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井冰!


        

李枫是搞不懂夏弦月为毛还阴魂不散的缠着他不放,夏弦月不是挺有志气的么?


        

就算家里欠债了又怎么样,你可是名震花都的冰山美女总裁啊!


        

万众仰望的女强人啊!


        

那么大的本事,你还用得着来求我?


        

说一千道一万,夏弦月这个冰山美女总裁都是吹出来的人设!


        

总裁的位子是继承来的,能力呢,反正原剧情里是前靠李枫后靠龙飞,有什么问题舔狗争着抢着就给解决了!


        

落到别人眼里,就成了夏弦月好厉害,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但事实上夏弦月唯一的本事就是这一身好皮囊!


        

现在李枫退婚了,龙飞还没出现,夏弦月就原形毕露了……


        

离开男人,她也是干啥啥不行!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恭喜您获得了“望气大师”称号!】


        

【恭喜您获得了100逆袭点!】


        

就这?


        

区区100逆袭点,李枫看都懒得看,先存着吧,研究研究望气大师!


        

李枫把车停在路边,任凭海量信息冲刷着自己的脑仁儿,反正就是嗡嗡的。


        

一秒之后,李枫清醒过来,原来他这个望气术望的是人的气运。


        

恰好这时路边有位环卫工人正在扫地,李枫眯着眼睛看他,就见他的头顶上渐渐显现出一个淡淡的白色光环,这代表了他的人生平平庸庸碌碌无为。


        

这很正常,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度过一生的,平平淡淡未必不是福气。


        

李枫的奥迪A8前面停着的是一辆宝马320,宝马320先停在路边的,车主不知道在车里干什么。然后环卫工人骑着三轮车过来,临时把三轮车停在了宝马320的前面,但是这时宝马320要走了,就使劲儿嘀嘀。


        

环卫工人是个五六十岁大叔,连忙小跑着过来挪三轮车,一边跑一边满脸堆笑的冲宝马320点头哈腰,嘴里喊着:


        

“马上马上!”


        

宝马320车主还是不停的嘀嘀,大叔被催的手忙脚乱,在挪开三轮车的时候,由于挪得太快,惯性让车上的大扫帚掉下来,刚好落在了宝马320的前脸儿上。


        

大叔吓了一跳,赶忙拿开扫帚,但是宝马320车主已经爆了。


        

“我尼玛——”


        

宝马320车主是个挺彪悍的老爷们儿,剃着光头,满脸横肉,下车就开骂:


        

“老逼你特么瞎啊!看到我车停在这儿你还往前边儿停,是不是有猫饼?”


        

大叔被骂的都懵住了,懦懦怯怯的说:“我就停一哈……扫完了就走……”


        

“停你麻痹!”


        

光头大汉绕到车前一看,车前脸儿上有扫帚苗留下的一道子一道子的灰,看起来就好像是车漆被划了一样。


        

光头大汉破口大骂:“我尼玛车漆都划成这样了,你给老子站住!”


        

大叔连忙说:“没走没走……”


        

光头大汉一把薅住大叔衣领子,横眉立目的吼道:“我告诉你我车有行车记录仪,都录下来了!


        

“车漆就是你划的,今天你不赔钱老子跟你没完!”


        

大叔是个老实人,太老实了,被光头大汉一吼就吓住了,连声说:“我赔我赔……”


        

“宝马的车漆外边补不了,必须去4S店!”光头大汉说着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4S店吗?我车前脸儿车漆被划了,补漆多少钱?进口漆?两千多?”


        

挂了电话,光头大汉气势汹汹的跟大叔说:“你听到了吧?起码两千多!


        

“我这可是新车,算上折旧费,你拿三千吧!”


        

大叔惊呆了:“啊?我一个月才八百……”


        

“我管你一个月多少,反正你划了我车漆就得赔钱!”光头大汉理直气壮:


        

“赶紧的!别等我动手啊!”


        

“嗯?”李枫眼中,在光头大汉让大叔赔钱的时候,大叔头顶上的白色光环就掺了一道子黑!


        

黑白相间,分外醒目,黑色代表的是不祥,很显然这事儿坏了大叔的气运!


        

李枫又看向了光头大汉,却见光头大汉头顶上的光环儿跟斑马似的,一道子白一道子黑的,其中还隐隐透出血色,这是要有血光之灾啊!


        

李枫只多看了这两眼,形势就突生巨变!


        

光头大汉从辱骂、撕扯升级成了殴打,凭借身强力壮他把大叔打倒在地!


        

即便如此还不肯罢休,他竟是骑到大叔身上,抡起巴掌去抽大叔的耳光!


        

大叔屈辱的被压在地上打耳光,他的手里不知从哪儿抓到一把螺丝刀,做为一名环卫工人身上携带工具也是很合理的。


        

大叔脏兮兮的大手攥紧了螺丝刀,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屈辱还是太过于愤怒而微微颤抖着……


        

大叔头顶光环的黑色越来越多了,光头大汉头顶光环的血色也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