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铮蒙混过关,顺利回到教室,自习已经开始几分钟了,幸而老师不在。他泰然自若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教室里齐刷刷的同情目光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


        

一坐定,周遭几个和他关系较好的男生纷纷挤眉弄眼地凑过来低声打听刚才的事,程铮像赶苍蝇一样将他们轰开,抽出明天要交的数学作业。


        

“你别跟我装。”周子翼这一关却没那么好过,他好奇地将程铮的肩膀往下压了压,悄声道:“兄弟,老实说,你刚才追上去没揍她吧?”


        

“嗤!”程铮扒开肩膀上的手,不屑于回答这种没营养的问题。不过周子翼没说错的是,他确实是在“装”。看似检查作业里的纰漏,实则魂魄还在刚才的小道上晃荡。她的嘴唇到底是什么滋味,怎么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呢,仅记得自己贴上去的时候,脑袋里炸开一道白光,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还不如此刻小腿上的痛感更真切,实在让人懊恼。


        

周子翼干笑道:“要我说呀,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虽说这事摊哪个男人头上都是奇耻大辱……”


        

程铮笑道:“滚,别烦我。”


        

周子翼纳闷地说:“喂,有什么不妥的就说出来,千万别憋坏了。你笑得这么春情荡漾的,兄弟我看得心里害怕,该不会被‘小芳’用那个什么……卫生巾拍傻了吧。”


        

“去你的。”程铮警告地瞪了他一眼,“你别老叫人家‘小芳’,什么意思!”


        

“嘿!”周子翼一听更来劲了,“还维护起她来了,啧啧!程铮啊程铮,你要不就是受刺激过度,要不就是……”


        

“是什么?”程铮似笑非笑。


        

“嘿嘿,该不是你真看上‘小芳’……不不,看上苏韵锦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我看上她有什么用,人家又不一定看上我。”程铮一脸郁闷。


        

周子翼仔细观察了一下程铮的表情,以确定他不是说笑话或者是反话,“你真承认了?”


        

“那又怎么样,不行呀!”程铮大言不惭道。


        

压得再低的声音都无法掩盖周子翼的惊愕与激动,“行啊你。早发现你不对劲了,我说呢,孟雪坐你前面你不让,她来了,你魂不守舍的,整天死乞白赖地找事,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谁。她从旁边经过,你脚底下的球都不往球门送,踢着踢着连人带球都扑人家身边去了。她家里有事,老子的早餐钱都被你拿去捐得一毛不剩。你可真够意思的!”


        

程铮被他点破,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少废话,难道你不服?”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斜着眼睛打量周子翼,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该不会也……那天她在球场上直勾勾看着你干吗?我可警告你……”


        

“见鬼了!”周子翼差点没跳起来,眼看招来了侧目,这才又压低了声音说道:“青天白日的我冤死了。不是每个人的眼光都像你那么‘独树一帜’。不过……话又说回来,大概她看我是觉得我比你帅……她真的看我了?”


        

程铮恨不得一脚把这个自恋狂踢到黑板上。不过他心里其实对周子翼并无芥蒂,因为太清楚自己好友的审美水平,苏韵锦那一类型的还真不是周子翼好的那一口。再说,就算苏韵锦看的人真是周子翼,他现在也不担心了,怕只怕她铁石心肠,如果她会对别人动心,那他就有把握把她的目光“扳回来”。周子翼懂什么,他见过她哭吗?他尝过她的泪水吗?他……亲过她的嘴吗?他被她踢过小腿吗?这么想着,他又有了一种不足为外人道的沾沾自喜。好像自己从此和她之间真的有了某种比旁人更为特殊的联系。


        

周子翼见他不理会,啧啧感叹:“看你笑得跟西门大官人似的。潘金莲好歹如花似玉,苏韵锦她有什么呀?你居然看上她,要是孟雪知道,不气死也得憋屈死。”


        

程铮懒得答话,只当没有听见。周子翼那边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喋喋不休。程铮把作业检查了一遍,又呆呆地出了神。有些事就是那么微妙,那天过道上她扭头走后,他一整晚都心神不宁,连周子翼他们后来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满脑子都是那双眼睛。他猜想她一定是隔壁班的,可在此之前自己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个人的存在。从那天起,他无论是坐在教室里还是在走廊里,都有意无意地试图从那些穿着相同校服的女生里搜寻她的影子,还拐着弯向周子翼打听过这个人,可就连号称“少女之友”的周子翼都对她毫无印象。


        

的确,正如周子翼所说,她有何特别?不过是子翼他们嘴里的“村姑小芳”之一,土土的,不算顶漂亮,性格又闷得很,扔到大街上用放大镜都找不出来。那天走道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大家都视若无睹,唯独他如同触电?这是什么奇怪的磁场?难道只因为她撞上的人是他,因为她拨开他如拨开一只拦路小狗一般的轻慢,因为她回首时那双光华顿生的眼睛?这些都不是理由。


        

可他就是记住了她。每天那么多女孩从眼前经过,认识的,不认识的,比她高的,比她矮的,只要一眼看过去,他就能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她。


        

高三开学第一天,看到她走进自己所在的教室,他差点没伸手去掐自己的大腿,那感觉好像是高兴,但很快又为她和孟雪打了个招呼之后面无表情走开、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而不快。


        

调整座位的时候,当苏韵锦迟疑地抱着书包向他前面的位子走来,程铮的心跳快得连自己都感到羞愧,紧张得只能装作埋头书堆里,笔尖在草稿上涂涂画画半天,全是些无意识的线条,凌乱的、纠缠的,他甚至不敢抬头也不敢太急促地呼吸,怕自己的热切会把她吓跑。他不喜欢女生坐在自己附近,因为她们大多鼓噪又麻烦,就连孟雪想要占住那个位置都被他恶声恶气地赶跑,可她和谁都不同。周子翼不知有意无意地说出那个座位不许女生坐时,他窘得不行,不经大脑就说出难听的话。当时苏韵锦恼怒地回头看他,他心慌意乱之余,竟然有了一种近似于自虐的快乐。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留意到他的存在,只有这样她才会专注地看着他。所以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找碴,宁可被她讨厌,也不愿意被她漠视。


        

他嘲弄她笨,不过是盼着她问一句,“你能不能教教我?”


