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结伴回到学校之后,苏韵锦和沈居安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两人之间仿佛多了一种无声但亲昵的默契。在图书馆单独相处时,他会朝她会心一笑,每次家教结束,他都会“恰好”出现在小巷口。但他并未表明心迹,苏韵锦也没有急于将两人的关系往那方面靠拢,这样的感觉她已经很满足,只不过有时也会偷偷在心里想,自己对于沈居安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正所谓恋人未满,却比友情更多。


        

由于沈居安即将到签约单位实习,因此他在图书馆的工作也就即将结束,那几天他都忙于离开前的一些交接。下午六点多,晚饭时间,还有一些收尾的琐事没有完成,有人进来叫了沈居安一声:“师兄,楼下有人找。”


        

沈居安愣了愣,站在他身边一块整理索引卡的苏韵锦抬头,正好看到他的眉头不经意一皱,但很快恢复如常。


        

“好的,谢谢。”应了那个来报信的同学,他却没有立即停止手头的工作。


        

苏韵锦说:“你去吧,这里没什么事了,我一个人足够。”


        

他点了点头,“那麻烦你了。”


        

“这么客气干什么?”


        

他对她笑笑,这才走了出去。其实一个下午已经忙得差不多,确实也没剩下多少工作,沈居安走后苏韵锦独自整理了半个多小时便大功告成,唯恐错过了食堂的饭点,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出了图书馆。


        

刚走下图书馆大门的台阶,苏韵锦看到明明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的沈居安从一侧的小路上独自走了过来。


        

“居安?”苏韵锦惊讶地叫了他一声。


        

沈居安转头看过来,好像也有些意外。他几步并作一步地走到苏韵锦的身边。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你不是早走了吗?我还以为……”


        

苏韵锦的下半截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她傻傻地又走了几步,才敢抬起头去看两人的身畔,在那里,她的手被另一双温暖干燥的手紧紧握住,这是他第一次牵她的手。她动了动手指,却没有挣扎,心跳骤然加快。不是没有幻想过这一刻,但这昭告天下的亲密接触来得如此突然,由他做起来却仿佛天经地义一般。苏韵锦假装望向一旁,借此掩饰自己的羞怯。


        

然而,就在她视线转向右后方时,正好看到身后的林荫小道上站着个艳光四射的妙龄女郎,对方的眼神,也好似直勾勾地朝他俩看过来。苏韵锦心中顿时闪过一丝异样,那女郎所在的位置,正是沈居安匆匆走出来的地方。


        

“居安……”苏韵锦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不过这次带着隐隐的不确定。


        

沈居安步子放慢,柔声道:“怎么了,你不喜欢?”他这么说着,手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如果说苏韵锦方才还有疑惑,这时也彻底在他含笑的专注目光下融化于无形,是她想太多了吧,这不是她一直期待的吗?把手放在沈居安的手心,她的一颗心也仿佛有了安放的地方。


        

即使没有刻意张扬,苏韵锦和沈居安的这段关系也很快被人知悉,但是对于这对璧人,大多数人都持羡慕和祝福的态度,苏韵锦宿舍里的舍友都笑她是大学“黄昏恋”里最幸运的一个。


        

有时苏韵锦觉得,再也找不到比沈居安更贴合的恋人了。他们性格相投,很是融洽,他像长了一双能看穿她的眼睛,总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做她最喜欢的事,而且他尊重她、包容她、照顾她,两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有静谧的喜悦。


        

感觉幸福的时候,时间总是故意加快脚步,转眼五一到来。按照原计划,苏韵锦应该趁长假期间给她的学生好好补习,但临近放假前学生家长通知她,他们一家三口要去长途旅行,补习随之取消。这样也好,苏韵锦也松了口气,她有了七天的闲暇,反正沈居安也快要毕业了,她想要把握住两人同在学校的最后时光,好好享受独处的快乐。


        

长假的头一天,沈居安约了苏韵锦一块到大悲寺去散心。一大早,苏韵锦刚从洗漱间回来,就听到舍友转告她,“你男朋友说在楼下等你。”


        

