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梁言暗暗打量四周的同时,青云商会的五人,已经带着自家商队走上了白玉石台,来到了那座玲珑宝塔的前方。


        

守在塔前的“黄角大仙”与黑衣男子自然也看到了他们,那黑衣男子还好,自看到“青云商会”的招牌之后,就始终面带微笑。


        

而那“黄角大仙”却是面露狐疑之色,一双眼睛不停地在众人身上打量,似乎要将每个人里里外外看个仔细。


        

此时葛大金上前一步,朝着两人拱了拱手,呵呵笑道:


        

“黄道友,范道友,咱们又见面了。”


        

那黑衣男子听后,也同样还以一笑,抱拳说道:“多年不见,葛旗使风采依旧。上次西山商会一事,多亏葛道友出言相帮,说起来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谢,范某惭愧。”


        

“哈哈,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葛大金豪爽一笑道:“我青云商会行走在外,最重要的就是结交八方朋友,像范离道友这样的修士,自然也是我们青云商会看重的人!”


        

那范离呵呵一笑,正想再说些客套话,可还不等他开口,一旁的“黄角大仙”就冷冷问道:“葛道友,你身为青云商会的金旗旗使,不在自己的辖区内做好分内之事,跑到我们天元山来做什么?”


        

这句话问得十分无礼,葛大金却面不改色,依旧笑呵呵的模样,抱拳道:“黄道友有所不知,今年乃是我们青云商会每十年一次的轮换之日,七星城疆域内的六位旗使,都要调到天河城去。”


        

“有这种事?”


        

黄角大仙微微一愣,继而露出了狐疑之色。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此事千真万确。”一旁的范离开口笑道:“黄道友来天元山的时间不长,还不知道他们青云商会的规矩,这事十年前我已经遇到过一回了。”


        

“哼,我管他青云商会的什么规矩!”


        

黄角大仙冷哼了一声道:“全城戒严的通缉令刚刚发出,他们就想通过传送法阵离开这里?这时间来得未免也太巧了!”


        

“黄道友立功心切的心情,我自然理解,不过这青云商会与我七星城素有往来,绝不可能做出包庇之事,黄道友不必太过较真了。”范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绝不可能包庇?”黄角大仙眉头一挑,当即喝道:“范离!这可是‘凌霄真君’要抓的犯人,万一出了岔子,是不是由你全力承担?”


        

那范离被他喝得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也逐渐转冷,淡淡道:


        

“黄独角!你少拿鸡毛当令箭,这天元山也不是他‘凌霄真君’一人说了算,之前为他的私事下令封城,熊山主已经有些不满了,如今还要得寸进尺?更何况青云商会与我们七星城的几位真君都有往来,如果惹怒了他们,是不是也由你来全力承担?”


        

“黄独角”是他的诨号,此人早年修炼的时候出了岔子,导致头顶生出一个肉瘤,被人戏称为“独角老怪”。


        

后来他成就金丹,自觉这个名字不雅,便自封为“黄角大仙”,之前那些戏谑他的修士,自然不敢再胡乱称呼,见了面后,都要恭恭敬敬地喊一声“黄角大仙”。


        

此时这个诨号再被范离提起,等于是触了他的忌讳,不由得火冒三丈,开口喝道:


        

“不行!我奉‘凌霄真君’之命搜捕梁言此人,这小子精擅易容幻化之术,说不定就藏在这商队之中,今天一个也不许走!”


        

“嚯,好大的威风!”范离冷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包庇通缉之人,我有言在先,如果检查不出什么,到时候你自己去和那几位真君解释。”


        

“不必那么麻烦!”黄角大仙一摆手道:“那小子的易容幻化之术连我也看不破,我已经派人向‘凌霄真君’报信,只需封锁传送法阵十天,等他老人家过来,自有办法看破此人的幻术!”


        

他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微微变色。


        

梁言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心中已经翻江倒海。这“凌霄真君”既然可以随意指派金丹境的修士,那他的修为境界,最少也是通玄境。


        

此人一旦到来,自己能否瞒得过他,就说不准了。一旦身份暴露,那自己即便强行祭出剑丸,也未必能够逃得出这座天元山!


        

就在商队众人以及范离都有些皱眉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喝道:


        

“好一个黄角大仙,好大的威风!一开口就要封锁传送法阵十天,这天元山是你说了算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个声音吸引,忍不住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缓步登上了白玉石台。


        

此人相貌丑陋、身材矮小,穿着一套紧身的大红蟒袍,正倒背双手,朝着众人大踏步地走来。


        

最诡异的是,这人明明身高不足常人的一半,却有一股强大的威压隐而不发,竟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似乎在他的背后,还有一只参天巨熊,正朝着众人无声嘶吼。


        

梁言瞳孔一缩,他有混混功淬炼五感,一些细微的感知远胜同阶修士,面前这人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金丹巅峰,而且体内似乎驻扎着两个灵魂,居然彼此相融而毫无违和!


        

“熊山主!”


        

范离和黄角大仙同时上前一步,朝着此人恭敬地行了一礼。


        

“原来他就是熊天奇!”


        

梁言暗暗心惊道:“此人修为深不可测,比之南垂的阳焱老怪、云篱真人,当真强了不止一个档次!我若与此人相斗,除非强行祭出剑丸,否则没有任何胜算!”


        

便在他以混混功窥视熊天奇的时候,那边的黄角大仙却是急忙赔笑道:“熊山主,误会了,此处有您坐镇,黄某岂敢僭越?只不过这梁言乃是‘凌霄真君’所通缉之人,万一放跑了他,我等不好交代。”


        

“交代?”


        

熊天奇眯着眼睛冷笑了一声,忽的手臂微抬,向前轻轻一推。


        

只见一股狂风自平地而起,在半空化作一只巨大熊掌,竟是朝着青云商会的众人一掌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