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韵锦背包里那张写了地址的卡片派上用途,她冲出图书馆,径直出了校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程铮,把事情问个清楚。


        

程铮昨天指给她看的大厦所在的位置她没有忘,一路找了过去,那里果然叫“衡凯国际”。上到C座23楼,对应上房号,苏韵锦几乎是用拳头砸过去一般敲门。


        

应门的人来得很快,程铮一脸惊喜地出现在她面前,还没开口,就被上前一步的苏韵锦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她是真的动怒了,手上使出十分的力气,那耳光又重又准。程铮愕然捂着半边脸,喜悦被怒火取代,眼睛里像要冒出火来。


        

“你敢打我?”他的手顿时高高扬起,苏韵锦心想,他还手就还手吧,大不了和他拼了,可事到临头,有一瞬间还是闭上了眼睛。


        

她意料中的痛楚并没有出现,程铮气急败坏地收回了手,脸色铁青,“你这女人吃错了什么药?”


        

不知道为什么,苏韵锦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在见到他之后决堤而出,趁着视线还没有被眼泪彻底模糊,抡起背包就朝他砸过去,伴随着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哭着道:“浑蛋,你这浑蛋!你和他说了什么?”


        

她的背包里装了本词典,沉甸甸的,砸到身上可不是好受的。程铮一边护着头和脸一边往屋里退,嘴里喊道:“别打了,你听到没有,还打……别以为我怕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啊,哎哟……”他避过了又一次打过来的背包,下巴却被苏韵锦的指甲划出一道血痕,来不及呼痛,她的手又招呼了过来。程铮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又怕反抗会伤到了她,干脆将她行凶的手抓住举高,让她不能动弹。


        

“我受够你了,家里有钱就了不起吗?”苏韵锦的手挣脱不得,有气无处宣泄,屈膝就朝他顶去,程铮“噢”了一声,痛得弯了弯腰,火大地将她整个人甩到最靠近门的一张沙发上,手脚并用地死死压住她,犹自吸了口凉气。


        

“靠!你也太狠了,想让我断子绝孙呀?”


        

苏韵锦被困在沙发上,全身受他所制,想破口大骂又苦于找不到足够恶毒的话语,只得哭着说了一句:“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想欺负我到什么时候?”然后便径自痛哭起来,好像要把失去沈居安的难过、被程铮戏弄的不甘和长久以来的挣扎压抑通通化作眼泪发泄出来。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她在程铮印象中一直都是隐忍克制的,鲜少流露真实情感,这时却像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很快就有邻居听到了他们这边的动静,向没关的大门探进头,见到这让人浮想联翩的一幕立刻又飞也似的消失了。程铮又急又无奈地看着自己身下的人,不禁苦笑,既不敢劝,又怕松开了她自己再吃苦头,只得听凭她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铮觉得自己胸前的T恤都被她的眼泪打湿了,苏韵锦像是在一场痛哭中耗尽了力气,神情恍惚地抽咽,也忘了挣扎。


        

她和沈居安这段贴心的关系才刚开了个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夭折了,什么“天长地久”都是她自以为的,心里空空的,不知如何是好。


        

苏韵锦的哭泣平复下来之后,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只听见彼此略显沉重的呼吸。她刚才什么都顾不上了,现在却觉得浑身血液不畅,骨头仿似要散架一般的疼痛,这才察觉到他们的姿势是多么要命。她的背陷在布艺沙发里,程铮大半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一手将她双腕固定在头顶,一手横在她胸前,略微屈起的腿压制着她身体的下半部分。


        

“给我滚一边去。”苏韵锦羞愤交加地说道。


        

“你还有脸叫我滚,刚才哭得像被强暴一样,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她吃力地动了动腿,徒劳地想要将他掀翻,然而那两条腿好像不是她的,“我叫你滚开,骨头都要被你压断了。”


        

程铮一慌,撑起身子,苏韵锦的腿一松动立即往前一撞。


        

这回程铮敏捷地护住了“关键”部位,大怒道:“你来真的!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龇牙咧嘴地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伤痕,“你真下得了手。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你倒好,上门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一顿胖揍,居然还敢抽我耳光,气死我了,要不是看在你是女孩子,我早就……”


        

“你早就怎么样?”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虽没有刚才那般压得严丝合缝,但苏韵锦依然脱身不得,想起早上与沈居安那一幕,胸口一阵钝痛,“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程铮,你这个卑鄙小人,昨晚上到底你和沈居安说了什么?”


        

程铮说:“我卑鄙,你的沈居安不知道比我卑鄙多少倍!”


