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母的宫颈癌在经过了一个疗程的化疗之后,病情得到了控制。出院以后一直在家休养,虽然身边已不再时时需要人照看着,但精神相比以往还是差了很多。


        

长假的第一天,县里的公园有隆重的庆祝活动,她现在最怕吵闹,出不了门,丈夫和继女都打算留在家里陪她。可她看得出小女孩对外面喧闹声的向往,正是好动年纪的孩子有几个真心愿意节假日被拘在家里的。于是她说服了丈夫带女儿出去逛逛,这段时间为了照料她这个病人,他们都闷坏了。


        

他们出门后,她一个人卧在阳台的躺椅上边晒太阳边闭目养神。秋日的云层很薄,被看似温和无害的阳光晒久了,人的意识也恍惚了起来,她缓慢起身想去倒杯水,刚站起来整个人就觉得一阵晕眩,幸而一双手及时地扶住了她,她抬头,竟然看到本该远在他乡的女儿站在面前朝她微笑。


        

“我又犯糊涂了吧,前几天是你爸来和我说悄悄话,今天又看到你了。”她喃喃地说。


        

苏韵锦小心搀扶着妈妈走回房间,笑着道:“是糊涂了,连一个大活人是真是假都分不清。”


        

苏母摸了摸女儿的手,温热的,玄关处还放着件简单的行李,这才相信女儿是真的回来了,不由得惊喜交加。女儿上次回来还是刚得知她生病后不久,一同返回的还有程铮,她担心他们耽误了工作,没几天就把他们赶了回去,想不到今天女儿竟招呼也不打地出现在身边。


        

苏母打起精神要给女儿做她最喜欢的家常菜,被她按回床上躺着。苏韵锦收拾好东西之后去附近的小菜场买了菜。等到周叔叔和妹妹回家,做好的饭菜已经热腾腾地摆了一桌。


        

他们见到苏韵锦自然也是既意外又高兴,苏母喝了一口女儿盛好的汤,感叹道:“以前你爸爸还在的时候,我们也是把你当宝贝一样,哪里舍得让你进厨房一步,还担心你以后什么都不会,想不到女儿大了,做家务事竟然一点也不含糊。”


        

“因为姐姐要给程铮哥哥做饭,我以后长大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自然也会下厨的。”叔叔家的妹妹对程铮印象很好,小女生也幻想着自己以后能有这样一个男朋友。


        

听女儿这么一说,老周才想起来问:“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程铮呢?”


        

苏韵锦给妈妈和妹妹夹菜,轻描淡写地说道:“哦,他和几个朋友出去玩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朋友?”苏母微微有些惊讶,“你没一起去?”女儿和程铮在一起之后感情一向很好,这个她是知道的,程铮虽爱玩,但这样的假期两人总是焦不离孟,鲜少听说其中一个独自去寻开心。


        

“我又不认识他的朋友,一起去有什么意思。”苏韵锦说。


        

苏母一听,停下了筷子,“他和什么朋友出去你都不知道?韵锦,这样可不行。”


        

苏韵锦嗔道:“妈,你该不会是不喜欢我回来陪你吧。”


        

“这孩子,看你说的!”


        

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吃过了晚饭,苏韵锦正在给自己铺床,妈妈走了进来,刚坐了一会儿,叔叔过来把缠着苏韵锦问东问西的妹妹叫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她们母女。


        

“苏韵锦,妈妈问你个事,你不许撒谎。你这次忽然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妈,我说了没事,我就是想你了。”


        

“妈也想你,所以才盼着你好。你是我生的,我知道你的脾气,什么不愉快的事都闷在心里不肯说出来。你要是早打算回来,不会连一个电话都不打,程铮到底去了哪里?你们该不会吵架了吧?”


        

“没有。”苏韵锦坐到妈妈身边,她不想让病中的妈妈替她操心。难道是自己演技太过拙劣,要不为什么妈妈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还是她过去和程铮真的那么好,好得仿佛容不得片刻分离。


        

苏母絮絮叨叨地和女儿说着体己的话,“小年轻吵吵闹闹是难免的,只要别伤了感情就好。程铮性子急,你心细,平时多体谅他,我看他是真心对你好的。”


        

“我还不够让着他?”苏韵锦自言自语道。


        

“真闹别扭了?”毕竟是过来人,苏母一看女儿的反应就明白自己的担心并非多余,正色道,“不是妈说你,越是这种时候你越不能一走了之,怎么能像小孩子一样由着自己的脾气?你们现在还没结婚,要是他身边……”


        

“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和我没关系。”


        

“胡说!韵锦,你可别糊涂,程铮这样的你要是不好好抓牢了,以后有你后悔的!”


        

“我现在就已经后悔了,我后悔当初以为我和他是可以在一起的。”在妈妈的一再追问面前,苏韵锦一直以来用以保护自己的那层坚硬的壳开始出现裂痕。她眼眶一热,有些哽咽,“我想了很久,我和他可能还是分开的好。”


        

苏母一惊,女儿给出的答案超出了她估计的严重程度,“他对你不好?”


