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


        

就听到两声冷笑。


        

南臣老先生愣住了。


        

笑声是凤白泠和独孤鹜夫妻俩一起发出来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甘六既然已经打上门来了,我可不会放过他。”


        

凤白泠咬牙切齿道。


        

这家伙居然敢在她们的水源地里下毒,一想到小锦和沉沉等人都可能会中毒,凤白泠就恨得牙痒痒。


        

“不错。”


        

独孤鹜沉声道。


        

这对夫妻的脑回路简直是一模一样的,管他什么天机子的药童,得罪了他们俩那就得死。


        

南臣老先生见劝说不了夫妻俩,目送着夫妻俩离开后,不禁摇头叹息。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唉,年轻人火气太大了,他们是不知道甘六的手段。”


        

天机子乃是旷世之才,甘六从小就养在他身旁,除了医术之外,也学了不少谋略,此人又很有野心,让人不得不防。


        

欧阳沉沉打了个哈欠,很是不以为然。


        

“师父,那是你不了解他们夫妇俩的手段。一个白泠就已经够可怕的了,再加上一个独孤鹜,啧啧,那个叫做甘六的,只怕是会死的很难看。”


        

夜风吹过,沙尘漫天。


        

“那女人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夜空下,一抹修长的身影站在沙漠中。


        

南风夫人候在一旁。


        

“我们要不要找个机会再下手?”


        

南风夫人一心想要对付凤白泠。


        

“暂时按兵不动,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到那只赤蝎女王。”


        

甘六原本想要利用安阳郡主引医佛出手,他的用意也是想要让医佛对付那只赤蝎女王,到时候他就可以来一个渔翁得利,可惜计划失败了。


        

不过他相信只要医佛的徒弟凤白泠落到他手中,医佛早晚就要现身,只可惜。他得亲自对付赤蝎女王。


        

“罗盘可有反应?”


        

他进入赤蝎沙漠之后也在寻找那只赤蝎女王,可是它如同销声匿迹了般。


        

“暂时还没有动静,不过您尽管放心,我们找不到其他人也找不到。”


        

南风夫人笃定自己可以在其他人之前找到那只赤蝎女王。


        

回到营地后,众人各自休憩,清晨前后,凤白泠就偷偷摸摸起了身。


        

她没走几步,身后一道人影如影随形。


        

“大清早的,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又想去干什么?”


        

独孤鹜的身影如鬼魅,声音从背后传来,凤白泠打了个激灵。


        

“我睡不着,打算是出去溜达溜达。”


        

凤白泠轻咳了一声。


        

见她那黑黝黝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起来,独孤鹜就知道这女人又在使什么鬼主意了。


        

“老实交代,否则……”


        

独孤鹜说罢,手上多了一物。


        

凤白泠定睛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你什么时候把我的急救箱偷走了。”


        

凤白泠一摸,藏在衣袖里的急救箱不知何时到了独孤鹜的手上。


        

两人朝夕相处了一阵子,独孤鹜也知道凤白泠的这个箱子对她而言非常重要。


        

好几次,独孤鹜都见凤白泠神神秘秘打开那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来,包括之前那吃起来味道还不错的“土。”


        

只是每次他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


        

昨晚出事后,他就一直留意着凤白泠那边的动静。


        

果不其然,天还没亮,女人就鬼鬼祟祟往外走。


        

“怕了你了,也罢,你一起来吧。”


        

凤白泠无奈,只能坦白交代。


        

“我要去对付那只赤蝎女王。”


        

“你知道它的下落?”


        

独孤鹜不无意外。


        

这几日,众人都在寻找,可都没有任何线索。


        

“八九不离十吧。”


        

凤白泠含糊其辞道。


        

“就凭你那细胳膊细腿,你还想独自去送死不成?”


        

独孤鹜的脸色冷了下来,这女人居然又想一个人以涉险?


        

一想到这里,独孤鹜就狠狠瞪了眼凤白泠。


        

“你瞧不起我?对付赤蝎女王,又不只有一个法子。我拳脚功夫不行,可我有毒药。”


        

凤白泠撇撇嘴,她又不傻,绝不会以卵击石。


        

她拿出了那一瓶调包后得来的毒药。


        

“这毒药无色无味,连我都差点要被蒙蔽过去了,要是把它下在赤蝎女王的水源里,它要是喝下去了,不死也要半条命。”


        

这事说来,还得感谢甘六和安阳郡主,他们给了凤白泠启发。


        

凤白泠也知道那只赤蝎女王在吞噬了同伴后实力大增,真要对付它,非常的麻烦。


        

可有了这毒药那就不同了。


        

“你怎么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喝水?”


        

独孤鹜蹙了蹙眉。


        

凤白泠的这个计划虽然不算正大光明,可却非常有效。


        

只是赤蝎沙漠里的水源地有好几处,除去他们侵占的和被赤蝎女王改变了水源地路径的,旁人根本无法知道赤蝎女王喝水的地方。


        

凤白泠能知道,当然是因为水之圣印。


        

这几日,她按兵不动,实则都是在利用水之圣印寻找赤蝎女王喝水的地方,加上小红的帮忙,终于在昨晚,她得到了那只赤蝎女王喝水的确定位置。


        

凤白泠也懒得和独孤鹜多说,要是让独孤鹜知道了水之圣印在她身上,还不知道这家伙要怎么对付自己呢。


        

两人走了一段路,此时正是清晨,东边渐渐有了晨曦。


        

独孤鹜走了几步,突然顿住了脚步。


        

“之前安阳郡主吃的那药,我见过。”


        

他的声音很低,可是凤白泠却听到了。


        

凤白泠的脚下一顿。


        

“小时候我娘给我吃过一颗相同的药。”


        

独孤鹜的声音冰冷。


        

只是他从来没有跟旁人说起过,唯独在凤白泠面前,他主动提起了。


        

“原本,我都已经不记得了。直到看到安阳郡主今日毒发。没想到我的亲娘居然想要毒死我。”


        

独孤鹜自嘲着笑了笑。


        

“这其中也许有误会。”


        

凤白泠有些担忧地,看向独孤鹜。


        

这一刻的独孤鹜,让她不禁有些心疼。


        

这个男人,亲娘想要用药“毒”死他,生父又处处“怀疑”他,他心中的苦楚,从未跟人提起过。


        

凤白泠想要安慰他,却发现,所有的话语,这一刻都显得很是无力。


        

晨曦中,他的背影看上去高大而又萧瑟。


        

凤白泠迟疑了下,走上前,伸手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