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韵锦举步维艰地行走在看不到边际的沙漠里,烈日灼得她好像下一秒就要化为灰烬。口很渴,头很痛,她几乎不想再往前,宁愿变成沙砾里的一株仙人掌。可是前方隐约有什么在召唤她,她只得一直走,不停走,然后逐渐干涸……


        

“程铮……给我水……”在梦里她无意识地呓语,之后才悠悠转醒,意识恢复到一半她就开始苦笑,牵动干裂的嘴唇,一阵刺痛。她又糊涂了,早已不是当初两人耳鬓厮磨的日子,哪里还有身边嘀咕着给她倒水的那个人?只是这句话脱口而出时竟那么自然—自然得让她误以为睁开眼他还躺在身边,大咧咧地把脚搭在她的身上。


        

就在她撑住晕沉沉的头想要爬起来找水的时候,一个冰凉的玻璃杯毫不温柔地塞到她手里。


        

“你就像慈禧太后,睡一觉起来就知道奴役人。”这样欠扁的话只能出自某人的嘴里。


        

苏韵锦定定地看了程铮几秒,意识如慢镜头般在脑海里回放。是了,在医院里,她和叔叔刚送走了妈妈。护工推走妈妈以后,她就一直蹲在那里。然后他来了,他说:“哭吧,韵锦。”


        

她居然就这样在他怀里哭到无力再哭为止,失去至亲的黯然也再度回到心间。


        

站在床边的那个人被她直勾勾地看着,不禁感到有些不自在,“你脑子烧坏了,看……看着我干……干吗?”


        

苏韵锦无心嘲笑程铮突如其来的结巴,环视房间四周,“这是哪里?”


        

“我家。”他答得再自然不过。


        

“你哪个家?”苏韵锦微微皱了皱眉。


        

程铮看了一下天花板,“我又不是被收养的小孩,我只有一个爸妈,一个家。”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苏韵锦的反应是立刻翻身下床,不顾自己身上的无力感。


        

“我家又没有鬼,你干吗吓成这样?”程铮没好气地按住她。


        

苏韵锦叹了口气,“我得去医院,我妈妈刚过世,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要去办……对了……我叔叔呢?”


        

“都睡了一天了才想起你妈妈的事,要是真等着你的话,那也耽误了。你就放心吧,地球没有你一样会转。你叔叔在医院已经把手续结清了,至于你妈妈……按照你叔叔的意思,先在省城的火葬场火化,后面的事等到一起回县城再操办。”


        

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她丧母的心情,他说后面几句话时语气柔和了许多。


        

苏韵锦低下头,原来她都睡了那么久。一觉醒来,妈妈就真的跟她永远天人相隔了。“叔叔现在在哪里?”她问。


        

“先回去了,你一直发着高烧,在医院躺了半天,我见你没什么事了,但一直迷迷糊糊的,就先把你接回我家休息。”


        

苏韵锦用手捋了捋头发,“哦,这样呀,那谢谢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吧,你爸爸妈妈回来看见也不好。”


        

程铮语气中顿时有几分不悦,“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爸妈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他们会吃了你不成?”他见苏韵锦不语,执意起身找鞋,才无可奈何地补了一句,“反正他们也不在家。”


        

“可我还是得尽快赶回去,叔叔已经很累了,我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推给他。”苏韵锦尽量不让程铮误会她的意思。


        

“会有人帮他处理的。”


        

“能有谁?我妹妹还在上学……”


        

“你就是个劳碌的命!那也得吃过饭再走,我送你回去。”他的语气不容反驳。


        

苏韵锦不再跟他拗,从床上爬了起来,肚子确实有些饿了,没有必要跟身体较劲。起来的过程中她留意看了一下整个房间,认识他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一看就知道是男性的居住空间,陈设并不繁复,收拾得还算干净,不过想来也绝非他的功劳。


        

