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钟后刷新,10分钟后刷新,10分钟后刷新,刷新!


        

久田市。


        

姜家神社。


        

炊烟袅袅。


        

姜直树大爷似的坐在屋檐下纳凉吃西瓜。


        

厨房中,久之田雪奈围着围裙,生火做饭。


        

瓜吃完了,姜直树无聊,便来厨房“视察”。


        

久之田雪奈白了他一眼,说道:“要不你来做?”


        

姜直树说:“不不不,我来为雪奈姐你加油的,需不需要我出去买点酒?”


        

直觉显示,和雪奈姐一起喝酒,会发生神奇的事情。


        

“当当当当”,久之田雪奈正在切蘑菇,闻言说道:“你还想喝酒,然后把我灌醉?你的任务不用着急吗?”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姜直树先行否认什么灌醉,而后道:“现在是团队赛,我一个人着急没有用。”


        

“再说,我那个任务价值100积分,一时间指定解决不了,所以我就让小寺他们先去收集基础信息。”


        

四大学院赛的水很深,特别行动小队做一些基础工作即可,姜直树嘱咐过他们,不要深入、不要深入。


        

姜直树有霓虹两大运营商做后盾,这边没有结果,还有另一边;今天晚上,他和雪奈姐好好吃饭,好好的睡一觉就很好。


        

蹑手蹑脚的,姜直树溜到了雪奈身后,一把抱住了姐姐。


        

这些,久之田雪奈全部知晓,但只要不过分,她便不跟他一般计较。


        

记得她来到姜家,立刻被告知,“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照顾这个孩子,现在你是她的姐姐,等他长大了,他就是你的丈夫。”


        

那时候,雪奈是一名少女,而姜直树才是被大人抱在怀里叼奶嘴的婴儿。


        

姐姐、弟弟,妻子、丈夫,雪奈正是因为弟弟才成为......诅咒,心中的怨恨无以复加,所以她只想掐死这个孩子,然后彻底消散。


        

第一次,杀人失败,雪奈被吊起来暴晒了七天。


        

第二次,杀人失败,雪奈被关进漆黑的房间里,又是七天。


        

三次、四次、五次......她逐渐认命了,而且襁褓里的小男孩也是无辜的,妻子丈夫太远,姜家给了她吃的住的,她当女佣照顾孩子,公平合理。


        

可叫做姜直树的孩子实在太难带了,每天就知道哭哭哭。


        

渴了哭,饿了哭,困了哭,不困也是哭,烦得雪奈又想弄死他。


        

随后雪奈再次受到了惩罚,且严重程度升级。


        

然而,离开姐姐的小小直树哭得更加厉害,直到重新回到雪奈的怀里,才重新安静下来。


        

雪奈伸出一根手指,小小直树立即咬住,两颗小板牙却是完全没有杀伤力。


        

他冲雪奈笑了。


        

也正是那天,雪奈认下了这个弟弟。


        

......


        

姜家的厨房。


        

久之田雪奈继续切菜。


        

“一晃你都这么大了。”


        

必须滴。


        

如果不是雪奈姐的体质太特殊,姜直树敢让她每天叫大哥哥。


        

“好了,抱也让你抱了,腻也让你腻了,一边玩去吧。”久之田雪奈说道。


        

闻言,姜直树下意识地放手。


        

又一想,觉得不对。


        

因为刚这句太像姐姐教训弟弟,姜大顾问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正这时——


        

“滴滴滴”~


        

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是特别行动小组的小寺麻斗。


        

看一眼辛勤劳动的姐姐,姜直树的“气”消了,按下接听键问道:“你们三个,这么快就搞定了?”


        

对面带着哭腔说:“并没有,直树大哥,我们被抓了。”


        

交换精灵,换了个人与直树对话,“你是高仓调查局的姜直树?”


        

姜直树说:“没错,是我。”


        

“这里是彦根调查局。”


        

被调查局抓了?那还好。


        

对面的人说:“我们在半个小时前抓获了三名诅咒师,他们说是你派他们来调查案子的?”


        

姜直树说:“是的。”


        

“好,你来我们这儿做个记录,把人领走,另外这里不是高仓市,需要高仓调查局协助,我们会主动申请。”


        

姜直树说:“好的。”


        

挂断电话。


        

wtf!


        

看来自己消失在调查局视野内这件事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


        

什么抓获诅咒师,城市里那么多正版诅咒师不抓,偏偏抓小寺他们三个,摆明了是针对。


        

“不就是想知道我的位置么,直接问我不就好了?”


        

打开联系人,找到风间小百合,姜直树拨过去。


        

小百合一向很直接,上来三个字,“你在哪儿?”


        

姜直树些许无奈地说:“我回家了,准备吃晚饭。”


        

“什么,回家吃饭?”


        

“回家吃饭不正常吗?”


        

“......”


        

姜直树挥挥手,“小百合老师,平安我报过了,被抓住的三个笨蛋可以放了吧。”


        

风间小百合说:“我现在是昭和学院的老师,准备明天带一年级的学员观看第二轮比赛,你的问题,等比赛结束再说。”


        

“不能等。”


        

姜直树果断拒绝,“你们调查局本部在我这儿的可信度已经低得不能再低,我帮神谷学院赚了200分,人卡一交,我的任务就结束了;之后我好像也是可以行动的,比如……再去找对我出言不逊的龙崎麻理学姐。”


        

“你在威胁我?”


        

“是你们先动的手。”


        

今天上午,丢人啊社死,层出不穷,龙崎麻理那档子事儿所带来的影响变得小了许多。


        

那是对昭和学院。


        

关于龙崎麻理个人,几位老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劝说龙崎麻理留在昭和学院,不要去找姜直树报仇。


        

着是如此,到了第二轮,龙崎麻理遇到姜直树还是不会放过他。


        

经鉴定,姜直树对龙崎麻理使用的术属于精神类,一般情况后者不会中招才对。


        

但同样的事情在龙崎麻理身上发生两次,无需再有其它,昭和学院的这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铁定陨落。


        

而姜直树的人品,风间小百合很了解。


        

为了三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他当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想到这儿,小百合吐出一口气,说道:“我负责去找彦根调查局方沟通,你若是再见到龙崎麻理?......”


        

姜直树:“我跑还不行么,我很擅长逃跑,她追不上我。”


        

“成交。”


        

......


        

捞人计划就此搞定。


        

不过“减肥药”案的调查不能中断。


        

姜直树捏捏眉心说道:“这是又逼我钻规则的漏洞......雪奈姐、雪奈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