        

苏韵锦勉强笑笑,“那倒不是,他一向很好,好得……让我喘不过气来。”


        

“分手是他提出来的?”女儿的沉默让苏母心中一定,她抓着苏韵锦的手着急地劝道:“那你也不许再提了。妈是为你着想,有什么比一个对你好的男人更重要?要是没有他们家,你周叔叔哪能谋到现在的差事?我听他说了,他一时糊涂,捅了那么大的娄子,程铮家也帮忙掩盖过去了。你给你叔叔填补亏空的钱也是程铮给的吧,还有,听你周叔叔说,我住院的时候,也多亏了未来亲家打点,上次你们回来,医院里的费用也是程铮结清的……”


        

“妈,你别说了。”苏韵锦把脸埋进掌心,妈妈说的这些恰恰是她矛盾和痛苦的根源,她没想到两人的关系走到最后,最牵扯不清的不是感情,而是赤裸裸的利益,也许这正是程铮肆无忌惮的原因。


        

苏母却唯恐女儿不明白当中的利害关系,“你住几天就回去,跟他服个软,小两口哪有隔夜仇?”


        

她向程铮服软?苏韵锦心中冷笑,继而想起,妈妈竟然没问她和程铮吵架的原因,就一味地劝和,难道程铮就这么深入人心?


        

“你周叔叔说了,现在程铮家里不但没计较他做的糊涂事,反而把一些小工程包给了他,他再好好干几年,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难了。他不是没有本事的人,只不过没有赶上好的时候,现在难得有机会,要是你和程铮闹翻了,他怎么好再在公司立足?他年纪大了,难道还要出去到处找活干?你妹妹还小,我又是个没有用的,只会拖累你们……“


        

“妈,我求你了……”


        

“咳咳。”门外传来叔叔的声音,“韵锦啊,你妈老坐着也不好,要不你陪她出去走走?”


        

房门是虚掩着的,妈妈闻言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站了起来,“是啊,你陪妈妈出去散散步吧,我去披件衣服。”


        

苏韵锦在客厅等了一会儿,妈妈和叔叔回了自己的房间,好一阵才出来。母女俩走到门口,叔叔从房间里探出个头,殷勤地对继女说道:“晚上天凉,你也多穿件衣服,当心着凉。”


        

散步的路上,每当妈妈说起程铮的事,刚起了个头,苏韵锦就岔开话,她反复询问妈妈的身体状况,妈妈说多亏了有周叔叔在身边细心照顾,家里、公司两头忙碌,体重减轻的速度都快和她这个化疗的病人差不多了。


        

苏韵锦注意到,妈妈现在说话的时候三句不离周叔叔,再怎么说,这次半路婚姻对于妈妈来说是幸运的,至少她遇到了一个真心善待她的男人。


        

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她和程铮磕磕碰碰的,能否有幸相伴到垂垂老矣的那天?到那时他牙齿松动了,再也说不出伤人的话,她也老糊涂了,今夜的事明朝俱忘,一切心结烟消云散,无力去彼此伤害。然后他们并肩坐在黄昏里,忘却了身边人的姓名,忘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手却还紧紧挽住对方……幻想着这一幕,苏韵锦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返回的途中经过一个小药店,苏韵锦让妈妈在门口等自己一会儿,以买些预防感冒的药为由进去转了一圈。回去后叔叔依旧热心地嘘寒问暖,苏韵锦若有所思,问起了他公司里的一些事,他当即对程铮一家人的关照赞不绝口,话里话外无不透露出这些都是看在苏韵锦的面子上,语气和苏母如出一辙,让苏韵锦千万不要错过对她那么好的男孩子。苏韵锦自嘲地说,自己这个做女儿的有些事还不如程铮周到,也难怪有什么事叔叔都宁可先对程铮说,她反而什么都不知道。叔叔闻言打了个哈哈,将话题就此带过。睡前,妈妈不顾苏韵锦的抗议,又好好劝了她一回。


        

第二天早上,苏韵锦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屏住呼吸等待一个结果。这段时间她总是没来由的困倦,经期也推迟了一个星期,先前以为是自己情绪上的问题影响到生理反应,拒绝去想另一种可能,然而当她终于看清早孕试纸上清晰的两条线,所有的疑问都有了答案,她却因此更加的不安,像濒死的人被告知中了头彩,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恐惧。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了异样的动静,几个人说话的声音交集在一起,然后周叔叔大声喊着她的名字,语调中透出喜悦,妈妈也轻轻地敲洗手间的门。


        

“韵锦,你好了没有?”


