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洋芋村里的王老光棍带回一个满身伤痕的小乞丐。


        

小乞丐的伤势很重,村里人都觉得没救了,出乎意料的是,脏兮兮的小乞丐的脑袋瓜上忽然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雾气。


        

接着,竟有一簇一簇的梨花绽放于淡淡的雾气之中,伴着弥漫整间屋子的花香,小乞丐身上的伤竟在慢慢恢复。


        

没过多久,伤就痊愈了。


        

围观之人无不震惊。


        

大家都在怀疑小乞丐是一名修炼者,每一个修炼者体内的灵力都会衍生出不同的灵能,每个修炼者的灵能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小乞丐真是一名修炼者,那他的灵能,一定是造出雾之梨花,自我治愈……


        

这个世界的强者多数都是修炼者,既是修炼者,就一定不会是个普通人,这脏兮兮的小乞丐,指不定是不小心流落街头的富贵人家的孩子哪!


        

怀揣着各种想法的村民对醒来以后的小乞丐关爱有加,甚至还有人拿出自家少有的粮食送到王老光棍家里。


        

没过多久,王老光棍爆发恶疾而亡。


        

村民们帮着小乞丐把王老光棍送上山,随后,一众村民争着抢着成为照料小乞丐的人,每个人都想照料小乞丐,脸上都是不可挑剔的善良与朴实。


        

他们说要照料小乞丐……其实,是他们想要受到小乞丐的照料。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在修炼者为尊的世界,普通人家要是傍到一户修炼者人家,得之庇护,不说富贵荣华,衣食无忧是没问题的……


        

这才是他们无比殷勤的理由。


        

人们都知道真相,却谁也没有拆穿谁,每一个演员都在默契的演出里,倾尽全力地演绎着他们的善良与温暖。


        

出乎意料的是,小乞丐竟然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众人“好意”里的“另意”。


        

这场关乎美好未来的竞争,谁也不是赢家,坚持一个人生活的小乞丐靠着老光棍留下的粮食与土地,慢慢长大。


        

期间,不断有人给予他帮助,看似纯粹的好心隐藏着贪婪的目的。


        

这是一种投资。


        

人们怀着美好的期待,乐此不疲地奉献着他们虚伪的爱心。


        

然而,收获大人们的一致关怀的小乞丐却成为村中孩子们的“公敌”。


        

大人们好像都把小乞丐当成了亲生儿子,而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了小乞丐,这让孩子们觉得,大人们宁愿让自己的儿子饿着,也不忍心看到小乞丐饿肚子……


        

于是,无辜的小乞丐成为孩子们的嫉妒对象,孩子们团结起来,趁着大人没注意,闯进小乞丐家里惹事儿。


        

性格温和的小乞丐看着愤怒的孩子们,神色平静,任由他们搞破坏。


        

即便有人欺负到他身上来,把他打的鼻青脸肿的,他也没有反抗,那双淡淡的眸子里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意。


        

得知此事的大人们狠狠收拾了自家的孩子,却也心生疑惑——作为修炼者的小乞丐只要动动指头,就可以赶走欺负他的小孩子,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出手?


        

难道,是他不忍心?还是说,他根本没有能力应付小孩子的围攻!?


        

人们以为,不需要等多长时间,小乞丐的家人就会来找他,或者,他自己会离开洋芋村去寻找他的家人——作为受人尊敬的修炼者,怎么会甘心生活于小小的村子之中?


        

可许多年过去了,仍没有人前来接走小乞丐,小乞丐也没有动身去找他的家人,他好像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


        

人们开始怀疑,小乞丐究竟是不是一名修炼者……经过商议,大家伙决定联起手来试一试小乞丐的实力。


        

夜里,村民们蒙住脸,手执镰刀冲进小乞丐家中,小乞丐以为家里当真进了贼人,大惊之下,奋力反抗,却被蒙面的村民们轻而易举地打倒在地……


        

村民们逼问小乞丐究竟是不是修炼者,无奈的小乞丐只好道出真相……


        

原来小乞丐只是一个遭人抛弃的修炼者,他的灵能是造出雾之梨花治愈自己,既没有与他人对战的战力,也没有治愈他人的能力,族内之人认为他是一个废物,就把他赶出了族门,不得归家,他的家人也把他视为耻辱,更别提来寻他了。


        

得知真相的村民大诧之余,便只有无穷无尽的懊恼,他们在小乞丐身上投入了那么多,到头来,竟是一场骗局!


