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云枝的药力已经完全炼化,接下来便可以开始修复了............”


        

梁言看着漂浮在半空的太虚葫,口中喃喃了一声道。


        

这两个月的时间,他始终在密室闭关,按照道剑经上所记载的法门,将“血云枝”的药力缓慢炼化。


        

如今那株血色枝条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红色雾气,这团红雾被梁言法诀一引,便纷纷钻入了眼前的太虚葫中。


        

等到密室中的血红雾气一点不剩之后,梁言又将神识探了进去。


        

只见那团血红雾气已经和太虚葫中的青气交融在一起,两股灵气循环往复,正散发着勃勃生机。


        

见到这个景象,梁言脸色一喜,急忙向葫芦内又打入数道法诀。


        

那太虚葫中的青红二气被他法诀指引,立刻腾飞而起,只一瞬间便来到了蜉蝣剑丸所在的地方,并将这颗受损的剑丸包裹在其中,开始了一点一点的修复过程..........


        

看到这一幕后,梁言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抬手一招,将太虚葫收入手中,仔细把玩了片刻,便即笑道:


        

“小九所化的太虚葫果然妙用无穷,再加上有‘血云枝’相助,估计不出一年就能彻底修复剑丸了..........”


        

他说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脸色由晴转阴,暗暗忖道: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这次虽然得手了血云枝,但也算彻底得罪了苏家,苏妍不死,必对我恨之入骨。而我这剑丸还需得在葫芦内重新封存,虽然用不了十年之久,但起码也得五、六年的时间才能出鞘.............嗯.............看来这段时间还是待在青云阁中为妙。”


        

就在梁言为苏家之事大感头疼之时,院子外面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声音恭敬地说道:


        

“掌旗使大人,商会总部那边派了一名使者前来,如今正在会客厅等候。”


        

“使者?”


        

梁言微微一愣,随即想起了当日风灵真君所说的话,不由得心中一动,暗暗忖道:“莫非这是青云商会的奖赏到了?”


        

他想了想,便开口应道:“好,此事我已知晓,你先退下,我随后就到。”。


        

“是!”


        

那修士点了点头,也不敢多说什么,很快便退了下去。


        

片刻之后,房门被向外推开,梁言一袭灰袍,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他的脸色平淡,只是随手掐了个法诀,人便化作一道遁光,直奔青云阁的会客厅而去。


        

梁言来到会客厅的时候,就看见一名宫装少妇正坐在那里品茶,他目光轻轻一扫,就发现此女虽然长相普通,但一身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的金丹中期。


        

“梁某来迟,道友久等了。”


        

梁言双手抱拳,呵呵笑道。


        

那宫装少妇听后,抬起头来看他一眼,随即抿嘴笑道:“哪里迟了?梁旗使一来就办了一个分会的会长,如今可是商会里的大红人呢。小女子纵然在这里等上三天三夜,那也是理应之事。”


        

“道友说笑了。”梁言打了个哈哈,又开口问道:“还不知道友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小女子余婉容,在青云商会赏罚殿中担任小小职务,此次前来,是因为梁旗使查办李重八,为商会立下了大功,所以特意前来颁布奖赏。”


        

她说完之后,就从袖中取出了一枚晶石,将之递给梁言道:“这里面是我青云商会初级宝库之中,可供挑选的宝物名录。梁旗使可以从中任意挑选一件宝物,十日之后必会送到府上。”


        

梁言伸手接过晶石,将之贴到自己的额头,果然就看到了青云商会的宝库名录。


        

名录之中五花八门,既有法宝丹药,亦有神通功法,至于天材地宝,炼制材料,更是数不胜数。


        

梁言只稍稍浏览了一会,就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青云商会的底蕴果然深厚,这名录里的还只是初级宝库中的东西,就已经有些惊艳之感了。怪不得那些散修都对青云商会趋之若鹜,巴不得加入商会成为供奉了。”


        

他一边思索,一边将名录浏览了一遍,最终把晶石收起,重新交还到了余婉容的手上。


        

“梁旗使可是做出了选择?”余婉容呵呵笑道。


        

梁言沉默了片刻,忽的问道:“余道友,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这青云商会的赏赐可否放弃,用来换取一个名额?”


        

“嗯?”


        

余婉容笑容一僵,眉头微皱道:“梁旗使说笑了吧?你要放弃这次的奖赏?”


        

“没错。”梁言点了点头,脸色认真地说道:“在下想用这次的奖励,换取一个进入森罗秘境的名额。”


        

“森罗秘境?”余婉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好半天后才缓缓开口道:


        

“梁旗使的消息倒是灵通呀,只是此事从无先例,小女子也不敢擅自做主,必须回去请示商会高层才行。”


        

梁言笑道:“这个自然,梁某也知道此事有些为难,还请余道友为我禀明一切,如果需要别的条件,也尽管告诉梁某。”


        

余婉容点了点头,又有些好奇地问道:“据小女子所知,进入那森罗秘境,虽然能得到一些灵草灵药,但也得为商会出力狩猎雷音九炎狼,其中危险自不必说,所得收获也未必及得上宝库中的东西,梁旗使为何要舍近求远呢?”


        

梁言听后微微一笑,他之所以要一个进入森罗秘境的名额,自然不是为了其中的灵草灵药,而是为了千夜雪的分魂秘术。


        

他刚才看过青云商会的宝库名录,里面的东西虽多,但却并不合自己现在使用。


        

尤其他是剑修,那宝库中的各种神通法诀对他也基本无用,反倒是千夜雪的这个分魂秘术,在他看来妙用无方,绝对是一门不可多得的神通。


        

至于森罗秘境中的凶险之处,梁言却不担心。反正进入秘境的又不是自己,他只负责为千夜雪争取一个名额,至于此女能否报仇,却不在他的交易范围之内了。


        

只是这些事情,梁言当然不会去和余婉容说,而是笑着打了个哈哈道:“在下修炼遇到了瓶颈,想找个地方历练一番,而那森罗秘境正合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