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儿!”


        

有人在喊硕麦爷爷。


        

年迈的老头儿心里微微刺痛,自从上了岁数,这力气便一天不如一天了,村里不少年轻小伙对他是越来越不礼貌了,尤其是他瘸了腿以后,对他不礼貌的人越来越多了。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现在的他,已经没法用格斗技教训那些没礼貌的家伙,如今,他只是一个瘸了腿的老头,啥也干不了了!


        

硕麦爷爷缓慢地抬起头。


        

喊他的人继续说:“有人找你。”


        

老头儿环顾四周。


        

“人不在这里。”喊他的人不耐烦地解释道,“人在村口,也是个瘸子,正奄奄一息地躺在村口那里。”


        

来到村口,硕麦爷爷见到了找他的人。


        

找他的人,是个男孩。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男孩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右手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左手臂已经离开了他的身躯,被一条破布缠住挂在脖子上,骇人的伤口未经包扎,尚在狂涌鲜血。


        

此时,男孩的意识渐渐模糊,瘦弱的身躯在不住地颤抖着,痛苦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苍白的脸颊被忍受剧烈的疼痛而冒出来的汗水一遍一遍地洗刷。


        

血与汗交融。


        

在苍白的脸颊与扭曲的五官上!


        

硕麦爷爷认识这个孩子,眼前痛苦不堪的孩子是洛溪帮助过的弃儿之一。


        

他叫阿帆。


        

洛溪给他取的名字。


        

这名字很普通,可得到这普通名字的阿帆却很高兴,总是笑嘻嘻地念自己的名字,忍不住跟其他孩子炫耀他的大名。


        

和其他弃儿一样,在年幼的阿帆心中,洛溪从来都是他们最最信赖的人,也是这世上最最关心他们的人。


        

所有弃儿都因洛溪,在心里搭建了一座美好的梦,里面住满甜甜的憧憬。


        

于阳光灼灼的午后,洛溪领着弃儿们坐在树下躲阴凉,他指着天空的远方,徐徐绽放的笑颜温暖入心,声线轻柔,弃儿们认真聆听,关于那天空远方的世界。


        

洛溪对大家伙儿说,在天空尽头,大海之央,藏着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的天空一直都是干净澄澈的,风里没有血腥味,而是甜甜的糖果味;在那个世界,绝不会有战争爆发,没有瘟疫,没有饥饿,也没有死人……


        

在那里,不再有修炼者,大家都是普通人,没有谁比谁高贵,也没有谁会欺压谁。


        

只要踏进那个世界,就可以看见无数座绚烂的糖果之城……弥漫着甜甜香味的糖果城里最多的建筑,是奇妙无穷的糖果城堡。


        

每一座糖果城堡里面,都住着一个爱讲故事的有趣老头,老头儿的头发像是用彩虹做的,五彩缤纷,惹人注目,他总是露出绚烂的笑容,眼里满含温暖。


        

彩色头发的老头儿很任性,他只给小孩子讲故事,大人们想听也听不着……


        

在讲故事的彩色头发的老人那里,收藏着无数奇妙的故事,只需要支付一颗糖,就可以换一个奇妙的故事来听,无论你想听什么故事,老人都可以讲给你听。


        

只要踏入糖果城,整个人身上都是香香甜甜的糖果味儿,如果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了,可以在糖果大街捡几颗糖果吃。


        

当然啦,大街上的糖果都是没有撕过包装纸的彩色糖果,捡来吃完全不会闹肚子。


        

没有谁会责怪饿肚子的人拿起大街上的糖果吃,因为这些糖果都是糖果师免费提供的,谁都可以随意享用。


        

如果不乐意天天吃大街上的糖果,可以在城里找一份简单的工作。


        

比如,“收糖工”就是一份不错的工作,这份工作很简单,最主要的是,小孩子也可以做这份工作。


        

具体的工作内容便是按照指示,把大街上过期的糖果回收到指定之所。


        

工作期间,可以随时品尝大街上的糖果,但是,如果自己不小心吃到了过期的糖果,吃坏了肚子,老板可不会负责任,所以挑选糖果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万一吃坏肚子,可就不好啦……


        

糖果城里明文规定,不许歧视残疾人,如果谁敢动一点歧视之心,就会被赶出糖果城,回到洛溪他们生活的世界。


        

这是,最残酷的惩罚!


        

需要说明的是,在糖果城里,并不是你是残疾人,就会有千般优待……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就算你是残疾人,也必须要靠勤奋的工作来养活自己。


        

糖果城里有许多适合残疾人的工作,比如单腿竞赛者的“竞赛选手”,需要敏锐听觉辅助工作的“聆语者”,还有需要具备强大注意力的“盲之触灵工”……


        

上天剥夺了你的某个部分,让你有别于人,肯定也会补偿你的天赋,让你有别于人,收获别人没有的东西。


        

这是糖果城之民对于残疾者温柔的解释,携着清晰的美好与温暖。


        

洛溪答应弃儿们,总有一天,他会带着他们来到那个存在于天空尽头,大海之央的另一个世界!


        

他已经做足了准备,不会像只无头苍蝇带着大家伙儿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里乱窜。


        

洛溪说,抵达那个世界后,先在糖果城里稳定下来,找一份简单的工作干,也就是大家都适合干的“收糖工”。


        

据悉,这份工作包吃包住,找了这份工作,大家便不必为食宿忧心了,而且这份工作比较轻松,也不会累着大家伙儿。


        

有甜甜的糖果吃,还有温暖的糖果屋可以住,已经很幸福啦。


        

可这还不够,洛溪说,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存钱,等存够了钱之后,他就带着大家伙去好一点的学校念书。


        

在他们这个年纪,最需要的就是接受良好的教育,学习知识。


        

只要把书念好了,懂得利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就不至于流浪街头啦。


        

念完书,他就带着大家找一份好工作,大家一起赚钱,然后买一座建于彩虹海南岸的糖果城堡,一起生活……


        

所有孩子都对洛溪描绘的美丽世界深信不疑,也相信他会带着大家找到那个美丽的新世界,幸福地生活下去。


        

“总有一天,我们会扬帆起航,去寻找那个美丽的新世界。”


        

这是洛溪说的话。


        

是许给弃儿们最美好的誓言。


        

阿帆名字里的“帆”正是扬帆起航里的“帆”,是美好誓言的一部分,洛溪希望他能够获得幸福,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扬帆而去,不为忧伤与痛苦所困。


        

这是洛溪能给的,最美好的祝愿。


        

硕麦爷爷看着奄奄一息的阿帆,摇了摇头,阿帆却抓住他的衣袖,告诉他洛溪没死,人就在洋芋村外的玛訇荒坡!


        

鲜血从阿帆的嘴里涌出……


        

他好像还有话要说。


        

硕麦爷爷拍了拍小男孩的后背,让他把堵在喉咙里的鲜血吐出来。


        

“那是,糖果城吗?”


        

阿帆看着天空,苍白的脸颊开出幸福的笑容,笑颜如苍白的花。


        

硕麦爷爷也曾听过洛溪描绘过的美丽新世界,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一场拙劣而幼稚的谎言,弃儿们却深信不疑。


        

阿帆终于断了气……


        

结束了这场人世的磨难。


        

断气之前,他看着天上那些奇形怪状的云团,问硕麦爷爷那是不是糖果城……


        

杂乱的云团堆在天空上,像沾满了灰尘的石头,遮阳蔽日,摇摇欲坠。


        

硕麦爷爷顿了顿,最后点了点头。


        

小男孩见老头儿点头,满目欣喜,皲裂的脸颊开出苍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