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白起合道,半步混元!


        

“走!快撤!”


        

“快,退出血海,血海不能待了!”


        

血海深处,阿修罗族族地,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带着诸多族人,疯狂地往血海之外逃去。


        

血海变故,几乎震动了整个血海。


        

此刻血海之中依旧是一片血红,不见天日,可已经没有了任何血道气息!


        

整个无边血海,皆是被一片无尽的杀伐之气所笼罩!


        

此刻已经有不少修罗被杀气同化,失去神智,宛如杀人机器一般,见生灵便杀,甚至对同族动手!


        

自在天波旬无奈,只得下令将这些族人斩杀,然后带着剩余族人逃离。


        

他可以抵挡这杀伐之气,可不代表所有族人都能抵挡。


        

若是继续停留下去,只怕阿修罗一族,全部要陨灭迷失在这杀意之中!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股杀意实在太可怕了!


        

偏偏他们阿修罗一族,都只修行修罗血道。


        

整个阿修罗族,只有一人修行杀道,那就是冥河老祖!


        

所以,这杀意对他们所有人,都有着致命的威胁!


        

“嗤!”


        

族地深处,一道身披血色缕衣,头戴冠冕,相貌倾城,偏偏身材傲人,充满一威严,却又带着一股娇媚之意的曼妙身影自沉睡中醒来。


        

当看到血海大变,她俏脸也是微微一变,看向族地上方指挥撤退的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喝道:“自在天、大梵天,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恐慌?”


        

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看到这红衣女子,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连忙落下行礼:“拜见天妃!”


        

天妃!


        

此人,正是冥河老祖的妻子,同样,也是阿修罗族诞生的第一位修罗——天妃乌摩!


        

乌摩脸色阴沉,看着血海中弥漫的无尽杀意,看向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道:“发生了何事?老祖呢?!”


        

自在天脸色发白,看向血海上方剧烈翻滚的海域,道:“启禀天妃,老祖出关了,血海发生变故,人界人族,大商人皇带领强者前来血海,正在与老祖斗法!”


        

“什么?!”


        

乌摩顿时震怒:“老祖与人斗法?是谁?!火云洞的那几位吗?!”


        

“不是!也是一位修行杀道的至圣大能,不仅如此,还有……”


        

自在天波旬连忙解释了一番。


        

闻言,乌摩娇躯微颤,“怎么会这样?!圣人亲临……”


        

自在天波旬咬牙道:“天妃,快撤吧!此刻战斗已非吾等所能插手,留下亦是无用,若再等下去,只怕吾修罗一族,就要灭族了!”


        

天妃脸色难看,咬牙思考了片刻,看向自在天波旬,道:“你们先离去,本宫去助老祖一臂之力!”


        

自在天波旬脸色一变,“天妃,不可啊!若是您出事,属下如何与老祖交代?!”


        

“不必多言!”


        

天妃咬牙道:“你们带族人走!记住,若是……本宫与老祖没有回来,你们便不用回血海,前往人间,加入西岐,为老祖报仇!”


        

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俱是脸色骤变。


        

“天妃的意思是,老祖可能不是那杀道大能的对手?!”


        

自在天波旬脸色苍白地道。


        

乌摩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凄凉地看向上方那滚滚血海,“老祖这一步走错了!大商有圣人级存在坐镇,虽不知是哪一位,但就算老祖胜了,我阿修罗族也完了……”


        

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身躯一晃,脸色顿时更是苍白了几分。


        

“你们走吧!尽快离开!”


        

乌摩眼中闪过一丝决绝,说完后,她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朝那沸腾的血海上方破空而去。


        

原地,自在天波旬和大梵天脸色苍白,默然不语。


        


        

无边血海宛如被激怒,震荡起了汹涌骇人的波涛。


        

叶辛等人,也在白起和冥河老祖动手后,便离开了血海,前往血海上方观战。


        

此刻,望着那激荡汹涌的血海,诸人眼中都是浮现一丝凝重和感慨。


        

凡人之力,若是能够做到如此,这方世界,只怕早已不复存在了!


        

这般伟力,远非人力所能为,所能抵挡!


        

叶辛眉头紧蹙,看着血海深处。


        

隐隐间,除了两道杀意冲天的身影在厮杀搏斗之外,还有着两道身影伫立在血海中央。


        

那是庄子和准提。


        

尽管周围杀意震天,血气冲霄,却依旧无法动摇那两道身影哪怕分毫。


        

两人,依旧在庄子的梦境中斗法。


        

没有任何威势。


        

因此,也无法得知谁更胜一筹!


        

“陛下可是担心武安君?”


        

这时,旁边的墨子,忽然开口问道。


        

叶辛闻言,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武安君朕并不担心,朕是担心庄圣!”


