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师府的院落很大,有假山,有花园,有湖泊,有楼台亭阁,像个迷宫,初进之人,若是无人带领,很容易走乱方向。


        

进了府门的有娇跟着小管家一直往前走,边走边偷眼四顾。


        

绕过假山,穿过花园,把酒放到一处地窖之内,复又上来,被小管家领着找到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女人。见到时,女人正坐在一处墙角下,用竹条修补着一个竹筛。从面相上看,是个内向之人,不恶。


        

“叫秋姐。”小管家朝着有娇说道。


        

“秋姐。”有娇故意沉着嗓子叫了一声,表现出很胆怯的样子。


        

“这是小刀子酒酒馆赢老板的一个远房亲戚,被举荐来太师府做事,以后就跟着你,清扫府院卫生。不必给她安排住处,忙完了就回赢老板那里睡。你知道我与赢老板交往甚好,此人身世极为可怜,你需多加照顾才是。”


        

被称为秋姐的女人听小管家如此一说,满脸立时堆起笑容,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管家的话,我定当照办。”


        

小管家交待完便走了,他虽不是太师府主事的大管家,但在仆人之中,地位甚高,能做如此一番交待,的确难得,与赢老板的关系定然非同一般。


        

秋姐指指正缝补的筛子,“会不?”


        

有娇点头,小声说道:“会。”拉个凳子坐下,与秋姐一起修补起筛子来。


        

秋姐不太说话,有娇不敢说话,二人面对面坐着干活,老是不说话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你叫什么名字?”秋姐问道。


        

“娇娘。”


        

听到这个名字,秋姐一愣,抬头看着有娇的脸,“你这个名字,倒是挺有意思。”


        

言下之意,娇娘这个名字与有娇的这副尊容,极其不配。虽未明说,但话中之意,已然极为清晰。


        

有娇并不理会,装作没有听懂话中之音,低头做事。


        

“太师府规矩很严,在府里多做事少说话,看到的装作没看到,听到的装作没听到,不要给自己惹上事端。”


        

有娇点头。


        

“你这身材看上去极好,不像生过孩子的人。”


        

“就是因为不能生育,才被夫家赶了出来。因父母早亡,无处可去,不得已才来投赢老板。”


        

“该死。”秋姐愤愤地说道,“那个男人真是该死,没一点人味。你不能生育,他再娶一房便是,为何非要赶你走?”


        

“夫家穷,养不起。”


        

秋姐叹了口气,“这个世道,做女人真是太难了。我男人死得早,留下两个孩子,大的十一岁的,小的九岁,全靠我一人养活,难得很。还好,太师府里的人对下人都挺好,钱银也是按月发放,从不拖欠,好好在这里干着,养家糊口不是个事。”


        

“秋姐要是有难处,我以后挣的钱银都归你,反正我是一个人,要那钱银也没用处。”


        

“那可不行,我哪能干那事。”秋姐赶紧摆手拒绝,“我虽日子过得紧巴,却也能活得下去,两个孩子吃穿不愁,老天已是很眷顾我了,哪能要你的钱银?花不着,就好好攒着,总有用上的一天。”


        

有娇点头,虽然自己所说并非完全属实,远不似话中表达的那般可怜和辛苦,相反,跟着莫过拙,小日子还过得美滋滋地。但秋姐的话,依然给了她巨大的温暖,内心之中,对秋姐充满了感激。


        

二人接连修补了几个破损的筛子,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秋姐带着有娇去食堂。


        

太师府里的仆人大约有近百人之多,在一个食堂打饭,排了很长的队。


        

这些仆人,在太师府中从事着繁杂的事务,工作辛苦,待遇极低,远不似那些门客,从不干杂役,大部分人整天无所事事,却顿顿有酒,吃得饭菜,也是荤素搭配,远非仆人所能比。


        

等轮到秋姐和有娇的时候,秋姐朝着打饭的厨子低声说道:“新来的,小管家有交待,要照顾。”


        

厨子一听,将勺子用力往菜桶里沉了一下,盛出一大勺子菜,倒进有娇的碗里,菜量和菜里的肉,明显比别的人多了一些。


        

一个菜,一个黑面馍馍,二人回到秋姐的房间里吃。


        

秋姐的碗里只有两小块肉,秋姐并没有吃,而是用筷子小心地夹出来,放到一张牛皮纸上,正要包起来时,有娇问道:“秋姐为何不吃肉?”


        

秋姐一笑,“拿回去给孩子吃。”


        

有娇一听,将自己碗里的五六块肉夹出来,往牛皮纸里放,秋姐赶紧阻拦,却拦不住。


        

“我不喜欢吃肉,你拿回去给孩子们吃吧!”


        

“唉!”秋姐叹了口气,愤愤地说道:“你这么一个善良的女人,却被夫家赶出家门,老天爷真是瞎了眼了。”


        

有娇低头吃饭,再不吭声。


        

吃过饭,二人将碗筷洗了,放起来。秋姐带着有娇去清扫府院。


        

秋姐负责清扫的府院正是门客们居住的院子。


        

为了留住这些门客,鸿胥专门为他们建造了一个独立的院落,府中之院,院子很大,种满鲜花,此时正是花开时节,百花争艳,暗香四溢。


        

院落四周建有四十多间房屋,清一色的雕镂木刻,看上去极为华丽。凡是投到鸿胥府上的门客,都可以得到一个单间。


        

院内有六个亭子,两座假山。每个亭子里面,都放着一张石桌数个石凳,石桌上面摆放有茶具,棋盘等物。


        

一个水质清澈的小型人工湖沿着亭子蜿蜒环绕,将所有亭子包围于其中,湖中养有金鱼。


        

秋姐和有娇走进院子的时候,数十个门客正坐在亭子之中,或品茶聊天,或两两对弈,围观者甚众。


        

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这些门客之中,看起来很多人并不是真君子。不少门客都在对棋局指指点点,对弈者落下的每一颗棋子,都会被人提出异议,似乎子子落错,步步有误,声音嘈杂。


        

鸿胥并没有给这些门客安排事务,整日无事,除了品茶下棋聊天,仿佛再无它事可做。


        

有娇一眼便看见了赢沧元,坐在入门处不远的一个亭子里,与三人聊天。


        

由于得到莫守拙的嘱咐,有娇只是看了一眼,便迅速将目光移开,装作从未见过一般。


        

而沧元,也没有认出有娇。


        

有娇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不但丑陋无比,还装出一副可怜兮兮,唯唯诺诺的神态,全然没有了她那娇艳如天人,灵动如仙子的绝美之态。不但沧元认不出来,就算大骆部落之王赢非重生,恐怕也认不出来。


        

这副样子若是让莫守拙看见,定然会喊一声,我靠,我要是把你带到几千年以后的那个世界去当演员,一定能成为大名鼎鼎的国际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