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格子间还亮着灯,苏韵锦走进去,发现陆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陆路是新来不久的实习生,分在市场部打打杂什么的,正好在苏韵锦麾下。小姑娘人很机灵,虽然话出奇的多,但并不让人讨厌。


        

今天她上班又迟到了,这是本月以来的第二次。苏韵锦不是个严苛的上司,她很少训斥和干涉下属,大多数时候都保持沉默,可是谁勤勉踏实谁浑水摸鱼谁能干谁平庸她都看在眼里,奖惩自有决断,不过对于陆路这样古灵精怪的新新人类,她下意识地给予了多几分的宽容,只要大的方面没捅什么娄子,偶尔的小失误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羡慕陆路这样无所顾忌的青春,她也有过这样的年纪,可是当时的苏韵锦是什么样子的?敏感、晦涩、孤僻、沉默。她也不明白当初的自己怎么会如此别扭,就连一场爱情也没有改变她的自卑—所以她失去了它。


        

是不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无谓的感叹就越来越多?苏韵锦上前推了推沉睡中的陆路,她的动作并不激烈,而陆路惊醒过来时脸上流露出的极度恐惧让她很是吃惊,有什么能够把青春飞扬的女孩子吓成这样?


        

“是我。你这个时候还留在公司干什么?”


        

“苏姐……你不是去参加旧情敌的婚礼了吗?我,我在加班!”陆路眨着眼睛说道。


        

苏韵锦看着她刚才趴在上面的文件夹上的口水,选择对她的回答持保留态度。


        

“那现在你该‘收工’了,不早了,回家吧。”


        

“回家”这个词让陆路有短暂的失神,很快她换了一脸的严肃表情,对苏韵锦说道:“苏姐,我觉得我们今晚应该找个地方喝两杯。”


        

苏韵锦有些好笑地等着看她葫芦里卖什么药。果然,陆路又义正词严地说道:“我是大好光阴不能浪费在睡眠中,至于你呢,苏姐,你参加完旧情敌的婚礼就没点感触?情敌都结婚了,你还单身。既然单身,就更不能独自度过漫漫长夜,你知不知道寂寞是女人的天敌,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


        

“停!”苏韵锦打断她不伦不类的论调,看来她平时的确太纵容这小姑娘了,才让她这么疯疯癫癫,可是细想她说得也不无道理。苏韵锦忽然觉得,喝一杯要比看会议记录更有吸引力,也许她真的需要适度的放松。


        

“你说去哪里?”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跟我来就好。”


        

陆路带苏韵锦去了一个叫“左岸”的地方,据说她上学的时候在这里做过服务生。其实苏韵锦对“左岸”并不陌生,这些年来,她渐渐地也不像跟程铮在一起时那么与世隔绝,下了班之后也会偶尔地跟几个老同学、朋友流连于这城市的各种娱乐场所。“左岸”是这一两年来比较新锐的一间综合性的娱乐会所,设计颇有格调,价位偏中高,比较迎合白领新贵们的喜好,最重要的是,它是章粤名下的产业。


        

跟程铮分手后,苏韵锦和程铮的表姐章粤基本上也没有了联系,但章粤的丈夫沈居安还是她的朋友。苏韵锦很清楚,沈居安这样的人,爱上他很容易受伤,但保持着适度的距离与他交往,他会是一个最完美不过的知己。长久以来,沈居安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程铮与她分手后的只字片语,苏韵锦也很少过问他和章粤之间的分分合合。


        

陆路这小丫头几杯酒下肚就High得不行,脸蛋涨得通红,一双眼睛却比上班的任何时刻都要亮,雷达一般地在扎堆的红男绿女中搜索帅哥的影子,还一惊一乍地摇晃着苏韵锦,“苏姐,快看,那边有个帅爆了。”


        

这时苏韵锦刚接了徐致衡打来的电话,背景声很嘈杂,对方问她在哪,苏韵锦直接告诉他自己在“左岸”,她知道徐致衡不会过来,听说他的前妻带着女儿从台湾过来看他,他虽对苏韵锦有意,但想必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妻女。


        

苏韵锦调回总部之后,徐致衡对她的心思越来越明显。说实话,苏韵锦也在接受与拒绝之间摇摆不定。接受的话,她总觉得这个台湾男人和前妻之间藕断丝连,唯恐自己不明状况一头扎进去,白白虚掷感情。可是若明着拒绝,对方毕竟是她顶头上司,这些年不管愿不愿意,自己在他的关照下受益良多,想要彻底斩断这点暧昧,除非她离开公司另谋高就。可是她并没有说走就走的资本,工作是她赖以生存的根本,在这份工作上她投入了太多,说抽身,并非易事。


        

她无心和徐致衡多说,借口听不清他说话,很快把电话挂了,然后朝陆路说有帅哥出没的方向望去,群魔乱舞的,哪里分辨得出有谁帅到“爆”了,于是不甚感兴趣地说道:“不会又是你喜欢的那些男女不分的‘花样美男’吧,我已经消受不了那样的重口味了。”


