空之中,忽然就出现了一股微弱的波动,随着数道彩霞流转,一个淡淡的人影逐渐凝聚成型。


        

此人是一名身穿华服的白须老者,浑身上下珠光宝气,十根手指上各带了一枚璀璨夺目的戒指,远远看去,就好似一位富贵逼人的世俗商贾。


        

“哈哈,梁道友,初次见面,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老者刚一现身,就冲着梁言拱手作揖,口中哈哈大笑道。


        

“第一次见面,阁下就这么偷偷摸摸的吗?”梁言双眼一眯,淡淡说道:“隐匿气息,暗中潜入我飞星盟重地,仅此一条,我就可以把你斩杀在此。”


        

“惭愧惭愧!”白须老者有些尴尬地笑道:“其实我隐匿气息,只是不愿惊动旁人,想单独会一会梁尊使罢了。”


        

“找我的?”梁言微微一愣。


        

“嘿嘿,听说梁尊使进阶金丹,寿某手痒,特来一会!”


        

白须老者话音未落,就抬手一拍脑门,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在他脑后浮现,仿佛要刺破云雾,照射万里。


        

梁言双眼一眯,定睛瞧去,只见那金芒之中,又有轻啸声起,一只生有双翅,通体金毛的怪鸟从中一跃而出,在半空发出灼灼光辉。


        

“金翅大鹏?”


        

梁言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即逝。


        

传说人族大陆,有修士将自身魂魄与上古灵兽的残魂相融,以此感悟大道法则,这一偏门秘术,被称之为魂修。


        

魂修要求的条件极其苛刻,首先便是上古灵兽的残魂,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其次便是自己的魂魄属性,要能与找到的残魂相匹配,否则强行融合,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要找到一个上古灵兽的残魂,就已经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了,还要自己的魂魄正好与之匹配,这简直就是万中选一。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魂修人数极其稀少。不过一旦融合成功,便可以继承上古灵兽的部分神通,在同阶斗法中占尽上风,


        

梁言踏入修道数十年,今日还是首次见到魂修。


        

不过他却没有任何害怕,反而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正好,突破金丹之后,还没怎么正经和人斗过,今日就拿你来试试手吧。”


        

梁言自言自语了一句,抬手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便有两股剑芒激射而出。


        

这两道剑芒,一黑一紫,在半空中划出两条不同的轨迹,朝着那金翅大鹏所在的位置斩去。


        

“昂!”


        

一声清越的嘶鸣传来,那大鹏双翅一扇,整个身躯化作一道残影从半空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上百丈之外。


        

紫雷天音剑和黑莲剑同时斩空,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又重新回到了梁言的身旁。


        

此时再看,那白须老者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而金翅大鹏的虚影却越发凝实。


        

梁言知道,这是魂修在战斗中的惯用手段,将自身完全融入到上古灵兽之中,倘若不战胜眼前的金翅大鹏,自己是无法伤到白须老者本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