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苏牧云冷哼一声,也不管这只雪鹰究竟有没有问题,只把自己体内残存的灵力使出,化为一柄翠绿长刀,朝着雪鹰一刀斩去。


        

刷!


        

刀锋破空,下一刻便来到了雪鹰的面前,然而还不等它斩下,这只雪鹰周身白光一闪,竟然爆发出一股金丹境的气息,将那柄灵气之刃给弹了开去。


        

白光闪烁之中,一个窈窕人影缓缓走出,此人身穿素裙,面容姣好,正是昔日“飞花宗”的宗主千夜雪!


        

千夜雪现身之后,并没有看向苏牧云,也没有看一眼被木掌镇压的梁言,而是把目光直接投向了远处的苏妍。


        

此时此刻,苏妍四肢被斩,正躺在一块山石上不住喘息,显得十分狼狈。


        

她忽然心有所感,忍不住抬起头来,正对上千夜雪的目光。


        

此女笑靥如花,眼角眉梢尽是喜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位女修乃是多年故交,如今久别重逢,方才有此喜色。


        

然而这笑颜落在苏妍的眼中,却不吝于寒冬冰雪,让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苏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千夜雪轻笑一声,短短的一句话,却已包含太多太多。


        

“你........你要做什么..........”


        

苏妍惊呼一声,眼中满是仓皇之色,整个人如泥鳅一般向后拱去。


        

“我要做什么?哈哈,当然是带你去见几个老朋友!”


        

千夜雪说出这句话,眼中神色忽然变得坚定无比,接着双手法诀一掐,体内气息竟是疯狂暴涨!


        

看到这个诡异的景象,蛇老、鹤老以及苏朗都是微微一愣,不过下一刻便有人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大声叫道:


        

“糟了!她这是........要自爆金丹!”


        

苏家三人都能看出端倪,那苏牧云自然也瞧了出来。


        

如果是在平时,他足有数十种手段可以轻松化解这个危机,但此时此刻,他已经把体内的大半灵力都注入到木人之中,用来对付青云商会的众人了。


        

以目前体内仅剩的灵力,根本挡不住一个金丹修士的自爆!


        

“这位小友,有话好说!你数百年修为不易,何苦在此自爆金丹?我乃苏家老祖的一道分身,不管你与我苏家后辈之间有何恩怨,只要此时罢手,事后我自有无穷好处给你!”


        

苏牧云显然也是有些急了,一口气说了不少,然而千夜雪的眼中却没有半分犹豫,甚至连看都没看苏牧云一眼。


        

此时此刻,她的目光已经越过众人,飘向天边,似乎在看着曾经的过往。


        

“飞花宗”昔日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执法长老,传功长老,自己的大弟子,还有那爱睡懒觉的守山灵兽,此刻都在天边尽头的白云深处,眼含笑意,朝她轻轻招手。


        

“你们几个,在九泉之下还好么...........夜雪离开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一声轻轻的低喃传来,下一刻,便是轰然巨响!


        

千夜雪整个人瞬间炸裂,体内金丹亦是四分五裂,一股凶猛狂暴的气息席卷开来,四周山石都在瞬间被夷为了平地!


        

苏牧云首当其冲,被这股力量震得口喷鲜血,整个人的气息飞快下降,原本就已经满头白发的样子,此刻更是容颜枯槁,仿佛朽木一块。


        

“不,不!”


        

苏牧云怒吼了一声,又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眼中兀自有些难以置信。


        

他在半空趔趄几步,浑身忽然变得透明起来,看上去便如一缕青烟,再被微风一吹,竟然开始缓缓消散。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苏牧云残留的身影轻轻转头,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苏妍,眼神中带着一丝不舍和怜惜之色。


        

“老祖我保不了你了...........”


        

一声轻叹过后,苏牧云的身影便彻底消散在半空之中。


        

砰!


        

只听一声闷响传来,原本压在众人头顶,距离他们不过十丈左右的青色木掌,在这一刻轰然碎裂,而那束缚住众人的法则之力,也在这一刻消散于无形!


