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铮在医院待了七天,苏韵锦心中的两个自己就斗争厮杀了七天。一个声音在问:当意识到他可能有危险的时候,你为什么害怕?那种欲哭无泪的恐惧和绝望是出于对一个仅有好感的人的关怀吗?送他去医院的途中,为什么你的手在抖?和失去他的可怕相比,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以及那些得失计较是否真有那么重要?


        

另一个苏韵锦却再提醒着:你在为你的软弱和感情用事找借口。你明知道事情没那么糟糕,没有人会死。他和那个非典病人并无直接的身体接触,这极有可能只是一场小的伤风感冒。凭借他的家庭背景和章家的这层关系,他完全可以得到最好的照料,而你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你放任自己,走出这一步,就再也收不回脚了。


        

两个声音都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苏韵锦疲惫不堪,好像自己也大病了一场。程铮在医院每天都给她打电话,诉说自己被“囚禁”的委屈和无聊。可是听苏韵锦在电话里的反应始终是淡淡的,再回想入院前她明明对他那么在意,怎么也摸不透自己到底在哪里出了差池。


        

程铮入院的第二天,苏韵锦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原来前一段时间,叔叔害怕受到“非典”的波及,觉得在小县城里也不安全,便带着一家三口回到附近农村的老家,那里交通闭塞,绝少有外来人口,是个避难的好地方,再加上苏韵锦的新妹妹也出现了感冒症状,妈妈为了照顾她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也没能及时和苏韵锦联系上。


        

“你不会怪妈妈没有给你打电话吧?”妈妈有些担忧地说。


        

“怎么会呢?你们没事就好。”


        

苏韵锦是真心的,她不怪妈妈,在那种情况之下,妈妈也是没有办法。但是她仍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去想,假如爸爸还在,妈妈还只是她的妈妈,他们是否还会暂时忘记了她?


        

程铮出院那天,苏韵锦还是去了医院,但是她没有进到病房区,只是在医院门口的假山前等候。和她意料中一样,来接程铮出院的不只她一人,早已有人替他办好各项手续,陪伴他走出住院部大门的几个人里,不乏她眼熟的对象。


        

比如那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美丽妇人,苏韵锦在高三的家长会上就见过一次,所以知道那是程铮的母亲章晋茵,她边走边与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低声交谈。那中年人轮廓与章晋茵隐约相似,只不过显得沉稳许多,如果没猜错,他就是衡凯的现任负责人,程铮的亲舅舅章晋萌。就连挽着程铮手臂的那个明艳照人的年轻女孩也与苏韵锦有过一面之缘—她不会忘记,在沈居安第一次牵她的手时,那女孩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苏韵锦有些恍惚,她一直回避与程铮的关系,却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人的生活有了那么多的交集。


        

他们一家人站在医院门口不知道说些什么,隔了那么远都可以听到那女孩轻快的笑声,谁都没有留意到角落里的苏韵锦。苏韵锦也有些迟疑,不知道该走上前去还是悄然离开。正踌躇间,有辆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停在他们身边,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推开车门走了出来,笑着和程铮他们招呼了几句。


        

沈居安?这还是毕业之后苏韵锦第一次见到他。他没有太多改变,虽然衣着形象上显然比学生时代更成熟稳重了不少,但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有种说不出的从容妥帖,这使他看上去越发风度翩然。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想不到竟是沈居安先看到站在一边的苏韵锦,他并没有显出多少惊讶的表情,仿佛这样的重逢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他先是遥遥地朝苏韵锦挥手微笑,然后又转过身去和程铮说了句话。


        

这下那边几个人都看向了苏韵锦所在的方位,程铮几乎是立即甩掉了那个年轻女孩挽着他的手,几步跑到苏韵锦身边,一脸惊喜。苏韵锦抿嘴笑了笑,他的精神好得不得了,完全不像一个刚出院的“病人”。


        

“现在医院是最不安全的地方,你还来干吗?”他故意板着脸说。


        

苏韵锦含笑道:“那倒是,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恭喜你出院。我先回学校了。”说完作势要离开,程铮哪里会肯,当机横跨一步挡住她的去路,“来了就不许走。”


        

两人说话间,其余几人也走了过来,几道目光同时聚焦在苏韵锦身上。那个漂亮女孩直接靠近程铮,再一次亲热地挽起他的手,微微侧着头,带着点俏皮地看着程铮和苏韵锦。


        

程铮触电一样甩开她,气愤道:“章粤你找死是不是?”


