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韵锦那边完全又是另一番境况。录取通知书被送到家那天,她正在拂拭爸爸骨灰盒上的薄灰。没想到她高考临场发挥得还不错,平时最为薄弱的数学和化学都考到了平均分以上,误打误撞地被南方一所还不错的大学录取了。


        

“爸爸,我没有太让你失望吧?”她把通知书正对着父亲的遗像展开,继而又垂下眼帘,喃喃地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


        

经历了父亲的病重和离世,这个原本就拮据的家庭早已负债累累。学校的那次捐款结清医院的费用之后所剩无几,父亲去世的抚恤金和丧葬费全部用于还债也只能偿还清其中一部分。虽说由她的高中母校出面,替她联系到即将就读的大学,考虑到她家的困难情况,予以暂缓缴费,待到助学贷款批下来之后再进行补缴。可是家里现在的情况是,别说生活费,就算去学校报到的路费都成问题。家里能借钱的亲戚朋友之前都借过了一轮,旧债尚且未清,稍有算计的人家,谁愿意把钱再借给一个失去了顶梁柱、又没有任何偿还能力的家庭?


        

苏韵锦的妈妈是个温柔敦厚的妇女,半辈子操持家务,以丈夫女儿为天,一下子失去了依靠,除了掉眼泪,没有半点主意。看到女儿的录取通知书,她又是高兴又是忧愁,想到未来的路不知怎么走,更是抱着女儿在家徒四壁的屋里嘤嘤哭泣。苏韵锦反过来安慰妈妈不要太过忧心,再怎么说眼前学费的问题暂时不用考虑。欠银行的钱是付利息的,总好过欠了还不清的人情,唯一难过的是,到外省求学后,家里只剩下妈妈孤零零地与爸爸的骨灰相伴,还不知道难过成什么样子。


        

可是有一句话,苏韵锦没有说出口。她不是不会为家里着想的人,她对爸爸感情再深,但人毕竟已经去了,妈妈还年轻,后半生难道就必须一个人熬下去?她在身旁的话,以妈妈的性格,势必是咬了牙也要守定女儿过下半辈子,绝不可能再考虑自己的事情。苏韵锦远去求学,或许也是成全妈妈的一种方式。


        

苏韵锦没有时间忧愁,谁都靠不住,她得为自己和这个家打算。她家附近有一个纸箱厂,时不时有些叠纸盒的手工活外包给周边闲散的家庭劳力,她也去领了这份活,妈妈在外面打零工,她整个暑假就留在家里叠纸盒。每叠十个就赚五分钱。苏韵锦从早上六点做到晚上十一点可以完成一千五百个左右,把这点微薄的钱累积起来,再加上妈妈左拼右凑起来的钱估计足够路费和头两个月的生活费。


        

那天,苏韵锦抱着最后一批完工的纸盒去厂子里交货,结算的时候,负责人塞给她三百五十块钱,苏韵锦愣了愣,她自己明明也计算过,至少不会低于四百五十块,怎么平白就少了一百块钱?她犹豫地问那人是否算错了,对方回答她说,因为她交上来的成品有一部分是残次品,所以必须扣除那些钱。


        

苏韵锦很难接受这个说法,她做事一向很仔细,为了减少出错,每次交货前她自己都会检查一遍,发现有小瑕疵的都会挑出来重做,那些收货的人当时也都说她手工做得很细致,再说,即使有残次品,也绝不至于要扣除一百块那么多,这些钱几乎足够她半个月的生活所需。她不是泼辣的人,但这时也必须据理力争,于是一再恳求对方算清楚一些,至少告诉她哪一部分是残次品,好歹让她看看,眼见为实。


        

可对方哪把她这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小丫头片子看在眼里,直接回绝说次品都处理掉了,就三百五十块,爱要不要,不愿意的话就把她交上来的纸盒再拿回去,前提是,必须要扣除材料费。


        

这明摆着就是欺负人,看准了她不可能把已经叠好的成品再领走,难不成还能当废品卖了?苏韵锦想起将近两个月来自己没日没夜地劳作,双手不知道被那些厚卡纸割破了多少回,临到头来还得吃个哑巴亏。然而她又有什么法子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总不能为了面子扭头就走,三百五十块对于她而言也很重要,谁让她没钱?