苏韵锦脸一热,虽然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她仍然没有习惯有人给沈居安套上这个称谓。不是说好了九点半吗?苏韵锦看了看时间,刚过九点。沈居安是个守时的人,很少见他这样心急,难道因为这是两人头一回在校外约会的缘故?她暗暗抿嘴一笑,略略整理了头发便下了楼,没留意到舍友脸上纳闷的表情。


        

到了楼下,苏韵锦四顾均不见沈居安,正疑惑间,她无意中看了眼楼栋对面的人行道,视线移开后又猛然转了回去,呆呆地甩了甩头。昨夜又接到了那个无声的电话,她的梦太乱,睡得也不好,难道因此出现了幻觉?可幻觉也能如此真切,这“幻相”甚至比前一回看到的那个真人又高了一些。


        

上大学后,苏韵锦也长高了两厘米,之后个头就再也没有往上蹿,在身旁普遍身材娇小的女孩子中,她已经算是比较高挑,可是现在,她就算踮起脚,只怕也……不对,他现在应该在北京,或者是在他父母身边……他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唯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站在她大学的宿舍楼下。


        

可那人不是程铮又能是谁?他身上套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肩上斜挎的背包估计是行李,眼睛已经看向苏韵锦所在的位置,眉宇间除了疲惫,还有她以往熟悉的神采。


        

看见苏韵锦不敢置信的表情,程铮也不急着朝她走来,两人就这么隔着一条并不算宽敞的校园通道对视了十几秒,最后,她不得不先做出反应,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呃……那个,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韵锦局促地问。


        

程铮下巴轻扬,还是一副不讲道理的样子,“这学校是你的,别人就不能来?”


        

苏韵锦没心情和他抬杠,迟疑道:“刚才我舍友接到的电话是你打来的?”


        

“是啊。”他理直气壮,“有什么问题……你以为是谁?”


        

“你能不能不要在别人面前胡说?”


        

“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可是问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你住哪里。你们这里的女生为什么一副没见过男人的样子?”


        

“你还没说你来这里干什么。”苏韵锦心烦意乱地低头。


        

程铮双手环抱胸前,道:“苏韵锦,我发现你在我面前总是副罪孽深重的样子,不会是做贼心虚吧?”


        

“笑话!”苏韵锦虽这么说,但程铮的话却实实在在戳中了她的软肋。她也在困惑着,为什么两人只要一面对面,那久违了的自卑、怯懦、惶然就全部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还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仿佛真有他说的“做贼心虚”的感觉。她明明没有亏欠过他。


        

“总算你还知道你对我太坏了。”程铮像有读心术一样,故意弯了弯腰,将脸贴近她,慢条斯理地说话,她能感觉到他带着热气的呼吸。


        

苏韵锦心中泛起一丝恼意,恨恨地推了他一把,惹来他不怀好意的笑。明明上次同学聚会时见面他还当她是洪水猛兽一般,想不到翻脸和翻书一样快。


        

“你不是说以前都是可怜我?我用不着你可怜,你去施舍街上的乞丐吧,来找我干什么?”她明明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可话一说出口怎么听都有一股赌气的味道。


        

程铮又像看傻瓜一样嗤笑道:“苏韵锦,我说过是来找你的吗?”


        

“那你滚吧。”她又羞又气。


        

“我偏不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碍着你了?”


        

“好,你不滚,我滚!”


        

苏韵锦刚跨出一步就被他扯了回来。


        

“你注意点,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她急了,不远处,约好在楼下见面的沈居安正朝他们走来。


        

程铮也朝她看的方向瞥了瞥,手依然不放,声音却别有用心地放低了,“别着急滚呀,我话还没说完。我是说过可怜你来着,既然你现在用不着了,那咱俩换换,轮到你可怜我怎么样?”


        

“说什么疯话?”


        

在沈居安停下脚步时,苏韵锦也得以摆脱,她敏感地从程铮身边退开几步,却没留意她先前所站的人行道比身后的路边高出一截,倒退着一步踏空,顿时失去重心,两股力道分别从身体的两侧同时稳住了她。


        

“你又不看路了。”沈居安笑着说,见她无恙便松开了手。


        

苏韵锦甩掉另一只不识趣的手,竭力想平复加速的心跳,让自己看上去和平时别无二致。“你来了?”她对沈居安说。


        

沈居安笑容一如往常,眼睛里看不出波澜,“我猜到你会早一点,所以也早到了。你有朋友?”


