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胥笑声未止,半空之中突然闪过一道金光,在城墙上空停下。


        

来人年逾百岁,一头白发,一身白衣,于半空之中,脚踩一只乌黑色的六足四翼鸟,飘飘似仙人一般。


        

正是无敌。


        

六足四翼鸟能够日行一万里,从秦岭山脉翠华山到汧邑不过一百多里的路程,几分钟就能到。


        

城墙上的弩兵乍见来人,迅速以弩箭瞄准。


        

“我是无敌。”


        

半空中的无敌喊了一声。


        

“放下弩箭。”一听来人自报家门,嬴开迅速下达了命令。


        

无敌,光明巫师界第一人,无妄的师父,嬴开自然知道。


        

无敌落地,来到无妄身边。


        

此时的无妄,已是奄奄一息,连招呼一声力气都没有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手中却仍然紧抓着血巫珠,借着血巫珠源源不断输进体内的能量,苦守着自己的魂魄,不使其魂飞魄散。


        

但血巫珠在输给他能量的同时,却也在大量损耗着他的血气。若是无敌来得再晚一些,无妄就算保住了魂魄,也会因为血气耗尽而死亡。


        

人死魂魄散,结局是一样的。


        

无敌迅速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盒子,内有一粒血红色的丹丸,无敌将丹丸塞进无妄的嘴中。


        

“无妄,被养鸟人的惊雷劫击中,却没有立时魂飞魄散,你已经给师父争脸啦!这粒血气丹丸若能保你一刻钟不死,便能恢复血气,生命当可无碍。”


        

一粒神奇的丹丸入肚,无妄立时有了些力气,嘴角挤出一丝苦笑,“若无血巫珠相助,弟子恐怕等不到师父来。”


        

“血巫珠能给你能量,却也能反噬你的血气。你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很难得了。”


        

无敌起身,右手一挥,一团夺目的光明巫气迸射而出,真奔前方三十丈远的虚空,“养鸟人,你藏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还不出来吗?”


        

光气消失之处,一个如雾气般晶莹透明的老人出现在虚空之中,一露面便呵呵一笑,“无敌,我本来想走的,知你定来,便等了一会儿。还行,速度挺快,没让我老人家等上太久。”


        

“既然等到我了,为何不现真身,仍以魂魄示人?”


        

“你得稍等一下,我的真身还在百丈之外,过来得需要一点点时间。”


        

养鸟人说话倒是风趣得很。


        

话刚说完,一个身影从百丈之外疾速飞来,而幻像般的养鸟人则直奔人影而去。


        

二者归一,养鸟人落在城墙之上,距离无敌五丈。


        

真身在百丈之外,控制隐匿在三十丈上空的魂魄,白巫桥等人如何能找得到?


        

士兵迅速将其包围。


        

“去去去。”养鸟人不耐烦地挥挥手,“我与无敌二十余年未见面,有话要说。你们这些晚辈,少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士兵们兀自站立不动,手中刀剑与弩箭指向养鸟人。


        

“你们退下吧!”嬴开说道。


        

无敌在此,他不必顾忌养鸟人。


        

如果连无敌都对付不了,就算他有上万兵,也阻止不了养鸟人杀他。


        

至少,阻止不了养鸟人取走他的魂魄,把他变成活死人。


        

嬴开已经猜到,养鸟人一击重伤无妄之后,没有施展叫魂术取走他的魂魄,原因只有一个,养鸟人的目标,是无妄,不是他。


        

嬴氏部落与鸿胥部落之间的这一场战事,养鸟人懒得管。


        

士兵们纷纷后退,给无敌和养鸟人留出了一个极大的空间。


        

无敌走到距离养鸟人三丈远的地方停下,“你好歹也活了百岁有余,还得了个黑暗巫师界第一人的称号,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自己许下的诺言,说变就变。”


        

无敌面无表情,语气平淡。


        

自己来得还算及时,无妄已死不了。既然生命无恙,无敌便没有表现出多少愤怒的情绪。


        

何况,二人都已是百岁高龄,经历了太多的风雨杀戮,早已磨炼了性格,隐藏了杀气。且把世间的一切看得很淡,生生死死,不会在他们的内心掀起任何波澜。


        

唯一放不下的,只是个名声而已。


        

被无敌一番质问,养鸟人咧嘴一笑,显得有些尴尬。


        

说好的不对双方的后辈动手,自己却违背了誓言,还用上古巫器惊雷劫对付人家的徒弟,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


        

“无妄在南山道杀了向远,又逼死了琉尘,我若不亲自出手,谁还能为他们报仇?”


        

养鸟人的这番说词,有些强词夺理。


        

徒弟与徒弟斗,又不在他们的约定范围之内。就算出面,因有约定在先,也是只可阻止,不可杀戮。


        

“你这个理由看似有理,却很赖皮。二十年不见,这方面倒是长进了不少。”无敌语气微冷,养鸟人的答案,让他很不高兴。


        

“随你怎么说,反正近百年来,我在言语上从来斗不过你。就一句话,我有两个徒弟死了,你总不能让我不管不问吧?”养鸟人干脆一赖到底。


        

无敌叹了一口气,“你有四个徒弟,死了两个,还有两个。我却只有无妄这一个,你杀了他,我便没有徒弟了。”


        

养鸟人呵呵一笑,“无敌,你不是又收了四个小孩子做徒弟吗?还给他们起了十寻、百寻、千寻、万寻这么几个古怪的名字,怎么能说只有无妄一个徒弟?”


        

“这你都知道?消息蛮灵通的嘛!”


        

“当然,你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


        

“你只所以不走,是知道我一定会来。你在这里等着我,是想和我再战一场吧?”无敌问道。


        

“我正有此意,近百年来,你我之间已经战了十三场,从未分出胜负。这一辈子若是到死都分不出谁才是巫师界真正的第一人,岂不是非常遗憾?”


        

无敌微微一笑,“上百岁的人了,总是放不下个虚名。”


        

“行了行了,你心里想什么别以我不知道,只不过你是不说而已。我们已经说了太多的废话了,多说无益,赶紧开始,打完了我还得回去。”


        

“你有此心,我怎敢不从?你以为使自己的灵魂出窍,将施巫距离增至百丈之外,就能战胜我?”


        

“哈哈,看来,我的事情你也是一清二楚。”


        

“如何战?”


        

“于百丈之外,施巫力于惊雷劫和六足四翼鸟,一战定输嬴。”


        

“好,那就如此。”


        

二人说完,一个往东,一个往西,走到距离百丈时停下,面向对方。