说起来程铮是个挺简单的人,不像一般有钱人家的孩子那样极尽奢华,只要保持最基本的舒适,其余的要求都不是很高,所以在他们当初那个蜗居里,两人也有过一段幸福的时光。


        

程铮把药递给她,她默默地就着刚才那杯水吞下,跟着他走出房间。餐厅里已经摆有饭菜和碗筷,程铮先坐下去,强调道:“先跟你说啊,陈阿姨回老家了,饭菜是楼下叫的外卖,你就将就着吃吧。”


        

苏韵锦对吃的不像他那么挑剔,听见后也只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坐到他对面,拿起了碗筷。记忆中两人单独这样面对面地吃饭的记忆遥远得如同前生,她惊讶地发现桌上居然还有一碟素炒苦瓜。


        

“你不是最讨厌吃这个?”


        

“偶尔吃吃对身体好。”程铮有些尴尬,“再说以前讨厌的,现在就不能喜欢?”


        

苏韵锦夹了一片苦瓜放到嘴里,嚼了嚼,这苦瓜的味道比她吃过的任何一次都要奇怪,不但苦,而且还咸。她强咽了下去,觉得不对,又再吃了一口,确定不是自己的情绪影响味觉。她想说点什么,终究没有说话,再把筷子伸向另一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嚼了几下,很快给自己盛了碗汤,刚喝了一口,这次她没有忍住,只得叹了口气,放下餐具,看着程铮,这家伙居然什么也没动,用一种古怪的表情专注看着她。


        

“程铮,你去哪里叫的外卖?”


        

“楼下四川人开的‘蜀地人家’,还可以吧?”他答得飞快,显见早预料到她有此一问。


        

“你得罪过他们的老板或大厨?”


        

“我又没病。干吗?不好吃吗?”


        

“很难吃。”苏韵锦难得这么直接,她看着程铮自己吃了一口,然后低声咒骂了一句。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就是‘蜀地人家’的大厨?”苏韵锦好像若无其事地说道。


        

程铮的脸立刻变得通红,飞快地放下筷子,再夺下她手里的碗,匆匆说道:“难吃就算了,我下楼再去买。”说完逃也似的跑回房间拿钥匙。


        

苏韵锦看着他仓皇的背影,低低地说了一句:“程铮,你这是何苦?”


        

他的背影僵在那里,“我喜欢。”


        

苏韵锦也站了起来,“其实,菜虽然难吃一点,但是我很高兴。这还是头一回吃到你煮的菜。”


        

程铮慢慢地转过身,嘴里不忘辩白:“其实都怪菜谱,我发誓我绝对严格按照程序和步骤去操作的……”


        

“厨房还有材料吗?还是我去做吧。”


        

他指指厨房,忙不迭地点头。


        

苏韵锦站在厨房门口,瞠目结舌地看着狼藉不堪的厨房,“你确定这是一个人能折腾出来的场面?把你家厨房弄成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程铮大言不惭地说:“我演习了几次。”


        

苏韵锦在厨房里忙碌,程铮倚在门框上看着她,一言不发。旧时的记忆一点点地回来。为了家务的问题他们不知道吵过多少回,他从来以为那是微不足道的事,可是自从她离开之后,他一直想再见面的时候要亲手给她做一次饭,看着她满足地吃下去。这些年他只学会了一道素炒苦瓜,起初仍抗拒那个味道,想到她,慢慢的,嘴里的苦涩也有了回甘。没想到这次因为太过紧张,最拿手的菜里放了两次盐。


        

苏韵锦将鸡蛋打进锅里,感觉到有一双手无声无息地缠绕在她腰上,然后是他的呼吸,热热地在她身后。


        

“放手,程铮。”


        

“不可能。”


        

苏韵锦不语。好像他们认识以来就在不断地在重复这样两句话:


        

—程铮,放开。


        

—我不放。


        

可是他真正放开时,她比什么都疼。


        

“不管你用什么理由,我都不会再放开。”他的声音在她肩上传出,闷闷的。


        

“你再不放手,鸡蛋就要煎煳了,你不饿吗?”苏韵锦无奈地笑。


        

“当然饿,但是我想吃的不是鸡蛋。”他含糊的声音从她颈窝处传出。


        

“别这样。”她微微偏开头去。


        

程铮困惑地呢喃道:“为什么不能这样?你还是不要我吗?”


