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行百米,出了太师巷,再往西,一进入南北走向的巷子,莫过拙就看到了黑衣人人,如狡兔般在黑暗中疾行。


        

脚步很轻,身手定是极高。


        

莫守拙悄无声息地跟着,始终保持着数十米的距离,根据莫守拙的经验,跟踪一个人,这样的距离,最合适,也最安全。


        

黑衣人沿着小巷直行,一直到出了巷子,来到王城城墙根下面,没有丝毫停留,一个飞身,便上了城墙。


        

城墙高十五米,黑衣人竟然一跃而上,如此强大的跳跃能力,让莫守拙着实大吃一惊。整个赢氏部落,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除了他,恐怕再无第二人。


        

莫守拙由此断定,黑衣人绝非来自赢氏部落。


        

莫守拙跟着一跃上了城墙,躲在城垛口处往外看,茫茫夜色之中,看不到人影,只闻一阵极轻的马蹄之声,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黑衣人究竟是谁?来太师府见的是谁?所为何事?


        

莫守拙百思不得其解,只有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里蹦跳。


        

“谁?站住。”城墙上巡夜的士兵发现了莫守拙,一边喊着一边急急赶来。


        

莫守拙从城墙一跃而下,没入夜色。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他没有戴面具,若是让士兵认出来,暴露了身份,恐怕会破坏了赢开苦心制定的计划。


        

第二天早晨,有娇很早醒来,洗漱完毕,看到莫守拙正站在窗口看着太师府的大门口方向。


        

“守拙哥哥,你起得这么早啊?”


        

“不是起得早,是还没睡。”莫守拙转过身来,看着有娇,刚刚洗漱过还没有戴上面具的有娇,面若桃花,皮肤白里透着红,美得像一朵带着晨露的花儿。


        

“你为何不睡?”有娇惊叫道。


        

“我跟踪了一个人。”


        

“谁?”


        

莫守拙摇头,“不知道,但我肯定,这个人的身上一定藏着重大的秘密。”


        

“你为何不抓住他问问。”


        

“跟了一段,跟丢了。”


        

“可惜了,要是能抓住他,问个清楚,我就不用天天去太师府了。”有娇有些遗憾地说道。


        

莫守拙将一张小纸条递给有娇,“想办法把这张纸条交给赢沧元,不要让别人看到。”


        

有娇接过来看了一眼,纸条上写着:暗查子时进府之人。


        

“放心,我保证不会让别人看到。”有娇极为自信地说道,“时辰到了,我得赶紧过去了,守拙哥哥,你快去睡一会儿。”


        

“你走了我就睡。”


        

有娇出了小刀子酒酒馆,径直去往太师府。


        

不过才四五天的时间,有娇与秋姐已经混得很熟,也许是因为有娇天天把自己碗里的肉挑出来送给秋姐的缘故,秋姐对她越来越好,有什么话,该说的不该说,都对她说,从不把她当外人。


        

按照小管家的规定,门客院一天需清扫两次。一次是早晨的辰时,一次是下午的申时。


        

当有娇和秋姐带着工具进入门客院的时候,十多位门客已经起床在院内活动。武者舞刀弄剑,打拳踢脚,文者则散步聊天。这些人一天无事可做,早睡早起,日子过得的确悠闲。


        

沧元正与一个人在他常坐的亭子里聊天。六个亭子,只有这个亭子里坐着人。


        

正是门客们的的晨练时间,为防止激起灰尘,小管家严令仆人不许用扫帚扫地,只能用手捡拾地上的落叶和垃圾。


        

有娇和秋姐先去把无人的亭子里收拾干净,石桌石凳细细擦拭一遍。再到无人活动的院落周边,蹲下身子,捡拾地上的落叶和垃圾。


        

“看到没?坐在那个亭子聊天的两个人,穿浅黄色衣服的,就是太师。”秋姐悄声说道。


        

有娇不由自主地扭头去看。进入太师府好几天了,她从未见过太师鸿胥,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今日难得一见,一定得好好看看,牢牢记住才行。


        

“别看,你这么看他,会引起他的怀疑,我听亲近他的人说,太师很警惕的。”秋姐赶紧提醒道。


        

“我们只是个下人,他何必害怕我们?再说了,难道还会有人进入太师府,胆敢对他图谋不轨不成?”


        

“你没听说?莫守拙没死,他回来了。”


        

“莫守拙回来与太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听人私下里说,莫守拙在锁秋岭遭到突袭与太师有关。”


        

有娇一愣,“你听谁说的?”


        

“我本来不想说这事的,既然你问起来,咱俩关系又好,料想不会害我,就跟你说说。昨儿个夜里,有个女仆过来找我聊天,她平时负责清理一个门客的寝室,那个门客叫豢龙,据说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从门客那里,她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话,连起来想了一下,断定莫守拙在锁秋岭被突袭与太师有关,突袭莫守拙的人,来自豢龙寨,而且就是豢龙亲自带得队。”


        

听到秋姐的话,有娇内心顿时无比惊喜,一颗小心脏差点就从胸膛里跳了出来。锁秋岭突袭莫守拙与太师有关,这个她早已知道,要不然莫守拙也不会买下小刀子酒酒馆监视太师府。但突袭之人来自豢龙寨,莫守拙却是绝对不知道,这不就是他一直在苦苦查探的情报吗?


        

有了这个情报,莫守拙就有了追查的方向,再不用像现在这样,如同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


        

“准吗?”有娇极力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小心脏,装作漠不关心地问道。


        

“八九不离十。”


        

“是不是也没有关系,反正这事与我无关。”


        

秋姐看了有娇一眼,不满地说道:“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莫守拙是咱老秦人的刀,是老秦人的保护神,他的事你怎么能漠不关心呢?”


        

“我又不认识莫守拙。”有娇故意说道,心中却想到,若是让你知道与我在一起的便是莫守拙,而且他就在太师府对面的小刀子酒酒馆二楼,保准你会高兴地跳起来。


        

“唉!”秋姐不由地叹了口气,“当时听到莫守拙被人杀死了,我心里难受得很,想着这以后还能有谁能保护咱这些下人呢?幸好老天保佑,他没死,活着回来了,这真是个天大的幸事。”说到这里,秋姐突然“咯咯”地笑出了声。


        

有娇赶紧拉了秋姐一把,“小点声,被人听到就麻烦了。”


        

二人往四周看,还好,没人注意她们。


        

“我知道莫守拙是好人,不过前些日子我一直待在夫家,从不出门,没听到他的消息,只要他没死就好。”有娇说道,接着又说了一句,“天底下,没人能杀得了莫守拙。”


        

“你这话我爱听,莫守拙保护我们,我们也得保护他不是?就是我们都太笨了,帮不上什么忙。”


        

“帮不上归帮不上,有这份心就够了。”有娇说道,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朴实无华的秋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