        

陆路想必再看过去时她自己也找不到人在哪里了,懊恼地说:“真的是帅哥,有型又有气质,怎么不见了?”苏韵锦暗暗觉得好笑,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居然还可以发现对方很有“气质”。


        

陆路察觉她的意兴阑珊,不服气道:“苏姐,你才二十九岁,就对帅哥不感兴趣了,这样是很可怕的,女人不能没有爱情的滋润,你看你,面无血色的,绝对是阴阳失调。”


        

“胡说八道,我只不过是今天有点不舒服。”苏韵锦笑骂道。


        

陆路笑嘻嘻地说:“参加旧情敌的婚礼,会舒服才怪。”


        

她眼尖地发现苏韵锦的表情僵了一下,这本是无心的一句玩笑话,因为苏韵锦平日待她一向亲厚才敢这么肆无忌惮,这时她才想起自己的上司并不喜欢跟人谈论自己的私事,不禁自悔失言,偷偷吐了吐舌头,灰溜溜地想转移话题。


        

让她意外的是苏韵锦沉默了一会儿,居然点了点头,“可能是吧。”


        

陆路愣了一下,顿时感觉到自己可能挖到了什么猛料,忙揪住苏韵锦的衣袖,八卦地追问道:“苏姐,是不是遇到以前的男朋友了?告诉我嘛。”


        

“你不是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苏韵锦笑道。


        

陆路更为兴奋,“原来你以前真的有过男朋友呀,我就说嘛,像苏姐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恋爱的经历。‘以前的男朋友’的意思是不是你们已经分手了?为什么分手,你那么好,一定是因为他太坏了,所以你才离开他对不对?”


        

陆路一放开说话的时候苏韵锦就头晕,不过此时此刻有这只聒噪的小麻雀在身边却没有那么糟。她喝了几口酒,有些出神地对小麻雀说:“不,他一点都不坏,相反,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很好,我想也许再也没有人能像他一样爱我了。可能是我们没有缘分,而且各方面都不适合对方。”苏韵锦也惊讶于自己居然会对一个丫头片子说这番话,也许和程铮猝不及防的重逢让她变得脆弱,急需找个听众,哪怕这听众看上去不怎么靠谱。


        

“那你一定很想念他吧?”陆路专注地听着,还不忘同情地问道。


        

苏韵锦摇头,“其实这些年来,我很少想起他。这个城市也并不算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今晚遇到他之前,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他了。”


        

陆路睁大了眼睛,“我想象不出,假如是我遇到了曾经爱过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我想过很多次,如果和他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苏韵锦晃了晃杯中的酒。


        

陆路哪里听过这些,呆呆地问:“为什么?”


        

苏韵锦垂下眼睑,“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我这么想是不是特别恶毒?”她自我解嘲地笑,“所以恶毒的人是会遭报应的。今天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很幸福,远比我幸福。”


        

“苏姐,我不懂。如果你放不下一个人,为什么不回去找他?不管怎么断了音信,两个相爱过的人,又在同一个城市里,一定能找回对方。”陆路不解地问道。


        

苏韵锦的话带着点怅然,“前一两年的时候,我不愿意去找他,因为放不下自尊,也忘不了当初的伤害,总想着就算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又能怎么样,从来就没有人逼我们分开,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我跟他分手,不是误会,也不是巧合,是迟早的事情。后来,我渐渐想通了一些事,但已经回不了头。我不敢去找他,害怕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害怕他离开了我却找到了幸福。我们曾经亲密得像是彼此身体的一部分,而如今他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之外,成为别人的男朋友、丈夫,别人的爸爸,光是想象这一点我都觉得受不了,还不如不见,至少可以自欺欺人。习惯了,没有他,我照样会有自己的生活,说不定也能找到另一个男人,一起结婚、生子、变老。人的一辈子不会因为缺少了某个人而过不下去的。”


        

“可是,我总认为相爱的人应该排除万难在一起。”没有恋爱过的年轻女孩固执地说。


        

“也许是的。我是个反面教材,不该影响你对爱情的憧憬。”


        

两人正说着,苏韵锦的手机忽然又响了,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接起来,对方好像和自己所在的地方一样混乱喧嚣,没有人说话。正有些纳闷,一个年轻女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不是苏韵锦苏小姐?”近看之下那女人的年龄应该已经在三十岁开外,但是妆容精致,服饰考究,声音带着宝岛特有的软糯口音。


        

苏韵锦顿时有些警惕,可是见对方举止文雅,谈吐得体,自己也不好失礼,便点头道:“我是,请问您是……”话还没说完,陆路搁在吧台上的半杯杰克丹尼就全部被泼在她的脸上。陆路惊叫一声,旁边各自寻欢的客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苏韵锦轻轻拭去泼到眼睛上的酒,看着那只拿着酒杯的涂着红色丹蔻的手,其实心中已经将对方的身份和来意猜到了八九分。


