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将近,苏母在忙碌了一阵之后紧张而忐忑地进入了梦乡,因为房间被程铮占据了,苏韵锦躺在妈妈身边,却觉得清醒得难受,不是因为认床,而是心里乱糟糟的。


        

参加自己妈妈的婚礼会是什么感受?恐怕有体会的人不多。人都是矛盾的动物,苏韵锦是真心为妈妈高兴,希望她在继父那里重新过上幸福的新生活。但是当夜幕降临,四周静悄悄,只听得见呼吸声的时候,她却抑制不住地……惆怅,因为想起了爸爸。


        

爸爸刚去世的时候,苏韵锦的世界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天塌了”。可是时光什么都可以填补,这些年过来了,她已经慢慢接受了爸爸永远离开的事实。对于妈妈来说,生活中的那个缺口可以由一个全新的男人来填补,可对于苏韵锦而言,她曾经快乐而清贫的三口之家永远不存在了。妈妈会有全新的归宿,会有一个新的家庭,从今往后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那么冷清,原本还以为可以和沈居安平平淡淡相互依靠地走下去,只可惜少了一点缘分。


        

这些她只能偷偷地在心里想想,绝不能透露出一丝一毫影响了妈妈的好心情,正是因为这样,当妈妈欣慰地相信她找到男朋友时,苏韵锦狠不下心去揭穿这个谎言。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怕自己的烦躁不安惊动了梦里带笑的妈妈,实在没办法,便披了件衣服,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直到热水的暖意透过玻璃杯传递到她的手心,她才觉得自己终于又握住了一些实在的东西。


        

小地方的夜晚,灯光仿佛都随人睡去了,四周是无边无际的静谧。苏韵锦轻轻地坐在老旧的沙发上,难以视物的黑暗让她错觉爸爸还坐在身边,笑呵呵地凝视着她。曾经爸爸和妈妈相濡以沫的感情是苏韵锦最为向往的,原来什么都会改变,那世上还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一侧小房间的门有了轻微的响动,看来有人和她一样深夜未眠。苏韵锦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程铮站在房间门口。她想了想,朝他打个手势,程铮随她走到了家里那个狭窄的阳台上。


        

程铮在黑暗中静默的侧脸比想象中更容易让人心动,苏韵锦掩上阳台门,低声道:“睡不着?”


        

“你不也是。”


        

“这怎么一样。明天唯一的亲人要和另外一个人重组家庭的人又不是你。还想着纸盒的事?傻瓜!”


        

她随意取笑他的时候仿佛有种特殊的亲昵,程铮心中一动,他不敢说,虽然纸盒的事确实让他大受挫折,但是他不是那种小里小气的人,睡了一觉就基本上忘了。他睡不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枕头上有她的气息。白天心里有事倒头就睡还不觉得,入夜之后那股味道就像灵蛇一样钻进他的心,还伸出鲜红诱人的引信一下一下舔舐着……这是她睡过的地方,抱着她的被子,就好像把她……再想下去估计又要出事了。


        

程铮静下来,又扯了扯苏韵锦的发梢。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再动手动脚别怪我不客气。”


        

“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了。”他靠在水泥的镂空栏杆上,说道,“我想起件事。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妈逗我玩,她说‘儿子啊,等你长大了,妈妈就把全部的事业交给你打理’。我就问:‘妈妈把全部给了我,自己要什么呢?’我妈回答说:‘等你长大了,爸爸妈妈也要离开了,到时什么都带不走。’我听了就大哭起来,如果是那样,我不愿意长大,不要他们变老、离开。我妈很无奈,但她还是说:‘不管你愿不愿意,最后每个人都会走。’后来长大了,我就想,我妈是对的,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你自己,但是曾经陪伴过你,爱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安慰我吗?”苏韵锦确实有些惊讶,这不太像程铮会说的话。或许在她看来,他一直是个智商和情商不成正比的傻瓜。


        

程铮笑道:“我只是看不惯你像只被遗弃的流浪狗。”


        

“你根本不懂我的心情。”明天以后,妈妈就是另一个家庭的女主人,这个家庭和她没有关系。血缘是无法改变的,但妈妈不再只属于她苏韵锦,不再只属于她们曾经共有的那个家。


        

“韵锦,别那么武断。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懂。我也不像你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但是不管什么出身的人,或贫或富,在爱和被爱的期待上没有任何分别。”


        

苏韵锦没有反驳,过了一会儿,程铮很是意外地听她说:“把你的手伸出来我看看。”


        

他不理解她的用意,但还是大大方方朝她摊开双手。


        

苏韵锦将他的手拿到自己眼前端详了一会儿,又用拇指在他掌心轻轻摩挲,果然发现了两道血痕,还有四五个血泡,都是硬纸壳弄出来的伤。他虽是男生,可掌心一点茧子都没有,不疼才怪。


        

程铮被她温热的手摸得心里一阵异样,不怀好意道:“你占我便宜。”


        

苏韵锦白他一眼,自己回到客厅。她回到程铮身边时手里多了一些沾了碘酊的药棉,轻轻地在他伤处涂抹。


        

“小伤而已,哪用这么麻烦。”程铮不以为然。


        

苏韵锦闻言,将药棉在他虎口豁开的伤处用力按了按,碘酊的刺激加上按压的力度,他轻轻发出“嘶”声。


        

“不逞英雄了?”她抬眼看他。


        

程铮顺势合上手,将她的手指和药棉一块握住,“你对我就不能有点慈悲之心?”


