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华:


        

别来无恙。一年多不见,几天前收到你的邮件,想起你说的利费伊河上的桥,还有南岸的都柏林堡,开始有些向往,能让你决定长久留下来的地方,想必是很好的。


        

今天是周子翼和陈洁洁的儿子弥月,周家大摆筵席,我和程铮都去了。你的礼物—那个手镯我已代为送到。孩子长得很漂亮,跟他父母一样。程铮看了孩子很久,但他没有伸手去抱。我知道他是顾及我的感受。我仍在配合医生调理身体,不到最后就不能放弃希望。


        

那天你问我是不是感到遗憾,是的,我很遗憾。不知道老天是否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但如果注定这辈子我与孩子无缘,那也只能如此。幸而我还有他。


        

晚上卸妆时,程铮看到我戴着那对海蓝宝的耳环,对我说:“真不能想象,当初我会和你分开那么多年。”


        

我说,如果没有中间那几年,就没有今天可以携手到老的程铮和苏韵锦。即便是今天的程铮遇见当年的苏韵锦,不管多爱,只怕这段感情也不得善终,反之亦然。


        

对了,本来不想提的,今天晚宴上,周子翼看上去很高兴,多喝了几杯。我上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他再走廊上看着手镯发呆,见到我,他只问了一句话:“都柏林会不会下雪?”


        

我忽然想,如果现在的你初识周子翼,还会不会为他蹉跎那么多年。你说羡慕我,不管什么时候转身,都有那个人在等我,而你转身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其实我觉得,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等待也是徒劳。我用了四年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你比我聪明得多,想来也是懂的。如果回头看不见他,不如向前看,毕竟都柏林的风光那么好。


        

苏韵锦


        

2007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