        

骂她没脑子,是看不惯她被别的女生欺负。


        

摇晃她的凳子,用笔戳她的背,故意把汗甩她身上,都是想让她面红耳赤地转身说话。


        

她用力地靠向他的课桌,让他几何课本上的辅助线变成一道抛物线,可当时他只留意到她垂在自己桌上的发梢。恶言几句也不过是要驱走自己心中诡异的心神荡漾。


        

体育课上,男生们休息的时候围成一堆评价班上的“八大恐龙”,有人不经意地提起,“其实我觉得苏韵锦打扮一下的话应该还不错的。”他几乎立刻冒出一句:“母猪打扮一下也能变嫦娥。”别人只道他看苏韵锦特别不顺眼,其实他自己明白,他只是不喜欢别的男生对她评头论足,就像不喜欢自己私藏的宝贝被人窥伺,他自私地希望她的好处只有他看得见。


        

她家里出事,他比谁都着急,买面包、故意掉钱、偷偷往她课桌里塞饭菜票,捐了自己所有的零花钱都是想让她过得好一点。她自尊心强,他也拉不下面子说软话,再好的用意到了嘴边都成了刻薄,事后每每恨不得用鞋底抽自己的嘴,可下一次依旧没有任何改善。


        

程铮千方百计想要苏韵锦注意到自己,可苏韵锦这个人总是把自己缩成一团淡灰色的影子,别人很容易忽略她的存在,她也并不太在意旁人,可悲的是,这个“旁人”往往也包含了程铮。她从不主动出现在女生为他欢呼的球场,不参与围绕在他身边的“座谈”,有时他宁愿耐着性子听那几个连最基本的赛场规则都不懂的女生在大谈足球,希望她能朝这边热火朝天的现场瞄一眼,她却从来没有。他无数次地从她身边走过,她连发梢都没有为他动摇过分毫。


        

程铮要面子,不肯承认自己对她特殊的好感,每天在教室里都一边强迫自己不要理会她,一边期待她的注意。其中的深意,他不敢细想。周子翼他们捧着杂志看着那些前凸后翘的比基尼女郎咂舌不已,程铮却觉得苏韵锦瘦瘦的背,绷直的腰,还有从洗薄了的蓝色校服下隐隐透出来的白色细肩带更让人脸红心跳、口干舌燥。他不敢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这一幕和她回首时的眼睛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梦境里,惊醒后自己贴身的衣物一塌糊涂,越是这样,他坐在苏韵锦身后偷偷看着她时,就越有一种私密而甜美的惘然。


        

这一切到了今天才终于水落石出,原来不过是因为他喜欢她,一直如此。如此简单,再显而易见不过,他竟然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做了那么多傻事才弄明白。程铮在豁然开朗的同时也不得不首度怀疑起自己的智商。不过现在好了,从此以后他再不用玩捉迷藏的游戏。喜欢就是喜欢,理当明明白白,堂堂正正。这才是他习惯的方式。


        

程铮就这么将自己的作业本翻来翻去,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也顾不上理会一旁不怀好意窃笑的周子翼。一节自习过半,随堂的任课老师才坐到了讲台上,她发现教室里空出了一个座位,便问班长苏韵锦到哪里去了。这下倒好,班长还没出声,全班人的眼睛都不约而同地向程铮看过来。程铮挠了挠头,还在想要怎么才能搪塞过去,这时坐在前排的莫郁华主动把一张请假条递给了老师,还在老师耳边小声地解释了几句。同为女性,值班的化学老师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程铮如释重负,回家的路上,孟雪一个劲地为他抱不平,说苏韵锦的行为太侮辱人了,还追问着程铮跟出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程铮同样不愿和她说得太多,三言两语打发了。回到家,老妈特意煮的消夜他也没心思吃,扑到床上,抱着枕头就怔怔地想,她颤抖的眼睑,又热又咸的泪水,惊呆了之后微张的嘴。他扑过去的时候好像太用力了,磕得下唇生疼。她到底有没有闭上眼睛,她虽踢了自己一脚,却什么都没说,应该,应该不会太讨厌他吧。最后他说的那句话她究竟有没有听见……他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娘们儿一样,心浮气躁地把枕头往地上一扔,又补了一脚。草草洗漱完毕,就盼着明天早点到来,她总不会再继续赖在宿舍里不出来。到时两人见了面,她给他一两下,骂他“流氓”也行,这至少证明那个吻是真真切切存在的,而不是他一个人臆想出来的空梦。


        

次日清晨,程铮迫不及待地去了学校,左等右等,早读开始了,自己前面的座位依旧空着。直到下午,周子翼才告诉他一个从别处听来的消息:苏韵锦家里来了人,说有事要请假,老孙同意了。听说她爸爸的病恐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