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告诉裴玄度自己等下会找何洛希的时候,杨露白就已经料到裴玄度会生气,毕竟裴玄度一直都把不喜欢何洛希这件事表现得很明显。


        

或许在被裴玄度“刨根问底”的时候杨露白本可以选择撒个谎糊弄过去,毕竟她不是真的非得带着何洛希跟他们拍照。


        

可她还是说了实话,因为她知道,生气总好过刻意的隐瞒和欺骗。


        

她和何洛希本来就没什么,那她就不怕裴玄度知道她和何洛希见面或是交谈。


        

何洛希是她很重要的朋友,那她就不会因为重新开始喜欢裴玄度而不理何洛希。


        

裴玄度和何洛希并不是两道摆在她面前的选项,她面对的也并不是一道选择题。


        

杨露白小跑着到了转角处,刚要下楼,就听见有人在她身后的方向清了清嗓。她回头看见是裴玄度站在那里,顿时就露出了笑容,故意问他,“你不是先走了吗?怎么还在这?”


        

“杨老师追得那么慢,我不放放水能行吗?”裴玄度一边说着一边向她走近了些,低头问她,“你说何洛希要到这来,是故意气我还是真话?”


        

“我干嘛要故意气你?”


        

“所以就是真的。”裴玄度深吸一口气,转身作势要走,“那我还是走吧。”


        

杨露白这次反应很快,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你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他啊?”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我不喜欢和神秘学沾边的东西。”裴玄度回答得很快也很直接,“不喜欢把自己的重大决定交给一些牌或者一些其他东西这种行为。”


        

“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不信的话不去接触就好了啊。”杨露白说完,又小声补充一句,“我也不是很信。”


        

看裴玄度情绪好像好些了,杨露白赶紧又说,“而且我们看待一个人本来就是要把他和他的工作分开来看的,就好像可能有些人不喜欢我们扮演过的角色,如果因此就讨厌我们,那岂不是很武断么?”


        

“可是事实上就是存在很多这样的人。”


        

杨露白被噎了一下,随后马上回问他,“那你难道想成为他们之一?”


        

裴玄度看起来没什么波动,他淡淡说了句“我无所谓”就抬脚往楼下走了。走到这层和下一层中间的那个夹层时,遇见了在往上走的何洛希。


        

即使裴玄度脸上写满了“别和我说话”,何洛希还是当没看见,笑着对他说了句,“学长好巧啊。”


        

裴玄度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下楼去了。


        

何洛希仰头看着站在上面的杨露白,对她耸了耸肩,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杨露白叹了口气,没说裴玄度的事,而是问何洛希,“怎么走楼梯上来的?”


        

“这两层好像在修什么线路,暂时停电了,你不知道吗?”


        

“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也无所谓,反正马上就走了。”杨露白说,“走吧,带你去见见秦纬和唐思洁。”


        

“你确定不用去管一下刚刚那位?”


        

杨露白顺着何洛希所指的方向又往下望了一眼,但是当然已经看不到裴玄度的身影了。她又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别管他。”


        

“那随便你,反正我这种刚刚表白被拒的人对这种小情侣闹别扭的场面喜闻乐见。”


        

杨露白也懒得纠正何洛希对她和裴玄度的称呼了,带着他去到了秦纬和唐思洁所在的休息室,进门却发现只有秦纬在,她环顾一周,问了句,“思洁呢?”


        

秦纬一脸无语地指指窗帘,杨露白这才发现窗帘底下露出了唐思洁的鞋子,没忍住笑了。


        

唐思洁就在此时蹿了出来,对着何洛希大喊一声“Surprise!”


        

何洛希很配合地“哇”了一声,但表现得过于浮夸,以至于唐思洁不怎么高兴。


        

“你都帮我占卜了那么久了,今天见到我本人就没点表示吗?”


        

“你也说了是我帮你占卜,难道不应该是你有所表示?”


        

唐思洁想了想,发现何洛希说得似乎有道理,又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可我明明每次都付了钱!”


        

几人并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真的拍什么合照,只是秦纬和何洛希互相加了一下微信算是认识了。


        

另外就是唐思洁和何洛希相谈甚欢——准确来说是唐思洁单方面聊得很欢,刚刚“失恋”的何洛希此时也没什么聊天的心情。


        

杨露白静静地坐在一旁,时不时往楼下望一望,像是还抱着裴玄度会回来的期待,不过最后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


        

没过多久,秦纬的助理来接他了,他就率先告辞走了。


        

接杨露白的车不多时候便也到了,唐思洁和她顺路,就说要蹭个车,顺便还拉上了何洛希,“你要去哪啊,要不就也跟我们一起吧?”


        

“我本来就是要和她一起的。”何洛希看看杨露白先一步离开的背影,又扭头对着唐思洁露出无奈的表情,“而且我们本来是要单、独、一、起。”


        

“你这是什么意思?”唐思洁拧起了眉毛,稍微压低声音往何洛希身边凑了凑,“玄度哥暂时不在,但是我会帮他看好露白姐的,你休想趁虚而入。”


        

“谁说异性之间就只能有一种感情啊?我和杨露白本来就是好朋友。再说你不是喜欢裴玄度吗,怎么这会儿又成他们俩的爱情小保镖了。”


        

“呸呸呸,都说了多少遍我只是喜欢过而已。”


        

“你们两个干嘛呢?”杨露白举着手机回过身来张望,“司机已经在催啦,快一点。”


        

唐思洁一边应着“来了来了”一边小跑着跟了上去,何洛希也紧随其后。


        

来接杨露白的司机在副驾上放了只小奶猫——据说是他今天刚刚买的,要带回家送给女儿。


        

唐思洁被小奶猫吸引,霸占了副驾,正好都有话问对方的何洛希和杨露白就坐在后排了。


        

杨露白随手点开微信的置顶之一,在手机上打下一行“你和裴玄度以前是不是有什么过节?”以后,把手机递给何洛希。


        

何洛希接过手机,也打字回答她:有个屁,大学我根本不太认识裴玄度好吗,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一见我就是如丧考妣的表情。可能八字不合吧。


        

杨露白完全能通过何洛希的表情和他打出的字感受到他深深的怨气,无奈地偏头看了他一眼。


        

她相信如果他们之前真的有什么事,何洛希也不至于到现在都瞒着他,何况裴玄度也并没有提起过。


        

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裴玄度不喜欢神秘学这么简单又莫名其妙的理由?


        

手机在这时候嗡地震动了一下,杨露白拿起手机来看,屏幕上是裴玄度发来的:???


        

她略有点困惑,定睛一看才发现何洛希刚刚打给她看的那行字是发送出去的状态,而收消息的人,正是裴玄度。


        

“何洛希!”她忍不住惊呼出声,“你怎么把消息发出去了?!”


        

“习惯打完就发送了,可能点顺手了吧。怎么了,不是和我的聊天框吗?”


        

“......”杨露白皮笑肉不笑地扭头看向何洛希,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