        

她心中一惊,迅速将试纸揉碎冲进厕所里,一开门,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程铮。


        

苏韵锦很想扮出一个意外的表情来配合妈妈和叔叔的“惊喜”,以往她也许会尝试着那么去做,好让大家都没有那么尴尬,但是试纸上的两条红线带给她的强烈冲击余波犹在,让她完全没办法定下心去想眼前的事。只能呆呆地任妈妈将她拉到程铮面前。


        

“这孩子就是别扭,一晚上都在念着你,见了面一句话都不肯说。”


        

“是吗?”程铮顺着苏母的话,扭头去看身畔的苏韵锦,表情莫测,“你真的在念着我?”


        

苏母和老周相视而笑,双双去到厨房准备早餐,仿佛为他们的小儿女情态而避嫌。


        

“这么快就‘散心’回来了?”苏韵锦等他们离开后才说道。


        

程铮说:“你别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我好歹还知道离开家之前应该打声招呼。你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见到我有那么恶心?”


        

“程铮哥哥,你这次在家里玩几天?”妹妹见到程铮很是开心,忍不住凑上前说话。


        

程铮笑了笑,“下次回来再带你去玩,我和你姐有事要赶回去。”


        

“好不容易回来,不多留几天?”“专心”在厨房忙碌的周叔叔和苏母耳尖得很,手没擦干就走了出来。


        

“本来应该让韵锦多陪你们几天的,可是她不在家的时候,我连袜子放哪都找不到,一点头绪都没了。而且明天我们说好要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


        

“明天,那不是今天就要赶回去?”苏母难得见到女儿,不免有些舍不得。


        

苏韵锦没有作声,程铮摸不准她的态度,怕她拒绝,握着她的手加重了力度。


        

“你不会忘了吧,韵锦?”


        

苏韵锦看了妈妈和周叔叔一眼。叔叔暗暗扯了扯妈妈的衣角,妈妈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双手在围裙上搓着,笑道:“这孩子就是忘性大。还是你们的事要紧,以后有的是时间回来。”


        

他们的神态竟比苏韵锦还焦虑,她被程铮握着的手开始有些疼了。


        

“对啊,我差点忘了。”她轻声道。


        

她说完微微一笑,看着除了她以外的人都松了口气。


        

苏母对程铮笑着说:“下次你们回家再多住几天。”


        

周叔叔拿出了自己舍不得喝的好茶叶,拉着程铮说个不停,苏母则陪着女儿在房间里收拾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行李。


        

“你看,他对你还是很吃紧的,年轻人就是这样,一天都离不得。”苏母抿着嘴笑,对有些心不在焉的苏韵锦说道。


        

苏韵锦拉上行李袋的拉链,仿佛信口说道:“是啊,他来得真快,我还以为是你们把他叫来的。”


        

“说什么呢?”苏母一愣,“我只希望你过得好。”


        

苏韵锦看着妈妈,“我也是。妈,你和周叔叔在一块很幸福吧?”


        

苏母脸一热,“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说什么幸不幸福。但他的确是个好人。韵锦,你别怪妈妈,妈妈的病自己心里清楚,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找到好的归宿,我去地下见到你爸也不会那么惭愧了。”


        

苏韵锦声音有些艰涩地说道:“你放心。”


        

程铮是连夜开车过来的,吃过早餐后休息了几个小时,下午就和苏韵锦一块返程。妈妈和周叔叔挥手的身影渐渐看不清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泪水模糊了苏韵锦的视线。她不是轻易掉眼泪的人,这场无声的哭泣突如其来,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有眼泪流出来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找回了呼吸。


        

程铮专心致志地开车,他的脚走路基本上没多大问题了,但是踩油门的时候总觉得不太利索。家里人都让他先别自己开车,但昨晚接到她继父电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


        

“我以前最喜欢看你掉眼泪的样子,拼命逗你,欺负你。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你哭了,我至少清楚那眼泪是为了我流的。可是,你的眼泪真的是为我流的吗?”程铮看着前方空旷的马路,因为开了一线车窗,风强灌进来,使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的空洞,“刚才我很害怕,怕你不肯跟我走。我本来想离开你几天,让你难受一下的,结果我更难受。我舍不得你,苏韵锦,我想听你说一句,你也舍不得我。”


        

苏韵锦启唇,却发不出声音。一句话再轻易不过,可就在昨夜之前,她是真的动了舍弃这段感情的念头,可最后为什么她又乖乖就范?为了妈妈和周叔叔?为了早孕试纸上的两条红线?为了刹那间白头到老的奢望?她分辨不出来。而且她忽然发现,这个时候孩子的到来将她置于一个再难堪不过的境地。程铮不是没有责任心的人,他知道后会娶她的,可是当两人的心越走越远之时,用一个孩子强行将他们拉进婚姻里是个明智的选择吗?他会怎么看她?怎么看这个出现得如此及时的孩子?想想她都觉得这桥段太过拙劣。


        

程铮静静地开了很长一段路,却不再纠结于她的答案,好像忘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明晚是有个老同学聚会,周子翼联系了好几个在G市的高中同学,大家平时天南地北的凑到一起不容易,你一起来吧,听说莫郁华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