        

程铮慢慢直起腰,肆无忌惮地打量眼前这个样貌气质俱是出众的男生,戒备,却并不意外。


        

“苏韵锦,你不介绍一下?”他冷冷说道。


        

“我看没这个必要吧。”苏韵锦有些恼他这副目中无人、咄咄逼人的样子,打算不理他,自己和沈居安走人了事。


        

程铮说:“你这样可没有礼貌,好像别人不存在一样。”他嘴里的“别人”指的可不是自己。


        

苏韵锦听出了话外音,她从来就没见过比他脸皮更厚的人,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沈居安的手轻柔地按在她的肩膀上,像是对她无声的安慰。


        

对呀,她越生气就越中他的下怀。苏韵锦忍耐着,索性遂了他的心思,介绍道:“这位是沈居安……居安,这是程铮,我的高中同学,在北京念书。”


        

谁都听得出来,她那么亲昵地称呼沈居安,又明确地撇清了和程铮的关系,亲疏立现。


        

程铮竟然咽下了这口气,只是看着沈居安长长地发出一声:“哦……”


        

这是什么意思?苏韵锦皱眉。沈居安的气度却比程铮要好上太多,他微笑点了点头,问道:“特意来这边旅游?”


        

“算是吧。我打扰到你们了?”话是这么说,可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歉意。


        

“我们正准备出去。”苏韵锦打算以此结束和他的“偶遇”。


        

“去哪里?”程铮将不识趣进行到底。


        

“关你什么……”


        

“我们打算到市郊的大悲寺走走。”沈居安平静陈述道。


        

程铮挑眉,竟然显得兴致盎然,“大悲寺,我听说过。”


        

“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


        

“居安!”苏韵锦不解地看向身边的人,以他的心思,怎么可能看不出程铮是故意在捣乱。


        

程铮一听顿时精神振奋,哪管苏韵锦的反感,竟然笑了起来,“既然是来‘旅游’的,去逛逛也不错。”


        

这一次的出游成了苏韵锦感觉最怪异的经历,与两个出色的男孩子结伴出游,她却如芒在背。一方面,不知道沈居安是怎么想的,居然不动声色地容忍了程铮的出现;另一方面,就连她自认为一目了然的程铮也出人意料地克制。结果又困惑又不自在的人只剩了她一个。她心中有事,恐怕说多错多,所以一路上始终是闷闷的。沈居安应付得体,一路上始终保持了对程铮不卑不亢的友善。程铮也没有继续胡闹,不过是时不时意味深长地看苏韵锦一眼,既像挑衅,又似嘲弄。


        

大悲寺坐落在距离市区一小时左右车程的东郊,虽说是长假第一天,但寺内香火算不得十分鼎盛,一进入寺门,只见古刹林木森森,宝相庄严,让人的心不由得也沉淀了下来。


        

三人各怀心事边走边看,寺内香火最盛的当然还是观音像前。沈居安入乡随俗地和其他香客一样买了香烛,分别递给苏韵锦和程铮。


        

“不管时代怎么更替,世人得不到满足的欲望总是那么多,自己无能为力,就只有寄希望于虚无的神佛。”他说。


        

程铮没有接,摇头道:“我不信这个。”


        

沈居安笑笑,“既然来了,就点一炷吧,听说这里的观音菩萨很灵验,说不定真能实现你的愿望。谁都有求而不得的痛苦,如果相信能让你比较快乐,为什么不信?”