        

果然她就是沈居安说的那个人。


        

章粤皱眉,“哟,小铮铮,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说罢又缠了上去,这一次故意挽得很紧,程铮不好意思用力,一时也摆脱不了,无奈地说道:“你看肥皂剧都中毒了,演得太假了。”


        

话虽那么说,他还是紧张地看了苏韵锦一眼,见她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心里顿时没了底,便说道:“你不会连这个都信吧?这只丢人的八爪鱼是我表姐章粤。”


        

苏韵锦不语,只是看了看章粤,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子,竟然需要用财富来留住所爱的人,实在让人费解。


        

程铮有些急了,就连章粤也看出情况有些不对,吐了吐舌头,悄悄松开了手。不知是不是苏韵锦的错觉,她感到其余几人,包括沈居安在内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苏韵锦,你生气了?她真的是我表姐,我不会骗你的,不信你问她……章粤,你给我过来……”程铮想起了几天来她电话里的冷淡,不由得惴惴不安,唯恐自己和她之间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转机又成了泡影。他说着,又扯了章粤一把,“被你害死了,快给我说清楚。”


        

章粤咯咯地笑,躲在沈居安身后,“你们看他那个傻样。”


        

苏韵锦看着努力辩白的程铮,忽然释然地笑了,在程铮还没有搞清楚这个笑容的含义以前,探身上前以一个拥抱的姿势结束了他所有的语言。


        

程铮两手垂下,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全身僵硬得做不出任何反应,是她的体温和心跳证明了这一切的真实性,他慢慢将手停在半空,很快就像用尽所有力气一样回应她的拥抱……


        

“啧啧,姑妈,爸,你们都看见了吧,这是我们家小霸王吗?这两人好像把我们当布景似的,现在的年轻人呀……以后别老说我伤风败俗。”章粤津津有味地看着,还试图变换角度以观察得更为仔细。


        

他搂得太紧,苏韵锦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推了推他,艰难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再忘情也无法忽略周围那几道毫不掩饰的目光,其中还有他们家的长辈!程铮松开了怀抱,却又眼巴巴地拉着她的手。苏韵锦有些窘迫地低下头。


        

章晋茵毫不掩饰自己对苏韵锦的打量,如果说之前还有些犹豫,那也在看到儿子发自内心的快乐之后消失于无形。一年两年的惦记,是她儿子傻,但到如今也断不了,那只能说这是他们的缘分。她内心深处依然认为儿子爱上这样的女孩太过于被动,却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苏韵锦不是不知道自己普通至极的打扮在他们一家人看来是那样的寒碜,但强烈的自尊心让她强迫自己抬起头来正视对方的目光。她等待着他家人的评判,没想到他妈妈看了一会儿,忽然笑着说道:“我们第二次见面了,我能叫你韵锦吧……看了半天,也没觉得你像我们家傻儿子说的那样—是个特冷血的人呀。”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程铮强烈不满地打断。


        

“你高三那年暑假,大二那年五一之后,准备上大三的时候,还有两个月前都说过,在你妈面前还想耍赖?”


        

“奇了怪了,别人问你几岁,你总说不记得,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倒记得很清楚。”程铮被揭穿后有些恼羞成怒。


        

章晋茵挑眉,“我儿子的感情生活怎么会是无关紧要的事?”


        

苏韵锦心想,乍一看觉得程铮和他妈妈长得并不很像,现在看来,没有什么能让人质疑他们是不是亲母子,因为两人说话的语气神态如出一辙。


        

章粤唯恐天下不乱地笑了起来,还不忘转向身边的中年男子,添油加醋地说:“爸,这个就是被程铮在照片里抠掉头的可怜女孩,真惨啊,我看着都害怕……”


        

“舅舅,你带他们走吧,别留在这丢脸了。”程铮向一直沉默着的中年男子求助。


        

章晋萌,这个苏韵锦以往只是在财经类杂志上见过照片的男人爱莫能助地拍了拍外甥的肩膀,说:“说句实话,阿铮,刚才那句话你确实说过,连我都记得,至于什么‘抠掉头的照片’,我没看过,不好评价。”


        

苏韵锦脸上慢慢泛起了笑容,多少卸下了一些戒备。看得出来,程铮是在一个被众人关爱、幸福宽容的家庭长大的小孩,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家庭环境,才让他性格里多了一份不管不顾的孩子气。