        

他们大喊“骗子”,对小乞丐又打又踹,像一群失去理智的兽。


        

好像他们都忘了,小乞丐从没有说过他是一名修炼者……


        

这场上演于欲望剧场的骗局,自始至终都是他们在自导自演并深陷其中。


        

最终,硕麦爷爷救下了小乞丐。


        

王老光棍和硕麦爷爷是邻居,两人常在一起下棋唠嗑儿,算是朋友吧。


        

王老光棍临死之前,请求他唯一的朋友多多照顾一下小乞丐。


        

作为他唯一的朋友,硕麦爷爷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是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老头儿,又怎能承诺别人,照顾好另一个麻烦的小家伙儿?


        

然而,见到小乞丐被失去理智的黑衣蒙脸人暴揍,他还是选择了出手,像一个路见不平的“拔刀相助者”,救下了小乞丐。


        

不知道为什么,出手之前的犹豫、挣扎与恼烦,竟在救人之后消失无踪。


        

更奇怪的是,就在他救下小乞丐的这天晚上,他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他跟着父亲离开洋芋村,见到一名修炼者路见不平之事拔刀相助时的场景……


        

彼时,他注目着那名“拔刀相助者”发光的眸子,满心敬佩,并暗暗决定,以后,他也要成为一名“拔刀相助者”。


        

小乞丐醒来之后,已是第二天晚上,他回到家,发现家里已被洗劫一空,曾经慷慨相助的人,正是实施洗劫的元凶!


        

小乞丐挑了挑嘴角。


        

不知道是不是在笑。


        

往后的日子,小乞丐的日子过得异常艰辛,除了一些缺胳膊少腿的弃儿们愿意陪他玩儿,就没有其他孩子愿意待在他身旁了,不跟他玩就算了,村里的淘气孩子还喜欢欺负他,就连大人们也总在针对他。


        

小乞丐常常来到硕麦爷爷家中,和他唠嗑儿,或者听他讲故事……硕麦爷爷是个有故事的人,好像刻在他脸颊上的每一道皱纹,都藏着奇妙有趣的故事。


        

硕麦爷爷年轻时练过格斗技,村里人不敢招惹他,小乞丐与他越走越近,村里人便慢慢收敛起来,不再那么过分的欺负小乞丐了,大家都知道,若是惹上硕麦爷爷,被他一顿暴揍,可不是开玩笑的。


        

小乞丐叫做洛溪,他生有一双明亮的眼眸,硕麦爷爷觉得,小乞丐明亮的眸子与昔年他见到的那名“拔刀相助者”的眼眸异常相似,那条刀一般硬朗锋利的眉头之下的清澈溪流,仿佛可以洗濯一切。


        

在硕麦爷爷看来,洛溪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在他身上,总覆满孤独,而那条清澈的溪流却从来没有浑浊过,他的眼眸。


        

獠牙众心狠手辣,草芥人命,村里人也想过反抗獠牙众,可他们都是修炼者,与他们对战,就是自寻死路哪!


        

洋芋村是个被人遗弃的贫落,没有人在乎村民的生死,官府与獠牙众也早有联系。


        

就在前不久,刚满十七的洛溪溜出村子想找官府赶走獠牙众,逃了许久,洛溪终于遇见了官府的人,哪知道话还没有说上几句,就被官府的人抓了回来……


        

第二天,洛溪消失不见。


        

有人说他逃了,有人说他死了,多数人都觉得,他应该是死了!至于怎么死的,死在哪里了,他们不敢问,也不敢说……


        

洛溪失踪以后,硕麦爷爷找了许久都没能找到他,或许,就跟村里人说的一样,他不是失踪了,而是死了。


        

可硕麦爷爷心中隐隐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洛溪迟早会回来的,挺立着他单薄的身躯,用他清澈如溪流的眼眸注视着迎接他的人,然后微笑……


        

洋芋村里有好多缺胳膊少腿的弃儿都曾受过洛溪的照顾,在他尚在种地之时,就经常把辛苦种来的粮食分给弃儿们,还把他们接到家里,让他们有个栖身之所。


        

自打獠牙众来到村子之后,村里的粮食不再属于村里人,洛溪拿血换粮,换来的粮食,多数都给了那群弃儿。


        

那群弃儿被父母抛弃,又是残疾之躯,从一开始,他们就生活于旁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之渊,洛溪像是上天给予他们的唯一恩赐,是照进痛苦之渊,杀死缠绕他们的痛苦与冰冷的唯一的光。


        

于弃儿们而言,洛溪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之芒,他们不相信洛溪死了,一直怀揣着希望寻找失踪的洛溪……


        

硕麦爷爷觉得这些家伙并不算洛溪的朋友,他记得,在洛溪遭受獠牙众的伤害的时候,这群弃儿连抬眼注视的勇气都没有,可能是硕麦爷爷偏激,他觉得,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勇气都没有,算不上什么朋友……


        

至于老头儿自己,也不能算是洛溪的朋友吧……因为在洛溪遭受獠牙众虐待的时候,他和其他人一样,选择了袖手旁观。


        

洛溪,似乎始终都只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