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杀过人,求求你,别杀我。”


        

年轻的黑衣人带着哭音说道,满脸恐惧,浑身颤抖如筛糠,可怜兮兮的眼神,令人同情。


        

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退路,打不过,逃不了,要不死,要不苟活。


        

那个黑衣人流了一地的五脏六腑就在眼前,血淋淋的,腥目惨烈,看着都让人心悸。年轻人很害怕自己也会变成那副样子。


        

“好好问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了你。”莫守拙冷冰冰地说道。


        

“你问吧!我保证全都跟你说,只要你别杀我。”


        

年轻的黑衣人小心地说道,生怕自己的语气惹怒了眼前这个杀神。


        

“那些树叶是怎么回事?还有,紫衣人能幻出巨蟒,又是怎么回事?”


        

“豢龙寨有豢龙师,豢兽师和豢叶师,豢龙师能唤出龙,豢兽师能唤出各种兽。龙和兽都不是真的,能凭空唤出来,是幻象,但能杀人。只有树叶是真的,豢叶师将豢力赋予了树叶,也能杀人。”


        

“豢龙寨有多少豢龙师,豢兽师和豢叶师?”


        

“豢龙师只有一个,就是族长豢龙,他也是豢师门的门主,穿橙色衣服。豢兽师有三个,分别称为豢蟒师,豢狼师,豢鹰师,每人带了两个徒弟,称为豢兽使者,一共六个,都穿紫色衣服。豢叶师有一个,他的名字叫叶师,我们都是他的徒弟,称为豢叶使者,一共一百零二人,都穿黑色衣服。”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听年轻人这么一说,莫守拙才知道,原来在黑山部落被自己杀死的两个紫衣人,竟然是豢龙寨的幻蟒使者。


        

“你参加锁秋岭一战了吗?豢龙从锁秋岭带回来一个女人,关在哪里?”


        

“我只负责在断头岭值守,从未出过豢龙寨。你说的那个女人被关在牢狱门。”


        

“牢狱门在哪里?”


        

“正街往东第四条南北走向的街,叫东四街,门庭最大的那个就是。”


        

“有个黑衣人,每天夜里子时去嬴氏部落太师府给豢龙送药,送得是什么药?”


        

“送药?”年轻的黑衣人愣了一下,“不是送药,是送龙血冰珠。”


        

“龙血冰珠是什么东西?”自进入豢龙寨之后,莫守拙听到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个豢龙寨,的确够得上神秘。


        

“豢龙寨里有一种花,叫龙血花,龙血花在每天日落时开花,两个时辰后化作一滴龙血冰珠,晶莹透亮,能增加人的血气和能量。服下一粒龙血冰珠可增加一樽能量。豢龙寨只有一棵龙血花,每天生出一滴龙血冰珠,由豢叶师派人送到太师府,交给族长。”


        

听到龙血冰珠能增加能量,莫守拙心里便犯了嘀咕。一粒龙血冰珠能增加一樽能量,就算一天只有一颗,这豢龙寨里的人,能量不也都强大到天上去了?


        

可被自己杀死的豢蟒使者和豢叶使者,战力又为何如此弱?


        

“除了豢龙,还有谁能吞食龙血冰珠?”


        

“四大豢师。”


        

“豢龙和四大豢师的能量达到了多少?”


        

“龙血冰花是近六年来才开始开花,结出龙血冰珠。服用了龙血冰珠后,族长体内的能量差不多达到了一千樽,四大豢师的能量也有九百樽以上。”


        

年轻人如此一说,莫守拙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以一千樽对九百多樽,就算豢师们懂得豢术,有异兽相助,自己大概率也不会败。


        

却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拥有一千樽能量的豢龙为什么杀不了原主莫守拙,非得唤出一条龙来相助才行?”


        

他并不知道,豢龙只所以杀不了莫守拙,不是因为能量的问题,而是因为惊鸿刀。本体不但有着强大的攻击力,同时还有着强大的防御力。


        

只是因为原主莫守拙的自修能量不够强大,所以无法发挥出惊鸿刀本体的最强威力。


        

用刀者能量越强,惊鸿刀便越强。


        

这也是为什么惊鸿刀一旦到了他的手里,便发挥出了巨大威力的原因。


        

“豢龙身为豢龙寨的族长,豢师门的门主,为什么去太师府做门客?”


        

“这个我不知道,我听人说,族长去太师府好像是要唤醒体内的九条龙。”


        

“九条龙?”莫守拙脱口而出。


        

“是,族长体内有九条沉睡的龙。”


        

“嬴氏部落太师府离豢龙寨有数百里之遥,豢龙为什么要去那里唤醒?”


        

“这个我的确不知道。”


        

“是不是需要龙血冰珠才能唤醒体内的龙?”莫守拙实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豢龙只所以舍近求远去太师府,定然有其迫不得已的原因。而黑衣人每天送到太师府的龙血冰珠,一定与唤醒豢龙体内的龙有关系。


        

只要毁了龙血冰珠,就能阻止龙被唤醒,就算阻止不了,也定然能延缓唤醒的速度。


        

“是。”


        

“除了豢龙之外,豢龙寨内谁还能幻出龙来?”


        

莫守拙得把这个问题搞清楚。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过豢龙和豢师,若是打不过,让人家把自己留在了这里,变成具尸体送到外面去,岂不是陪大了?


        

“没有了,只有族长一人能唤出龙。豢兽师只能唤出兽。”


        

“龙血花在哪里?”


        

“西边那座山的东面有一处断崖,崖壁上有一个石洞,龙血花就在那个石洞里面,崖壁下面有十八个豢叶使者在值守,洞里面还有两个。”


        

年轻人的黑衣人为了保命,真的是有问必答,而且非常详细。


        

“我要问的问完了,你回答的不错,我现在在想,该如何处置你。”


        

年轻人一下子哭出了声,“你说过,只要我好好回答,你就不会杀我的。”


        

心思稳定下来之后,求生的欲望更加强烈,尤其是身处几具血淋淋的尸体之侧,活下去的渴望高于一切。


        

“我是说过,可我若不杀你,你定会去寨里告发我,我岂不是很危险。”


        

“我绝不会告发你,我对天起誓。”年轻人扑腾一声跪到地上,双手指天,对天发誓,泪流满面。


        

莫守拙摇摇头,“我一向不太相信誓言。”说一说完,右掌击出,正拍在他的头顶之上,受此重击,年轻人立誓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前仆倒地。


        

莫守拙将年轻的黑衣人拖到一处石壁旁,使其后背靠到石壁上。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没有参加锁秋岭一战。却也不能让你去通报消息,只好让你睡上一日。


        

等你醒来,我事已做完,那时你再想做什么,我就管不着了。不过,我得借你这身黑衣一用。”


        

说着,将黑衣人的衣服脱下来,穿到自己身上,有那么一点点紧,凑合着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