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临没好气道:“不是我把她弄成这样的,是她想给我们下药弄成这样但被我反制了。”


        

喝得高爽爽的何幼安又一拳捶在掌心:“我懂了!”


        

但吕临压根不给这骚包继续发骚的机会,直接让韩笠给这货架一边去了。


        

把那个叫杨晓越的少女扶起来在椅子上安置好,想了想又从房间里翻出几个绳子把她手脚捆好,吕临这才有机会打量这座老旧的破房子。


        

房子不大,


        

里外一共两间,但中间的隔断被打开了,所以形成了一个大开间。


        

房子里家具很少,一张床,一张桌,一条长柜。


        

除此之外就是各种瓶瓶罐罐,里面都封存着许多类似植物果实的东西。


        

吕临四处看着,


        

发现这里虽然破旧而且寒酸,但东西摆放的很整齐。


        

尤其是长柜上的陈设……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波西米亚风的桌布扑在长柜上,上面摆放着各种化学器皿。


        

联想到之前这姑娘用蘑菇提取物企图迷昏自己,


        

难道自己无意间开启了荒野绝命毒师剧情?


        

吕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竟然还发现了一些用发酵法烘焙出来的咖啡豆。


        

是他进来前闻到的味道。


        

在这到处都是植物提取物的房间里,吕临体内的「药师」特性似乎被激发出来了,看着各类植物心里跃跃欲试。


        

不过想到舍友们都在,


        

他忍了。


        

阮文等吕临转完问道:“她怎么办?这样下去不会出事儿吧?”


        

吕临随口道:“应该没事。”


        

那些调配出来的蘑菇粉末拥有致幻迷晕的效果,但并不致命。


        

等人体自然代谢完应该她就会恢复清醒。


        

不过想了想,


        

吕临还是把房间里的毛巾打湿敷在杨晓越额头上。


        

等待中,


        

吕临他们终于熬不住昏沉睡去。


        

等他们被动静吵醒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西南大山里的清晨空气湿冷,哪怕都快六月了夜里气温还是有点冻人。


        

吕临刚醒过来就觉得自己有点鼻塞头疼的征兆。


        

而昨晚那姑娘……


        

她正扭着身子企图从椅子上挣脱出来。


        

见到吕临醒了她目光定定的望着吕临:“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吕临:“……你这话我没法回你。”


        

他起身把何幼安踢醒,这货皱着眉挣扎着醒来,见到吕临就嚷嚷:“卧槽我头好疼嘶——”


        

吕临指了指少女:“你跟她说吧。”


        

何幼安望向杨晓越,一些记忆浮现出来。


        

喔对……


        

昨晚他们追杨晓越来着。


        

追到这里她记得杨晓越脸色潮红眼神迷离的在地上扭着???


        

何幼安登时精神了,再看向被捆住的杨晓越他一下悟了:“原来大驴你好这口啊!”


        

怪不得这货一直对自己那么粗暴……


        

嗨呀小样儿还挺会!


        

吕临:“???”


        

他就很迷,


        

我好哪口?


        

我这不是怕她又跳起来糊我一脸蘑菇粉吗。


        

吕临没好气道:“你别跟我依依妖妖的啊,赶紧解释。”


        

何幼安撇撇嘴,望向杨晓越:“你昨晚跑啥啊?”


        

杨晓越望着沐浴在晨光里的何幼安疑惑道:“现在恶灵这么厉害了,都不怕光了?”


        

何幼安:“……”


        

毛病。


        

敢情她是把自己当成寄宿在这具身体里的恶灵了。


        

不对……


        

那这不是在咒我死?


        

想到这里何幼安一下跳过去给了杨晓越一个脑瓜崩:“一天天瞎琢磨啥呢!”


        

杨晓越:“???”


        

你还敢打我!


        

她挣扎起来:“有种你给我放开!我弄死你!”


        

何幼安嘚瑟:“我就不我就不,诶~你咬我啊~”


        

吕临看不下了,过来给了何幼安后脑勺一巴掌:“边儿呆着去。”


        

何幼安:“???”


        

你打我!


        

我……


        

何幼安气呼呼的退到一边翻出手机啪啪啪敲起来:“今天大驴又打我了……我,我忍了!”


        

吕临则跟杨晓越道:“别紧张,我们不是坏人。那个确实也是何幼安,只不过我们有难言之隐。”


        

杨晓越冷笑道:“就算变性了,也不至于有一伙儿黑衣人到我们村深更半夜把人叫起来聚集到一起吧?”


        

回想起前段时间的遭遇,


        

哪怕大清早杨晓越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天夜里她也被某种奇怪的声音引导着,回到村里空地上,和村民们一起呆呆愣愣的站那儿,跟提线木偶似的。


        

然后她脑子里就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记忆……


        

全都是关于何幼安妹妹的。


        

可何幼安那小瘪三哪有妹妹?


        

但从那晚之后,


        

村里人似乎都接受了何幼安妹妹的存在……


        

见鬼了!


        

那些黑衣人是谁?


        

他们对村里人做了啥?


        

从那之后杨晓越越想越怕,那种对未知现象的恐惧仿佛深冬夜里的寒冷,一点一点渗到骨髓里。


        

然后她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开始自己调配一些东西用于自卫。


        

然后她等啊等啊,


        

竟然还真就等到何幼安妹妹回来了……这不活见鬼了吗?


        

最惊悚的是,


        

她鼓起勇气去质问的时候,那个被大家认成何幼安妹妹的女生竟然在篝火边突然一脸诡笑的望向自己说:我就是何幼安啊!


        

妈的恐怖故事也不带这么惊悚的吧?


        

杨晓越当时就崩了。


        

吕临不知道这些,但他知道非凡领域的事儿由自己来说肯定没什么说服力。


        

所以干脆道:“我们的事儿有关部门会跟你说明的。”


        

这会儿人社局的人应该在路上了。


        

等到十点多,


        

人社局的同志根据吕临发来的定位终于找到这里。


        

他们对杨晓越简单说明了下情况并告知泄露信息的严重性后,就拿出一份保密协议让杨晓越签了。


        

等搞定就准备走了。


        

吕临有点纳闷,他拉住那位同志问:“就这样行了?”


        

被拉住那位穿着廉价的西装,外面套着件防水防风的黑色风衣,模样普普通通,甚至发际线都有点后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他笑呵呵道:“那不然呢?抓起来?”


        

吕临甩了甩手腕:“不是,我记得当初我们还被问及要不要成为编外人员什么的,然后还有集中保护啊。”


        

那位同志微笑道:“只有涉及异常事件扩散源的个体才会被集中保护,或者发展成编外人员。类似这种灵感高的个例,通常是签订保密协议就算了。”


        

说着,


        

这位同志点了根烟道:“不是所有人都想成为非凡者的,太危险了。”


        

吕临:“……”


        

等人社局同志都走了,


        

杨晓越还处于懵逼中。


        

之前他以前村子里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但忽然有个官方的人过来告诉她,这一切都是非凡领域的操作。


        

她世界观一下崩啦!


        

何幼安还在那儿嘚瑟:“怎么样,羡慕不?”


        

杨晓越揉了揉太阳穴:“羡慕什么?羡慕你真有妹妹了?”


        

她翻了个白眼,


        

我本来也有好吧!


        

何幼安吐血:“(`)……”


        

我踏马说的是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