        

程铮沉默,苏韵锦知他一向桀骜,但没想到他竟也没再坚持,略显笨拙地点燃香烛,与另两人一样郑重地在佛前叩首,神像前摆放着功德簿,敬过香的人照例会在上面写下自己所求之事。沈居安先写了,苏韵锦随后。


        

沈居安见苏韵锦被香炉旁的高温蒸得额头上泛起一层薄汗,主动提出到寺门口去买水,苏韵锦想跟他一块去,他笑着说不用了。他离开后,观音殿里就剩下程铮和苏韵锦两个。独处时,苏韵锦的那份尴尬又冒了出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和他客套总觉得很奇怪,但交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便装作专心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程铮此时还跪在蒲团上,刚合上那本功德簿,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又往功德箱里投下香火钱。苏韵锦见他眼睛都不眨地把几张百元大钞塞了进去,忍不住说道:“只要略表心意就好了。”


        

“既然是心意,就不许我多一些?”


        

苏韵锦小声诟病:“你这人真有意思,刚才说不信这些,现在又比谁都虔诚。”


        

程铮反唇相讥:“我和你不同,我做事要么就不做,做就做到底。”


        

他说罢,双手合十许久,才站了起来,拍了拍牛仔裤上的灰尘。


        

也许是在这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感到了来自他的压迫感,时间过得很慢,苏韵锦嘀咕道:“居安买水怎么去了那么久。”


        

程铮冷笑,“居安居安,叫得真亲切。他就是你所谓的男朋友?”


        

“是又怎么样?”他那张狂的样子要惹她生气简直太容易了,此时苏韵锦也不怕在他面前大方承认,她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


        

“我看他也不见得多在乎你。”程铮话里有话,“你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迟早你会发觉自己有多可笑。”


        

“是,我们都可笑,只有你最了不起。”苏韵锦恨声道,心想他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程铮的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我比你更可笑。之前我骗自己说,你只是还没学会去爱一个人,原来你只是不爱我。”


        

“你说这些干什么?”苏韵锦心头一颤,涌起一股无力感。


        

程铮往前一步,正好站在她身后,双手忽然伸出去环抱着她的腰,不管不顾地说:“苏韵锦,我想过再也不理你的,但是没办法。你至少告诉我,我哪里不够好?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为什么亲了我之后又把我甩开?”


        

这是苏韵锦第一次看到向来强硬的程铮在她面前如此示弱,一直以来,她都认为他对自己的心思只是小孩子心性,得不到就越想要,也许闹过一阵就忘了,谁知道隔了这么久,他还是寻了来。她有些慌张地拍打着他抱在自己腰上的手,“你放开,放开!”


        

“你先说你为什么不要我!”程铮抱得更紧,弯下腰将她整个地收在怀里。


        

“不要这样……像什么样子!居安马上就回来了,让他看见非误会不可。”


        

程铮一听,用力把她的身子扳转过来,大声道:“那就别让他‘误会’,我就要他眼见为实。”他说着低头胡乱地亲了下去。


        

苏韵锦竭力闪躲,颤声道:“别这样,程铮,你……菩萨都看着呢。”


        

“那菩萨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它看得见吗!”他的力道一向又狠又重,情急之下更是如此,苏韵锦只觉得他的手收得更紧,自己连呼吸都困难,劈头盖脸都是他的气息,说不出话,好像三魂七魄都被他吸了去,昏天暗地之下自己也用了劲,逮到什么咬什么,程铮“唔”了一声把手松开,她舌尖尝到血的腥甜,一时间竟不知道伤的是自己还是他,使劲用袖子在脸上抹了一把。


        

程铮用指节按压着唇上的痛处,喘着气说道:“你躲吧,神仙都看得到我们有一腿。那天你说什么‘这是我还你的’,我告诉你,你开了个头,就还不完!”


        

这才是她熟悉的程铮,她最讨厌就是他这样的盛气凌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以为自己得到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她还以为他和以前多少有些不一样了,其实一点都没变。


        

“你还是那么让人讨厌,简直不可理喻。”苏韵锦越过他,走出观音殿,正好看到沈居安拿着几瓶矿泉水朝这边走来,看到他的出现,她如同溺水的人看到了岸。


        

“你怎么回事,眼睛那么红?”其实沈居安说得太含蓄,她发红异样的何止是一双眼睛。当然,程铮嘴角的伤痕也无处遁形。


        

沈居安沉默地把水递给他们,苏韵锦摇头拒绝了,程铮不客气地接过,好像渴了许久,拧开就喝,瓶口碰到伤处火辣辣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