        

“你什么意思?”苏韵锦怒道。


        

“你问我和他说了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而且每一句都是当着你的面说的,从来不在别人背后玩阴的。”他喘了口气继续道:“再说,就算我说了什么,是男人的话他就应该大大方方和我单挑,而不是缩到一边,轻易放弃你。你醒醒吧,他要真的喜欢你,别人怎么挑拨都没用。”


        

这正是苏韵锦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她闭上眼恨声道:“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害的,你不出现的话,我一直过得很好,凭什么你要来扰乱我的生活?”


        

“是吗?”程铮做出惊讶的表情,继而把嘴贴在她的耳边问,“你过得那么好,喝醉之后喊着我的名字做什么?”


        

苏韵锦立即睁开眼睛,惊道:“胡说!这怎么可能?”


        

“我胡说?有本事你去问沈居安呀,他是最好的证人。”他开始面露得意之色。


        

苏韵锦脑子飞快地回忆,却全无头绪。可程铮的样子又不像说谎。


        

我真的在醉后喊了他的名字?到底是怎么了,她羞愧地想,随即又辩道:“当时我神志不清,说的话怎么能算数?况且,我叫你的名字是因为我讨厌你。”


        

程铮闻言笑了,“你讨厌我?正好,我也讨厌你,而且已经讨厌很久了。”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热热地喷在她耳畔,苏韵锦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用尽全力地去推他,“我叫你起来听见没有?你这流氓!”


        

“这样就算流氓?那还有更流氓的呢。”程铮瞳孔里有种苏韵锦不熟悉的情绪,撑住身体的那只手抚上她的脸,嘴唇便贴了上去。他现在的姿势占尽先机,她根本无处躲避,想说的话全变成含糊的呜咽。不同于前几次的辗转试探,在她开口想要说话的瞬间,他的舌头本能地探了进去,生涩又急切地与她纠缠。


        

在这怪异却极度亲密的侵袭下,苏韵锦的大脑处于半停机状态,好像呼吸都被夺走了,昨晚喝醉后虚弱恍惚的感觉再次回到她身上,想阻止他,全身却没有一个部位听自己指挥。


        

当意识到他的一只手已得寸进尺地探进她衣服下摆,一路摸索往上,然后隔着内衣用力抚摸着她胸前最敏感的地方,她脑子里才警铃大作,苦于双手仍在他压制之下,别开脸喘着气说:“住手!”


        

程铮俊朗的脸上笼罩着意乱情迷,哪里理会她微弱的抵抗,喃喃地回了一句:“偏不!”不安分的手指直接探进内衣里握住了她的……


        

苏韵锦紧张得本能地弓起身,像只被扔进沸水里的虾米,可这样的举动不但没有半点保护作用,反而更让程铮心痒难耐。扭动中她的大腿擦过他身体坚硬的某一处,惹得他吸了口气,手下更是用力。苏韵锦被这陌生的情潮吓坏了,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和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绝对不可以再这样下去,可又不知道如何摆脱,她打他的时候,他节节败退,现在才知道两人的力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急得不知怎么是好,眼泪又涌了上来。


        

程铮正被体内压抑已久的渴望驱使着,每一个动作都是他梦寐以求的,全凭本能行事,不经意间脸颊感觉到湿意,才发现是她的眼泪。他挫败又不甘地停下动作,把头埋在她胸前,无比郁闷地说道:“又来了!我迟早被你这家伙逼疯。”


        

苏韵锦挣扎着想要起来,程铮一只手又把她按回了原处。


        

“程铮,别这样,算我求你了。”


        

“那你就别动。”


        

他双手都离开了她的身体,但人依旧趴在上面,随即苏韵锦隐约听到牛仔裤拉链的声音,然后感到他腰部以下有了动静。


        

“你搞什么鬼?”她云里雾里地问。


        

“闭嘴,还敢问。”程铮的声音透出点怪异,说不清是紧张还是痛苦,“都是你害的。”


        

苏韵锦瞬间反应了过来,活到二十岁,如果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好事”,那简直就是白痴。她周身的血管都要爆裂开来一般,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可是两人贴得那么紧,极度的紧张之下身体更为敏感,他身上每个细微的动静都在所难免地传递到她身上,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气息也越来越急,好在没过多久他全身剧烈地震了震,喉间传来一声低吟,然后整个人松懈下来伏在她的身上。


        

过了几分钟,苏韵锦害怕他睡着了,惊魂未定地试探道:“你……好了吗?”


