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陶丫,凤城学馆的学生。”


        

“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凤城学馆的陶丫,一个来自桃府的乡下女孩不可能知道的那么多。”


        

“不可能知道的那么多?那说明我刚才说的都是事实!”


        

“当然是事实,你如果说的不是事实我早就把你的嘴巴撕烂,不管你们一家是小主人的救命恩人!”


        

傻大个沉不住气。


        

“傻大个叔叔,你真的傻啊?怎么自己承认了呢?”


        

安子凯年纪虽然轻,可心计很深,与他姐姐安子琪有得一比。


        

“安子凯,就你聪明,是吧?你以为不承认就能掩盖事实?你昨天晚上与朋友喝酒的时候是怎么骂小主人的?要不要我当着大家的面重复一遍?”


        

陶丫看来对安子凯非常了解。


        

“你,你肯定不是那个凤城学馆的学生陶丫。你,你到底是谁?”


        

安子凯听陶丫提起昨天晚上的事,心里发慌。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安子凯,你的智商确实不一般,你那个上乾界的计划制订得可谓是天衣无缝,估计凭现在小主人的凡身是无法识破你这诡计,他肯定会上你的当!”


        

陶丫对安子凯说道,她现在神态轻松,与之前判若两人。


        

“你到底是谁?为何方妖孽附体?”


        

安子凯跳到陶丫面前。


        

“我说过我叫陶丫,你那么紧张做什么?你离我远点,我觉得你臭!”


        

陶丫用手捂住鼻子。


        

“你到底是谁?你再不说我可要对你不客气!”


        

安子凯己被激怒。


        

“不客气?你好像从来就没有对我客气过,我也不需要你对我客气!”


        

陶丫原本就被傻大个、大师姐和杨紫桐、李沁兰包围在中间,现在安子凯紧逼过来,她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就像是一只小鹿落入大象群里,随时面临被踩踏的危险。


        

但她镇定自若,没有一丝怯意。


        

“杨叔叔,傻大个叔叔,两位阿姨,今天如果不把她拿下,装死的不会饶过我们,在凤城也将无立足之地,动手吧!”


        

安子凯鼓动杨紫桐、傻大个和大师姐、李沁兰杀死陶丫。


        

“凯子,如果把她拿下,那我们将和小主人彻底决裂。”


        

“对,她一家可是小主人的救命恩人。”


        

杨紫桐、李沁兰夫妻俩有顾虑。


        

“小主人毕竟对我们有恩,我们的一切都来自小主人。”


        

“我还是不想公开背叛小主人。”


        

大师姐和傻大个不敢。


        

“傻大个叔叔是傻子,你们三个人也傻吗?那装死的已经沦落为一个普通凡人,我们还怕他做什么?你们没看到他在信中说吗?他都不知道坤界有没有他的容身之所,有的话,他也将安安静静度过余生。我看就凭他现在这副讨饭相,怎么可能在坤界找到容身之所?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自残了呢!我们还是趁早把这个小丫头给弄死,免得夜长梦多。她如果把我们的事情都抖落出去,你们将在凤城无立足之地!”


        

安子凯极力唆使傻大个、大师姐和杨紫桐、李沁兰动手。


        

“嗯,凯子说的也有道理。”


        

“可这样就把一个女孩子给杀死,场面上说不过去吧?”


        

杨紫桐、李沁兰还是有所顾虑。


        

“杨叔叔,李阿姨,你们是想要保持在凤城餐饮界的地位呢,还是背着贩卖儿童的罪名被官家查处砍脑袋?”


        

安子凯攻心为上。


        

“这个——”


        

“凯子,我们听你的。”


        

杨紫桐和李沁兰一听安子凯提起贩卖儿童的事,下定决心要杀陶丫灭口。


        

“傻大个叔叔,大阿姨,你们舍得丢弃现在至尊的地位与奢靡的生活吗?如果你们不杀掉这个小丫头,你们不但将失去现在的一切,还可能被刘佳影翻盘,死无葬身之地。”


        

安子凯唆使完杨紫桐和李沁兰,进而怂恿傻大个和大师姐。


        

“现在过的日子多美,好酒餐餐醉,连洗澡都有人服侍,怎么可能不要?”


        

“我这欧阳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就是天皇老子来,也绝对不会让!哼,她刘佳影一个老××想翻盘,做她的白日梦去吧!咦,刘佳影呢?刘佳影怎么跑了?”


        

傻大个沉浸在眼下纸醉金迷的好日子里,大师姐则已经迷恋于权位的显赫无法自拔。


        

“刘佳影跑啦?刚才这小丫头骂我们的话,她可是都听到了!”


        

“我们贩卖儿童的事也被她知道啦?这可怎么办?”


        

杨紫桐和李沁兰一见刘佳影跑了,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们冲到豪车前面四处寻找。


        

“这个**人,怎么跑的那么快?看看是不是躲在车里面?”


        

“车里面没有人。”


        

傻大个和大师姐也赶到豪车边查看。


        

“妈了个巴子,她是属兔子的?不会是藏在车底下吧?”


        

傻大个边说边把豪车掀翻到一边,下面并没有刘佳影。


        

“这骚货不会是溜进了总部?”


        

“妈了个巴子,这个**人每次在老子这里可是娇弱得很,瘫在那里半天不会动弹。这次怎么跑的那么快?”


        

“傻大个,你说什么?”


        

刚要进总部大楼的大师姐一听傻大个的话,立马回转身。


        

“老婆,你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不就弄一下那个骚货么。”


        

傻大个咧着大嘴,毫不在乎。


        

“傻大个,你再说一遍!”


        

大师姐抡起她蒲扇一般大的粗手。


        

“老婆,男人这个算什么?小主人他不是也和林姨那个吗?你自己不也是有好几个金獒队的队员吗?呵呵!”


        

傻大个咧开大嘴直乐。


        

“你,你,你真的是个大傻子!”


        

大师姐举起的大手颓然落下,垂头丧气向总部大楼走去。


        

“老婆,你要去哪里?等等我!”


        

傻大个追上大师姐。


        

“保安,快开门!”


        

大师姐见大门口的自动铁栅栏门已经关上,连里面平时很少关的防弹玻璃门也都关得严严实实。


        

“妈了个巴子,一定是那个**人捣的鬼!老婆,你走开,我来扯开它!”


        

傻大个撸起袖子,使劲甩动两条大胳膊。


        

“傻大个叔叔,大阿姨,你们还是先来解决这个小丫头再说,里面的事等一下再处理。”


        

安子凯紧紧抓着陶丫的两只手。


        

“凯子,一个小女孩还用得着我动手吗?你结果她就是,我正在发电,要摧毁这大门!”


        

傻大个用力甩动他的两条大胳膊,头也没回。


        

“哼哼,凭一个安子凯想结果我?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傻大个,你还能发得出电吗?你就是把胳膊甩断,也不可能发出电来,哈哈哈!”


        

陶丫仰天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