        

再怎么说,白起曾经也是混元层次的存在,这冥河老祖再强,但叶辛对白起还是有信心的。


        

墨子闻言,微微一笑,道:“陛下多虑了!庄圣的梦之道,不弱于那准提的释道,且西方二圣都是发下大宏愿以功德成圣,实力远不如其余几位圣人,此战,庄子必胜!”


        

叶辛眉头微松,道:“那墨圣觉得,庄圣能否斩杀准提?”


        

“这恐怕有些难……”


        

墨子摇头,“抵达此等层次,基本都有保命手段,而且,圣人元神寄托虚空,想要斩杀,唯有将虚空的圣人元神一同斩杀,否则,在这洪荒世界,圣人不死不灭……”


        

叶辛眉头紧蹙,“圣人不灭?”


        

轰!


        

话音刚落,血海之中,一股极为恐怖的圣威从无尽杀意中暴起。


        

诸人同时看去,只见血海深处,那伫立在血海当中的其中一道身影动了!


        

正是那准提道人。


        

身上弥散着恐怖的气息。


        

不过刚一醒来,准提道人神色惊恐,如同见了鬼一般,一言不发,身形闪烁间,立即便是撕裂空间,朝着血海之外遁去。


        

仅是一个呼吸不到,便是彻底消失不见。


        

叶辛:“……”


        

众人:“……”


        

还真让墨子说中了!


        

嗡!


        

七彩之光闪烁。


        

庄子身影也悠悠醒来,看着准提道人的气息消失,他似乎并不意外。


        

他转过头,看了眼周围弥漫的无边杀意,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随后一步跨出,瞬间便是出现在了血海上方,朝着叶辛微微行礼。


        

“见过陛下!”


        

“庄子免礼!”


        

叶辛连忙摆手,紧紧盯着庄子,道:“那准提实力如何?”


        

庄子周身笼罩这七彩光芒,眉心之处,浮现一丝七彩蝴蝶的印记,整个人宛如融入天地,融入道中。


        

哪怕他就站在那里,众人都感觉似虚似幻,极不真实。


        

不过那股清晰的道意,却是十分深邃浩瀚!


        

庄子微微一笑,道:“此人实力一般,在圣人之中,应该是垫底的存在,不过其另辟蹊径,脱离道门,独自开创‘释’之道,且得天地认可,逐渐形成了道统,想要灭之,暂时不易!”


        

“释”之道?


        

叶辛目光一闪,应该就是日后的佛道吧?


        

点了点头,叶辛道:“无妨,只要有办法斩杀便可,此次先饶他一命,来日方长!”


        

庄子微笑点头。


        

“嗤!”


        

蓦地,血海之中,一道红影陡然射出,立于上方,气势极强,赫然已至准圣。


        

不过,却是个女子!


        

叶辛眸光一闪,看着那女子,没有说话。


        

此人,赫然正是那天妃乌摩。


        

当看到叶辛等人,想起自在天波旬所言,她眼中顿时也是浮现了一丝凝重。


        

“你就是那大商人皇?”


        

乌摩目光聚集在叶辛身上,开口说道。


        

感应到她身上的血道气息,叶辛眼眸微眯,道:“不错,是朕!”


        

乌摩闻言,咬了咬牙,陡然在虚空下跪,作揖道:“人皇陛下,此次之事,乃我血海之过,还望陛下开恩,放过老祖,我阿修罗族,感恩戴德!”


        

来求和的?


        

叶辛怔了一下。


        

旋即,他摇了摇头,看向血海深处,淡淡道:“此乃杀道之争,无关恩怨,朕亦无法插手。”


        

乌摩咬牙道:“如果老祖胜了呢?”


        

“他不会胜!”叶辛淡淡道。


        

“如果呢?”


        

乌摩不死心,目光忌惮地看了眼叶辛旁边的庄子。


        

能让她都看不出深浅,心生恐惧的存在,毫无疑问,此人肯定就是那位大商圣人了!


        

叶辛漠然道:“没有如果!”


        

乌摩:“……”


        

叶辛道:“从他与吾大商结下因果的那一刻,结局便已经注定了!不过他能够陨落于杀道之中,也算死得其所了。”


        

天妃乌摩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下一刻,她豁然转身,直奔血海深处而去。


        

叶辛眸光微闪,立即便明白了这天妃乌摩的目的,放下摇了摇头,叹道:“可惜了……”


        

轰!


        

那天妃乌摩刚入血海,血海之中剧烈沸腾。


        

跟着,无边血气如同天威般爆发!


        

天妃乌摩抵挡着杀意,朝着其中一道杀意凛然的身影冲去。


        

不过下一刻,一道血色剑光,没有任何预兆,豁然斩出!


        

天妃乌摩身躯一颤,神色僵硬,跟着光芒一闪,化作一道道血气,消失在了血海当中。


        

不入至圣,终是蝼蚁,这般层次的战斗,又岂是她能够插手的!


