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升起,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沐浴万物,这是一个无限美好的早晨。


        

阳光驱散晨雾慢慢消褪,天地变得清清亮亮。


        

清清亮亮的天地之间,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和如烟云般翻卷涌动的死气。


        

旷野之中,杂草遍生的地上,人的血、兽得血兀自从僵冷的躯壳中汩汩流出,渗入松软的泥土之中。


        

草叶上有血滴,像是红色的晨露,垂于叶尖,极为刺眼。


        

有未死透的猛兽不时地突然扑腾一下四肢,发出一两声低沉无力的哀嚎,在旷野之中传得很远。


        

人兽之战告一段落,但战斗并未结束。


        

或者说,真正的战斗还未开始。


        

“巫师,你可知何人能够唤出猛兽?”嬴黍子问道,说话间,伸手拿掉粘在肩头上的一片鹰羽。


        

“何人未知,定是锁秋岭突袭公主与莫守拙者。”


        

此时,无妄想起了莫守拙跟他说过的话,当日在锁秋岭,他是被一只巨大的幻龙所伤。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突袭之人既然能够唤出龙,自然也能唤出猛兽。


        

“鏖战沙场二十年,我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仗。”


        

“凡事总有第一次,将军还是遇上了。”


        

“不过是些寻常之兽而已,到底还是逃不掉枉死一途。”嬴黍子不以为然地说道。


        

“寻常猛兽之后,定然还有不寻常之兽,将军不可掉以轻心。”无妄提醒道。


        

“那是自然。巫师一动不动,是在等人吗?”


        

“我要等的人,已经来了,只是还没到他出手的时机。”


        

“谁?”


        

嬴黍子放眼四顾,未见人影,未闻人声,也未感应到杀气。


        

“西戎部落黑暗巫师第一人,向远。”


        

“未见其人,巫师便能如此肯定?”


        

“谋师门门主八方与向远是至交,八方出面相劝,他必定来。”


        

“巫师能否斩了向远?”


        

这是嬴黍子当前最关心的事,如果无妄斩不了向远,被向远取走了公主的魂魄,这趟护送任务,就算彻底失败。


        

他是武者,不懂巫术,即便拥有强大的战力,也只能通过扩大警戒范围来阻止黑暗巫师施展叫魂术,而无法使用还魂术与叫魂术对抗。


        

所以,无妄能否战胜向远,显得至关重要。


        

穆嬴掀开窗帘,露出一张小脸,看着一身鹰血鹰毛的嬴黍子。


        

“将军,战斗结束了?”


        

“只是一场小战而已,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公主需待在车内,万万不可出来。”


        

“还是突袭锁秋岭的人吗?”


        

“一定是。”


        

“这些人真是阴魂不散。”


        

“公主毋须担心,他们伤不了你。”


        

“可恨,又要有众多士兵为我身亡。”


        

“公主身系部落安危,将军和士兵能为公主而死,为部落而死,死而无憾。”


        

嬴黍子语气铿锵,历经百战,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唉!”穆嬴轻叹一声,无可奈何。


        

说话间,从西侧树林之中,走出来三个人,三个老人。


        

虽然距离较远,嬴黍子依然看得清晰。


        

三个身穿紫衣的老人,皆是满头白发。


        

不知道他们已经那片树林中待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藏身在什么地方,曾经深入树林警戒的士兵竟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


        

“他们是黑暗巫师吗?”


        

“不是,黑暗巫师定然藏身在他们身后的树林之中。”无妄淡定地说道。


        

“那好吧!这三个人便由我来对付,巫师专心守护公主。”


        

士兵列阵,上百支弩箭对准从树林中缓缓走来的三位紫衣白发老人。


        

这三位老人,正是豢龙寨的三位豢兽师,豢蟒师图雄、豢狼师狼尊、豢鹰师长空。


        

受豢龙之命,前来截杀公主穆嬴。


        

穆嬴不死,鸿胥难活。


        

只有穆嬴死了,戎措才会出兵嬴氏部落。


        

也只有戎措出兵嬴氏部落,鸿胥才能获得谋反的机会。


        

仅凭鸿胥一个部落之力,区区不足一万之兵,且未经过战争的历练,若想谋反成事,势比登天还难。


        

所以,豢龙才会一次出动三位豢兽师,孤注一掷,势在必得。


        

图雄、狼尊、长空皆是豢兽界的高手,本身自修加上龙血冰珠相助,体内能量都已经超过了九百樽,战力强悍。


        

只是,三人都还没有突破了人类修为的天限,能量未达到一千樽这个天限值。


        

三人之中,只有豢狼师狼尊,已经接近天限。


        

拥有一千樽能量的凡人,在人界之中,将是无敌的存在。


        

这个世界共有五界一殿,乃武者界、巫师界、豢兽界、妖界、仙界、神殿。


        

武者界、巫师界、豢兽界三界中人,皆是凡人。


        

三界之中,说不上哪个界的凡人战力更强大,只是以能量和器术定乾坤。


        

武者界的战力,取决于能量和武器。


        

巫师界的战力,取决于能量、巫术和巫器。


        

豢师界的战力,取决于能量和豢术。


        

各有所长,但能量更重要。能量强者战力强。


        

豢兽术是一门异术,传自大夏王朝大禹时代的豢龙族。普天之下,会使用豢兽术者,只有豢龙一族。


        

自关中逄因进谏被夏王桀杀死在牢狱之中,豢龙族逐渐衰落终至无名之后,豢兽术便随着豢龙族的没落而消失。


        

千余年以来,世上再未见使用豢兽术之人。


        

三位豢兽师在距离嬴黍子的士兵十五丈的距离上停了下来,看着严阵以待的士兵们。


        

十五丈的距离,已经进入了弩兵的射杀范围,但是士兵们并没有发射箭失,得瞅准时机后才能发射。


        

嬴黍子就站在离马车不足一丈远的地方。车中的穆嬴是保护的对象,他不会轻易离开马车。


        

就像巫师无妄一样。


        

三位豢兽师开始行动。


        

他们并没有向士兵展开攻击,而是齐齐举起双臂,双掌向前。


        

诡异的光芒从三人的手掌之中迸射而出。先是数道,而后增加到数百道,数千道。


        

光芒越来越盛,看上去比早晨的阳光还要强烈上许多。


        

数千道光芒在空中急速奔涌扭转,像是滔滔的异光之河,汹涌澎湃。


        

不多时。


        

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幻鹰,展开的翅膀一丈有余,利爪挥舞,射出夺目的光芒。


        

半空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幻蟒,蟒身长有五丈,嘴巴中吐出来的血红信子,六尺之长,且还生着四支利爪,一个四不像的东西。


        

地上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幻狼,高约一丈,圆瞪双目,尖牙利齿,发出摄人心魄的低吼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