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外,嬴开在众人的陪同之下,策马走向城门。


        

到了城门之前,鸿胥部落的八位长老及一众侍卫齐齐跪伏于地,口中高呼:“王。”


        

“尔等起来吧!”


        

顺利拿下汧邑城,嬴开的心情非常好。


        

进了城门,在城墙根下马,抬步走上城墙。


        

“王。”


        

鸿胥部落的奴隶们一见到嬴开,迅速跪倒于地,齐声高喊,声震长空。


        

“都起来吧!”


        

奴隶们起身,在士兵的监督之下低头躬身退向两侧。嬴开从通道之中走过,径直来到鸿胥和八方面前。


        

微微一笑,“鸿胥,你败了。”


        

鸿胥脸色冰冷,目光如刀,一言未发。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兵败之王,他已无话可说,只有愤怒,不甘与无奈。


        

“八方,历经数战,我已看出你的确是个出色的谋师,胸有韬略。可惜看错了局势,跟错了主人,倒毁了一世的名声。”


        

八方微微摇头,“胜者王侯败者寇,兵败城破,我已无话可说。只恨鬼卜冒然出城,若不是生此变故,守城十日之后,翟吁术定然兵发犬丘,待你回援,随后追击,谁胜谁败,难以定论。”


        

一番话,表达了内心的极度不甘。


        

在八方看来,自己设下的战局天衣无缝,只要按照计划走,嬴开必败。


        

只可惜鬼卜经不过蛊惑,不但自己身死,还毁了一盘绝好的棋局。


        

嬴开“哈哈”一笑,“八方啊八方,你至死都没看清时局,我在犬丘留了一万余兵,五日之内可增至两万,且有利弩五千支,箭矢十万支。翟吁术的军队只习惯马背上的厮杀,却不习惯攻城,就算他派出三万军队攻击犬丘,你觉得有破城的可能吗?”


        

八方看着嬴开,知道他说的定非虚言。


        

以只擅骑射的三万军队攻击有两万军队防守的犬丘,且有五千弩兵相助,的确难以破城。


        

但八方却另有安排,便是那条从句余山通往太师府的暗道,心中暗想,就算你有两万兵守王城,鬼方军队却可以从暗道入城,内外夹击,便可一举破之。


        

“你也不必寄希望于句余山通往太师府的那条暗道,鬼方士兵不走暗道还好,若是敢走,定会尽数死于其中。”


        

嬴开的这段话彻底摧毁了八方的希望。


        

他的一切谋划和行动,已是尽在嬴开掌控之中。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声,脸色黯淡,不再言语。


        

“拿下。”


        

嬴开挥一挥手,士兵上前,长刀逼上二人的脖颈。


        

此时,汧邑城内突然出现了异象。


        

城中心处,九道夺目的光芒冲向苍穹,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道光芒之上,站着一人,身穿橙色之衣,正是豢龙。


        

九条龙被唤醒。


        

数道光芒闪过,豢龙轻飘飘地落在了城墙之上,看着满满一个城墙的士兵,气定神闲,周身隐隐有九色光气缭绕。


        

数十名士兵迅速上前,手中的刀齐齐指向豢龙。


        

眼见豢龙出现,且周身缭绕着九色之气,鸿胥和八方都知道他必定是已经唤醒了体内的九条龙,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豢龙说过,只要能唤醒九条龙,天下便无人是他的对手。


        

他们一直在苦苦等待的,就是豢龙出现的这一刻。


        

若是豢龙能杀了嬴开,鸿胥部落定然有救。


        

豢龙脸色阴沉,迈步前行,奴隶们纷纷后退,士兵们则毫无畏惧地挺刀向前。


        

嬴无忌射出一支弩箭。


        

如此近的距离,几乎看不到箭矢飞行的轨迹。


        

却见豢龙伸手一抓,便将高速飞行的箭矢抓在手中,二指用力,“咔吧”一声,箭矢折断。


        

嬴无忌愣了一下,能将高速飞行的箭矢一抓入手,这样的战力,还算是人吗?


        

“射。”


        

嬴无忌一声令下,数十支弩射飞向豢龙。


        

豢龙双手在空中急速划了一个圆圈,烟云之气在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防御界漩涡,如同飓风掠过海面,激起滔天波浪。


        

数十支弩箭一经遇到漩涡,竟然再不能前行一寸,停于空中。


        

豢龙双手一挥,弩箭疾速反转,呼啸回射。


        

其速,竟然比弩射更快。


        

前方的持刀士兵被弩箭射中,纷纷倒毙于地。


        

另有数支弩箭直奔嬴开等人。


        

惊鸿刀出手,数道刀气划过,回射的弩箭被击落。


        

白巫桥挺刀欲冲,却被莫守拙喊住。


        

“白将军,豢龙唤醒了体内的九条龙,你不是他的对手。请将军留下来保护王上,豢龙交给我。”


        

白巫桥止步。


        

他自然知道自己绝非豢龙对手。


        

能使高速飞行的弩箭折返回射,这样的战力,他自信自己绝难做到,执意上前,只有死路一条。


        

但身为步兵领兵将军,他不能畏死退缩,明知必死,也需上前一战,这是他的宿命。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


        

未等白巫桥说什么,莫守拙已经朝着豢龙走去。


        

士兵后退,城墙之上,闪出一片空旷之地。


        

“豢龙别来无恙?”莫守拙突然想开个玩笑。


        

“莫守拙,我们终于见面了。”豢龙语气冰冷,他可没有开玩笑的心思。


        

“我们早该见面了。”莫守拙淡淡地说道。


        

“黑山部落与南山道二战,你杀了四名豢兽师,六名豢兽使者和十余名豢叶使者,豢龙寨高手尽数死于你手,我们的确早就应该见面了。”豢龙冷冷地说道。


        

莫守拙不置可否地笑笑,“我若不杀他们,他们便会杀我,我只求自保而已,你怪不得我。”


        

说话期间,莫守拙一直通过水滴之眼的透视人体功能,观察着豢龙。


        

从豢龙周身缭绕的烟云光气之中,莫守拙看到了九条龙。


        

头顶之上的烟云光气是一条赤龙,左臂是橙龙和黄龙,右臂是绿龙和青龙,胸前是黑龙和白龙,左腿是蓝龙,右腿是紫龙。


        

九条龙,张牙舞爪,作势欲攻。


        

豢龙体内能量一千樽,九条龙的本体能量都是八百樽有余。


        

“我要用你的血,为豢龙寨的枉死之人祭祀。”豢龙恨恨地说道,此刻的他,对自己的战力充满了自信。


        

“你我二人,定然有一人要死在这里,不过不知道会是谁。”


        

话虽如说,能不能战胜唤醒了拥有一千樽能量的豢龙和九条本体能量均超过八百樽的龙,莫守拙心里一点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