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苏韵锦走进教室,明显能察觉自己的出现使得不少同学开始交头接耳,脸上带着诡秘的笑意。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稍微沾染了暧昧的事在沉闷的高三更是迅速成了大家最解闷的话题。不久前就在宿舍里,周静便极力“夸奖”她“欲擒故纵”的招数用得实在高明,苏韵锦不和她争,这种事越描就越黑。可说不清是心里难受还是身体不舒服,回到宿舍之后她一直觉得浑身没有力气,像木偶被抽走了身体内的连线。这种异样的感觉并没有随着晚自习开始而好转,没过多久,坐在教室里的她感到大腿间仿佛有一股热流涌出,腰腹沉沉地痛。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各种不愉快的事接踵而至,她差点就忘了已经到了每个月的“那几天”。好不容易熬到中途休息的时间,苏韵锦从书包里翻出一片备用的卫生巾就想往洗手间跑,偏偏周身上下的衣裤找不到一个能藏下卫生巾的口袋,她急中生智地抓起一本书,把卫生巾往书里一夹,匆忙向教室门口跑去。


        

由于是低着头,跑得又急,靠近教室门口的地方,有人忽然站在她的前面不走了,苏韵锦来不及刹车,差点迎头撞上。


        

“你赶去投胎吗?”一听到程铮的声音,苏韵锦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为什么到哪里都能遇到这颗魔星。


        

“啧啧,你看看你,脸色惨白得像个鬼一样,怎么,看到我心虚了?”


        

苏韵锦试图绕开他,低声道:“可笑,我为什么要心虚?”


        

程铮刚想说话,身体从后面被人撞得趔趄了一下,差点整个人朝苏韵锦倾去,苏韵锦无路可退,本能地缩起身体,还好他很快就稳住了。只见周子翼从程铮背后的过道跑了进来,毫无诚意地为自己的冲撞道歉,“不好意思。”末了,还刻意邀功似的对程铮眨了眨眼睛。


        

程铮哭笑不得,回过神发现苏韵锦又在有意无意地看着周子翼,回想她刚才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姿态,心里很不是滋味,嘴上说道:“你看他也没用,谁会看上你呀?”


        

苏韵锦不太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却听得出轻蔑的意味。可刚才一惊一乍间,她又感觉到下半身那阵热流涌动,她不敢再耗下去了,心急如焚地从他身边的空隙往外挤。


        

“麻烦让一让,我要去洗手间。”


        

“你有毛病,去洗手间还看书?”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苏韵锦心一慌,脸色更难看了,拿着书的手无意识地往身后藏。程铮见她表情古怪,更是狐疑,不探个究竟哪肯罢休,不由分说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书。


        

“还是本《文言文简析》?你……”


        

话还没说完,程铮就被欺身上前抢书的苏韵锦吓了一跳,他借着身高的优势下意识闪开。


        

说起来程铮也不是非要惹苏韵锦发火不可的,只不过没有情绪时的苏韵锦身边像筑满了无形的高墙,上面还写着“谢绝参观”。他觉得她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回事,这才赌气地故技重施,找找她的麻烦。谁知道今天的苏韵锦浑然不似以往那般消极应对他的挑衅,她对夺回那本《文言文简析》有着狂热的执着。两人一抢一躲,拉扯之间,书还高高举在程铮手里,可是一小片雪白的东西却从书页中脱落,擦过他挺直的鼻梁,掉在教室的地板上。


        

程铮盯着地上那片东西足足愣了五秒,在这期间,苏韵锦却忽然安静了下来,直勾勾看着他。惊愕、羞耻、愤怒,压抑的情绪、隐忍的委屈,连带着父亲病重带来的不安……所有的负面情绪在她心中如洪水决堤,挟千军万马之势扑面打来,卷走一切和理智相关的东西。她俯身缓缓地捡起那片卫生巾,轻轻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当着众人的面精准无比地将它拍向面前那张不知所措的脸,歇斯底里地说道:“你喜欢这个是不是?那好,我就送给你!”


        

整个教室顿时鸦雀无声,程铮好像能够听到那片可怜的卫生巾从自己脸颊滑落,再次跌落在地板上的轻微声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个始作俑者已经用百米跑的速度冲出了教室。


        

他来不及细想,捡起那片东西追了出去。


        

苏韵锦没有往洗手间去,而是朝着女生宿舍的方向跑,程铮在教学楼和宿舍区之间那条长长的小路中段追上了她。他一把揪住她的胳膊,迫使她在短暂的挣扎后停下了脚步。她气喘吁吁地仰头看着他,头发凌乱,满脸泪痕。


        

程铮被苏韵锦的眼泪吓住了,他见识过苏韵锦的冷漠,见识过她压抑着的愤怒,更见多了她的沉默和回避,唯一陌生的只有她的眼泪,在白色的路灯下如初融的冰雪。她以前曾说,不会在“他那样的人”面前哭。在苏韵锦心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他是否存在于她的心里?