        

“韵锦,好久不见了。”一直含笑看着这一幕的沈居安这才对苏韵锦打了声招呼。


        

程铮仿佛想起了什么,悄悄凑到苏韵锦耳边说道:“他现在是我表姐的男朋友。”


        

沈居安终于臣服于章粤的石榴裙下,苏韵锦想知道的是,他究竟是臣服于感情,还是抵挡不了“章粤”这个名字所代表的诱惑。尊严,爱情和梦想究竟哪个更重要,想必他已有了定论。


        

“程铮,你叽叽咕咕说什么?我都还没开口呢。”章粤牵起沈居安的手,对苏韵锦笑道,“关系有些混乱吧,所以我就说,人生就是要这样才精彩嘛。”沈居安看着章粤,眼里是情人间特有的亲昵。


        

果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连角色的变化也那么莫测。曾经她和沈居安牵手走过校园小道时,何尝会想过这一幕,他们分别站在不同的人身边笑语晏晏。然而奇怪的是,苏韵锦并不讨厌这个叫章粤的大小姐,甚至觉得她举止一点也不矫揉造作,性格活泼却又亲切。


        

“是啊,居安,好久不见。”苏韵锦说道。


        

章晋茵对苏韵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正式打了招呼,“我那没出息的傻儿子不知道念叨了你多少回,我这个做妈的耳朵都起了几层茧子,他从小无法无天惯了,你多担待些。这下好了,我们都不用再受这份精神折磨了。”


        

苏韵锦忙回以笑容。


        

章晋茵看向儿子,“你没事了,我也要回去了。看你,手好像长别人身上一样……知道你不耐烦,说吧,你现在是回你舅家还是去那套小公寓?”


        

程铮当即表示要回公寓,章晋茵也不勉强,遂让司机送他们回去,自己则和弟弟、侄女一块上了沈居安的车。


        

章粤临走前不怀好意地交代程铮:“回去后悠着点啊,有什么不懂的记得问你表姐。”


        

见程铮虚晃了一下拳头表示警告,章粤笑嘻嘻地钻进了车子里。


        

回到公寓之后,程铮还是紧紧地黏着苏韵锦,好像一松手她就飞了,“这次不许再说是场误会,即使是误会,我也不会让你走了。”四年前那告别的一吻留给他的隐痛至今还在,狂喜过后一场空的失落他不想再尝试,恨不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和她长在一块,她便再也不能离开。


        

苏韵锦好奇地问:“他们说什么照片?你抠掉了什么?”


        

“别听他们胡说。”程铮含糊其词地说,他才不会告诉她那张相片至今还在自己钱包里。


        

苏韵锦看他的样子已猜到几分,既好笑,也为之动容,叹了一声:“程铮,我究竟好在哪里,真的值得你这样?”


        

程铮撇了撇嘴,说道:“你倒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好?长得一般般,性格尤其别扭,犟起来的样子简直欠揍,实在没什么好的……可是,我偏偏……”


        

“偏偏什么?”


        

“我见你可怜,所以才收了你。”他依然死鸭子嘴硬。


        

“哦……”苏韵锦恍然大悟一般。


        

程铮把她的手贴在自己脸颊,喃喃说:“但你不许可怜我,我不要你的同情……”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又后悔了,“不对,要是只有同情才能让你留在我身边,那你就同情我好了。”


        

苏韵锦还能说什么,除了紧紧和他依偎在一起,恋人之间往往肢体语言比交谈更能抚慰对方的心。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推开他,发愁地说:“程铮,我要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程铮气息不稳。


        

“嗯……你下次……嗯,下次……过来的时候能不能慢一点……总是磕得我很疼……”


        

“你是说这样吗?”程铮示范。


        

良久,苏韵锦气短又无奈地说道:“……好吧,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她靠在他的怀里,第一次不用催促自己抽离。那就在一起吧,抛开所有的顾虑,即使这样的决定是错,即使今后相互折磨,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去后悔。苏韵锦想,一路闪躲,想不到还是会有今天。正如张爱玲笔下,用整个香港的沦陷来成全的白流苏和范柳原,莫非眼前举国上下谈病色变的混乱,也只为了成全捉了好几年迷藏的苏韵锦和程铮?别笑她自欺,在哪对恋人心中,自己的感情都足以倾城。也别问她何以在抗拒了那么多年以后,所有的防备却瓦解于瞬间,她只是决定对自己诚实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