        

葛大金等人原本都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半空中的青色木掌,几乎就是等死的状态。直到此刻木掌消失,方才回过神来,脸色依旧苍白如纸。


        

整个山峰之上,忽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片刻之后,忽听一声大笑传来,梁言眉头微皱,转头看去。


        

只见发出笑声之人,竟然是平日里那个不苟言笑,甚至是有些呆头呆脑的罗邢!


        

只不过这笑声和他平日里瓮声瓮气的声音大相径庭,听上去倒像一个年轻男子的笑声。


        

“哈哈哈!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没想到我们几个,居然真的把化劫境老祖给算计了!哈哈哈,爽快,爽快!”


        

到了这个时候,梁言哪里还不明白,这个罗邢并不简单,似乎也是用了易容之术。


        

“奇怪,这声音怎么觉得有些耳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梁言沉吟了一会,虽然心中有许多疑问,但他曾经说过,此战过后,大家两不相欠,各走各的道。


        

也就是说,苏牧云一死,自己就算彻底脱离青云商会了,也没有资格再去过问别人的事情。


        

想到这里,梁言最终还是没有开口相问,转而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苏妍。


        

此女身受重伤,被梁言和马飞砍了四剑,伤口之处都是剑气残留,如果不是靠着一张“紫薇天枢符”强行续命,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之前马飞说过,这“紫薇天枢符”玄妙非常,只要苏家老祖的神念化身不灭,那苏妍几乎就是不死之身,至少金丹境的法术是绝对杀不了她。


        

千夜雪以分魂秘术在山顶潜伏许久,自然也听到了马飞说的话,她明白自己无法直接杀死苏妍,但却可以通过自爆金丹的方法与苏牧云同归于尽。


        

如今苏牧云的神念化身烟消云散,那苏妍体内的“紫薇天枢符”自然也就失去作用,再也保不了她的命了。


        

“紫薇天枢符”消失,梁言和马飞留下的剑气立刻从伤口处蜂拥而入,瞬间便钻入了苏妍的四肢百骸,切割着她的五脏六腑。


        

此女再也忍不住,一声声哀嚎从口中传出,整个人如泥鳅一般在地上翻滚惨叫,看上去惨不忍睹。


        

梁言虽然和苏妍有仇,但也没有虐杀敌人的癖好,他杀人不喜欢拖泥带水,此时弹指一挥,身旁的定光剑立刻激射而出,将此女直接钉死在了山道上。


        

此剑落下,他和苏妍之间的恩恩怨怨,也算告一段落。


        

不远处的蛇老、鹤老以及苏朗三人,眼见大势已去,再也顾不得许多,纷纷掉转遁光,朝着山下逃去。


        

“莫要走了这三个贼子!”


        

之前一直不声不响的罗邢,此时居然发号施令了起来。


        

“得令!”


        

马威、马飞两兄弟却好像觉得再正常不过,此时各自领命,朝着三人身后追去。


        

梁言瞧得越发好奇,心中也开始暗暗猜测,这位深藏不露的罗邢,到底在青云商会中身居何职?


        

便在他暗中思忖的时候,不远处的罗邢却忽然转过身来,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梁兄可是在好奇罗某的身份?”


        

“我们以前见过吗?”梁言答非所问道。


        

“哈哈哈!”


        

罗邢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在下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梁兄贵人多忘事,或许已经不记得............”


        

他话到一半,忽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在场众人都是脸色一变,齐齐转头向后看去。


        

只见半山腰的地方,有一道紫色光柱冲天而起,光柱之中,还有一股可怕的气息弥漫而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产生了窒息的错觉。


        

“怎么回事?”


        

葛大金惊呼一声,抬手丢出一面铜镜,随着法诀运转,镜中立时射出一道蓝光,似乎想要窥测那紫色光柱中的异像。


        

然而他这道蓝色灵光才刚刚靠近,就被紫色光柱中伸出的一只巨爪给掐灭!


        

那巨爪之中蕴含着可怖的气息,仿佛从亘古蛮荒而来,比刚才全盛时期的苏牧云分身,还要强出不知多少倍!


        

“怎么会这样?此地还有这种存在?”


