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落在灰尘笼罩的小村子,倒塌的屋子随处可见,放眼望去,皆是废墟。


        

遍地蝼蚁,乍看似个匍匐于地的人。


        

一脚踩下,灰尘弥漫的大地成为蝼蚁的墓场,满目横尸,硕麦爷爷抬起脚,破鞋上面尚有未死的蝼蚁在挣扎。


        

他叹了一口气,独自一人坐在倒塌的屋子前,抽着他用枯黄的杂草做成的旱烟,脸上的皱纹像是拿刀雕刻的图案,每一个图案,似乎都镶嵌着一段辛酸的故事。


        

烟熏得他的喉咙又辣又疼,他猛烈地咳了几声,衰老的脸庞露出笑容,张开嘴巴喊了一声,声音沙哑,类似于哑巴的低鸣。


        

硕麦爷爷又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咳完之后,又继续抽,烟从他的口里呼出,飘向天空,最终被劲风卷起的灰尘淹没……


        

“他娘的,上几个月还可以用两盅血换五个洋芋,现在的五盅血,只能换两个洋芋,还让不让人活了!”


        

一个男人从硕麦爷爷跟前路过,边走边骂,步履沉重。


        

太阳很毒,男人没有穿衣服,黝黑瘦弱的两条手臂上满是伤疤,一条破布缠住他的胸膛,鲜血渐渐染红破布。


        

男人身后,是一群瘦成皮包骨的小孩子。孩子们用贪婪的目光盯着他,像一头头饿坏了的小兽。


        

男人一直提防着身后的小鬼们,他知道,只要自己露出疲态,身后的小鬼头们就会一拥而上,像群贪婪的小鬼,蛮横地扯下他身上的血破布,用破布上面的血迹去村子西北边的粮屋换洋芋……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占领村子的“獠牙众”说过,在这个村子里,能夺人性命的,只有他们。


        

除了獠牙众成员,任何人都不能在村子里剥夺他人的生之权利!


        

偏偏有饿昏头的人不知死活,竟然违抗獠牙众的话,趁着夜黑风高,偷偷溜进一户人家,抢走那户人家拿血换来的洋芋,还把年迈的屋主弄伤了。


        

白天拿血换粮,满身是伤,晚上已经脆弱不堪的屋主被那人打倒在地,没有挨到天亮就蹬了腿,翘了辫子!


        

第二天,獠牙众找到那个人,把他押到村子之央,当众卸下了他的脑袋,并把他的鲜血赏给围观的村民,供人们争夺。


        

这是违抗獠牙众的下场!


        

被卸下脑袋的尸体无人收拾,分完鲜血的人们被迫处在腐烂之息弥漫的村子里,以颤栗回报着獠牙众特意奉送的杀鸡儆猴。


        

獠牙众规定,只有成年人可以拿血换粮,小孩子不可以。他们似乎对孩子,还留有最后一丝怜悯……可那些失去家人,无法觅食,以皮包骨的姿态迎接死亡的孩子,他们却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


        

几日前,一个小鬼头跟在一个拿血换洋芋的男人身后,趁人家不注意扯下了包裹伤口的破布,用上面的血换了一些小洋芋。


        

獠牙众发现了这件事,却没有惩罚那个孩子,于是,村里的孩子们纷纷效仿那个孩子,总是跟在拿血换洋芋的人后面,寻找机会抢夺包裹伤口的破布。


        

现在,这些失去家人的饥饿小鬼,成了远比成年人恐怖的存在。


        

村民们几乎不会找医生治疗,因为看一次医生,就得花上好多洋芋……


        

这就像一笔以命换命的交易——不看医生不一定会死,过一段时间,伤口可能就慢慢好了,可如果没有粮食,就一定会饿死,为什么非要浪费粮食去看医生?


        

这是好多村民的真实想法。


        

奇怪。


        

也并不奇怪……


        

这个村子叫做“洋芋村”,村名的由来,似乎是因为这座村子只能种活洋芋。


        

洋芋是村里唯一的粮食,大家伙都以洋芋为主食,以前,村里合力养着鸡、牛、羊一类的牲畜,吃食尚不算单调。


        

獠牙众掌管这里之后,所有的牲畜都成了他们独享的美味。


        

后来,这些牲畜统统死绝了,獠牙众想过许多办法,都没法在这个村子里养活这一类美味的牲畜,像遭了神秘的诅咒……


        

此后,蛇虫鼠蚁之类成为村里的荤食,当然,它们都归獠牙众所有,村民们不能吃荤食,却可以抓那些小动物换取洋芋。


        

硕麦爷爷曾是抓蚯蚓的好手,如今他越来越老了,体力和眼力都比不过年轻人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夺走他引以为傲的“蚯蚓捕手”的称号。


        

他曾说,他失去的称号,是他的荣耀,那些夺走他称号的人,是仗着年轻力壮的卑劣的强盗!