        

苏韵锦熄了火,放下手中的平底锅,转过脸面对着他,“你什么时候学会下棋的?”


        

“你走了以后。”这次他很坦白,“我想体会一下坐在棋盘前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很闷,但最起码可以培养一下我的耐心,你没觉得我变了吗?”


        

“没觉得。”苏韵锦看着悻悻然的程铮,迟疑地说,“你为什么要改变?”


        

从不下厨的人硬要做出一桌菜,里面偏偏还有他最不喜欢吃的东西,还有学围棋,试着改变脾气……他大可不必这样为难自己。


        

程铮环着她的手动了动,过了好一阵才回答:“我想我以前可能不够好。”


        

改变一个成年人的性格谈何容易,他天生就是急脾气,性格强硬,嘴巴坏,到现在还是这样,但他动过改变的念头,这是苏韵锦从来没有想过的。


        

其实她也一样,这四年来她也尝试着学会豁达和宽容,不那么较真,不那么敏感,试着在值得的人面前卸下心防。也许他们的改变都不太成功,可毕竟四年前的一场分离让他们学会了审视自己。


        

“你还没告诉我,你和郑晓彤为什么分手?”苏韵锦笑吟吟地问。


        

“又来了。”程铮好像很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


        

“莫非你有难言之隐?”


        

“有没有你最清楚。”程铮在她脖子后面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苏韵锦微微一抖。


        

“其实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你别想太多。”


        

“都是男女朋友,有什么也不足为奇。我什么都没想。”苏韵锦咬了咬下唇,忍不住又问,“难道你没想过?”


        

程铮把她转过来正对着自己,老实说道:“当然也想过。”


        

“那为什么没有?”


        

“每次想……的时候,就会冒出一个念头,也许明天你就回来了。你是个小气鬼,我不能让你抓到我的把柄。然后,一个明天又接着一个明天,你没回来,她先不要我了。”


        

“活该!”苏韵锦把脸埋在他胸口,嘴里取笑着他,眼睛却不争气地红了。


        

程铮的手趁机摸进了衣服里,“所以你应该补偿我。”


        

苏韵锦最后都忘了两人是怎么滚到床上的,只记得程铮上身赤裸地站在她面前时,她伸手摸了摸他胸前的那个吊坠,海蓝宝柔和的光芒灼痛了她的双眸。


        

“原来它在你这里……”


        

程铮把她的手按在胸口,“你说过不会丢下它,以后不许再骗我。”


        

或许是因为太急不可待,程铮弄得苏韵锦有些疼。早些年,对于他在这方面简单粗暴的态度,她颇难接受,两个人在一起,她更多的是承受而非享受,程铮的乐此不疲在她那里成了疲于应对。然而没有他的那些日子,她不止一次怀念过他身上的热度,最直接的填充,每一次抽离都是无尽的空虚,所以当两人再度契合的那一刹那,彼此都在叹息,连疼痛都是喜悦的。


        

程铮的动作似是要将苏韵锦嵌进灵魂里,他差点以为这一幕永远只会出现在梦里。想不到他一直等待的那个“明天”真的会来临,看到她微微蹙眉的神情,他觉得自己所有的压抑都有了补偿。


        

“韵锦,你喜欢吗?”她听到他喘息着问。


        

苏韵锦了解程铮的方式,她点头,他会变本加厉;她若摇头,他就想尽办法让她点头。


        

他脖子上的链坠垂落下来,随着他的动作激烈摇摆,苏韵锦辗转不安,他又非得逼出一个答案,在他追问地越来越急的时候,她微微弓身含住了他眼前的海蓝宝吊坠。程铮短暂地呻吟,最极致的时候,他吻她,然后在她唇边说。


        

“其实你爱我。”


        

激情过后,两人静静相拥,直到汗水慢慢消散,苏韵锦推了推身边的人,“程铮,你睡了吗?”


