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上,臣以为,既然无计退兵,那就放手与鸿胥一战。”莫守拙大声说道。


        

众人看着莫守拙,不知他为何提出如此主张。


        

“莫守拙,你细细说来听听。”


        

束手无策之时,任何一个人的意见都有可能使得局势出现转机。况且,嬴开深知莫守拙从不妄言,他既然如此说,定然是有着他的考量。


        

“行军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变化多端,领兵将军可在战场上适合把握,使其有利于我方作战。鸿胥谋反,失掉人心,定然不会得到各方的支持和响应。臣以为,在此种情况下,若是能拥有地利之势,当可打赢此战。”


        

莫守拙走到悬挂于西面墙上的一副简易地图前。


        

“汧邑在犬丘西南一百五十里,中间有六个城镇小部落,两个归属嬴氏,四个归属鸿胥。归属鸿胥的四个城镇,最东面的是黑山,最西面的是桐城。鸿胥部落的青铜矿以及主要粮食产地皆在黑山与桐城之间。”


        

莫守拙指向地图上标记着的台山道。


        

“桐城往南六里有一处要塞,距离汧邑不足五里,名为台山道,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若是能拿下台山道,一可俯瞰汧邑,进可攻退可守。二可断了鸿胥的粮食来源,将鸿胥及其军队困于汧邑孤城。”


        

“如此险要之地,鸿胥定会设下重兵防守。”嬴沐说道。


        

“驷车庶长推断无错,鸿胥定会在台山道设兵防守,但兵力不会太多。他的主要兵力,一定是放在汧邑,拿下台山道,不是问题。”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如何应对鬼方的五千精兵?”嬴开仍是心存忧虑。


        

“王上,鸿胥部落共八个城镇,台山道南北各四个。南侧的四个,除了汧邑之外,其它三个城镇非常贫穷,自身的粮食问题都很难解决,更无余粮供应汧邑。”


        

莫守拙手指点了点四个城镇所在的位置。


        

“一旦拿下台山道,切断汧邑与北侧四个城镇的联系,汧邑城内一万五千兵的粮食供给就会出现问题。兵法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队再强悍,没有粮食,一样打不了仗。我方则可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战而屈人之兵”以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些话皆是出自二百多年之后《孙子兵法》一书,乃齐国的军师孙子所著,被莫守拙在这个时代说了出来,众人不知出处,还以为是莫守拙所创。


        

“好,好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莫守拙,你的这一番话,一扫我心中的阴霾。”嬴开面露喜色,大声赞道,“断了粮食供应,鬼方的五千精兵,就成了吃不饱的狼,不足为惧。”


        

众人也是纷纷议论,感觉莫守拙的计谋,切实可行。


        

“王上,鸿胥谋反,部落之中持有异议之人定然不在少数。战斗开始之前,可派人向汧邑城内散发战书,斥责鸿胥的不忠之举,晓以利害,引起贵族和庶民逆反与叛乱,此谓心理战。”


        

“侍卫长是从哪里学得兵法,竟然能洞晓利害,这一番话,实在是令老臣开了眼界。正如王上所说,心中阴霾,一扫而光。大战前景,无限光明。”甘公感慨地说道。


        

“是啊!仅凭这一番话,侍卫长便可做一个领兵大将军。”公孙大夫亦是附合。


        

“夺下要塞,困守汧邑。散发传单,取得同情。切断供给,不战屈兵。这兵法一事,我实在是无能与侍卫长相比。”墨荼说道。


        

莫守拙微微一笑,“众位庶长大夫过奖了,我不过是粗读了一些兵法,略知皮毛而已。”


        

“侍卫长不必自谦,这一番计谋,绝非略知皮毛之人所能为,若是连侍卫长都是略知皮毛,我等就都成了门外汉了。日后,这打仗一事,还请侍卫长多多指教才是。”嬴沐大声说道。


        

先是弩兵,后是兵法,嬴沐对莫守拙早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番言论,绝对出自肺腑。


        

上学期间,莫守拙学得是文科,对春秋战国那一段历史,颇有研究。为了应付考试,将《孙子兵法》背得滚瓜烂熟。当兵期间,又学了战法。对于打仗一事,已是比较精通。


        

几千年之后的人,以史为鉴,站在几千年之前的人面前谈论兵法,这些人如何能比?


        

嬴开“哈哈”一笑,心情畅快至极,“莫守拙,这一盘死棋,被你一子破之,不但众位庶长大夫服你,我对你也是心服口服。若不是王庭侍卫长离不开你,我还真想封你做个领兵将军。”


        

莫守拙赶紧施礼,“臣不敢,臣只会纸上谈兵,战场应变能力远不及驷车庶长。”


        

“好了,都不要自谦了。”嬴开大声说道,转而看着嬴坤,“嬴沐,军粮筹措得如何?”


        

“王上,臣已为大军备下一月粮草,一旦开战,即刻前运。”嬴坤大声说道。


        

“嬴沐,军队粮草前运一事,定要谨慎,我们想断了鸿胥的粮草供应,可别让鸿胥把我们的也断了。”


        

“王上,臣定当谨慎行事。”


        

嬴开转身上了议事大殿的王台,面对众人,大声说道:“我决心已定,三日之后,大军开拔。”


        

“大庶长墨荼。”


        

“臣在。”


        

“命你速书一千份檄文传单,痛斥鸿胥谋反之举,向鸿胥部落中的贵族和庶民晓以大义,凡追随鸿胥者,一律严惩不怠,凡反对鸿胥者,战后重赏。”


        

“诺。”墨荼领命。


        

“右庶长嬴夫,六位大夫。”


        

“臣在。”


        

“大军所需一月粮草,分三批交由驷车庶长。为防战事延长,还需备有半月余粮,此事由你七人全力承担。”


        

“诺。”嬴坤等人齐齐领命。


        

“驷车庶长嬴沐。”


        

“臣在。”


        

“我命你为讨伐鸿胥叛军大将军,领兵两万。留一千老兵与八千新兵守卫王城。三日之后,大军开拔。七日之内,拿下台山道。”


        

“诺。”嬴沐领命。


        

“左庶长嬴夫,侍卫长莫守拙。”


        

“臣在。”


        

“我要亲征鸿胥,你二人及无妄带五十名侍卫,随我同行。”


        

“诺。”嬴夫与莫守拙领命。


        

命令下达完毕,嬴开看着世父,“王兄,出征期间,部落一切政务,请王兄与大庶长定夺。另,征集新兵之事不可有一日懈怠,五日之内,征兵一万。”


        

“谨遵王命,王城之事,王上不必挂念,一心作战就是。”王爷世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