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陆路没有来上班,打了个电话给苏韵锦,说是感冒了。苏韵锦确认她并无大碍之后也由了她去。她如果是陆笙的侄女,这份工作对于她来说也并没有那么重要。苏韵锦只是有些担心,以陆路看到陆笙时那种见鬼一般的害怕表情,只怕其中另有隐情。可是世界那么大,几人心里没有一段不能示人的过去?


        

她在办公室给莫郁华打了个电话,“上次你不是说医院还有几个‘优秀’的未婚男医生吗?有空的话是不是可以给我介绍一下。”她亟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新的生活,这样才能彻彻底底摆脱她的“邻居”—从生活中,也从心里。


        

莫郁华昨晚上是夜班,声音明显带着刚清醒的沙哑,“你想清楚了?”


        

“当然,越快越好。”


        

莫郁华一向是实干型的人,半个月不到,便为苏韵锦安排了一次正式的见面,虽然事情仓促,可对方的条件却相当优越。


        

吴江,莫郁华科室的主治医师,三十出头,五官端正,业务精湛,为人风趣随和。即使是原本没有抱多大期望的苏韵锦,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运气不错。


        

吴医生有过一次婚姻,不过妻子于去年死于一场意外,尽管如此,以他的条件也不愁找不到相匹配的女人。苏韵锦和他年纪相当,相貌气质上佳,事业上也算可以和他匹配,最重要的是在吴医生眼里她性格沉静娴雅,虽然偶尔低头敛眉时,眼里藏着过去,可到了这个年纪,谁又是一张白纸?吴医生学医多年,对这种事情看得很淡,他要的不过是一个相濡以沫的伴侣,这点跟苏韵锦所想不谋而合。


        

两人见面后,也单独出去吃过几次饭,彼此感觉都很好。人在年轻的时候追求激情狂爱,最后发现,男女之间也不过如此,无非寂寞的时候想要有个人陪,累的时候有人给你端杯水。就像苏韵锦和吴医生,说不上多爱对方,可如果淡淡地相处下去,谁又能说那不是感情?


        

和吴江关系缓慢向前发展的那一段时间,程铮并没有任何反应,只不过经常会在夜里说“肚子饿”,跑到苏韵锦家里找东西吃。苏韵锦只盼他吃了就走,每次都是一碗方便面打发他,他也不计较,依旧吃了就走。


        

12月24日,西方传统的圣诞平安夜。这些年来,中国过洋节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其实不需要深究圣诞节背后的宗教意义,现代人需要节日,需要有这样的日子让他们理直气壮地相聚、开怀、欢庆,恋爱中的人尤其需要。


        

这一天恰是苏韵锦和吴医生相识两个月的纪念日,两人约在一起共进晚餐,各自聊起工作、生活上的趣事,许多观点不谋而合,相谈甚欢。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饭后,他们又一起到影院看了场电影,圣诞是影家们必争的档期,满城的电影院里都是“黄金甲”,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伤城》。影片很流畅,爱情、悬疑、凶杀交织在一起,九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一起走出剧院,这一晚也不算虚度。


        

吴江笑道:“很少见你看得那么认真。”


        

苏韵锦说:“我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料不到梁朝伟会死?”


        

“不是,我料不到他会那么爱对方。”


        

影片的最后,徐静蕾的眼神让苏韵锦莫名地战栗,“你没爱过我……”片里那个叫金淑珍的她最后看着丈夫说,不是责问,而是心如死灰地陈述。


        

梁朝伟饰演的丈夫回报她的是射向自己眉心的一颗子弹。


        

苏韵锦在风中微微一抖。


        

“谁心里没有一座伤城。”吴江淡淡地说,“韵锦,你很冷?”他解下自己的薄呢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她今天没有开车,吴江送她回家,影院到她家的一段路途中,可以看见这城市的夜晚到处是一派张灯结彩的狂欢气象。


        