        

燕怜云也是目露惊骇之色,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


        

在场众人之中,唯有梁言和罗邢死死盯着半空中的异像,目光微微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又传来一声嘶吼,光柱之中忽然探出一个头来,却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牛头!


        

这牛头足有山顶大小,刚一出现,就猛然一声巨吼,即便梁言等人隔得老远,也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就要跌坐在地。


        

而苏家的三个修士,蛇老、鹤老以及苏朗,好死不死的,逃跑路线正好是朝着牛头的方向,此时距离最近,居然被这一吼直接震晕在当场。


        

那巨大牛头的目光微微转动,向下瞥了一眼这三人,忽然伸出一爪,朝着三人拍去。


        

砰!


        

一声巨响传来,可怜蛇鹤二老和苏朗,好歹也是金丹境的修士,就这么被活生生拍死在山道之上,便如拍死了三只蚂蚁。


        

下一刻,那巨大的牛头猛然一动,竟是从紫色光柱中窜了出来。


        

随着它的身躯全部显现,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只牛头蛇身,腹下八足的巨大怪物!


        

“这是什么东西!”


        

马飞惊呼了一声,他和马威追逐苏家三人而来,虽然距离还没那么近,但也被怪物刚才的一吼给震散了遁光,从半空中跌落而下。


        

两人坐在地上,浑身酸痛无比,体内经脉断了好几条,连动弹一下也觉困难。


        

他们抬头看了看半空中遮天蔽日的巨大怪物,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绝望之感,刚才苏家三人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如果不出意外,自己两兄弟也即将步他们的后尘了。


        

就在马威、马飞闭目等死的时候,那牛头蛇身的怪物眼珠一转,竟是瞧都没有瞧他们一眼,直接越过两人头顶,朝着山顶飞去。


        

“咦?”


        

马威惊疑了一声,忍不住转头看去,只见这怪物腾云驾雾,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来到了山顶众人的面前。


        

它那硕大无比的两只牛眼在人群中一扫,最终落在了梁言的身上,一股可怕的威压散发开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梁言被这怪物看得心头发麻,暗暗叫苦道:“怎么回事?在场之人这么多,这怪物别人不瞧,怎么偏偏就寻上了我的晦气?”


        

这牛头蛇身的怪物气息之强,已经远远超过之前那个苏牧云的神念分身,即便梁言运转“八部衍元”的心法,也瞧不出这怪物的深浅,只知道山上所有修士在它的眼中,都和蝼蚁无异!


        

就在场中众人惊疑不定之时,梁言的脑海中却有一个声音响起:


        

“小子,你的机缘来了!”


        

说话的乃是太虚葫中的树灵老者,梁言听后眉头微皱,暗暗传音回道:“此话怎讲?”


        

“嘿嘿,他是被你体内的玄雾花吸引过来的!”


        

“什么?!”


        

梁言心中一动,隐隐明白了什么,传音道:“你是说,那‘混元仙炁’在..........”


        

“不错,就在这怪物的体内!”


        

得到树灵老者肯定的答复之后,梁言心中忽然凉了一半,暗暗叫道:“这哪里是什么机缘,分明就是灾劫,此兽实力如此之强,凭我金丹境的修为,如何能从它的体内取得混元仙炁?”


        

就在他们两人暗中交流之际,那牛头蛇身的怪物却忽然一仰头,张口喷出了一道紫气。


        

这道紫气灵动异常,在半空肆意遨游,仿佛一尾游鱼,给人生机勃勃之感。


        

“道玄紫气!”


        

葛大金惊呼了一声,眼中满是兴奋激动之色。


        

“哈哈,四大家族所预测的机缘,原来就是道玄紫气!看来这一趟真是不虚此行!”罗邢也大笑了起来,似乎对此次的收获十分满意。


        

“怎么是道玄紫气?”


        

梁言瞧了青云商会的众人一眼,心中满是疑惑,此时树灵老者的声音再度响起:


        

“它这是要以物易物,用道玄紫气交换你太虚葫中的玄雾花。”


        

“那我该怎么办?”


        

“别管它的要求,直接冲上去,跳进它的嘴里!”


        

“什么?!”梁言脸色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