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你给我听好了!”


        

“这道迷题叫做!”


        

“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慕秋扶着牢门邪笑着,讲出了让谜语人头疼了一辈子的难题。


        

“从前呢,有只小白兔,有一天它挖到一只好大的胡萝卜。他高高兴兴的把胡萝卜往家里搬得时候,半路上杀出一只穿山甲,穿山甲一把就抢走了小白兔的胡萝卜。”


        

谜语人认真听着,听到这里疑惑了:“兔子还能搬东西?这是童话故事吗?”


        

慕秋没搭茬,继续道。


        

“小白兔很生气冲着穿山甲说你干什么呢!穿山甲说了一句话小白兔听了马上就自杀了!”


        

“自杀了?”谜语人懵逼了,这说了什么会自杀呢?一只穿山甲一句话就把兔子说死了?


        

慕秋神秘的笑了笑,“你猜穿山甲说了什么?”


        

“啊?它听到什么自杀的?”谜语人这时已经和刚刚判若两人了,起初他就是听一乐,还有什么能比快乐星球迷人呢?结果这一听就钻进慕秋的坑里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啊!是因为…穿山甲…”谜语人刚想说一个答案,转念一想不对,他又开始思考,还没两分钟,又想回答了。


        

“是因为…啊也不对…”他自己就否定了自己的答案。


        

“想知道答案吗?”慕秋笑道。


        

想…谜语人太想了。


        

可每次只要是帮这个魔鬼,他都会再次抛出个迷题,这才短短两周,就给他抛了一堆迷题,一个答案都没说,简直折磨人。


        

谜语人就怕这次再次帮了这魔鬼,紧接着可能就是下个折磨人的题目了。


        

他想了半天,索性倒头睡去,不再回答慕秋了。


        

“睡了?”慕秋听了半天动静,发现谜语人没声音了,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这套路不灵了。


        

结果半夜,慕秋被一阵大喊给吵醒了。


        

“啊啊啊啊啊!老天爷啊!把我带走吧!”


        

隔壁,谜语人牢房里,他正在撞着墙。


        

谜语人睡觉是睡着了,梦里他竟然梦到了一只小白兔奔奔跳跳的冲他过来,当着他的面掏出了一把刀,就在谜语人觉着小白兔是来杀自己的时候,旁边竟然跳出来了一只穿山甲,那穿山甲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话,小白兔竟然直接把刀子捅向了自己的咽喉处,直接就嗝屁了。


        

闭眼前,小白兔还用它那通红的大眼睛盯着谜语人,仿佛是在说…


        

“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


        

“老天爷!为什么如此惩罚我!如果我做错了事,请带我走吧!”


        

谜语人痛苦的撞着墙,他是实在想不出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金库迷题就已经够要命了,紧接着慕秋又抛来个究极洗脑的什么是快乐星球。


        

现在…终极杀人迷题,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直接要了谜语人的命。


        

谜语人废了。


        

这个宇宙的谜语人是因为谜语活活给谜死的…


        

谜子痛苦的躺在地上,他的眼泪早已流干…


        

“我要把你的皮给扒了!让你尝尝世界上最恐怖的滋味!!!”


        

对过的稻草人好不容易睡着,结果刚睡没多会儿,就被谜语人给吵醒了。


        

“最恐怖的滋味?”谜语人像是被一万个黑人弄过后的一样倒在地上绝望的笑了笑。


        

再恐怖的滋味不就是小白兔为什么自杀?


        

不就是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除了这个还能有多恐怖?


        

谜语人没搭理稻草人的挑衅,而是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站了起来。


        

这一秒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个哥谭霸主,谜语人!


        

霸气状态还没维持一秒,他就像个孙子似的跑到牢门前,喊起了慕秋的名字。


        

慕秋作为一个夜猫子,这时才晚上11点,当然没睡呢。


        

谜语人一开口,他就知道鱼上钩了。


        

“告诉我!告诉我答案!我求求你了!让我做什么都行!金钱!权利!美女!我什么都给你,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谜语人现在最怕的就是慕秋直接扭头不理自己了,那小白兔和穿山甲每晚都会出现在谜语人的梦里了…


        

“想通了?”慕秋坏笑。


        

“嗯!告诉我答案!”


        

“告诉你答案可以。”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知道你缺钱!我给你两个赌场!”谜语人直接财大气粗的甩出了巨额好处费。


        

“钱?”慕秋笑了笑,他之前要钱是为了入住阿卡姆,钱这玩意能买世界上的一切东西,能买的到穿山甲说了什么嘛?不能!


        

因为慕秋自己都不知道那狗日的穿山甲和小白兔到底说了啥。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不要钱。”


        

“不要钱…”谜语人痛苦的挠着胸口,他一秒不知道穿山甲说了什么,就感觉浑身有蚂蚁在爬一样的折磨。


        

“权利!权利!我给你买官!你想要什么位置?…不!你想做哥谭市长吗?我可以做到!”谜语人也开始了画饼行为。


        

“市长?我当那玩意干嘛?”


        

“权利也不要?”谜语人傻了,这人到底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谜语人一拍大腿。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弄死这个院长?我可以办到!”


        

偏了,谜语人彻底想偏了。


        

慕秋无语的扶额,这家伙确实心理不正常,普通人听到个解不出的迷题就不再去思考了,这谜子哥听见个谜语死都想要知道答案,确实不是正常人。


        

“哎。”慕秋叹了口气。


        

“啊?”谜语人有些恐惧,这声叹气他觉着是对方认为自己没有诚意。


        

“我!我知道了!你要干掉蝙蝠侠!我帮你把他干掉!”谜语人像是得到了真正的答案,大叫了起来。


        

这可把慕秋吓了一跳。


        

可别瞎说,这个世界上目前最不想蝙蝠侠死的,慕秋得占一个位置。


        

“我警告你啊!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我可没这心思!”慕秋赶紧辩解。


        

让谜语人反而是觉得自己说对了!


        

“行了!不和你扯淡了!我拜托你的事情很简单,你应该能做到。”


        

“什…什么事情?”谜语人也好奇了,难道是越狱?这不应该啊!这人不是自己要求才进来的吗?


        

结果慕秋说出要求后,谜语人直接气晕过去了…


        

慕秋说道…


        

“那啥,帮我搞个手电筒,要电量足的…”


        

谜语人,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