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灵前辈!”


        

梁言心中一喜,急忙调用二者的心神联系,暗暗问道:“那玄雾花可曾收取?”


        

“嘿嘿,大功告成!”


        

树灵老者的语气之中,也带着一丝兴奋。


        

“小子,接下来的三年,我得全心全力培养这株玄雾花,期间还会耗费我大量的元气和精力,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搅老夫了。”


        

听了仙树树灵的叮嘱,梁言暗暗点了点头,回答道:“前辈放心,接下来三年你只管全力培育这株玄雾花,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好!”


        

树灵老者应了一声,与梁言的心神感应渐渐消散,片刻后就切断了联系。


        

得知玄雾花到手,梁言心中也是振奋不已,他看了看对面严阵以待的两个老翁,心中暗暗盘算道:“如今宝物得手,我也没有必要与他们再做纠缠了。”


        

其实从刚才交手的几招来看,这两个老翁的实力虽然远超南垂的同阶修士,但相比起十二城的修士来说,又要差了不少。


        

不提当年遇到的方立人和不闻居士,就是金丹中期的黄角大仙,与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单挑,也未必就会落于下风。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无相剑经这门剑诀的特点就是,飞剑越多,所能发挥的威力也就越大,梁言还有定光剑未出,如果三道剑罡一起用上,还是有五成把握将这几人斩杀于此的。


        

只是这苏家到底是修真世家,而且对面这黄衣少女的身份地位看起来也不低,手上未必没有什么保命的法宝。


        

如果走脱了其中一人,那自己今后就要受到苏家的疯狂报复,他才刚刚摆脱七星城“凌霄真君”的追捕,还不想这么快就在天河城的领土内又惹上麻烦。


        

反正宝物已经到手,再在此地纠缠,实属不智。


        

梁言心中决意已定,并没有再向对面两人出剑,反而抬手法诀一掐,整个人化作一道灰色遁光,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那两个老翁原本都是严阵以待,心中压力巨大,在看到梁言抬手的一刹那,还以为他要御剑攻来,几乎同时运转灵力,就要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灰衣男子居然驾驭遁光说走就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在天边了。


        

“怎么让他跑了!”


        

身后的黄衣少女一跺脚,冲着两个老翁劈头盖脸地骂道:“废物,都是废物。你们两个金丹后期的老东西,居然还拿不下区区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要你们何用?”


        

那两个老翁在加入苏家成为供奉之前,就已经是成名的修士了,如今被一个刚刚进阶金丹的女修指着鼻子骂,脸上也不禁难看了起来。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还嘴,只是脸色阴沉地站在原地。


        

那黄衣少女骂过一阵,似乎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冷静了一会,又开口说道:


        

“鹤老、蛇老,刚才是妍儿失态了,只是那东西对我十分重要,不容半点闪失。这样吧,我先去腾龙山中巡查一番,看看那东西是否还在。至于二老,劳烦你们去追捕此人,万万不能放他走脱。”


        

其实这位黄衣少女苏妍,乃是苏家的嫡系子孙,也是年轻一代中资质最好的一位。


        

短短一百五十年的时间,此女就已经修炼到了聚元境巅峰,苏家的几位长辈都对她寄予厚望,为此不惜耗费巨大代价,用了数不清的天材地宝,又启动了家族中的秘境,才为其凝结成了金丹。


        

只是这样靠大量资源凝结而成的金丹,并不十分稳固,这也是为何梁言刚才用“八部衍元”的神通观察,发现她体内气息不稳的原因。


        

那苏家老祖乃是一名化劫境的强者,尤其擅长推算之术。虽然平日里极少理会家族中的事务,但在苏妍结丹之后,还是破例为其推演了一次。


        

他算到在腾龙山中,会有一株木属性的天材地宝出世,正好与苏妍所修功法契合,可以弥补她气息不稳的缺陷,于是便指点她来腾龙山收取此宝。


        

只是那位老祖却算不出这株天材地宝究竟是什么,只能模模糊糊感知其出世的时间,当时心中还有些纳闷。


        

他自然不知道,自己算不准确,是因为这株玄雾花是由梁言开启的,而梁言身为活死人之躯,其他修士根本推算不出和他有关的信息。


        

苏妍来到此地以后,以其大小姐的脾气,很快就与附近的修真宗门“飞花宗”发生了矛盾。她也是心狠手辣之人,想到与自己有关的宝物就在附近,万一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可就不妙,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借机灭了“飞花宗”满门。


        

她以为腾龙山附近已经没了别的修士,就在附近静静等待灵物出世的日子。但却没有料到,让这灵物出世之人,同时也是收取此物之人!


        

眼看着这个极有可能夺取了自己灵物的灰衣男子,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苏妍当然有些情绪失控,忍不住冲着随行的两个老翁喝骂了一番。


        

但是发泄过后,她又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此时还只能依靠他们两人,于是只能软语相求,让他们去抓捕梁言。


        

那鹤老与蛇老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摇了摇头,其中蛇老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来此之前,家主吩咐过,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小姐半步。那灵物事小,但小姐的安危事大!”


        

“你们!”


        

苏妍气得咬牙,怒道:“你们连本小姐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小姐息怒,我等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一旁的鹤老又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淡淡开口道:“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我等非要两人联手,才有与他一战的资本。可我们两人都去追捕的话,万一他暗中掉转方向,杀一个回马枪,到时候小姐孤零零一人,能从此人手下逃得性命吗?”


        

他此言一出,那苏妍也不禁眉头微皱,一时又回想起了刚才那两道催命的剑光,心中忍不住一个激灵。


        

“也罢........今日之事暂且作罢,不过他惹了我苏妍,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