        

程铮含糊地嗯了一声。


        

“我们说说话吧。”


        

他们相识了十一年,分享过男女之间所有最亲密的第一次,但是静下来认真交谈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他们爱对方,却从没问过对方想要的是什么。


        

“我是个特别糟糕的人,总是以为自己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到头来却发现全弄错了。我越在乎你就越害怕,不敢让你知道,还要骗自己其实你没那么重要。担心失去的时候会痛苦,没想到越是这样,越会失去你,结果就越痛苦。”苏韵锦枕着程铮的手臂说:“孩子刚没有的时候,我躺在病床上,唯一的感觉就是恨你,因为不知道应该怪谁,总觉得必须找一种更强烈的感觉来代替绝望。所以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等你了,我要忘了你。可是,当我重新见到你,我开始忘了我的誓言,你看,惩罚来了,我身边重要的人,一个都留不住。”


        

程铮支起头,看着她,“说什么蠢话!如果是我让你违背了誓言,那也是惩罚我,你说身边的人一个也留不住,除非是我也死翘了。我说过我们以后不会再分开。”


        

“四年前我们也说过不会分开,结果呢?你也觉得过不下去了吧。会不会以后有一天,你发现我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我们又走上以前的老路。”


        

“过去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给过我爱的安全感。从我第一次看到你,我一直在追,你一直在逃。我太紧张,你又太敏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他翻过身,看着她,“我很笨,我的爱需要一个保证,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苏韵锦用手抚着他脖子上的坠子,“你这样不值得,我可能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可程铮故意上下打量她,“哪里不完整?我觉得该有的都有啊。”看见苏韵锦不笑,他意识到这个笑话不好笑,这才说道,“医生也没说完全没有机会,大不了我们多试几回,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你想得美!”


        

“就算没有孩子也无所谓,到老我们都相依为命,做一对恩爱的‘五保户’。”他贪婪地埋首于她的胸前,“就当我是你的孩子好了,那样你就只能爱我一个。”


        

苏韵锦被他逗笑了,“那你怎么不叫我妈妈?”


        

“小妈妈,我饿了。”


        

程铮在精力耗尽后沉沉睡去,直到感觉有双手捏住他的脸,才呼痛醒来,他直觉地以为是苏韵锦,翻身想要揽住她,嘴里嘟囔着:“再掐我咬你了。”


        

手空落在床单上,然后耳朵一阵疼,他听到老妈的声音在说:“你这死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大白天的做什么白日梦,还敢咬你老妈?”程铮迅速弹了起来,看到妈妈章晋茵横眉竖眼地拧着他的耳朵立在床前,身边哪里还有苏韵锦的影子。他霍地一声拨开老妈的手,拉起被子遮住全身赤裸的自己,红着脸窘道:“哪有这样子不敲门就进来的!”


        

章晋茵嗤笑,“门都快拆下来了你都不知道,还遮?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你说,大白天的你一个人在家脱光衣服睡觉干吗?”


        

程铮这才放下心,看来老妈没有看见苏韵锦,他倒是无所谓,要是她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会尴尬成什么样。


        

“我热,脱衣服你都管?”他无所顾及了,就开始耍横。


        

章晋茵撇嘴走了出去,“大冬天的,再热也不用光屁股睡吧。”


        

程铮边穿衣服边看时间,他睡了大概三个小时,她会去哪里呢?回家的话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就走?系衣扣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一低头,陪伴了他四年的海蓝宝耳环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