        

因为这句话,他遭了一顿毒打,腿被打瘸了,还差点弄丢了老命。


        

“强盗”两个字,是不能说的。


        

这是獠牙众的规矩。


        

硕麦爷爷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并不是他舍不得拿血换粮,而是他患了病,没法拿血换粮,獠牙众说过,生了病的人的血液不纯,绝不能用这种血换取洋芋。


        

年迈的硕麦爷爷吃着杂草过活,似乎是因为无法消化,他的肚子常常胀得难受,胃常常疼得要命,可他仍不肯放弃活着。


        

人们总说,人活到一定年纪,对于生死,就会看得轻了,可已经垂垂老矣的硕麦爷爷却惧怕死亡,拒绝死亡。


        

他不想死,他想活下去……


        

可能是因为自己境界不够,他始终觉得,能够活着,便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硕麦爷爷十三四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带他出过一次洋芋村。


        

在蘑菇镇上,他头一次瞧见一名修炼者见到不平之事,拔刀相助。


        

他被那名“拔刀相助者”发光的眼眸打动,那发光的眼眸,像阳光一样温暖人心的同时,也给人美好的鼓舞与憧憬。


        

他暗暗决定,他以后也要成为一名“拔刀相助者”,为弱者鸣不平。


        

在他美好的憧憬之中,是他成为一名拔刀的勇者,游走万里河山,惩恶扬善,救人于水火,给人以希望……


        

父亲见他沉溺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之中,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当你把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当成终能实现的目标,并且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便是这平凡一生的悲哀之始……


        

尽管有很多人不想承认,可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有些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做一个平庸之人。


        

父亲告诉他,那名修炼者之所以可以成为一名“拔刀相助者”,是因为他是一名修炼者,而非他的一腔热血。


        

在这个世界上,修炼者是少有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可供修炼的灵力。


        

这是修炼强者掌控的世界,没有灵力,却做着不切实际的英雄梦,只会坠入无法逃离的悲哀之渊。


        

起初,硕麦爷爷并不觉得父亲打他的那巴掌是对的,他觉得那是父亲甘于平凡,不相信平凡之辈可以崛起的妥协之举。


        

直到多年之后,尝到遥远梦愿无法实现而滋生出的无能为力的平凡之哀的他,回想起父亲打他的那巴掌,才发觉,父亲的那巴掌,或许是个温柔的提醒。


        


        

混乱的战争已经持续了许多年。


        

欲望之火蔓延八方,点燃了无数人民的泪光,流寇四起,瘟疫横行,民不聊生,这个时代的颜色,是绝望的黑。


        

小小的洋芋村是个连剥削者都没有兴趣的贫民之所……这里的人民,因为贫苦而遭受着饥饿的痛苦,也因为贫苦,得享乱世之中,难得的安宁。


        

后来,獠牙众来到村里,毁灭了村里的安宁,带来无尽的痛苦与绝望。


        

獠牙众由一群修炼者组成,与其他修炼者靠灵力修炼不同,他们必须要用人的血液作为灵力之引,醒却体内的灵力进行修炼。


        

然而,修炼者也是人,大量吸食人血会遭到血之反噬,会有性命之虞,


        

而且,他们体内的灵力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陷入沉睡,必须要借助人的鲜血才能让他们的灵力醒却,进行修炼。


        

所以,村民们才能活到今天……


        

洋芋村西北边有一座蓝色的屋子,是堆放洋芋的地方,也是拿血换粮的地方。


        

村里把这座屋子唤做“粮屋”。


        

管理粮屋的人是獠牙众的人,没有獠牙众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每到播种之际,獠牙众就会定时发放一些粮食,让饱腹的人们劳作。


        

当然,劳作的成果都是他们的。


        

村民们不敢不从!


        

妥协与反抗,是生与死的选择——要么选择反抗的死,要么选择妥协的生。


        

今年,獠牙众不再逼着大家伙儿种庄稼,人们也懒得种了,饿肚子没什么力气干活是一回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辛辛苦苦种来的粮食,最终都会落在獠牙众手中!


        

既然最终一无所得,干脆就从最初开始,放下这徒劳的劳作。


        

不种庄稼了,就找一些野果、野草、野花之类的东西果腹,没过多久,村子周遭就被饥肠辘辘的村民们弄得光秃秃的!


        

像是遭了一场洗劫……


        

而这场洗劫的凶手,却是另一批遭受洗劫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