        

苏韵锦挣了挣,药棉落地,手还在他掌心。


        

她吸了口气,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程铮,我其实并不讨厌你,虽然你是挺讨厌的。这是……是我心里的实话。”


        

程铮的手微微一颤,却不知足,“只是不讨厌?我以为你至少会有一点点喜欢我。”


        

“这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值得叠一晚上盒子?”


        

“再叠一百个晚上都值得,但我要听真话。”


        

“你这样的男孩喜欢过我,到老回想起来我都会觉得很快乐,但我只是个很普通的人,如果你真的和我在一起就会发现,我并不值得你这样……”


        

“值不值得是我的事,你没资格替我判定。”


        

“也许有那么一点吧。”


        

“你再说一遍,你也是喜欢我的?我就知道!”程铮的声音里透出喜悦。


        

“但我不知道这喜欢的程度究竟有多少,我不是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的人。沈居安说得很对,我不敢爱你。你已经尽力对我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有意居高临下,只不过我们脚下踩着的地面根本就不在同一水平线上,我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够得着你,我不想这么辛苦,不想因为一份感情患得患失。那天你问,如果你愿意改变,我们有没有可能。其实你没必要为我改变,你很好,只是和我不合适,如果和你在一起的是别人,比如孟雪,比如其他人,你会幸福的。”


        

“你的真心话就是这样的谬论?”程铮努力消化了一阵才发出讥讽的笑,却发现每一寸面孔都僵硬得可怕,“什么不敢爱我,其实不过是因为你怕付出,所以不敢去试,你就是个自私鬼。”


        

苏韵锦平静地点了点头,“你说对了,我是自私,我更爱我自己,所以不会去冒险尝试完全没有把握的事,你明白就好。”


        

苏母的婚礼在简单而喜庆的氛围中进行,当天男女双方的亲戚朋友都来了不少,一团和气中,没有人察觉到一对年轻男女间莫名的疏离。以苏韵锦男朋友身份首次亮相的程铮自是博得了赴宴亲友的一致夸赞,尤其是苏韵锦的阿婆,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坐在轮椅上拉着他的手硬是不肯放。程铮不愿意和苏韵锦多打照面,就乐得承欢膝下,谁知道老人家硬是让人把苏韵锦叫过来,双手各抓着他们两人,连声说:“阿锦,这小伙子好呀。”


        

苏韵锦哭笑不得,阿婆患白内障多年,连人的五官都看不清,又何以知道他好。于是她蹲在老人身边,半真半假地问道:“阿婆啊,你说他好在哪里?”


        

老人喜滋滋地说:“他不是叫陈真吗?陈真是好人哪,帮着霍元甲打日本鬼子……”


        

苏韵锦笑出声来,程铮则半张着嘴,完全失去语言能力。笑归笑,阿婆太认真地把两人的手叠放在一起,说道:“我老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年,如果你们结了婚,阿婆太还活着,一定要亲自来告诉我。”


        

程铮看着苏韵锦不语,苏韵锦用另一只手轻拍老人的手背,哄着承诺道:“阿婆你长命百岁,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的。”看着老人心满意足地笑开了花,苏韵锦在心里默默地说:“对不起,阿婆,也许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婚礼结束后的第二天,程铮返回了省城的家,不久,苏韵锦也回到了学校。妈妈自然搬到了男方家,苏韵锦在妈妈的要求下也跟过去住了几天。他家的环境和她们的旧房子相比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叔叔对苏韵锦很关照,他带来的那个妹妹也非常乖巧,张口闭口都叫苏韵锦“姐姐”。妈妈以后应该会过得好吧,苏韵锦放心了不少,但她没有忘记自己“客人”的身份,那不是她的家,男方的关照再殷勤也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意味,既然是客,就不该久留。


        

大三以后,苏韵锦辅导的那个小女孩上了初中,她也就完成了使命。妈妈和叔叔都不同意她继续申请助学贷款,执意要负担她的学费和生活费,苏韵锦的婉拒惹来了妈妈的眼泪。她哭着说:“你就当是让妈妈心里好受一些。”苏韵锦不是泥古不化的人,这种时候接受这份好意是对大家都好的决定。


        

当生活压力没那么大时,苏韵锦的时间相对多了起来,在图书馆的工作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继续做了下去,只不过她在不经意抬头间,再也看不到那个带着温暖笑意的人。沈居安毕业后,听说终究是顺利地进入了衡凯,曾经让她想到天荒地老的一个人,最终慢慢失去了联系。


        

至于程铮,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苏韵锦没有再见过他。她理解他的感受,真话有时比谎言更让人失望。也是通过莫郁华,苏韵锦才得知关于他的只字片语,无非是他在某某设计比赛中得了奖的消息。他一向是出色的,在远离她之后,他还是那个骄傲的、拥有一切的程铮。也许他在那个夜晚之后就醒了过来,然后慢慢地将那个他曾经爱过,却又给了他失望的女孩从心里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