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姐姐!”


        

男孩朱渚软软糯糯的声音,再加上对方软乎羞怯的脸,只要是女修看到,没有人不会母爱爆发,恨不得把男孩蹂躏再蹂躏。


        

奉潇不觉得自己有母爱,所以她就是平静的看着男孩,不说话。


        

男孩长的脸嫩,还有看着就是十分富足的家庭出来,才有的软腻肌肤,奉潇扫了一眼对方身上那一身器级的下品法衣,失笑。


        

哪个家族公子跑出来装嫩办可怜呢。


        

“奉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呀!”


        

男孩秀秀气气的说了半天,却没有听到奉潇说话,他就忍不住朝对方看去,却发现对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中的莫名光芒让他的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你,你不要这样看我…”


        

他有些颤着声音,而奉潇却是扯了嘴角,看着他,轻笑道:


        

“怎么看你?”


        

她顺着说完,然后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男孩朱渚懵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你是哪个家族跑出来的小公子阿…”她说着,见男孩一脸茫然,心里顿时有些不确定了。


        

她眼眸朝男孩背后,那群鬼鬼祟祟的人看了一眼,再看看男孩清澈的眼睛,顿时愣了。


        

一个人再怎么伪装,也不可能有如此懵懂的眼神…


        

特别是一个混迹市井的修士,哪怕是家里出来的小公子,也不应该眼神如此清澈才是…


        

她不会是遇上崇武那边的灵族了吧?


        

或者说,是无极这边成灵的灵族?


        

奉潇有些不确定,她觉得她这个猜测就是无稽之谈,但万一是呢…


        

“你等等!”


        

奉潇让男孩站在原地不要动,然后快步找楼船的伙计升了船舱后,直接把一脸认真待甲板上的男孩带进了船舱。


        

她坐在床边,看着一脸忐忑,站在船舱中间的朱渚,良久,冷不丁的开了口:


        

“你是灵族?”


        

她不耐烦拐着弯问,便一记直球过去,让男孩整个人都僵了。


        

“不,不是!”


        

朱渚磕磕绊绊的说着,下意识缩着肩膀,然后突然一个激灵,又站直了身体,下意识看向对面床边的女孩。


        

奉潇扶额,她就随意一猜,就直接猜对了?


        

就朱渚这种表现,她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人的紧张,一看就是撒谎,还嘴硬!


        

奉潇看着朱渚明明害羞,还直愣愣看着自己的眼睛,顿时笑了:


        

“你知道你后面有人跟着吗?”


        

她说着,不等对方愣神,便有些好奇的站了起来,站在朱渚面前,把对方盯的一步步后退,然后她平静的说道:


        

“没想到灵族也长的和人族一样阿…”


        

“才不是,我们…”


        

说着,她认真端详着男孩,却没想对方脸通红,对着她抖了好多下,一下嘴没把住,一句话说半边,才反应过来,一双白白嫩嫩的手直接捂住嘴巴。


        

“唔,我,我什么都没说!”他闭着眼睛,被捂着的嘴巴叭叭一句,让奉潇忍不住仰头…


        

“噗,哈哈哈!你也太会自欺欺人了…”


        

奉潇笑完,对着还一脸自闭的灵族朱渚,戏谑道:


        

“你什么都说了阿。”


        

“没有!”朱渚一听,瞬间瞪眼,看着她,不服气重复道:


        

“没有!”


        

他对着奉潇:“我什么都没说!”


        

奉潇:?这是什么究极自欺欺人?技能?


        

她歪头,看着一脸倔强执着的少年人,直接道:


        

“你知道你后面跟了一大帮子人没有??”


        

她现在想想,之前还以为是哪家微服私访的贵公子,后面还跟了一堆保护的仆人。


        

结果没想到,居然全是一群窥伺灵族朱渚身体的盗匪?


        

要说灵族的妙用可多了,灵族天赋异禀,每个灵族那都是特别擅长一个技能的,而且还极为长寿…


        

就比如木灵类的,那真是,灵是宝,身是宝,连天赋神通,都可能是孕育灵植。


        

灵植可是丹药的材料,越好的灵植,那在修仙界便越难生长,虽然修仙界有灵气,有肥沃土壤,但是也有雁过拔毛的修仙者。


        

更多的还是妖兽阿,不是踩踏就是牛嚼牡丹…


        

但是灵族就不一样了,灵族的木灵一脉,矿灵一脉,那是十足有灵石,其他灵族也各有各的有灵石法。


        

啧,天生的有钱人…


        

奉潇看着面前,因为她的话而惊讶的灵族,心里撇了撇嘴。


        

不过她现在是多管闲事了,不知道她能不能保住这个灵呢?


        

毕竟每个灵可都是有钱人,指头缝里面流出来一点灵石,她就可以做本命飞剑啦!


        

况且,她剑极的宗旨可是…


        

惩恶扬善,见财…呸,见义勇为的好剑修!


        

奉潇郑重对自己宣誓了一下,然后拉着浑身发抖的小灵族,坐在船舱的椅子上,开始安慰对方。


        

小兔子男孩朱渚确实是灵族,不过却是她的任务百灵山那边附近的一个灵族。


        

百里山距离剑极虽然不是很远,但也不近就是了。


        

朱渚是一个含羞草,刚刚生出来不久,还没有被崇武的灵族发现,一直野性生长,再加上他在的地方少人,就是一个深山老林,就一个灵在那边。


        

然后他就认识了百灵山的一个灵,对方俱说是一个花灵,但两个灵一直无缘得见,不过近年,他突然没有了花灵的讯息,便想离开出生地,去找对方。


        

别误会,不是谈感情,真的是交朋友,而且俱朱渚说,花灵成年已久,和他这种才刚出生的灵不一样。


        

朱渚拿人家当长辈,人家花灵也拿朱渚当后辈,结果长辈无缘无故的没了音讯,百灵山那边更是封闭了起来,他进都进不去。


        

然后他就想找人帮忙…


        

然后…


        

“然后你就找到剑极宗这边来了?”


        

“所以那个委托是你发布的?”


        

奉潇翻白眼,她把她接了委托的事说了,却没想朱渚居然摇摇头。


        

他抿唇,道:


        

“不是我,是我喊那边的一个城主帮忙发布委托的。”


        

那不还是你?!


        

奉潇翻白眼,她没想到自己就接一个委托,居然还遇到了发布委托的苦主。


        

不过…


        

“可是我得先去沈家阿!”奉潇无奈,她要先去沈家旁系那边阿,不能先去百灵山呀!


        

朱渚闻言,表情顿时失落了下来,不过马上,他抬起头,看着奉潇,认真道:


        

“我有钱的,奉姐姐,先去百灵山,我把我有的,全给你!”


        

说完,一双眼睛直接水雾弥漫,哭唧唧的看着奉潇,不说话了。


        

奉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