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门打开。”赢夫朝着狱卒冷冰冰地说道。狱卒赶紧上前,取出钥匙开了牢门。


        

赢夫走进牢内,看着飘凌,“侍卫长,委屈你了,王命在身,不得不从,还请体谅。”语气不冷不热。


        

“左庶长不必客气,这里挺好,很安静。”飘凌冷冷以对。心中却暗骂:“老子好不容易从死地逃出来,却被你关到这么个破地方,少他大爷的假惺惺装好人!”


        

左庶长知道飘凌心中不爽,微微一笑,说道:“素闻侍卫长棋刀双绝,不知可有兴趣,与我对弈一局?”


        

“牢狱之中,阴冷寂落,对弈一局,正好解些孤独。”


        

赢夫看了有娇一眼,“侍卫长在狱中都有美人相伴,看起来并不是多么孤独。”


        

有娇没好气地说:“不明不白把我们抓进牢狱,又在这里冷嘲热讽的,还不给饭吃,左庶长是何用意?”


        

赢夫仍是微微一笑,似乎并不介意有娇的语气,“个中之意,你不知,侍卫长知,想知究竟,可以问询于他。”转头看着狱卒,“侍卫长并非戴罪之人,为何不给饭吃?”


        

狱卒惊恐,赶紧说道:“回左庶长的话,开饭时间未到。”


        

“记着,日后侍卫长何时想吃饭,就何时送。想吃什么,就送什么。”


        

“是。”狱卒唯唯应诺。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棋局很快摆好,二人相对跪坐。


        

赢夫执白子先行,落子之时,说:“侍卫长护送穆赢公主去西戎,十名侍卫战死,穆赢公主失踪,唯侍卫长一人安然无恙,实在令人生疑。”左庶长说话,直截了当,话中之意,已是极为清晰。


        

“左庶长这是在怀疑我吗?”飘凌将一枚黑子落于棋盘之上。


        

赢夫摇头,“侍卫长号称老秦人的刀,乃铁血之人,一向行事光明磊落,我哪敢怀疑?但事出蹊跷,不得不让人三思。王上令我彻查此事,思讨多日实在没有头绪。侍卫长是当事人,可否跟我说说事情经过?”


        

飘凌叹了口气,“当日护送公主到锁秋岭,突遇上百余黑衣人伏击,这些黑衣人个个彪悍,战力极强,十名侍卫不幸战死,公主被劫持。”


        

“看不出是哪个部落的人吗?”


        

“皆是一身黑衣,刀法剑法杂乱,无从猜测。”


        

“侍卫长是如何从险境之中脱身的?”赢夫没有抬头,手执一子,看着棋盘。


        

飘凌沉思,执子不落。


        

该怎么说呢?总不能告诉赢夫,真正的飘凌大概率是已经死了,他现在看到的飘凌是从几千年后那个文明世界穿越过来的莫守拙吧?


        

就算说了,赢夫恐怕也不会相信,这太离奇了。


        

飘凌的沉思,让赢夫心中的疑虑更重。


        

“这个问题,侍卫长不好回答吗?”


        

“我当时重伤昏迷,黑衣人疑我已死,这才侥幸逃过一劫。”飘凌撒了一个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谎言。


        

“侍卫长虽一身血迹,但气色极好,看上去绝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赢夫的语气转冷。


        

“如果说,我当时已死,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又活了过来,左庶长相信吗?”


        

赢夫仍然没有抬头,神色也未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地说:“侍卫长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飘凌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么说左庶长定然不信,但事实如此,信不信由你。”


        

黑子一落,正入死局。


        

赢夫从白子的包围圈中取走了六枚黑子,“侍卫长的心好似很乱。”


        

“的确很乱,至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左庶长的问题。”飘凌有些无奈的说道,穿越一事,他定然不能与左庶长说,毕竟,左庶长虽然不是他明面上的敌人,但也绝不是朋友,若是将实情告知,恐怕会给自己惹来很多麻烦。


        

“看来这盘棋,下不成了。”左庶长叹了口气,似是极为失望,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放入了棋罐之中。


        

第一次抬头看着飘凌,二人以赢氏部落的礼节正襟而坐。


        

“王上将穆赢嫁与西戎丰王,侍卫长负责护送,护送时间及所经路线,皆是由侍卫长一人亲定,知晓此事者,整个王城不出六人,我没的说错吧?”


        

“没错。”飘凌肯定地说道,原主的记忆告诉他,左庶长所说,的确是事实。


        

“知晓此事的六人,王上,太师,大庶长,右庶长,我,还有你,就连那负责护送的十名侍卫,也是出城之后才知车中之人是公主,且从未离队,对也不对?”


        

“对。”飘凌在原主的记忆之中快速搜索了一遍,知晓此事者,就是这六人。


        

“侍卫长所说的黑衣人能够如此准确地掌握公主去西戎的时间和路线,定然是有人走漏了消息,这个人绝然不是王上,可怀疑的,就是你我,还有大庶长,右庶长和太师。”


        

飘凌点头。


        

赢夫笑了一下,“我们五个人,谁都难逃嫌疑,尤以侍卫长的嫌疑最大。因为,穆赢公主心中一直有你,侍卫长若是对王上将公主嫁与西戎丰王一事心生不满,借此机会救下穆赢,从此双宿双飞,也是人之常情。”


        

飘凌一愣,迅速在原主的记忆之中搜索着与穆赢的过往诸事,果然发现,穆赢的确对飘凌极为钟情,一些点滴之事,都记录下了她对飘凌的爱意。


        

飘凌心中非常难过,是为原主,也是为穆赢。


        

两个相爱之人,被硬生生地拆分,其中一个,还得负责护送另外一个去嫁给一个不想嫁的人,飘凌实在不知道,从离开王城到锁秋岭这段时间里,他们二人,如何面对,又谈了些什么?


        

再一次搜索,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似乎,原主刻意地回避了一些事情,飘凌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痛苦,来自原主记忆碎片上的痛苦,王命难违,原主只有将痛苦深埋心底。


        

“他大爷的,这是什么事嘛!真是个万恶的奴隶社会。这要在几千年后的那个世界,谁敢这么对我,非跟他拼了不可。”飘凌在心里暗骂一声。


        

继续搜索,原主的记忆碎片告诉飘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生出异心,走漏消息的人,绝对不是原主。


        

这让飘凌稍稍安下心来,若真的是原主走漏了消息,或者是亲手杀了十名侍卫,将穆赢藏匿起来,事情可就变得无比棘手了。


        

虽然就算原主真的这么做了,飘凌也不会反对,甚至还会支持。


        

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任何事,都值得。只要别违法,别违背道德伦理。


        

赢夫看着陷入沉思的飘凌,问道:“侍卫长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