        

但随着乌摩陨落,血海之中,一道杀意震荡了一下。


        

冥河老祖的身影在其中浮现,看着乌摩陨落的位置,恐怖的气势宛如大海波涛,剧烈翻滚。


        

“白起,你找死啊!!!”


        

冥河老祖睚眦欲裂,死死盯着对面那血气中包裹的身影,神色惊怒,杀意宛如实质,在他身边肆虐。


        

杀道,无法取胜!


        

他的另一个布置,修罗族,也要完了!


        

无数元会的苦修,至今到头,仍是一场空!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


        

以前他不理解。


        

现在他明白了。


        

痛彻心扉,痛到想要不顾一切的大爆发!


        

他要毁灭天地!


        

他要屠尽一切生灵!!


        

轰!


        

他的身躯燃烧了!


        

元屠阿鼻宛如火红之焰,也燃烧了!


        

无尽血光将整个血海映得更加血红!


        

三千大道统统都好似变得弱小不堪,被血色烈焰轻而易举的烧成虚无!


        

这仿若是一切的终结之火!


        

一切的毁灭之火!


        

一切的虚无之火!


        

“杀戮之火?”


        

白起平静冷漠的面上,第一次露出了少许诧异之色。


        

他自然认识这种火焰。


        

乃是杀戮大道领悟到极致,从而才能形成的无上之火!


        

这种火焰,就是圣人都会忌惮,不敢沾染!


        

没想到冥河老祖竟然已经达到了这般成都,若真能以杀证道,就算在混元之中,也是处于顶尖的层次!


        

可惜,杀道,只能有一人!


        

白起心中叹息,眼中则是再次泛起一股杀意。


        

“白起!”


        

“今日,吾之杀道,有死无生!”


        

血色烈焰冲霄,冥河老祖的身躯已经消失了。


        

虚空中。


        

仅有两柄长剑悬浮,一白一红,无尽的杀戮法则,在元屠阿鼻之中,撑起一方无尽仙界!


        

“可惜,死的人,只会是你!”


        

白起神色淡漠,没有多言,再次抬起杀神剑。


        

剑还是那一柄剑。


        

但隐隐间却好似有些不同了。


        

上面不再平凡普通,而是有一个诡异字符在流转。


        

那个字符古老沧桑。


        

好似从远古时期跨越时空长河而来。


        

仅仅刚刚出现。


        

无尽杀戮法则就开始震颤!


        

直接臣服而下,好似在膜拜君主!


        

哪怕就是冥河老祖融入的元屠阿鼻,此时也剧烈震颤,有种要掉头就跑的感觉!


        

轰隆隆……


        

无尽血海,在这一刻,也纷纷往这柄剑上汇聚而来。


        

短短片刻,整个血海被抽之一空,彻底消失,只剩下一片茫茫虚无,四周幽冥之气,缓缓填充而来。


        

“借你之道,助吾前行半步!”


        

白起冰冷的声音在虚空响起。


        

下一刻——


        


        

剑鸣声响彻幽冥!


        

血色剑光弥漫。


        

无尽法则、无尽幽冥气、混沌气、混元气,瞬间消失。


        

统统化作了虚无!


        

天地间,唯有那一席银甲屹立,以及他手中的血色之剑!


        

其余一切,都渺小如蚁,微不足道。


        

哪怕就是那两柄曾经沾染了无尽生灵之血,堪称无上兵刃的杀戮至宝“元屠阿鼻”,也都黯然失色,颤抖不安,宛如悲鸣。


        

古老字符轻轻一震。


        

呲——


        

“元屠阿鼻”之上,那恐怖绝伦,足以毁灭一切的杀戮之火瞬间湮灭了。


        

就好似从未出现过。


        

血色长剑斩下!


        

就仿若杀戮大道斩下!


        

“元屠阿鼻”颤栗。


        

身在元屠阿鼻之内的冥河老祖浑身颤栗,恐惧到了极点,他感觉自己对于杀道的感悟正在模糊。


        

宛如有无上存在,正在剥夺他的道!


        

在剥夺他的法!


        

在剥夺他的一切!


        

不仅是杀道,血道、修罗之道,所有的神通、术法,乃至躯体、元神,都磨灭在了这一杀戮法则之下!


        

“不!!!”


        

冥河老祖惊怒大吼。


        

元屠阿鼻剧烈颤动,他想离开元屠阿鼻,可此刻,他却惊恐地发现,他无法离开了。


        

被这杀戮法则,压制在了剑中,而他的一切,却在不断向外流逝、消亡。


        

好似这世间,从未有过他存在的印记!


        

渐渐地,他气息逐渐萎靡、消散。


        

而白起的身躯,在某一刻,却是剧烈一颤。


        

双眸之中,两道血光闪过。


        

好似打破了某种枷锁一般,白起体内一声轰鸣,杀道也随之一声轰鸣!


        

紧跟着,气息豁然增长!


        

一步跨出,半步混元!


        

……


        

……


        

ps:求推荐票、月票!求全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