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军告诉了黑衣素贞,他最后和白小宁之间的谈话。


        

黑衣素贞一笑,道:“他也跟我说了。”顿了顿,道:“你现在放心了?”


        

罗军点头,道:“的确是放心了。”


        

黑衣素贞道:“我以前也一直不放心他,但现在我也对他放心了。事实证明,你是对的!”


        

罗军也一笑,道:“你也未必看不清,只是舍不得罢了。”


        

黑衣素贞道:“仔细想想,其实至始至终,有大智慧的人都是你。这么多年里,所有的事情,你想办的,最后都办成了。仙界之事,虽然难办。但我总觉得,你最后依然能够办成!”


        

罗军道:“仙界的事情,能不能办成,我不知道。但这件事,我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我就会觉得屈辱,无尽的屈辱。只有一直走下去,我似乎才有继续苟活的理由!”


        

黑衣素贞不禁心疼,道:“我明白,我明白你的这种感觉。以前有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办法复活我妹妹。也不敢停下来……但我知道,我的那种感觉与你现在的感觉比起来,还是差了太远。”


        

罗军沉默了下去。


        

静谧之后,罗军问:“那现在,你已经放下了吗?”


        

黑衣素贞点头,道:“早放下了,从怀上小宁开始,我便放下了。妹妹的死,是生命的逝去。小宁,当他在我腹中开始出现心脏跳动时,我就觉得,那是一种新生。我放过了自己,也放过了妹妹。我想,她若是在天有灵,应该是希望我能好好过的。”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罗军说道:“当然!”


        

太空的旅行,乃是枯燥而寂寞的。


        

很多时候,罗军和黑衣素贞都处于一种灵修状态,彼此相互印证修为,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他们如今聊的最多的便是仙界!


        

“天道演化成为一个人!”黑衣素贞道:“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宇宙大帝这么多年似乎都没有真正演化成为一个人。最多也就是诞生一些身外化身出来。但那些身外化身都没有催动天道之力的本事!大道无形,天道也是属于大道,这本该就是无形的。红尘老人,元圣这些为什么能够演化为人?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我属实想不明白。”顿了顿,又道:“本来,以我们如今的修为,就算是到了仙界,也该是纵横一方的大能。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罗军道:“天道演化成为人,一定是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天道之力有些类似于当初的世界之力。我和你一起将世界之力损毁,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催生出了更加恐怖的天道之力。天道之力与世界之力最大的不同是,它更加的艰难。世界之力,普通的天君,魔君都可在机缘巧合之下拥有。天道之力则先需要成圣,然后化作山河星辰,又从山河星辰中演化为人。每一个过程都艰难绝伦!所以,能够从天道化身为人的,一定非常有限。红尘老人在仙界之中,也绝对属于极高的水平。”


        

黑衣素贞道:“化身为天道之后,能够演化成为人的几率还是很低,对吧?”


        

罗军说道:“没错!”随后又一笑,道:“那日你说我有大智慧,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其实并不是,我那些年里办成的一些事情,如今细思,大多都是运气成分在里面。不过运气这个东西,有时候也不是纯属运气。这话说起来可能有些绕口,但福报确是存在的。很多因果,一环扣一环。”


        

黑衣素贞以前不大信,如今却已经深以为然。


        

随后,她又说道:“可是这次,莫语的事情又该怎么说呢?”


        

罗军叹了口气,道:“我这一生,经常再说俯首无愧于心。可未必就是没有做过孽,手上的冤魂也是有不少的。所以,什么恶报在我身上,那也是不过分的。就算是大善人,所吃的食物中也有无数生灵。所以,恶果都会有的。”


        

“莫语的事情,我很难过。”罗军续道:“我更怕,这里面还有其他的阴谋。”


        

“其他的阴谋?”黑衣素贞吃了一惊,道:“难道你觉得,仙界大难,有意来让你化解?”


        

罗军道:“仙界的是非,我怎么都不想管。可如今,却不得不去了。我常说不想做天道的棋子,可最后依然被天道捉弄!”


        

黑衣素贞道:“仙界的天道,又不是宇宙大帝。他难道还能掌控你?”


        

罗军道:“这个其实很简单,犹如大千世界里,下属公司里有一场大的灾难。而我,将这下属公司拯救了。于是,我成为了明星!现在,总公司出大问题了,他们无计可施下,会不会想到把下属公司的那个明星给调过来?”