        

在对方不耐烦的眼神里接过钱时,苏韵锦口腔里全是苦涩的味道,并非心理作用,是真实的苦味,仿佛胆汁都倒流了一般。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走回她家所在的教师宿舍,单元楼下好像有人弯腰向纳凉的李阿婆打听着什么,阿婆比手画脚地说了一大通,看到走过来的苏韵锦,笑着朝她的方向一指。


        

那人就直起身子,劲瘦的高个子,皮肤被晒得黝黑,戴着顶白色的棒球帽,帽檐压得略低,但苏韵锦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朝她走来,起初步子迈得很大,临走近又慢了下来。苏韵锦近距离打量他,五十多天没见,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脸上没什么表情,嘴唇抿成有些冷漠的线条。


        

“你来……”


        

“我来……”


        

苏韵锦低头,让他先说。


        

“我是过来练车的,刚拿到驾照。”程铮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到你们县城的路上车比较少,正好可以来回练练,顺便……来看看,这么巧遇上你回来。”


        

苏韵锦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在她家的单元楼下遇到她回来,如果没有“这么巧”,他会不会直接找上门去。而且她所在的县城离省城虽不远,但高速公路还在建,仅有的一条二级公路以路况糟糕闻名,县中所在的位置更是偏僻,他要有多大的练车热情才能一路颠簸着“顺便”到此一游。


        

程铮仿佛也觉得自己的话不怎么站得住脚,烦躁地说道:“好吧,我特意来的。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太阴险了,拿我当傻瓜逗着玩!”


        

“你爱怎么说都行。”苏韵锦站在树荫下,像避开烈日一样避开他咄咄逼人的视线。


        

“我就这么讨人厌,让你恨不得离我越远越好?”程铮的喜怒哀乐鲜少避人,他生了一个半月的闷气总算找到了宣泄的途径。


        

苏韵锦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填的都是我认为理想的学校。”


        

她也昏头了,顾不上这样的说辞明显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那好,你就去你‘理想’的学校,有多远去多远,还真以为谁离了你不行!”他一赌气,话又难听了起来,可苏韵锦并不生气,她只是有点难过,说不清为谁。


        

“恭喜你考上那么好的大学。”程铮的情况她多多少少也有耳闻,那是他们所在高中的荣耀之一。


        

他冷冷道:“用不着你恭喜……我走了。这边的路破得跟狗屎一样。”


        

程铮说了要走,人却不动,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他先败下阵来。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很是粗鲁地往她面前塞,“这个,给你!”他恶狠狠的样子仿佛要给她的是个点燃了引信的炸药包。苏韵锦没有接也避让不及,他又是胡乱地一塞,信封连带着手的力度像一记重拳砸在了她的胸口。


        

苏韵锦低呼一声。程铮只知道自己不小心打中了她的身体,手到之处异常柔软,还没反应过来就赶紧收回手,惊慌失措地问:“你没事吧,很疼?”


        

苏韵锦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的力道没个轻重,这一下还真是疼,但更要命的不是疼,而是他打中的那地方,她捂也不是,揉也不是,难受得弓了弓背,一只手捂住了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的脸,那种在他面前想要去死的心情又回来了。


        

程铮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羞愧交加之下,先前装出那副又酷又?的样子早没影了,活脱脱被打回紧张局促的原形,弯下腰想要透过她遮住脸的手看她的表情,话也说不利索。


        

“怎……怎么样呀,真……真的很疼?要不去看看……不,不是,我不是说我要看,我是说去看医生……”他又有脱鞋抽自己的念头了,看了医生怎么说,就说他想给她钱,却打中了她的……男医生还是女医生?伤到那里该怎么处理?总不会贴块膏药吧。他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淫靡画面吓到了,真该两只鞋都脱了,左右开弓地抽,又恐怕抽出鼻血,不好收场。


        

苏韵锦竭力忍住想要去揉一揉的念头,连连深呼了几口气,那股疼痛的劲才渐渐缓下去了,但想死的念头只增不减。她扶住身旁的树干,暗道要冷静,要冷静,别和他计较。半晌才说出一句话:“算我求你了,离我远点行不行。”