他将车开到她家楼下,下车送她。苏韵锦脱下他的外套,递回到他手里,今晚她穿得不少,可她还是觉得冷。因为她很少像现在这样,觉得需要有个人依靠。


        

“再见,今晚我很开心。”她笑着跟他道别,转身向楼里走,每一步,她都觉得心里的虚空在蚕食她。留住我,别让我一个人。


        

“韵锦……”他叫住她。


        

她转身,有一种要流泪的冲动。他远远地站在原地,说:“你笑起来很像一个人。”


        

像谁?像他死去的妻子?过去的事苏韵锦不想多问。


        

“夜凉了,你上去吧,小心着凉。”吴江走近,低头将唇落在苏韵锦的额头上。他的唇有一种柔软的冰凉,和程铮的截然不同。他爱那个笑起来和她很像的女人吗?即使爱,他还不是和她一样仍在寻觅着适合结婚的另一半?


        

“你要不要上去喝杯茶?”苏韵锦飞快地说道,害怕犹豫之下,自己就再没有这份勇气。


        

吴江闻言有短暂的吃惊。苏韵锦耳根红透,这是她头一回把异性邀请到家里,如果他拒绝,那就再也没脸见他了。


        

对方没有马上回答。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说也知道沉默所代表的意思。苏韵锦的脸更红了,心里却凉了半截,整个人像是被冷水当头浇醒。她是寂寞得发疯了还是被程铮逼得丧失了理智?竟然主动到这个地步。吴江很符合她现在的期望,这一点的确没错。但如果对方觉得时机未到,说不定还会认为她是个轻浮的女人。她后悔到了极点。不等他开口拒绝便抢先说道:“我先回去了,再见。”


        

以这种方式告别,那以后也不必再见了。


        

吴江在她逃离之前拦住了她,急速地说道:“韵锦,我像个不祥的人,身边的每个女人都没有好的结局。所以我有些害怕,因为你太好,更拿不定主意,我不知道这一次会怎么样……”


        

“没事的,我明白。”苏韵锦的声音颤抖。她告别吴江的怀抱,继续往前走,转身的瞬间,耳边传来了烟花的轰鸣,不远处的天空璀璨如梦。多少年前,她和另一个人相拥在阳台上,看不见烟火,只见远处的高楼处的光亮,那时候他直说可惜,现在满天缤纷就在眼前,可当初的幸福却看不见了。


        

回到家,程铮已经等在门口。


        

“啧啧,你的圣诞夜还挺浪漫的,没少费心思打扮吧。”


        

“你干吗老阴魂不散?”


        

“我好像都习惯这个时候吃你煮的方便面了。”程铮笑道。


        

苏韵锦没有急于开门,背靠在门上,她不能再让他随心所欲地扰乱她的生活。“我家里没有方便面,全被你吃完了。”


        

“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想休息了,你再不走我就让你女朋友下来看看你的样子,她不管你,我就叫保安。”苏韵锦不留一丝余地。


        

程铮和她僵了一阵,悻悻地说道:“你拿我撒什么气?”


        

送走了瘟神,苏韵锦呆呆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很久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想她一定是头脑短路了,刚打算洗洗睡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敲门声再度传来。


        

就算他今晚把门敲破,所有的邻居都去投诉她也不管了,苏韵锦隔着门大喊道:“我说了我们家没有方便面!”


        

门外安静了几秒,又开始笃笃作响。苏韵锦忽然觉得不对劲,这可不是程铮叫门的方式。她心念一动,急忙去开门。果然,门口站着的是吴江。


        

“保安说你住六楼……我说我是你男朋友,给了他一包烟,他相信了。”他微笑着的脸上有淡淡的窘意,“你家还有茶吗?”


        

苏韵锦像个傻瓜一样把他请进来,满屋子去找茶叶,尴尬地想起上周喝完最后一包红茶,还来不及去补货。


        

“要不咖啡怎么样?”她赧然问道。


        

吴江笑了,“我刚才在门外听见你说方便面?那也不错。不怕你笑话,我对西餐不怎么感冒,总觉得填不饱肚子。”


        

疯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爱上了苏韵锦家的方便面?


