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守拙绝不想死在这个奴隶时代,他得想办法穿越回去见家人,见女朋友。


        

把那么好看的一个美人孤单单地扔在数千年后的世界,岂不是拂了上天的好意,也暴殄了天物。


        

可若是那个时代的自己的确因为酒精中毒死了,一具肉体早日被推进火化炉烧成灰了呢?


        

心生不由得生出恐惧之感。


        

莫守拙不敢多想。


        

但绝不能让豢龙唤醒了九条龙。


        

无论几千年后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需先解决当前问题。


        

莫守拙暗下决心,待伤痊愈,便去杀了豢龙。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侍卫长若是贸然进入太师府杀了豢龙,怕会打草惊蛇,引得鸿胥收敛锋芒,再想找到他的把柄,就很难了。”


        

墨荼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大庶长不必忧虑,莫守拙此去豢龙寨,杀了不少人,救出了穆嬴,鸿胥和豢龙这两条蛇早已被惊了。


        

我忧虑的是,鸿胥因意识到危险而加快谋反进程,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应对之前脱离嬴氏部落。”嬴开说道。


        

“王兄为何不派军队包围太师府,彻查一番?”穆嬴说道。


        

“唉!”


        

嬴开轻叹一声,“我们虽然已经知道突袭锁秋岭一事乃鸿胥主使,八方献计,豢龙领兵,却苦于找不到有力的证据。


        

派兵包围太师府,鸿胥定会倒打一耙,以哀兵之势,嬴得联合公孙、孟西白诸族的同情,形势将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王上需要什么证据?臣去找。”莫守拙说道。


        

“锁秋岭一事已经过去数日,黑衣人也未留下尸骨,既无人证,也无物证。在鸿胥没有采取新的行动之前,我们只能静观其变。”嬴开的语气,极为无奈。


        

的确,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就算知道鸿胥是锁秋岭一事的主谋又如何?


        

“王上可派兵突袭豢龙寨,公主被豢龙寨劫持总是事实。”莫守拙提醒道。


        

“莫守拙,除了你,还能有谁证明,公主是被豢龙寨劫持的?”


        

“黑山部落的王爷山鬼可以证实。”


        

嬴开微微一笑,“他若不愿作证呢?”


        

莫守拙想了一下,说道:“山鬼为人老道,非常狡猾,要他作证,的确很难。”


        

“出兵豢龙寨,想要的结果要不到,还可能逼得鸿胥提前行动,陷我们于首尾难顾之境。”嬴开说道。


        

“那就设法杀了豢龙和八方,断其两臂,让鸿胥成为孤家寡人,看他还能兴起多大的浪。”莫守拙说道。


        

“豢龙的确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留着他,定会招来祸患。至于八方,不过是个谋师而已,只能逞口舌之勇,动摇不了嬴氏部落的根基。”


        

墨荼说道,言下之意,他是同意莫守拙的想法,设法杀了豢龙,以除后患。


        

至于杀不杀八方,无关紧要。


        

这也从侧面告诉了嬴开和莫守拙,八方虽然谋略过人,乃谋师门五十年难得一见的人物,但墨荼却没将他放在眼里。


        

“鸿胥既然铁心脱离嬴氏部落,意图恢复当年西王部落之雄风,一方面,是秘密联络公孙和孟西白这四族共同起事,并游说西戎、北狄等部落以求支持。另一方面,必定要秘密练兵,他的练兵之地在哪里?”嬴开问道。


        

墨荼和莫守拙皆是一愣。


        

嬴开的这个问题,的确点到了要害之处,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鸿胥就算有着天大的抱负,也难以实现。


        

二人的心思总是困守于太师府,一心想着如何对付鸿胥、八方和豢龙,却自始而终忽略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墨荼由衷地赞叹了一声,“王上英明,这个问题,才是整盘棋局的最关键之处。王上严令各个部落不许自备军队,我们只要找到了鸿胥的练兵之处,也就找到了他意图谋反的证据。”


        

“还有一事,嬴沧元昨日向我传递信息,鸿胥已派人秘密联络丰王戎措,请他派兵相助。


        

条件是将鸿胥部落青铜矿开采的青铜,送一半给西戎。西戎没有青铜矿,我猜想戎措很有可能答应鸿胥的条件,一旦二人达成协议,嬴氏部落将会陷入内外交困之中。”


        

说到这里,嬴开看着穆嬴,“穆嬴,送你去西戎,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嬴氏部落已处于生死存亡的危境之中,只有先与西戎部落缓和关系,才能腾出手里解决鸿胥一事。你应知道,我是不得已才为之。”


        

穆嬴面色冷峻,一言未发。


        

不是不想说,而是找不到话说。


        

嬴开已经将形势分析得极为清楚,身为公主的穆嬴,必须为嬴氏部落的大局着想,无论她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去西戎,而且还要极力说服丰王,不与鸿胥结盟,不与嬴氏部落为敌。


        

重任在肩,为了嬴氏部落,她必须誓死前行。


        

莫守拙本来想了一大堆理由,意图说服嬴开改变主意,不要将穆嬴送往西戎。


        

当嬴开终于抛出这个话题的时候,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找的一切理由,在嬴开的大局面前,统统都不成立。


        

嬴开虽为嬴氏部落的王,大周王朝册封的西垂大夫,但他的部落,在西部部落之中,并不是无敌的存在,战力排名,绝对在西戎之后。


        

要让嬴氏部落存活下去,必须做出一些牺牲,包括他的妹妹,还有他的尊严,作为王的尊严。


        

“给我十年时间,我一定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嬴氏部落,我的尊严绝不是一摄灰,等有一天我从这堆灰中站起来的时候,嬴氏部落定然无敌于天下。”


        

嬴开大声说道,有抱负,亦有恨,很慷慨,也很悲壮。


        

“十年之后,我不知还能不能活着。”穆嬴幽幽地说了一声。一行清泪顺着脸庞悄然滑落。


        

沉默。


        

沉默中有着无尽的压抑。


        

穆嬴此去西戎,命运如何?虽仍未知,却可猜到。


        

许久之后,墨荼咳嗽了一声,打破了难捱的沉默,扭转了话题。


        

“王上,臣以为,设法杀死豢龙一事,便交由侍卫长去办,嬴氏部落除了侍卫长,无人能干成此事。臣明日便去找驷车庶长,寻几个得力之人,前往鸿胥部落,暗探练兵之地,找到鸿胥谋反的证据。”


        

“顺便告诉嬴沐,要他加紧练兵,把我的两万军队,练成战无不胜的雄师劲旅。”


        

“臣谨遵王命。”


        

“莫守拙,你这伤三五日之内怕是好转不了,这几天,你便专心养伤。你方才提到有人子时夜入太师府,为豢龙送龙血冰珠,我会令嬴沐加强城墙防守,并派人在太师府周边值守,绝不许那黑衣人擅入王城,进入太师府。”


        

“黑衣人战力强大,善用带有豢力的树叶杀人,寻常士兵不是他们的对手,王上还需多派些人手才是。”莫守拙说道。


        

“这是自然,嬴氏部落虽然面临困局,但这王城,也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转头看着穆嬴,“穆嬴,你这就随我回王庭,你从豢龙寨回来一事,瞒不了鸿胥,也就瞒不了丰王,他很快就会知道,躲是躲不过去的,你心中有怨也好,有恨也罢,都是王兄的错,但嫁给丰王一事,已无可更改。”


        

嬴开说完,转身走出房门。


        

此时的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的怨恨,却又能对何人说?


        

只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他定要用这一团烈火,将嬴氏部落百炼成钢,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