        

黑衣素贞娇躯一震。


        

命运中的事情,即便已经猜出一二,却依然只能在其中挣扎!


        

因为,没有人能跳出棋盘之外!


        

便如游戏中的人物,它怎么都无法来到现实之中。


        

罗军与黑衣素贞继续前行。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便过了十年。


        

这十年里,罗军与黑衣素贞过的很是平静而美好。仿佛是回到了天球世界里的那段时光。


        

罗军并没有沉浸在那种屈辱悲伤之中。


        

人生在世上,需要光和希望。


        

当你处在绝对黑暗中的时候,你心里还有希望,知道光会降临。那么再难捱,便都能坚忍。


        

罗军心里有目标,所以他便能平静。


        

时光如梭……


        

一转眼,十年又十年……


        

很快,便过了五十年!


        

五十年间,多少快乐事……


        

五十年里,罗军和黑衣素贞的修为倒没有什么进步。


        

不过是积累更加深厚了一些。


        

这一日,罗军与黑衣素贞终于寻到了一个巨大的虫洞。


        

穿梭虫洞,跳跃于瞬间,从一个巨大的虫洞跳到了另外的虫洞。


        

终于,来到了那灵域的附近!


        

再往前方飞得一阵,便终于看到了那久违的……灵域!


        

呈现在罗军和黑衣素贞面前的是重重叠叠的星球,无数的星球叠加在一起。


        

在那灵域的外围,有着无穷无尽的白色雾气。


        

白色雾气翻滚,犹如云海苍穹一般。


        

这一瞬间,罗军和黑衣素贞都有无限感慨!


        

犹记得,当年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两百多年前……那时候,地球大劫将至,灵尊即将来犯。


        

他们陷入这灵域之中,被无永生百般算计,九死一生。


        

罗军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来这里了。


        

却没想到,今日此时,还是来到了这个地方。


        

罗军与黑衣素贞相视一眼,之后,罗军便扬声喊道:“无永生前辈,故人罗军与白素贞前来,还请出来相见!”


        

他连续大喊数声,声音直接穿透云层,进入那灵域之中。


        

许久后,无永生的声音终于从云层内部传了过来。


        

带着一丝不悦,道:“你还来做什么?”


        

罗军苦笑,道:“今日我来,乃是有事想请求帮忙。”


        

无永生冷哼一声,道:“当年我们的誓约已经完成,今时今日,你认为我会帮你什么吗?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交情可言?”


        

罗军道:“前辈,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不是吗?距离上次一别,已经过去两百多年。我身上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如今前来,也是迫不得已。而且,我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可以告诉你。这绝对是你感兴趣的事情!”


        

无永生沉默半晌,然后道:“说来听听!”


        

罗军道:“此处说话,总是不便,可否出来相见?”


        

无永生道:“行!”


        

他说罢之后,罗军和黑衣素贞的眼前便出现了一道虚空之门。


        

罗军与黑衣素贞并不怕无永生使诈,直接进入到了那虚空之门里面。


        

进去后,便是别有洞天。


        

却是来到了一处洞府之中,那洞府中满是古典书籍,处处充满了雅香书气。


        

在洞府中央的石桌前,无永生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的坐在哪儿。


        

罗军和黑衣素贞知道眼前的无永生未必是真身,在这灵域内部,无永生可化身千千万万。


        

罗军和黑衣素贞来到石桌前,也跟着坐下。


        

无永生扫视罗军和黑衣素贞一眼,淡淡道:“什么重大发现,说吧?”


        

罗军便道:“你可知道,从地球走出去的分支,也就是开普勒仙界?”


        

无永生道:“我听说过一些,怎么?”


        

罗军道:“如今仙界已经大变样了,五十年前,仙界与地球之间的通道坍塌。有人将那通道炼化成两枚晶片,从晶片中走出来一个老人,号红尘!据他所说,如今的仙界已经演变成无数的洲块,各种天道开始演化成人,并且立了诸多教派。红尘老人就是由红尘天道演化为人。”


        

“不可能吧?”无永生听了,不禁吃惊非常。“天道演化为人?这怎么可能?天道演化为人后,就会失去天道的力量。这是铁规,从来都无人能够改变。你说那什么红尘老人能够演化为人,那只能说明,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红尘天道。”


        

罗军道:“我也希望没有,但是他的修为极其古怪,极其之高。当我们攻击他的时候,他可以化作虚无状态。无论我们的攻击多么厉害,他都可以轻松躲避。但是他的攻击,我们却难以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