        

一路追过来,程铮脑子里都是空白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她,只是直觉不能再让她就这么跑开。他心中有一种陌生的东西,如呼吸一般急切,比心跳更热切,那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却再也没法隐藏下去,他想让她看见!!


        

然而,现在苏韵锦就站在距离他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流着眼泪,眼睛里满是伤心和茫然。她一直有双漂亮的眼睛,乌黑深秀,可是就是这双眼睛,此刻近在咫尺,却什么都看不见。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是这样没用,完全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憋了许久才喏喏地挤出一句,“……那个……我听说,听说你们女生这几天剧烈跑动肚子会痛。”


        

苏韵锦骇然摇了摇头,像看一个疯子,眼泪更加急速地涌出。


        

“程铮,如果我哪里得罪了你,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道歉行不行?”


        

“我哪里不如他?”他情急之下早已忘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所谓逻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简直口不择言。


        

“哪个他?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说,明明那天你在走廊上撞到我,为什么后来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你那天回头的时候看的到底是我还是他?”


        

他怎么也忘不了高二期末的那个晚上,他和周子翼在走廊上说笑,她就这么撞了上来,最后居然把他像障碍物一样拨开。同伴们都拿这个来笑话他,这也就罢了,过了一会儿她返回,竟然还挑衅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起初只是觉得莫名其妙,但那时她的表情是那么特别,紧紧抿着嘴,白皙的面庞涨着奇异的嫣红,明明文文静静的样子,眼睛却好像有两簇火在烧。就是这双眼睛反复灼烤着他,让他在懵懂间有了男孩的第一个秘密。他一直凭借着心中的本能想要靠近她,她却只想把他当成陌生人。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会错了意,自始至终,苏韵锦眼里的人不是他,而是一直伴在他身边,比他更会讨女孩子喜欢的周子翼?


        

苏韵锦流泪道:“我什么时候看过你?在分班以前我根本不认识你。”


        

程铮不愿意相信,可眼前她的样子却绝不像撒谎。为什么会这样,你对一个人记忆如此深刻,那个人却可以毫无感觉。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化学式也讲究对等,能量不都应该是守恒的吗?凭什么她把他的世界烧得烈火燎原,自己却波澜不惊。


        

“程铮,我求你了,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能跟你比,你还嫌我不够可笑?你告诉我,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说出来好给我个痛快!”此刻的苏韵锦已经没有先前的冲动,泪流出来,话说出口之后,她只觉得有一种疲惫的释然。


        

程铮却得不到解脱,他心里的那种陌生的感觉蠢蠢欲动,困在一颗心和一张嘴之间,让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只苦于不能从胸腔里掏出来呈给她看。


        

由于是晚自习的时间,这条小路上除了他们空无一人,惨白的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成两个纠缠的影子,不时有微微的夜风划过,带动路边的树叶发出细碎的声响,像在一次次地代人追问:“到底要怎么样?到底要怎么样……”


        

程铮也反复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甚至比她更想要个痛快。在大脑得出答案之前,他的嘴唇出其不意地落在了苏韵锦的眼睛上,凉凉的,带着苦涩的咸味,那是她的眼泪。


        

苏韵锦彻底蒙了,整个人僵在那里,只余一双手本能地抵在他的胸前负隅顽抗。然而就在她的手掌贴上程铮胸膛的瞬间,程铮心中那种陌生的感觉仿佛找到了答案和归宿,突然拨云见日般澄明一片。他的唇离开了她的眼睛,落到她的唇上,生涩地辗转,欣喜而急切。原来……原来如此!


        

直到小腿胫骨感受到一阵剧痛,程铮才吃痛地放松了她。苏韵锦得以挣脱,哆嗦地退了两步,用力拿手在自己嘴唇上抹了一把,却抹不去满脸的震惊和尴尬,失魂落魄地掉头就跑。


        

这一次程铮没有追上去,他面朝她的背影大声说道:“苏韵锦,我……我喜欢你,就是这样!”


        

程铮也不知道她听到没有,心中的苦闷一扫而空,那些困惑的阴霾也随之烟消云散。苏韵锦的人早就看不见了,他还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忽然一道手电筒的光明晃晃打在他的脸上。


        

“你是哪个班的,没听见上课铃响?”巡逻的值班老师狐疑问道。


        

“哦……老师,我刚才东西掉了,这就回去。”程铮一手遮住光线回答说。


        

值班老师嘀咕:“掉了东西你笑什么?”


        

“啊?”程铮莫名地摸了把自己的脸,惊愕地发现自己此前竟然一直带着诡异的傻笑,“我又把它捡回来了,那……我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