        

程铮没回答,又过了一阵,他才懒懒地撑起身子,探身去拿茶几上的纸巾盒。


        

苏韵锦想要等到他收拾完毕再睁眼,没料到他忽然拍了拍她的腿,喊了一声:“哎呀,糟糕。”


        

苏韵锦吓得弹了起来,恰好看见程铮正在低头清理他自己。程铮见她猛然起身,其实也有点不好意思,本打算转身背对着她,哪知道她的动作更快。她尖叫了一声,不假思索地顺手抽起沙发上一个抱枕用力压在程铮两腿之间,借以遮挡住让她想要自毁双目的画面,然后双手迅速掩上眼睛。


        

程铮被她的动作惊得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吼道:“你有病是不是?”


        

苏韵锦不甘示弱地闭着眼说道:“你才有病,暴露狂。刚才鬼叫什么?”


        

程铮一把丢开抱枕,冷冷地说:“你看你的裤子。”


        

苏韵锦低头一看,大腿根处也就是方才贴近他的地方赫然有一摊黏湿的痕迹,不由得骇然。


        

程铮在浴室里冲洗了一轮,神清气爽地重新走出来时,发现苏韵锦还在机械地用纸巾擦拭裤子上的痕迹,脸色难看到极点。


        

“别擦了,你已经擦了十几分钟,裤子都要擦破了。”他一屁股坐到她的身边,心情大好。


        

苏韵锦不想跟他说话,要不是这里没有换洗的衣物,她都想把这条裤子扔掉,浪费也顾不上了。程铮一靠近,她轻易就想起不久前不堪的一幕,还有留在她身上的暧昧味道……她沉默地将身子挪开了一点,仍没有停下擦拭的动作。实在太恶心了,恶心得她都开始有点厌弃自己。


        

“我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你擦?”


        

“闭嘴。”


        

程铮看着她脚边一团团的纸巾,脸也有些红了,摸着自己发烧的面颊,更觉得刚才被她抽过的地方又肿又痛,嘀咕道:“你真下得了狠手。”


        

“我恨不得打死你。”苏韵锦像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打死我你有什么好处。”程铮笑着去想要去抓她的手,又想动手动脚,却发现苏韵锦面似寒霜,没有一点和他调笑的意思。说实在的,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心里还真有点憷,生怕自己抓着的那只手再次一个大嘴巴子抽过来,这女人心狠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再挨一下他也只能吃哑巴亏。


        

于是,他讪讪地收了手,顾左右而言他,“你和沈居安真的玩完了?”刚想着不要把她惹急了,可一听这话,那股浓浓的幸灾乐祸的味道藏都藏不住。


        

“我早知道你们长不了,其实这真不关我的事,你别冤枉我……喂,苏韵锦,你哑了?说句话行不行?我最不喜欢你什么事都藏在心里。”


        

苏韵锦扔掉最后一张纸巾,站了起来,“我不要你喜欢。”


        

“那你要谁?沈居安?问题是别人要你吗?”程铮也跟着站起来。


        

“没有沈居安,也不会是你!”苏韵锦冷笑道。


        

这话让程铮大受刺激,“我还就不明白了,我哪里不如他。”


        

“你不如他的地方多了,从来就不懂得尊重别人,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这脾气一天不改,就……”苏韵锦话说了一半又改口,摇头道,“算了,你也不用改。总之一句话,你是你,我是我,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她说着就朝门口走—太疯狂了,刚才这扇门居然一直是半敞着的。


        

“我脾气怎么了?至少我不像你一样口是心非。”程铮站在原地还了一句。


        

苏韵锦叹了口气,“你回去吧。”不待他回答,她便走出了门。


        

“滚吧滚吧,我偏不信离了你就不行!”


        

程铮是傍晚的飞机,苏韵锦没有去送他。


        

当晚,宿舍熄了灯,苏韵锦才接到程铮的电话,电话那头背景声喧嚣,他的声音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


        

“如果……我改了,你会不会承认其实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一点点也好,会不会?”


        

苏韵锦在黑暗中握紧话筒,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不依不饶的追问。


        

苏韵锦和沈居安来去匆匆的恋情很让周围认识他们的人惊讶了一阵,但毕业生的感情大多朝不保夕,看多了,也就不以为怪。


        

苏韵锦心里有一阵是空落落的,也说不出算不算伤心。那次的事之后,在食堂遇到沈居安时,她首先感到的是尴尬。倒是沈居安大大方方地打招呼,“韵锦,几天不见,你还好吗?”


        

苏韵锦低头含糊其词。


        

“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沈居安微笑着看着她。


        

在他心无芥蒂的笑容里,苏韵锦为自己的小家子气感到羞愧,忙回报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