        

“我先生姓徐,你可以叫我徐太太,幸会,苏小姐。”那女子说话的口气温文尔雅,如同闲话家常。


        

一旁的陆路这才反应过来,忙给苏韵锦递上纸巾。苏韵锦接过,徐徐擦拭着头发和脸上的酒液,整个人慢慢地从刚才的突发事件中缓过来。这一幕似曾相识,她记起自己曾经泼过程铮半杯冷水,原来液体从头顶滑落面颊的感觉是这样的。


        

“徐太太打招呼的方式真是独树一帜。”


        

那个自称徐太太的女子抿嘴笑着打量苏韵锦,语气却刻薄,“长得不错,倒也不像下三滥的女人,徐致衡的眼光有进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这些大陆的稍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都巴望着做二奶。”


        

苏韵锦脸上的酒已经擦干,她拨开湿透了粘在额前的一缕头发,也笑着回答道:“我也一直很困惑,为什么你们宝岛的女人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就只能做弃妇,然后整天寻找假想敌撒野。”


        

“过分!”徐太太再也撑不住笑脸,一双漂亮的玉手用力地扇了过来。


        

苏韵锦一把抓住,语调变冷,“徐太太,我不管你真的是徐太太还是前任徐太太,也许你觉得这个称谓对你很重要,但在我看来未必。”


        

徐太太无力地放下手,咬牙道:“你知道什么?我和他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夫妻十年,你是个只会乘虚而入的小人!”


        

“我和徐致衡之间什么都没有,你有气,应该去找他发泄,因为离开你的人是他不是我。”


        

“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你,他不会毫不犹豫地同意离婚!”


        

一个女人到了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所有的疲态老态是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的。


        

“我再说一遍,这和我没关系。如果我是你,与其在这里大打出手,不如把那个心思放在你丈夫身上,而不是放任你们的感情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相信这会比你现在做的事更能够留住他的心。”


        

“你别对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敢不敢发毒誓,你绝不会和我老公在一起?”


        

“我发誓!”苏韵锦顿了顿,又继续道,“我和你丈夫不会有除了同事之外的任何瓜葛,否则……否则让我一辈子得不到我爱的人。”


        

她说完后,忽然觉得可笑,这个誓言对她来说有什么杀伤力可言?


        

徐太太闻听此言却怔了怔,本打算打一场硬仗,却没想到对方那么快就偃旗息鼓,她本来就不是个泼辣的女人,“好,你最好记住今天说过的话。”在眼泪掉下之前她甩手而去。


        

“哎!你这个女人,撒完泼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陆路不服气,还想叫住她。


        

苏韵锦一把拉住陆路,说道:“她毕竟是徐总的太太,得罪她对你没好处。走吧,还嫌观众不够多?”


        

她带着陆路,假装看不见周围看好戏的人,匆匆离开。


        

直到上了车,陆路才犹豫地问她,“苏姐,你和徐总……”


        

“我和他……”她本想说自己和徐致衡之间没什么,但临出口前却自己先怀疑起这句话的真实性。他们确实未曾发展到实质性的阶段,但她必须承认自己动摇了,就在前一天,徐致衡信誓旦旦说会处理好所有的事,给她一个未来时,她几乎想要妥协,尝试着给两人一个机会,只不过始终下不了最后的决心,现在看来谨慎并非坏事。“我们不是他太太想得那样。”


        

“但是我觉得徐总很喜欢你。”陆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苏韵锦有些愕然,难道徐致衡对她的心思,还有他们之间那点确实存在的暧昧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了?


        

“我猜的。开会的时候他经常看着你。我倒茶的时候看见过。”陆路强调,“我还听说他是离了婚的,如果你爱他,大可不用管那个女人的!”


        

“也许症结就在于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他。”


        

徐致衡英俊、体贴、风趣且事业有成,这些年在工作上他给了苏韵锦许多帮助,虽然并非全然不计较回报,但他确实是个让人心动的对象。她没有接受,是因为强大的道德观在起作用吗?苏韵锦有个疯狂的念头,她试着想象程铮松开女朋友的手朝她走来,即使他女朋友大着肚子,即使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然而她可耻地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坚定,这个结论让她无比惊恐。


        

“苏姐,我真的对你和你男朋友过去的事很好奇,求求你和我说说吧。”


        

苏韵锦看了陆路一眼,问道:“你听说过灰姑娘的故事吗?”


        

“当然,仙蒂瑞拉穿上水晶鞋,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说的是在这之后的事……他们幸福地过了几年,就开始没完没了地争吵,最后用水晶鞋当作武器打了一架,两个人都头破血流。”


        

陆路惊讶地张大了嘴。远处高楼之间的缝隙中闪过一道紫色的光,紧接着雷声隆隆,苏韵锦不急着去说那个颠覆了小女生童话梦想的故事,抬头看了看天色,夏天的雨总是在你最无防备的时候忽然来袭,宛如一场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