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守拙扶着穆赢上了黑衣人留下的马,二人一骑前行。


        

莫守拙不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情很压抑,此事虽然与他无关,却因为借用了原主的身体,有了原主的记忆,便扯上了说不清的关系,弄得他断断续续地犯迷糊,搞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穆赢也不说话,要说的话,她已经说完。想知道的事,她也已经知道。


        

横在她与莫守拙之间的那座大山,凭二人之力,根本搬不走,既然如此,只有认命,有些话,再说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空添无限惆怅与悲伤。


        

就这么好好地拉着手吧!至少在回到王城的这段路上,她是属于他的,他也是属于她的。


        

一生能有这么一日时间,已经足够。


        

离王城还有不足二十里,莫守拙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第五个黑衣人。


        

一个老人,五十多岁,气质非凡。一头长发,极为光亮,定是经过精心梳理过。


        

老人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静静地看着,直到莫守拙走近距离他二十米的地方,仍然没有起身。好像只是一个行路走累了的人,坐下来休息片刻,而不是一个等着杀人的人。


        

下马。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你留在这里。”莫守拙低声对穆赢说道,他已断定除了此人,身后再无追兵,便不必时刻将穆赢带在身边,这样会与影响他与高手战斗。


        

距离老人十米停下。


        

“你在等我?”莫守拙笑嘻嘻地问道,不像是面对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人,倒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朋友。


        

“我等了你很久了。你既然能走到这里,定然是已经把我那四个徒弟杀了吧?”老人淡淡地说道,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你是豢叶师,叶师。”


        

“我的名字的确叫叶师。”说完这话,叶师竟然笑了一下,伸手很小心地轻抚了一下一丝不乱的头发,似乎,他很在意自己的头发。


        

叶师的确是一个喜欢把自己收拾得很得体的人,每天早晨仅仅用于梳理长发的时间,都要超过半个时辰。


        

日常事务,大多都是交由他的徒弟及仆人们去做,唯有梳理头发一事,绝不用别人。


        

叶师每天都会很早起床。第一件事,是练刀,修气。而后是洗漱,梳理头发,然后吃饭。在头发没有梳理到自己满意之前,他是绝不会吃饭的。


        

头发,比吃饭重要的多,整个豢龙寨的人都知道。


        

“我早已知道,是那些死人告诉我的。”


        

“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杀了两个豢蟒使者,九个豢叶使者,你究竟是谁?”


        

“参加过锁秋岭一战吗?”


        

叶师点头。


        

莫守拙将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


        

站在不远处的穆赢,终于看到了莫守拙的脸,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侧面,却已经止不住地心潮澎湃。


        

这一路走来,有很多次,她都想让莫守拙取下面具,好好地看一看他的脸,每一次,话到嘴边却又咽下。


        

莫守拙的脸,是她不可抗拒的存在。于幽冷林荫小道之上,看着他的脸,她会冲动到忘记一切。


        

很期盼,也很害怕。


        

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作为公主,她的身份束缚了她的心思。虽然,在莫守拙面前,她总是会把自己看成一个小女人。


        

现在,当一张日思夜盼了很久的脸再一次出现她面前的时候,有两滴泪,悄无声息地从光洁如玉的脸庞上滑落。


        

“不可能,你已经死了。”叶师终于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莫守拙,眼睛瞪得很大,像是看见了一只从未知之地跑出来的未知之物。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没错,我就是赢氏部落卫尉司王庭侍卫长,莫守拙,那个被你们误以为杀死在锁秋岭上的人。”虽然知道叶师已经认出了自己,莫守拙还是报上了名号。


        

“我亲眼看着你死于幻龙之爪。”叶师连连摇头,“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叶师的心中,充满了震惊和疑虑。自昨夜到现在,对夜入豢龙寨救走穆赢的人,他猜想了无数种可能,却绝对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莫守拙,一个明明死在了锁秋岭上的人。


        

“很可惜,我活过来了,不但没死,还活得好好的,你说气人不气人?”莫守拙笑嘻嘻地说道,一副找揍的的表情,“怎么样,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议,感到很害怕?”


        

若不是穆赢在场,莫守拙一定还会告诉叶师,原主的确已经死了,他是一个从几千年后的文明世界穿越过来的人,只不过借用了原主的身体而已。


        

他还会跟叶师说那个世界的杀人手段,不是用树叶,也不是用刀,这些统统都是小儿科,而是用枪,用子弹,还有坦克飞机大炮等等一大堆热兵器,非得让叶师听晕了不可。


        

“唉。”叶师轻叹了一声,“活过来当然是幸事,只是,你没死在锁秋岭,却要死在这里了。你不但进入了豢龙寨,还杀了豢龙寨的人,绝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莫守拙“哈哈”一笑,“你们豢龙寨的人,偏居于那个破山沟沟里实在太久了,一个个全都变成了井底之蛙。井底之蛙你知道吗?我给你免费解释一下,就是水井里的青蛙,抬头只看到一小片天空,就以为天空只有那么大,其实天空大着呢!大的无边无际。我现在没有时间,如果有,一定给你普及一下关于宇宙的知识,至少让你知道,那些你在夜间里看到的小星星,其实比太阳和地球不知大了多少倍,就像你看到的我,我本来很强,你却总以为我很弱。”


        

站在一边的穆赢禁不住笑了一下,莫守拙说的这段话,虽然她也是有点听不太懂,却知道其中尽是戏耍之意。


        

在她的印象之中,莫守拙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杀人之前,绝不会说这么多废话。


        

这次是怎么啦?是想尽情戏耍于他,以报锁秋岭突袭之仇?


        

就像是一只猫抓住了一只老鼠,在吃掉它之前,先要尽情地戏弄上一番方可吗?


        

“想不到闻名天下的莫守拙,竟然这么喜欢说废话。”叶师被莫守拙的这一番气得不轻,“不过可以理解,就要死了嘛!多说上几句,有情可愿。”


        

莫守拙摇摇头,收起笑容,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冷,“我死不了,反倒你会死,豢师门所有参加锁秋岭一战的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