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如同流水一般过去,身边的同学中没工作的自然继续寻寻觅觅;找到工作的就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吃了就睡,醒了就三三两两地打牌,有些索性去了签约单位实习。虽说学校照常安排了一个学期的课程,可是每堂课的教室都是门可罗雀的光景,就连最后的毕业论文答辩,指导老师也是对已经找到工作的学生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只要不是差得太离谱,基本都是大手一挥放过了。


        

相对而言,程铮的这半年比她要忙碌得多,他在课业上向来认真严谨,毕业设计哪里肯敷衍了事,直到六月中旬才把学校那边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毕。在这期间他顺利地签下了位于G市的一所建筑设计院,该设计院创建于20世纪50年代,是西南区域最大的建筑设计院,也是国内最具知名度的六个大区综合性建筑设计院之一。程铮在没有依靠父母的情况下能被这样的单位录用实属不易,可苏韵锦心里明白,说是不需要家里施力,可凭着该设计院院长与程铮父亲大学校友的那份情意,他在单位里自然要顺水顺风得多。


        

两人就这样结束了四年的大学时光,程铮是绝不肯放苏韵锦在外租房的,两人就在小公寓里过起了二人世界的生活。章晋茵夫妇本打算给他换一套面积大一些的房子,可是一方面苏韵锦主张够住就好;另一方面原来的小公寓地处这城市黄金地带的繁华商业区,距离两人的上班地点都不远,所以换房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程铮的舅舅章晋萌也体谅年轻人不喜约束的心理,便没有执意要求他搬到自己家去,放任他在外边逍遥自在。


        

最初的时光甜蜜如梦境,早晨两人吃过早餐一同出门等车上班,下班后相约一起买菜回家。苏韵锦有一手好厨艺,将程铮的味觉惯得越来越挑剔。晚饭后两人或是一起到附近看场电影,或是牵着手四处晃悠,有时也依偎在家看电视,然后分享一个缱绻的晚上。程铮再也不提她当初不肯随他北上一事,如今的生活,无论给他什么他都不换。


        

然而,伊甸园里尚且隐藏着毒蛇,王子和公主牵手走进幸福的殿堂,门一关,依然要磕磕碰碰地生活。程铮和苏韵锦两人虽然纠缠多年,相恋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以往好不容易见面,只顾着排遣相思之苦,如今真正朝夕相处,新鲜感褪去后,许多以前没有发觉或是故意忽略的问题渐渐浮现出来。


        

首先一点,程铮好动,他的耐心只限于他喜爱的专业工作,其余的时间不喜欢待在家里或太安静的环境中。尤其设计院的工作要终日面对各种图纸,精神紧绷,下了班之后他更愿意跟着一班同事朋友到运动场所健身、踢球或享受这城市名声在外的夜生活。


        

苏韵锦恰恰相反,她喜静,下班回家之后能不出门则不出门,即使在家里也是做做家务,听听音乐,最大的爱好就是在网上下围棋,很少呼朋引伴,只是偶尔会跟莫郁华或大学的几个舍友聚聚,甚至连大多数女人喜欢的逛街购物她都不是十分热衷。


        

苏韵锦在程铮的生拉硬拽之下跟他去到各种夜场玩过几次,往往坐到一半便吃不消那些地方的拥挤嘈杂,又不忍中途打道回府拂了他的兴致,一晚上熬下来如同受罪,他察言观色,也不能尽兴。如此三番两次,程铮也不再为难她,偏又喜欢黏着她不放,便尽可能地减少活动下班回家陪她。于是,每每苏韵锦闲时坐在电脑前对着棋盘冥思苦想,如同老生入定,程铮玩一会儿游戏就会跑过来骚扰她。苏韵锦不许他指手画脚,他便如热锅上的蚂蚁,非要让苏韵锦和他一块去打游戏,苏韵锦一看到那些子弹横飞的画面就觉得头痛。


        

一来二去,两人都不愿再勉强对方,索性各行其是反倒乐得轻松。程铮常开玩笑说:“你不跟我出去,就不怕外面的女人把我拐跑了?”


