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淮微笑,走到花小满面前,蹲下身子,让她爬上自己的背。


        

身后还传来彪哥的风凉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楚淮懒得理他,也只有他明白,花小满这么做,是在回到过去的状态,这样可能更容易认路。


        

果然,花小满开始指方向,楚淮背着她在前面带路。


        

如果遇到阻碍的,楚淮就从旁边绕一下,就算绕错了也没事儿,花小满此时就像指南针一样,总能找出正确的方向。


        

不对,是比指南针更灵。这个鬼哭山邪门的很,指南针都不管用。


        

张队带的人素质不错,全程都没什么废话,只管烤着卢彪和那几个小混混,一路跟着楚淮走。


        

张队自己,偶尔会跟楚淮交流几句。他话不多,也不招人讨厌。


        

倒是卢彪,嘴巴经常不干不净地,说些荤段子。


        

比如:“呦,小子,你手往哪儿摸呢?趁着人家姑娘蒙了眼睛,都快摸到pi股蛋子了吧。这妞正点,摸着舒服不?”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别瞪我呀,前面路滑,你摔一下,把姑娘摔一跤,你们俩一滚,你就趁机亲上去。彪哥是老手,把妹我在行,我教你啊。”


        

“呦,你们是郎情妾意的很吗,小姑娘还摸你脸呢。”


        

“你闭嘴!”楚淮就是腾不出手,否则肯定要打这混账一顿。都说的什么东西。


        

还好,花小满揉了揉耳朵,从里面取出两个小纸团,清冷地问:


        

“你跟我说话大声点,我听不清。”


        

说完,她又把纸团塞回耳朵里,听没听到的不说,显然是故意做给彪哥看。


        

卢彪觉得没意思,男人脸皮厚又刺激不到,他是想刺激一下花小满,让她找不到路。


        

不过这姑娘邪门的很,指的方向一次都没错。


        

他们进山不深,也就一个多小时,就绕出来了。


        

张队他们开了几辆长警车在山下,楚淮、花小满和刘翠英都算是证人,也都一起坐着,跟他们回去录了个口供。


        

下山的时候,花小满就自己摘了面纱,从挎包里拿出一本复习笔记,仔细地看着。


        

物理的东西,一环套一环,必须要理解了原理,才能进行下一步推导。


        

花小满大一下学期开始缺了些课,后面就总是跟不上,也就越来越差。


        

所以她现在,是找了大一的笔记,对着习题册在看。相当于也是半自学,难度有点大。


        

“这里,建立x轴和y轴,这个点在这,笔给我,嗯,按这个公式,这样推导。”


        

楚淮就坐在她旁边,一直注意着她,看花小满的秀眉都拧成个疙瘩了,就知道她遇到困难,主动出言给她解答。


        

两人很快进入学习状态,楚淮解题思路清晰,而且有耐心,花小满也不是悟性差的人,至少对方说什么,她听得懂。


        

如此一来,这一路警车滴滴,她倒是收获不少。


        

其实她死记硬背的功夫也不差,平时不少知识点都背下来,就是缺课多的这些,理解跟不上,总是不对劲儿。


        

当楚淮给她把知识点解开,花小满就有种茅塞顿开,知识畅通的感觉,至少这一片相关的知识点,她都能掌握,做题也没问题了。


        

可惜,到了。


        

“这就到了啊。”花小满有点意犹未尽。


        

楚淮笑笑:“我还要在县医院实习半年,你遇到难题随时来找我,我给你补习。”


        

“真的可以吗?”


        

花小满眼睛都亮了,这时候可容不得她客气,只有半年时间,就要再次高考了,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容不得她矜持。


        

“当然可以了,咱们可是患难之交。”楚淮笑了,脸上像洒了一层阳光,很是暖心。


        

花小满也笑着点点头,这一天的奔波忙碌,让她脸上也多了几分红润血色。看上去平添几分娇艳。


        

跟花小满对视了一下,楚淮有点不好意思,摸了下鼻子,连忙跟上张队,主动去帮忙录口供。


        

刘翠英和花小满落在最后面,她凉凉地瞟了花小满一眼,出言讽刺:


        

“不就是看上人家了,还找补习接近,装什么装,真恶心。”


        

“嫉妒,使人丑陋。”花小满才不管刘翠英那点风凉话,想了想,又提醒刘翠英:


        

“你有桃花劫。”


        

“你才有桃花劫!装什么装,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呢?穿得人模狗样我就不知道你是狐狸精了?”刘翠英气得大骂。


        

可惜花小满不理她,已经追着楚淮去留,留下脚疼的刘翠英,一瘸一拐地在最后面,哦,不,后面还有个民警小同志。


        

刘翠英哼了一声,不给人看笑话,只管去录口供。


        

她和彪哥的事儿没拆穿呢,相信彪哥是讲义气的人,也不会供出她来,所以刘翠英应该是没事,就是例行录一下口供,当个证人。


        

那边张队正在给卢彪亲自录口供,此时正在教训卢彪:


        

“卢彪,你少给我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你原名卢爱国,家在汾西县柳沟镇下河村,你老婆叫刘玉娇,还有个两岁的儿子。”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卢彪明显慌了。


        

“你不用忙着否认,否认也没用,你放心好了,我们也不会抓你老婆孩子,不过不属于他们的钱财,还是要收回。”


        

“你别乱来,我不是卢爱国,我不是你们说的人!”卢彪明显急了,跟张队嚷嚷起来,还挨了一电棍。


        

刘翠英刚好从这过,就听到这个信息,脑子都是一片空白。死死地盯着彪哥。


        

卢彪被她盯得有点发毛了,不好意思看刘翠英,只能骂骂咧咧地提醒:


        

“贱人,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明知道彪哥这么说是为了她好,为了她能撇干净,可刘翠英还是好恨啊,眼泪忍不住都啪嗒啪嗒往下落。


        

民警同志们也没辙,只能找了个女同志,给刘翠英倒了杯水,然后在跟她单独沟通,还得安慰她。


        

毕竟楚淮和张队有数,知道是刘翠英在帮卢彪,可也没证据,也只能随便走走流程。


        

而刘翠英在伤心哭泣之余,想的却是:


        

花小满肯定中邪了了!太邪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