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枢伦的话说得非常直接。


        

一来,他本就是个爽快之人,二来,他是真把八方当成了兄弟,既然是兄弟,便不必藏着掖着。


        

只是,他是如此,八方呢?


        

真的会喜欢这种说话的语气吗?


        

当然不是,此时的八方,心中已经生出一丝不满。他一向非常自负,且自视清高,此次来西戎,登门拜见,可不是接受忻枢伦教训的。


        

而且,内心之中,八方并不认为忻枢伦比自己强,辅助戎措立国,受到戎措尊重,成就一世英名,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有羡慕,但更多的是嫉妒。


        

如此看来,忻枢伦是把八方当成了兄弟,但八方,却并没有把他当作兄弟。


        

所谓的兄弟之情,只是八方利用他的一种手段而已。


        

八方,到底还是被那个天下第一谋师的虚名给拖累了。


        

可能算不上小人,但绝对不是君子。


        

忻枢伦所说的这一番话,八方其实都懂。对大周王朝及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的时局,也是心如明镜。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如果连点本事都没有,如何能成得了谋师门的门主?


        

谋师虽然已经败落,再难现昔日之辉煌,但门主一位,也不是谁想做就能坐的,总得有些真本事才行。


        

八方虽然心中不满,脸色未变,“为兄愿听其详。”


        

“王朝更替,部落兴败,本是历史规律,想那大夏王朝,大商王朝,建国之初,哪一个不是强盛无比,雄立天下?哪一个又不是历经数代,气数耗尽,步入颓途,终至覆灭?


        

夏是如此,商是如此,这大周王朝,定然也会如此。西王之兴,已经是千年之前,早已经成了一滴水,泯然于历史长河之中,再无兴盛之可能。


        

八方兄却在此时,随着鸿胥做起复国之梦,以为弟看来,此事绝成功之可能,这黄梁大梦,八方兄该醒了。”


        

忻枢伦一番话,分析透彻,至情至理,绝无私心。可以说,即是说事明理,也是为了八方好,希望他能醍醐灌顶,幡然醒悟。


        

可惜,八方已经走入岐途,无力回头。


        

纵然还能回头,八方亦是不想。


        

自从成为谋师门的门主,拥有了天下第一谋师的称号之后,八方的心思就变了,他想找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势力,证明的确可以称得上天下第一谋师这个称号,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由谋师门的门主这个职位给他带来的虚名。


        

可是机会从哪里来呢?


        

大周王朝不需要他,他即不是贵族,也没有资深的背景,根本进不了官场的圈子。他曾经去找过大周王朝的现任上卿虢世父,却被虢世父于谈笑之中拒之门外,将自己的尊严尽数仍在了那座无比宏伟壮观的府邸之中。


        

各个诸侯国也不需要他,国君们都有自己的谋师,也都是享有盛名的人物。为了自己的地位,那些谋师们绝不会让他插足其中。拒绝他的理由有千万个,一个就足够。


        

嬴氏部落有墨荼,西戎部落有忻枢伦,似乎也不需要。


        

唯一找上门来的,是鸿胥,一个有着雄心壮志却势力弱小之人。巧的是,鸿胥与他,都是西王的后裔。


        

八方因此觉得,这大概是上天在冥冥中的安排。


        

当然,八方也知道鸿胥的势力,不足成就大事,更不足以拥有天下。


        

但是,如果自己能够辅佐一个本身没有强大势力的人成就大事呢?岂不是更加能够说明,他担得起这个天下第一谋师的称号?


        

有些棋局,一步错,步步皆错,一盘输,盘盘皆输。


        

“老弟说得极有道理,但为兄还想一试。纵然身死,也是慷慨。”


        

八方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他已不想回头,他想孤注一掷,破釜沉舟。


        

“唉!”忻枢伦无奈地叹了口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忻枢伦知道自己很难劝得了八方回头,却还想再作一番努力,毕竟,他们是好友,以兄弟相称,实在不想看着八方走入岐途,误了名声,丢掉性命。


        

“八方兄,嬴氏部落自嬴非子被周王封于秦邑,至今已有一百二十余年,嬴开是第六代王。


        

这六代之中,唯有嬴开是个胸有大志之人,一个小小的西垂大夫恐怕满足不了他的野心,定是想进入诸侯之列,立国成君。也是因此,其兄世父才极力推荐,并将王位让于他。


        

嬴开既有此雄心,便绝不会任由鸿胥部落脱离嬴氏,势必集中部落全部力量加以阻止。八方兄,如此情况下,你认为鸿胥的复国野心还有可能吗?”


        

苦口婆心。


        

八方仍然不为所动,他站起来,朝着忻枢伦施了一个大礼,说道:“为兄请求老弟一事,若是丰王问询与鸿胥结盟一事,还请老兄一力促成。”


        

忻枢伦摇头,露出一丝苦笑,“八方兄,我是丰王的军师,丰王问询于我,是对我的尊重和信任,如何出得妄言?鸿胥与丰王结盟一事,绝不可成。”


        

“老弟心意已决?”八方语气微冷地问道。


        

“正是。”


        

八方叹了一声,“为兄便去拜见丰王,细说一番,探明他的态度,希望能说服于他,告辞。”


        

执拗如此,何人还能有话说?


        

八方把话说完,转身离去。


        

这一去,二人的兄弟情缘,算是到头了。


        

各为其主,各执己见,兄弟之情,终究还是斗不过虚名二字。


        

看着八方匆匆离去的背影,忻枢伦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忻枢伦并不打算随着八方一起去见戎措,他已经知道戎措如何回答八方。


        

忻枢伦心里非常清楚,要想让戎措出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嬴开找不到穆嬴。


        

戎措只给了嬴开七天之限,七天之后,如果戎措见不到穆嬴,不用八方游说,大军兵锋一样直指犬丘。


        

但若穆嬴能来,就算八方开出再诱人的条件,也绝然说服不了戎措。忻枢伦已经听说,穆嬴正在来陇山的路上。


        

牺牲一人,换得嬴氏部落喘息之机,这是嬴开的无奈,也是他的计谋。


        

当嬴开从被踩在地上的尊严中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一定会成为西部部落无敌的存在。


        

忻枢伦深知此道,但他知道自己劝不了戎措。


        

既然劝不了,干脆不说,明哲保身。


        

毕竟,他只是个军师,戎措才是西戎的王。


        

在这一点上,八方与忻枢伦相比,实在差得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