        

苏韵锦就笑着说:“你最好多拐两个,一个陪你玩游戏,一个给你洗臭袜子。”


        

说到底苏韵锦对程铮还是放心的,他虽然爱玩,但并非没有分寸。在单位里他没怎么张扬自己的家世,不过明眼人都能从他衣着谈吐中看得出他家境不俗,加之他长得也好,不刻意招惹他时,性格也算容易相处;为人又很是大方,在同事朋友圈里相当受欢迎,各种场合中注意他的女孩也不在少数,而他在男女之事上一向态度明朗,玩得再疯也不越雷池一步,并且大大方方一再表明自己乃是有主之人。尽管旁人对他甚少现身的“神秘同居女友”的存在持怀疑态度,但见他明确坚持,也均默认他的原则。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在外玩耍,苏韵锦绝少打电话催他返家,反倒是他倦鸟知归巢,时间太晚的话就再也坐不住了。其实也不是没有遗憾的,有时看着同样有老婆或者女友的朋友、同事被家里的电话催得发疯,他心里甚至会生出几分羡慕,他隐隐中期待着苏韵锦能表现出离不开他的姿态,可她似乎并不像他黏着她一样片刻都离不开。不管他回去多晚,她或者给他留着一盏夜灯,或者先睡,或者做别的事情,从未苛责于他。


        

除了性格上的截然不同,程铮是含着金匙出生的人,自幼家人亲朋无不把他捧在手心,自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家里时,各类杂事都丢给老保姆,就连在北京念大学的四年里,父母心疼他独自在外,也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了套房子,生活上的琐事一概由钟点工打理。饶是如此,每隔一段时间,自幼带大他的老保姆都要不放心地上京照顾他一阵。现在跟苏韵锦生活在一起,当然不愿意有闲杂人等叨扰,所以家务上的一切事情统统都落在了苏韵锦身上,他竟是连一双袜子、一双筷子也不肯亲自动手洗的,更别提日常的做饭、清洁了。


        

苏韵锦家境自然远不如他,可从小在家里,尤其父亲在世时她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甚少像现在这样里里外外地操持。刚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她先是因为受不了程铮在家务事上的白痴,兼之自己在这方面的确比他得心应手,便顺理成章地揽下了所有的事情。天长日久,难免感到有些疲惫,尤其是偶尔下班比较晚,回到家却看见他大少爷一样窝在电脑前打游戏,或者干脆在单位赖到比她回来的时间还晚,一见到她就抱怨肚子饿,连煮泡面都懒得烧开水。她弯着腰拖地累到直不起身来,可他却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玩游戏,连抬腿都觉得烦。每到这种时候,苏韵锦少不了憋一肚子的火。她不介意多做一点,但很介意他理所当然的大少爷姿态。这个家属于两个人,她和他也是平等的,白天和他一样工作八小时,凭什么回到家非得伺候他不可。


        

苏韵锦也曾赌气什么都不干,饭也不给他做,衣服也不给他洗,房间也不收拾,想要看他怎么办。谁知他任由屋内乱成一团也视而不见,沙发上堆满了东西他拨开一块空地就坐,脏衣服积攒到再也没衣服可换了便扔给物业附属的洗衣房,内衣裤索性只穿一次就扔。没饭吃就更简单了,楼下多的是餐厅酒楼,只需一个电话,外卖就可以送到家。最后,苏韵锦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得败下阵来,继续做他的免费女佣,末了还要被他奚落几句。


        

有时程铮也心疼她,说过要请钟点工的话,苏韵锦始终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何况她深知他的脾气,虽然自己不喜欢动手,但在生活的细节上要求甚高,诸如对日常洗涤用品都有偏好,衬衣稍有些褶皱就坚决不肯出门,钟点工如何一一照顾得来?幸而苏韵锦在公司的客户服务部工作,平时的工作内容大多只是接接客户的咨询、投诉电话,总的来说还算清闲,只要不跟程铮的臭脾气计较,公司、家里都还算应付得过来,只是两人间摩擦难免。


        

苏韵锦总说:“程铮,洗双袜子就这么难?”


        

程铮满不在乎地一句话堵回去,“既然不难,你就别老为了这件事跟我过不去。”


        

本来年轻男女之间,生活在一起,由于性格和习惯上的差异发生口角是很正常的事情,偏偏程铮是个火爆脾气,越是在亲密的人面前他的任性和孩子气就越是表露无遗。苏韵锦却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嘴上虽然不说什么,可心里认定的事情很少退让,即使有时无奈地忍他一时,但积在心里久了,不满就容易以更极端的形式爆发。两人各不相让,一路走来大小战争不断,只因年少情浓,多少的争端和分歧通常都化解在肢体的热烈纠缠中。古话都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大概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