        

吴江的忽然折返让苏韵锦措手不及,过了那个情景,她反而不知道怎么招呼吴江,听他这么一说,又笨拙地去橱柜里翻找,竟然在角落里找出了一包,忙去煮了,捧到他面前。


        

“以前有个人对我说,吃多了方便面死后会变成木乃伊,不过这样也算永垂不朽了。”吴江拿起筷子说道。


        

苏韵锦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应该要笑的。


        

大概吴江也发现自己的话有点冷场,轻咳了两声。


        

苏韵锦坐到他对面,看着他吃面的样子,慢慢地放松下来,“说这话的是你很亲密的人吗?”


        

“是吧。”吴江点头。


        

“你今晚说,每个你身边的女人都没有好的结局,那‘她’呢?”


        

吴江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好朋友。她本应该比现在幸福,不过至少还活着。苏韵锦,莫郁华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第一个女朋友是自杀离世的,我的妻子死在火车上,因为一个很意外的意外,她当时已经怀孕了,但是那晚我在做一台手术,甚至不知道她要去哪里。老实说我还算是个不错的医生,但却是个很失败的男人。”


        

“这些都是意外,你何必归咎于自己。”


        

“不是,如果我那时换一种方式对待,也许她们都还好好地活着。”吴江面色黯然。


        

苏韵锦也不知该说什么。该死的门又被敲响了,力度和频率都在告诉她,这次是货真价实的程铮。


        

“浑蛋!”苏韵锦暗自抓狂。


        

“你……不用去开门?”吴江小心问道。


        

“是个疯子,不用理他。”苏韵锦烦恼地说。


        

吴江低头吃了两口,门外的敲门声伴随一个年轻男人不耐烦的声音,“韵锦,圣诞老人把你变聋了?”


        

“要不我去看看。”吴江试图站起来。


        

“别……你别管!”苏韵锦也知道当程铮敲门的时候开始,基本宣告这个晚上报废了。她慢腾腾走到门边,把门打开,有些倦怠地说:“你去看看医生好不好?心理医生,不,精神科医生。”


        

程铮举起手里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包方便面,“喏,你帮我煮。”


        

苏韵锦还来不及拒绝,他像猎犬一样抽了抽鼻子,门背后的空间充满了他熟悉的方便面味道。


        

“还说没有方便面,原来你自己偷偷吃了。”他带着一丝恼意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餐桌前吃面的吴江。


        

程铮回头冷冷地看着苏韵锦,有一瞬间她竟然觉得心虚,这简直太可笑了。他几步走上前去,指着吴江碗里的面说道:“苏韵锦,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买的方便面,你拿来……”


        

“谁让你买来放在我家?”苏韵锦赶紧抢白,否则不知道他接下去的话会有多难听,她是习惯了,可吴江第一次登门拜访……这是造了几辈子的孽。


        

“你不要大可以扔出去。”


        

“不就是一包方便面?我还你就是了。”


        

“问题是你为什么要骗我?是啊,不就是一包方便面,有必要藏着掖着?也难怪,你心里有鬼,大半夜的,用得着这么饥渴吗?”


        

“程铮,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你把话说清楚前,我一秒钟都不想待。”


        

“那你还不滚?”


        

“你先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你是谁呀!”


        

“好啊,你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倒是说说我是谁。”


        

吴江眼前的那碗面,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下去了。他在一旁站了很久,终于插进了一句话,“韵锦,这位是……”


        

“他谁都不是!”苏韵锦铁青着脸说道。


        

程铮冷笑,坐了下来,“你和我什么事没做过,我谁都不是,那你打算留下来过一夜的男人又算什么?”


        

“滚!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你要脸还会黑我一包方便面拿去讨好别的男人?”


        

苏韵锦恨不得立刻一头撞死在他刚买回来的方便面上,在场唯一的正常人吴江做出了一个显然明智的决定。


        

“要不我先走一步,韵锦,回头我给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