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杨庆将门打开,一把将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一个翻身躺在沙发上,气喘吁吁道。


        

“我明天就回去上班,下了班去看看老爷子”


        

娄毅点点头道“嗯,老爷子对我们不错,去看看也好,买点东西带上顺便把房租给他”


        

说着又打开刚买来的手机,给杨庆转了二十万过去。


        

“叮”手机一响,杨庆看到到账的二十万有些愣神道


        

“是你转的?转这么多钱干什么,这些都是你的钱”


        

娄毅摆摆手道:“不用说那些,都是兄弟,你拿着用,要是你想干点什么事,钱不够再跟我说。”


        

杨庆翻翻白眼道“那我先给你存着,咱们不能有点钱就乱花”


        

娄毅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娄毅接通。


        

“喂?”


        

“你好是娄毅先生吗?小区快递柜有您的包裹别忘了取”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哦,好的谢谢。”说着挂了电话,低语道


        

“我哪来的快递,最近什么也没买啊。”


        

“庆儿,我去取个包裹”说着娄毅就走出了房门。


        

这个老小区基本都是多层,也没装电梯,娄毅不多时就到了楼下,打开了快递柜,里面放着一个纸箱。


        

取出来边走边看,上面的地址是自己的老家,难道是父母寄来的,娄毅一头雾水。


        

回到楼上杨庆已经在洗澡了,娄毅拿起剪刀剪开,定睛一看是一把巴掌大小的铜镜。


        

古色古香,上面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泥腥味,铜制镂空的把手和边框,上面不知是什么动物,像是龙凤又像是蛇鸟。


        

娄毅将铜镜握在手中,一股冰寒传入手掌中,刺激的娄毅险些丢掉。


        

娄眼神微动像是想到了什么,眯起细长的眼睛自己的看着镜面,自己的面目出现在铜镜上面,昏黄暗淡的倒影让娄毅心中有些不适,他想了想又将镜子放回盒子中。


        

明天要打电话回老家问问,说着按下心种想法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只是娄毅并没有发现铜镜上自己的面目,并没有直接消失,而是诡异的留在了铜镜上,直到铜镜被放入盒子中匿于黑暗里。


        

躺在床上看着新闻的娄毅,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梦里他看到了自己父母还在辛苦锄地。


        

娄毅走过去想要叫住他们,告诉他们自己有钱了,就当他伸手的一瞬间,他看到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那人走过去拉着他父母的手说着什么。


        

娄毅见状拼命的叫喊,自己才是他们的孩子,那是个冒牌货,可父母就像没听到一般,眼中满是慈爱的看着那个和他长的一样的人。


        

正当娄毅想要动手打他的时候,忽的那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却目光恶毒狠辣的看着娄毅。


        

嘴角咧开,露出尖锐的牙齿,还流着一缕透明液体,朝着娄毅笑了起来“嘿嘿”,声音似金属摩擦,直刺的娄毅眼耳口鼻流出血水。


        

娄毅摇着头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


        

疯狂后退,但是父亲和母亲却并没看他一眼,仍旧一副关爱的看着另一个自己。


        

“啊,砰”一声尖叫和落在车上巨响传来。将噩梦中的娄毅猛地惊醒,黑暗中娄毅将灯打开,拿起手机看了下凌晨十二点十分。


        

“是什么声音砸到车上了吗?”


        

外面渐渐开始传来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娄毅将头伸出窗外,附近几栋楼房的灯都陆陆续续打开。


        

“死人了”一声尖叫响起在夜空中。


        

娄毅眼皮一跳顿时睡意全无,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如那个恐怖老婆婆死前一般。


        

“快报警,快点”一声声急促的声音传来。


        

娄毅看见对面楼下一辆车正发着警报一闪一闪的,车顶被砸出一个坑,上面还躺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


        

这时杨庆也晃悠从卧室走了出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问道:“出了什么事”


        

娄毅道“没事你去睡吧”说着又将杨庆推回他的房间,顺手给他耳朵上塞了耳机。


        

没过几分钟警车和救护车就到了,警察拉起了隔离带,将围观众人往外驱散。


        

娄毅在楼上看着眼前的一幕幕,那个六楼女人家里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下来,应该是独居。


        

伸手将桌上的烟抽一根点上,“咳咳”可能是几天没抽烟被呛到了,又抽上两口才适应一些。


        

娄毅安静看着,他没有下楼或者使用灵异力量去查看,只是看着两个警察跑上六楼去,不多时又跑了下来,好像再说没什么问题只是单纯的自杀。


        

救护车将女人的尸体抬上了救护车,吃瓜群众也散的七七八八。


        

“滴,呜”警车也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一个警察还站在封条外楼下抽烟,被砸的车主则穿着睡衣站在楼下跟警察低声说着什么。


        

娄毅思索着,一个独居女人,半夜穿着睡衣跳窗自杀,是感情问题还是生活压力。


        

眼前看来似乎一切正常,就是单纯的自杀,娄毅有些想不通,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摇了摇头把那个自杀的女人抛出脑后,又将柜子上的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铜镜,仔细的观看起来。


        

依旧是一股冰寒之意袭来,娄毅将目光投向镜中的自己,眨了眨眼睛,又翻到背面。


        

红色背面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摸起来像是摸在皮肤上那种细腻,娄毅不禁有些好奇,又抚摸了几下,触感如肌肤般光滑,渐渐泥腥味似乎消失了。


        

传出一抹诡异的香气,娄毅将鼻子贴近一点,又嗅了嗅,好奇怪的味道,有些木质香水的味道。


        

但又有点…好熟悉的味道,是什么呢?总觉得在哪里闻到过…


        

蓦的,娄毅瞳孔猛缩,是尸体的气味。


        

可以确定是一件灵异物品,难道这是陪葬品?思绪间又反转回来,眼前的一幕吓得娄毅差点把铜镜丢了出去。


        

他看到那昏黄的铜镜上,自己的脸竟然突然消失了一下,像是在躲他,只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娄毅紧紧看着手中的铜镜,心脏更是砰砰砰的直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诡异,将手慢慢伸向镜面。


        

镜面没有出现自己手倒影,娄毅又拿起来对着自己的脸,镜面浮现出了娄毅的面容。


        

为什么会这样,娄毅目光闪烁盯着眼前的诡异铜镜,要尝试用厉鬼的灵异力量入侵进去看看吗?


        

只一瞬间又打消了念头,这里不行,杨庆在,如果这铜镜是恐怖厉鬼,娄毅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人员伤亡,会产生多大的后果,他不允许这种不可控因素出现。


        

正当娄毅准备将铜镜放回盒子中的一瞬间,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