        

程铮当真跳着退了一步,顶着大红脸,总算想起了自己万恶的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这个你拿着。”


        

其实苏韵锦看了一眼那个信封,大致上已经知道里面是什么,看厚度,想必不是个小数目。她抬起头,明确说道:“我不要。”


        

“别打肿脸充胖子,给你就拿着,就算是借给你的。”通过老孙,程铮对苏韵锦的家庭情况了解了不少,心知她即使申请到助学贷款,也必然还有很多需要用钱的地方。他对钱并没有太大的概念,自己平时用得也不多,吃穿用度都有父母,买买游戏软件,零花钱大有富余,而且暑假里家里就没断过来道贺的人,那些礼钱一概在他手中。他虽然生气,但想到她发愁时低头皱眉的样子心里就不好过,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好,只是有什么就想给她什么。眼下也不管她拒绝,抓过她的手想强行让她握住那个信封。


        

苏韵锦用力地抽手,她手上有伤,拿捏之下每个裂口都像又被撕开一般,却不能妥协,最后急了,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程铮,你为我好的话就放手!”


        

这下钳住她的手才骤然松劲,他好像也发现了她双手的不对劲,“你的手被狗啃过了,怎么弄的?”


        

苏韵锦下意识地把手往身后藏,既是回避去接他强塞过来的东西,更不愿意让程铮看清自己的手,上面新伤叠着旧伤,丑陋斑驳得连她都厌恶。这些伤换来了三百五十块,她问心无愧,却不想将它展示在程铮的面前。


        

“我不能再要你的钱。”她低声说。


        

程铮不能理解,“我的钱难道不是钱?你敢说你现在不需要?”


        

“我需要,但我会自己解决。”


        

“我现在就是在帮你解决。”


        

“我不要你的。”


        

他在她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话语下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拖长声音“哦”了一声:“我知道了,你还是因为讨厌我,所以不想和我有任何关系。你怕欠我的,怕我会缠着你?”


        

程铮有些受伤的语调让苏韵锦眼眶一热,却又忍住了。


        

“反正我不会要的。”


        

程铮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东西,掉头就朝停车的地方走。他傻透了,一头热地来这里干什么,昨晚上居然还为此没睡好。一早晨受那狗屎一样道路的颠簸,他车技尚且生涩,中途一不留神撞到棵树上,人没事,保险杠凹进去一块,还不知道回去后妈妈看到会怎么骂他。他不是要苏韵锦因此感动或感谢,只是想看到她笑一笑,就像那天在马路上道别时那样。她却毫不留情地划清了与他的界限。


        

他拉开车门,看到苏韵锦还站在那棵矮树下,冷冷的,仿佛在笑话他。


        

程铮朝她喊道:“你想太多了,我就是可怜你。既然你用不着,马路上有的是乞丐!”他发动车子,第一次没有成功,过了一会儿才成功地绝尘而去。


        

苏韵锦转头,这还是她第一次看他离开。基督教语里说“施比受有福”。除了宗教意义上的慈悲,她想,兴许还因为“施”与“受”之间的不对等。“施”是游刃有余的,“受”却往往无法选择。他说可怜她,不管是不是真心,这话她不是第一次听见。她并不超脱,但如果必须接受别人的施舍,她不愿意那个人是程铮,她宁愿在一个陌生人那里谦恭地接受好意,也不可以在他面前展露出她的卑怯,一如她藏起了自己那双斑驳的手。为什么要这样,她不愿去想,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那样不可以。


        

楼下的李阿婆还在笑呵呵地看,似乎搞不清是什么状况。苏韵锦上楼,开门前从半开放的栏杆看向远处的马路,有一瞬间她在想,既然拿了驾照,那回去的路应该没有问题吧?像他那样清高又矜贵的男孩,在他的世界里,被一个略有好感的女生所拒,或许已是有生以来最大的挫折。夏虫不可以语冰,他永远没法了解她所在的那个世界。


        

被阳光晒得发白的路上看不到车的踪影,苏韵锦再次深呼吸,关上门的瞬间,她听到高树上一声声悠长的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